打开

丈夫瞒着我带女儿去验血,却是为给他患白血病的私生子做骨髓配型

subtitle
村头老崔 2021-09-12 09:24

“我求求你了!给我一条活路吧!”

小三付子瑶找上门时,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年过三十的蒋涵此时正在给女儿朵朵做鸡蛋卷,嫩黄的鸡蛋火候非常完美,香气四溢,显露出一种还未破碎的完美状态,可也不过是假象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涵打量了付子瑶一番,微微侧身,示意她进来,然后蒋涵回到厨房,继续做完鸡蛋卷,没有对付子瑶多说一句。

本来应该血腥的女人大战连一丝战火都没有冒出来。

原本年轻漂亮的付子瑶此刻非常狼狈,头发蓬乱,苍白无助,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给蒋涵磕头。

蒋涵挑着眉看了一眼,摇摇头,轻轻对她“嘘”了一声,快步走进了女儿朵朵的卧室。

“朵朵,今天的英语学了吗?带上耳机跟读吧,一会妈妈检查哦。”

“好的,妈妈~”朵朵一向很乖,蒋涵打开英语听力资料,看着朵朵戴上耳机,然后严密地合上卧室的门。

自从蒋涵辞职做了全职太太,就一直在追求完美的婚姻生活,她要求自己在家庭中做一位优等以上的妻子,一位贴心耐心的母亲,这个家就是她的职场和战场。

而此刻,跪在客厅的付子瑶打破了她完美的婚姻梦,这个女人就是丈夫不忠的铁证!

此刻蒋涵之所以不惊讶,是因为她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是她亲自在付子瑶门前留下了字条邀她前来。

蒋涵靠在朵朵的门前,深呼吸让自己冷静,陷入了回忆:

三天前,那是平凡的一天,就如同婚后的每一天一样平静,却没料到由女儿的一番话掀起了狂风暴雨。

下午三点半,蒋涵接女儿朵朵放学,四点准时出现在超市,这一年几乎每天都是这样。

“汪太太,来买菜啊?哎哟,你们家朵朵都会帮忙拎菜啦!”

“小汪好福气啊,看你这有荤有素的菜,搭配得多好!”

“没有啦,就是看今天胡萝卜和西红柿很新鲜,牛腩也不错,多买了些。朵朵,快叫奶奶!”蒋涵眉眼弯弯地笑着,连笑容的弧度都很完美。

“奶奶好。”女儿朵朵的声音闷闷的,似乎有些不开心。

蒋涵对着小区里的邻里们微笑着寒暄,示意朵朵跟奶奶们打招呼。

在这钢筋铁骨的繁忙都市里,邻里之间本不该这么熟,但蒋涵是全职太太,每天准时出现在这家超市里,购买一家人的食材。

小区里退休的老人们也在这买菜,久而久之熟悉了蒋涵和朵朵,自然也知道了她的老公,汪睿。

蒋涵已经32岁了,但身材保养得极好,与20多岁的人看不出差异。女儿朵朵刚上了一年级,长得玉雪可爱,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孩子。

这两人一起走上街,难免要招人多看两眼。

蒋涵时常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完美,她从少女时代一直梦想着幸福的家庭,做一位贤妻,拥有自己的孩子,而如今,她有了可爱的女儿,可以依靠的老公,有一份温馨的婚姻。

但蒋涵能感觉到女儿朵朵今天有些不对,放学后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蒋涵,明显是做错了事的模样。

“朵朵,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妈妈说?”蒋涵放下手里的菜,也示意朵朵放下手里的胡萝卜袋子,目光沉沉地望着朵朵。

“妈妈……妈妈,对不起,我下午没在学校里上课,爸爸给我请了假,还带我吃冰淇淋,朵朵错了。”朵朵头更低了,小嘴一抿,小鼻尖微微泛红,眼泪立即掉了下来。

蒋涵心疼自家女儿,立刻给朵朵擦眼泪,心里却很疑惑,汪睿是程序员,平时忙得昏天黑地,很少管朵朵的事。

今天不仅去给朵朵请假,还带朵朵吃冰淇淋?

女儿平时肠胃不好,但年纪小有些馋嘴,自制力不好。

蒋涵日常很注意饮食,不许女儿吃这些生冷的食物,汪睿知道这件事,也一力支持,现在却打破约定?

更奇怪的是,这件事汪睿根本没有跟蒋涵提过,到底带朵朵做什么去了?

