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卧底华尔街英语学员维权群,我看到了人间沧桑

subtitle
地产情报站 2021-09-09 21:14

华尔街英语,已经凉得不能再凉了,但华尔街英语的学员们,却仍在不断奔走。

原因很简单,因为学费不给退。

在这个定位高端的成人英语培训机构,学费少则两三万,多则几十万。为了推销课程,华尔街的销售人员还会推荐学员采用贷款的方式支付学费,学员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华尔街英语各地门店基本全部关闭,很多学员一边维权,还要一边还贷,简直苦不堪言。

事发后,榜姐进入了多个华尔街英语学员维权群,亲眼见证了这些掏出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学费的学员们,如今有多么的无奈。而且他们中还有很多人,是贷款支付的高昂学费。

如今课没了,贷款还要继续还……

01 繁多的套路

很多人知道华尔街英语,可能都是从它的销售开始的。

套路基本一致,大家一出地铁,或者来到繁华的商业步行街,华尔街英语的销售们就会热情地围上前来,亲切地同你攀谈,询问你是否对英语感兴趣,或者希望你能“帮”个小忙。总之,销售人员的所有话术,都是为了让你进店。

每拉进一个客户,销售人员就能拿到40元左右的提成。如果这名客户最终成功报名,那么销售的提成也会随之上涨。

消费者进店后,会受到来自课程顾问的热情接待。这些课程接待也很有意思,他们会先跟消费者谈心,从个人爱好聊到恋爱经历,在聊天过程中,逐步将话题转移到学习英语的必要性上。

课程顾问如此尽心尽力,自然也是为了让消费者乖乖掏钱。

华尔街英语定价不菲,两三万元的学费只是起步价。若是消费者感到囊中羞涩,不愿掏钱,细心的课程顾问又会为他们“提供”贷款途径。

在华尔街英语,贷款上课不是什么稀奇事。2018年,一名大学生因为在华尔街英语报课,背上了16万元的贷款;2019年,有媒体曝光多名学员因为跟华尔街英语签订课程合同,分别背上了3万元到21万元不等的贷款。

2021年8月12日,有媒体曝出,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

随后,一段来自华尔街英语高管王成茂的录音也在网络上流传开,王成茂表示:“华尔街英语现在每月业绩2000多万,运营费用却是3500多万。为了补这个漏洞,创始人卖了自己的房产,贴了8500多万进来。”

伴随着线下门店的陆续关闭,越来越多的学员向华尔街英语提出了退费申请。据了解,华尔街英语拖欠的学费达到12亿元。

而从网络上流传出来的一份学员自发填写的华尔街英语维权统计表显示,仅北京大望路中心,就有 49 名用户的购课合同金额超过 10 万元,其中最高一笔购课合同金额高达 57 万元。

在华尔街英语的学员群体中,借贷报课的人不胜枚举。榜姐进入了加入了多个华尔街英语学员维权群,群内每天都有大量用户留言,互相询问退款进度,但大家很快就发现,退款成功的基本没有,他们纷纷陷入了“没有课上、仍要还贷”的尴尬处境。

榜姐所在的华尔街英语学员维权群中的学员发言

学员们不厌其烦地拨打着12315的维权电话,以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群里有学员用蛋壳公寓收割年轻人租房贷的事件,来类比华尔街英语。这时有不少学员很有共鸣,因为他们既是蛋壳公寓的受害者,也是华尔街英语的受害者。

只能说,现在年轻人真的要擦亮双眼,谨慎掏钱,特别是当你消费时如果有人推荐贷款超前消费,一定要三思而行,以免掉进无止境的麻烦中。

02 巨头的倒塌

华尔街英语创立于1972年,它的创始人是个意大利人,名叫Peccenini。

2000年,华尔街英语首次进入中国,创始人也顺应形势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叫李文昊。

华尔街英语在中国的第一家门店开在北京国贸,专注做成人英语教育。彼时,他们凭借着个性化的教学方式,成功在中国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自此,华尔街英语与韦博、英孚并称为“成人英语三强”。

当然,华尔街英语的成功,不光是因为其教学水平高,更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息息相关。2001年中国加入WTO,大量外企进入中国投资,成人对职场英语的需求暴增,从而支撑起了成人英语教育的市场。

学英语,就意味着能够得到更多机会。这样的说法激励了无数成年人,也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华尔街英语的销售。

在此期间,逐渐发展壮大的华尔街英语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2005年,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凯雷集团收购了华尔街英语母公司华尔街学院多数股权,花旗集团收购了另外少数股权。2006年底,凯雷集团又通过华尔街国际收购了华尔街英语(中国)。

有了资本强势入驻,华尔街英语的发展更是锦上添花。公开数据显示,2006年至2008年,华尔街英语(中国)年均收入增长率超过40%。

2009年,华尔街英语又得到了全球知名教育集团培生集团的青睐,培生以2.4亿美元的总价,从凯雷集团手中先后收购了华尔街英语的中国业务以及全球业务。

2016年,华尔街英语为培生贡献了1.75亿英镑(约2.29亿美元)的收入,营业利润为700万英镑。

然而,巅峰之后,便是亏损。2017年,培生发布财报,截至2017年9月底,培生的净债务达13亿英镑(合17亿美元)。

培生的债务之中,有多少来自华尔街英语,我们不得而知。但在不久后,培生选择将华尔街英语出售给以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为首的基金财团,价值约3亿美元。

收购价2.4亿美元,8年之后出售价为3亿美元,这笔投资,着实没给培生赚多少钱。

在培生出售华尔街英语的背后,是线下英语市场的巨变。伴随着英语在中国各教育阶段的普及,以及网络教学的兴起,年轻群体对职场英语的需求也在下降,以华尔街英语为主的线下英语教育日益式微。

在教育“双减”政策之前,华尔街英语就已经面临着市场探底、内容同质化、增长乏力等诸多困境。

早在2019年,华尔街英语的同行韦博英语就已倒闭,其学员也面临着维权困难的问题。

在韦博英语倒闭一年多之后,部分学员依旧向法院起诉该机构,然而韦博英语已无资产可供执行,大多数人最终还是没能拿回学费。

由于担心贷款延期出现征信问题,时至今日,韦博英语的很多学员仍然在归还着贷款,无论是银行信用卡分期还是向消费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平台借款。

对于这些学员来说,激情报班只是一时的,后续承担的贷款却是长期的。

韦博英语学员们曾经走过的路,如今华尔街英语的学员们也在走。只是不知道,这样充满血泪和愤怒的维权路,什么时候能走到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