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数字领导力|“浙江外卖在线”会给监管带来“鲶鱼效应”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数字时代下,政府“单打独斗”式的法治建设和公共治理已经难以发挥作用。近年来,外卖业务蓬勃发展的同时,无证、无合法经营资质、超范围经营、食材来源不明或使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及原料、平台“大数据杀熟”、骑手违反交规等各个环节的问题也亟待解决。在此背景下,浙江于7月6日正式上线数字化外卖监管系统“浙江外卖在线”,并于8月29日召开的浙江省数字化改革重大应用成果发布会上作为改革成果亮相。“浙江外卖在线”在治理和监管层面建立起一个数据共享机制与沟通机制,创新了网络订餐平台监管模式。

图:“浙江外卖在线”的舆情面板信息

(来源:人民众云)

在监管和司法领域的政企合作并非首例。早在2019年7月,深圳市龙岗区政务服务管理局在营商环境展示暨招商引资大会上,携手“美团”和“饿了么”公司,为入驻商户免费证照帮办服①,是企业介入政务服务、辅助市场监管的新尝试。2018年及以前,商家入驻外卖平台过程中存在中介代办、资质造假、甚至外卖平台有关责任人故意“防水”等问题频现,龙岗区的实践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这些现象。但是,如果缺乏有效约束,仍有可能出现外卖平台同时担任“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局面。近年来外卖平台无证照经营的状况依旧严峻,也反映出,倒逼平台助力政务服务,需要更有效的机制兜底。“浙江外卖在线”作为浙江市场监管数字化改革的重要实践之一,使监管从“纸面”走向“法院”,提高了市场监管的有效性。

扎实数字底座,整合部门职能

“浙江外卖在线”发挥作用的根本在于从制度层面加强企业、监管部门与法务部门的协作,实现网络餐饮全链条闭环管理。依托于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建成的数字化改革统一数据库,“浙江外卖在线”穿透了法务、商务和政务数据,这个数据库目前已涵盖4100项核心指标,贯通各部门各层级系统306个,汇聚数据资源354亿条②。由此,企业的营业执照、食品经营许可证等商家资质信息在平台流通,商家和骑手提供服务的视频直接作为存证,同时又整合市场监管、公安、人力、卫健等多个政府部门的职能。自试运行以来,“浙江外卖在线”已纠正后厨问题5044个,处理违规商家184家,处理劳动纠纷2371件③。

由内向外,破解“大数据杀熟”

“浙江外卖在线”提供了一个监管机构、平台、用户共治的平台,给由内向外地治理平台的大数据杀熟提供思路。不少外卖平台曾因会员和非会员价格不同、同一家店多次消费后就涨价等问题引发公众不满,“大数据杀熟”相关的话题在微博多达188个。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梁正指出,由于信息不对称和算法定价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价格违规行为的取证和举证都较为困难④。并且,如果外卖平台修改后台数据,有关部门也难以追溯。而由政府统一管理的外卖平台累积了外卖服务的历史数据,数据的可追溯性较强。如果能实现对这些数据的灵活调用和对比,则相当于由内向外解刨各个环节可能存在的“杀熟”行为。

同时,2021年2月28日,“浙江公平在线”平台上线,对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重点网络违法行为,实施在线监测和靶向监管,目前已覆盖350个电商平台。未来,“浙江外卖在线”也可以与“浙江公平在线”进行数据对接,多管齐下对大数据杀熟行为进行整改。