“朵朵不哭,少吃冰淇淋妈妈就不会怪你呀,而且朵朵很诚实,没有瞒着妈妈,是个好孩子,你告诉妈妈,爸爸今天带朵朵去哪玩了?”

蒋涵摸着朵朵头,轻声问着。

却没想到朵朵哭得更凶了,好一会才缓过气,说道:

“爸爸不许朵朵说,但是朵朵不想骗妈妈,爸爸带着朵朵去医院了,还抽血了,然后给朵朵买冰淇淋吃,妈妈你生气吗?”

朵朵只在意平时蒋涵不许她吃冰淇淋,可此刻蒋涵更奇怪汪睿怎么会带朵朵去验血?

蒋涵拉起朵朵的袖子,手肘里面果然有一个小针孔。

电光火石之间,蒋涵突然心中一跳,汪睿瞒着妻子带女儿去验血,这不就是怀疑蒋涵出轨,怀疑朵朵不是亲生的女儿吗?

怎么会这样?他们结婚已经八年了,感情也算是过得去,为什么汪睿无缘无故会有这种怀疑?

他怀疑谁?蒋涵的前男友?大学校友?还是邻居?

“妈妈,妈妈?”朵朵看蒋涵不做声,便拉着蒋涵的手叫她。

蒋涵被自己的推断惊得一身冷汗,可眼前是在超市,人多眼杂,她还要顾及朵朵。

“朵朵乖,妈妈不生气,因为你是诚实的好孩子,但是下次不能吃了哦,爸爸带你去也不行,好啦,别哭了,我们先回家。”

蒋涵深呼吸,稳住心情,从包里拿出湿巾给朵朵擦干净脸,才牵着朵朵的手回家。

一进家门,蒋涵先嘱咐朵朵去写作业,然后拿起围裙进了厨房,汪睿时常加班,晚饭也是偶尔才回家吃,蒋涵总是和朵朵先吃晚饭,给汪睿留出一些菜。

做饭时蒋涵难免有些心不在焉,仔细回忆着今年以来见过的所有男性,猜测着是哪一个人引起了汪睿的怀疑。

蒋涵成为全职主妇已经有好几年了,家里的收入靠汪睿一个人支撑,如今汪睿不仅怀疑蒋涵,还怀疑朵朵并非亲生,这就是她们母女的“灭顶之灾”。

蒋涵想:一定要把这件事说清楚,以后更要行为再谨慎些,他们三人幸福的家庭不能被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破坏。

就是这时,门响了,蒋涵心里一抖,汪睿竟然这么早就回家了?

“老公,今天回来这么早?”蒋涵有些忐忑,洗了两下手,走到门前。

“嗯,今天公司不忙,我也连续加班好几天了,饭好了吗?”汪睿神色疲惫。

“快好了,还差一个西红柿牛腩汤,也快出锅了,你洗个手,叫朵朵吃饭吧。”蒋涵有些犹豫。

“哇,爸爸这么早就回来啦!”朵朵从房间里跑出来。

“朵朵,去洗手,准备吃饭啦!”汪睿看见朵朵,神情舒展,眉开眼笑。

朵朵答应一声,跑进洗手间,汪睿随后也要进去。

“汪睿!你等等!”蒋涵压低声音喊了一声,怕朵朵听见。

“老婆,怎么了?”汪睿停住脚步。

“朵朵说,你带她去验血了?怎么突然想验血?”蒋涵决定还是问出来,她不想这种事成为婚姻中的刺。

汪睿的神情露出一抹尴尬,眼神阴晴不定的变了又变。

蒋涵抿着嘴,没再催促汪睿回答。

“老婆,你多心了,我就是听同事说,小孩子血里如果缺少那些钙铁锌硒什么的对身体不好,才带着朵朵去验验血,没告诉你,是因为怕你担心而已,你可别多想啊。”

毕竟夫妻多年,汪睿知道蒋涵的想法,拉过蒋涵的手,解释了一番。

汪睿知道蒋涵是个性格柔顺的女人,尽管心里有些猜测,也不会大发雷霆,他也是吃准了这一点。

可蒋涵心里隐约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平时汪睿对女儿不会这样细心,不过眼下没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的老公。

“那……这种事也没必要避着我,我带朵朵去也行,你工作也很辛苦,还有以后别带着朵朵吃冰淇淋了,她肠胃不好,你也洗手吧,开饭了。”