以算法对抗算法,保障劳动者权益

“浙江外卖在线”实现对骑手交通安全的动态联合监管,有助于落实劳动权益有关法律法规。骑手是外卖行业中的弱势群体,既要面临算法可能带来的不合理工作安排,又时常缺乏劳动权益保障。2021年7月,人社部、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明确平台应当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不得通过算法等手段侵害劳动者的正当权益。浙江省监管部门结合骑行时间、步行时间、路况、负载、天气等因素,为浙江外卖在线平台设计骑手配送时间算法,为每一单计算出合理的配送时间区间⑤,新算法使骑手交通违法环比下降11.9%⑥。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2020年平台企业员工数约 631万人。而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数字平台劳动调研课题组采访调研了千余名北京地区的外卖员,发现在1306位受访者中,高达五成的外卖员不缴五险一金,这意味着300多万灵活就业人员并未享有基本的劳动保障。“浙江外卖在线”平台上,浙江省市场监管局还会同人社、公安等部门开发了针对骑手的应用场景,包括人事管理、权益保障、时间管理等内⑦。借助这些功能,针对灵活就业人员参保动力不足等问题,“浙江外卖在线”可以探索聚合灵活就业人员信息、有针对性地动员其参保、督促平台内企业购买人身意外险等措施。此外,平台收集的各类数据也可以运用在劳动者和商家的权责划分方面,例如在工伤认定中发挥作用。

图:2017-2020我国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

(来源: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

以“浙江外卖在线”为代表的政府牵头的监管平台在市场监管中持续发力的潜力巨大,其中也有部分有待进一步讨论的问题。

第一,尽管“浙江外卖在线”发挥的监管作用在媒体和业界受到好评,但赢得民心不能仅靠硬技术,软实力也不可忽视。在部分应用下载平台上,“浙江外卖在线”被用户“吐槽”无法注册和登录,因此应用评分较低,并且安装人次也较少。目前,“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占据了大量外卖市场。不断扩大影响力、吸引更多商家和用户入驻,是“浙江外卖在线”发挥监管作用的基础。这也提醒政府部门,“硬核”技术为底座的基础上,也可以借鉴商业平台的用户思维,或许可以使治理事倍功半。

图:部分应用下载平台上“浙江外卖在线”的评分

第二,“浙江外卖在线”的实践给对共享经济业态监管提供了范本,而如何将此措施拓展到其他新业态中,需要各地政府部门继续探索。例如,现代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推动了冷链电商的蓬勃发展,而尤其在疫情常态化防控中,对冷链产品的溯源尤为重要。浙江的数字化体系改革中还上线了“浙冷链”“浙食链”平台,消费者手机扫描即可显示生产、运输、检疫证明、消杀证明等信息,政府部门也可以高效抽检上链企业,并且正在推动交易票证的全程电子化流转。“去中心化”已成为现代商业的特征之一,多方共治与消费者和商家“多对多”的交易形式相契合。在电商平台和社交媒体平台的直播带货、网约车等新业态中,此类共治型监管平台也有待探索。

第三,事实上,“浙江外卖在线”是浙江市场监管‘1+9+10+N’数字化体系改革架构中的一个数字化应用,除此之外,还有“浙江公平在线” “浙江知识产权在线”等,其基本思路都是通过使企业和商家行为“全程可追溯”,在此基础上法务部门进行责任认定,是技术赋权司法实践的典范。这些政府牵头并管理的平台在各自的司法实践场景中,或多或少存在涉事主体多元、责任难以厘清等问题。区块链技术通过“司法联盟链”的构建,能确保电子数据在产生、收集、保存、传送的各阶段不被篡改或伪造,从而较好地解决其真实性认定问题,并且经区块链存证的电子数据可无障碍地认定为证据原件。目前,区块链存证技术已经运用在金融、版权等领域。但是,在这些政务场景中,政府是否能承担区块链技术所需的成本、如何使更多市场主体参与,有待进一步讨论。

注释:

①龙岗区营商环境新优势 | 证照帮办免费“跑腿”服务上线

②浙江上线10款应用,实现核心业务数字化全覆盖

③浙江首创数字化外卖监管系统:“浙江外卖在线”

④梁正、曾雄:《“大数据杀熟”的政策应对:行为定性、监管困境与治理出路》,科技与法律,2021第二期

⑤AI与算法加持,浙江外卖在线平台用技术强化餐饮监管

⑥浙江首创“外卖在线”数字化监管系统显成效

⑦以算法对算法 “浙江外卖在线”为互联网监管蹚路

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赵紫荆

编辑:吴婕 | 责编:朱玉萍 张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