蒋涵嘱咐了几句,到底没有多说。汪睿心虚地点点头,转过身去洗手间。

蒋涵隐隐地看见汪睿白色的衬衫后领似乎有一抹红,匆匆一眼,看不真切,炖着的汤翻滚着磕响了盖子,她着急去端汤。

今天的晚饭还算丰盛,西红柿牛腩汤、红烧小排、炒青菜和胡萝卜丝蛋饼。

汪睿却好像胃口不佳,匆匆地吃了两口就说要睡觉休息了。

蒋涵跟朵朵吃完饭,收拾家务后又陪她回屋学英语。

忙完这些天色也有些沉了,蒋涵捶了捶腰,回到卧室,捡起汪睿扔到一边的衣服裤子,打算洗洗,尤其是白衬衫,进洗衣机之前要手洗一下领子。

蒋涵展开汪睿的衣服,又在衬衫的领子后面看见了那一抹红,这次她看清楚了!

这是一枚鲜红的唇印,似血一般绽放!

蒋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得有些呼吸不畅,仔仔细细地看,还是无法磨灭这个口红印记。

这个位置,汪睿自己很难发现,但脱下来看,印在白衬衫上分外明显,而且这么完整的唇印,这么暧昧的位置,绝不可能是一场意外,这是对蒋涵的宣战书。

蒋涵觉得自己有生以来思绪还没这么乱过,全身的血液冲上了她的脑子。

她想象着其他女人贴在自家老公的背上,嘴角含笑地印上一吻,那场面让她既怒火中烧,又心如刀割。

她回忆起和汪睿结婚的时刻,汪睿对她表白的时刻,决定为了朵朵成为全职主妇的时刻。

每一个时刻都被这个口红印打碎了,显示出一地残骸。

婚姻,本来就是个精致易碎的玻璃杯。

此刻蒋涵只想把昏睡的汪睿拉起来,让他清清楚楚地解释一遍,这八年的婚姻算什么,那些海誓山盟算什么?

蒋涵红了眼圈,“砰”地一声推开卫生间的门,打算直奔卧室,可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女儿朵朵,朵朵拿着一张成绩单,正要找蒋涵。

“妈妈,给你个惊喜!这是我的英语成绩单,我考了95分哦,谢谢妈妈陪朵朵学英语~还有课外班老师说下次该交学费啦!”

朵朵甜甜地笑着,举着成绩单炫耀。

蒋涵的嘴角微微抖动,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卧室的门。

突然清醒了一些,她不能,她不能就这样冲进去,如果汪睿真的会放弃她们母女,为了外面的女人要离婚,朵朵该怎么办?

那些英语课、舞蹈课的学费该怎么办?

蒋涵已经好几年没有上班,她能给朵朵同样幸福的生活吗?

蒋涵拿过成绩单,紧紧地抱住女儿,慢慢地,眼泪掉了下来。

“妈妈?你是哭了吗?朵朵的肩膀有点湿湿的。”朵朵也抱住蒋涵。

蒋涵哽咽着,过了一会,才缓缓地说:“朵朵又进步了,妈妈是为你高兴。”

她心酸,她委屈,可她不想让朵朵知道这世界上丑陋的真相。

蒋涵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按时带朵朵洗漱,睡觉。

然后她穿着单薄的睡衣,在寂静的客厅呆呆坐着,抱住双腿,仿佛这样能多给自己一些安全感。

打开手机通讯录,不知道该跟谁说一说,这几年她的世界几乎只有女儿和老公,过去的闺蜜朋友都很久没见面,成为了朋友圈的点赞之交,新认识的朋友却又不熟络。

更何况如此的三更半夜,该跟谁说她怀疑老公出轨?又能保证谁不会看她的笑话?

怪不得成年人的崩溃,都是安安静静的。

良久,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独自面对,先找出这个情敌。

这个过程比想象中容易,也许是因为蒋涵一直以来都很温柔,毫无戒心,所以汪睿没有防备过她。

蒋涵进了卧室,汪睿睡得很熟,她偷偷地拿过汪睿的手机,讽刺的是他的手机密码正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当初两个人约定一起换密码,一直延续至今。

汪睿的手机里大部分都是工作微信,身为程序员,工作确实繁忙,蒋涵避开了那些明显的工作群,她注意到一个用烈焰红唇做头像的女人。

蒋涵心中一跳,点开那个对话框,之前的对话全被清空了,只有好友新发来的两条,一条是:老公,谢谢你啊!

另外一条是一张自拍,蒋涵点开那张图片,可蒋涵更惊讶的是,这个女人她认识!尽管图片上浓妆艳抹,可她还是能认出来,这就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付子瑶,她新搬来不久,但已经“声名远扬”。

付子瑶这个名字还是小区里的其他主妇们跟蒋涵提过。

好像每个小区里总有那么一个被所有人议论的对象,付子瑶就是这个人,在楼里名声在外。

蒋涵打开汪睿的微信账单,没费时间就在条目中找到了汪睿给付子瑶的转账记录:5000元。

蒋涵自嘲地笑了,平时在超市里精打细算的几块钱,就这样汇成涓涓细流,流向了别的女人。

蒋涵双手捂住脸,传来压抑的哭声。

一颗心,就像被泼了一盆冰水,四分五裂的冷痛着,此刻她脑子里想着:两个人真的有私情,那付子瑶的儿子又是谁的?

不可能!付子瑶的儿子也有四五岁了,就算汪睿再不是人,也不会在外面有私生子吧!

蒋涵浑身发冷,她不愿意想付子瑶的儿子的事情,根本不想这般猜测,可,那如果呢?万一呢?

蒋涵狠狠地握着自己的手,让自己冷静。

不知到了夜里几点,汪睿似乎今天很累,一直沉沉睡着,也没发觉。

蒋涵擦干眼泪,肿着眼睛将这两条微信记录删除,将手机重新送回汪睿身边,装作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痛苦,却无可奈何,面对现状如果事不可为,那也要提前做些准备才好。

第二天清早,蒋涵照例五点就起床,给朵朵和汪睿做早饭。

汪睿睡眼惺忪地醒来时,蒋涵已经准备送朵朵去上学了,桌上放着皮蛋瘦肉粥和小菜,圆滚滚的煮鸡蛋也被妥善安置在一旁。

汪睿走过来,“辛苦老婆啦!”

说完他低头亲了亲朵朵,又在蒋涵唇上印上一吻,蒋涵突然有些反胃。

她忍住了一切,只淡淡说:“你快洗漱吃早饭吧,上班别迟到了。”

说完带着朵朵出了门。

去拜访付子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蒋涵在她门前踌躇了许久,做了各种各样的构想,才敲门,可付子瑶并不在家。

听小区里的八卦,付子瑶没什么正经工作,此时不在家颇为奇怪。

蒋涵回家写了一张便签:我想问问你汪睿的事情,还有你的儿子,请在汪睿上班时来找我,这应该也是你想要的。

然后蒋涵把便签塞进信封,放在了付子瑶的门边。

因为这一切,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但付子瑶一进门就给蒋涵下了跪,肯定不是因为良心发现。

蒋涵看着付子瑶,突然笑了:“我又不是男人,你这模样搏不来同情。”

付子瑶苦笑一下,“你误会了,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几天都待在医院里,本来想早点过来跟你道歉,但是我儿子住院了,对了,也许你还不知道,我的儿子,子锐,也是汪睿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蒋涵身影一晃,握紧了拳,用掌心的疼痛提醒自己冷静。

付子瑶翻开手机相册,给蒋涵看,里面有汪睿和子锐的合照,还有付子瑶和汪睿的一些亲密图片,只是照片里的汪睿看起来是年轻一些的时候。

蒋涵挪开目光,“我猜到你和汪睿的关系了,我找你来也只是为了求证,但我觉得很奇怪,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一进门就下跪,口口声声的让我给你活路?”

“我跟汪睿断了有几年了,这次回来找他,我也是没办法,我的儿子得了白血病!”

“我只能来求汪睿救他的命,可汪睿他根本没有良心!他不愿意帮我!也不愿意帮他的亲儿子!我就想到我可以来求你!求你帮帮我!”

付子瑶越说越激动,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蒋涵来不及反应她的话,却上前一步捂住了付子瑶的嘴,“你如果惊动了我女儿,你想求我的事就绝无可能了!”

付子瑶也是个母亲,当然明白女儿是蒋涵最不可碰触的底线,比起动蒋涵的男人,动蒋涵的女儿更加危险。

付子瑶点点头,低声呜咽。

蒋涵缓过神来,脸色也惨白,她想过付子瑶的儿子可能是汪睿的,但如今付子瑶亲口承认,还是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我问,你答。”蒋涵缓缓开口。(作品名:让我乘风破浪的离婚吧,作者:月若婉兮。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