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脱欧”闹剧一开始,英国就注定要走上联美抗中的路

subtitle
Alin同学 2021-09-07 10:17

2016年6月23日,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在英国保守势力的裹挟下被迫提前开启了脱欧公投,在经历15小时的投票之后,支持脱欧的选民票数达到了17176006票,占总投票数的52%,按照基本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规则,英国议会立即开始进行脱欧程序,卡梅伦引咎辞职。

2020年1月31日,经过长达三年多的脱欧谈判之后,英国正式“脱欧”,结束了其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摆脱欧盟之后的英国,重新走上了与美联合对抗中俄的道路,尤其是在保守派代表人物鲍里斯上台之后,屡次干涉中国内政,在香港及南海事务上大做文章。

而这一切早在这场“脱欧”闹剧开始之时,就有预兆。

“好大哥的支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曾经不可一世的日不落帝国一落千丈,沦为了欧洲地区的二流强国。

英国为了能保证自己地区大国的地位,同时遏制共产主义西进威胁,一改昔日所谓“光荣孤立”的外交政策,投至美国的门楣下,成为美方在欧洲大陆的战略据点。

然而随着由法德两国主导的欧共体的出现,欧洲大陆的形势开始发生改变,原本松散的西欧各国逐渐联合起来,并出现了建立欧洲统一市场的趋势。

作为美国在欧洲的战略支点,英当局起初并没有对欧洲统一市场持有太多兴趣,但欧共体的发展速度远超英方的预料。

对于当时的英国来说,如果不加入到欧洲统一市场当中,英国企业将失去税务及进出口优势,这会对英国整个经济形势造成不小的打击。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英国屡次申请加入欧共体,然而其早年间投靠美国的卑劣行径引起了法德两国的不满,时任法国总统的戴高乐认为英国申请加入欧共体的根本目的是成为美当局安插在欧共体中的一枚棋子。

为了能够加入到欧共体中,英当局向法德两方承诺不会将美国意志强加于欧洲之上,并同意过渡部分国家主权,才勉强获得法德两国的许可,并于1973年进入欧共体中。

和法德两国尽心尽责为欧共体建设不同的是,英国更像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绔少爷。

正所谓欧共体的政策优惠我全要,欧共体要求我应尽的义务我一概不执行。地区大国在区域组织内的顽劣行径自然引起了其他成员国的不满。

1991年《欧洲联盟条约》签署后,法德等国开始推进欧元体系,并着手建立统一的金融市场,而英当局为了保护本国英镑以及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拒绝成为欧元区的一分子,欧共体内部各大国间的裂痕进一步扩大。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英国“脱欧”的结果早在其加入欧共体的那一刻便埋下了伏笔,可以说这次“脱欧”本身就是英国精英层的共识

在英国高层眼里,所谓的欧洲一体化不过是法德两国的一厢情愿。毕竟,大英帝国上百年的外交政策都是“创造一个分裂的欧洲”

对英方而言,只要保持好与美国的战略同盟关系,自然就能弥补失去了欧洲统一市场,同时还能摆脱欧盟所造成的部分国家主权限制,可谓是一石二鸟。

注定的变局

英国脱欧不仅是英国的内政事件,同时也是一场事关中英两国未来的关键节点。

在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脱欧本质上是英国脱欧派做出的一场政治表演。

作为留欧派代表人物的前首相卡梅伦,其在位期间与中国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而他所代表的的利益集团则是英国民众与新兴资本家(新兴资本家特指全球化背景下催生的高新技术型企业掌管者)。

卡梅伦试图将英国打造成中国入欧的桥头堡,试图通过引进人民币来打破纽约金融中心对全球外汇交易的垄断。

因此从经济层面上来讲,卡梅伦制定的外交战略对未来发展都极为有利,而能达成这一目标的重要前提就是英国不能在政治上和中国有过多的冲突

在卡梅伦担任英国首相期间,英方一直恪守相关规定,不插手香港事务,也没有做出类似于宣布南海巡航般的卑劣行径。

然而,英国保守派的强制脱欧却改变了这一切。

2016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支持英国脱离欧盟,并授权相关企业和基金会为脱欧势力筹措资金。

而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的根本原因,则出于对欧盟本身的不满。

在奥巴马时代,美国政府为了打造一个完美的反华联盟,在与盟友的外交活动当中扮演一个比较温和的角色,并在相关层面上放弃了本属于美国的利益。

这种行为自然引起了美国本土人士的不满,因此特朗普得以赢得总统大选,而在其即位后,特朗普便打出了所谓的“美国优先”旗号,撕毁了一些和盟友签订的经贸条约,并主张制造业回流,强迫德日韩等国增加国防开支,并恶意抬高驻外美军的相关费用。

在特朗普的眼中,欧盟已经不再是美国坚实的盟友,一心想摆脱控制的法德两国随时都有可能“叛变”,美国亟需要在欧洲中寻找一个新的代理人,而正处于脱欧关键阶段的英国自是不二之选。

于是乎,“大金毛”鲍里斯从一干人等脱颖而出,成为继前首相布莱尔后第二条美国人的哈巴狗。

在约翰逊成为首相前,特蕾莎梅曾短暂入主唐宁街10号,特蕾莎梅对欧盟抱有一种奇怪的情感,一方面她不愿意因为欧盟过渡一部分国家主权,另一方面她又不愿意离开欧洲统一市场。对此她提出了温和派的脱欧方案,即退出欧盟的政治体系,但留在欧洲海关联盟之中。

这可真是一张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令人“遗憾”的是,特蕾莎梅的战略构想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对于欧盟来说,你们都要放弃相关义务了还要保留权利?不行!

而对于美国来说,如果英国能够留在欧洲经济体系中,就仍有与中国继续合作的契机,不行!

因此,特朗普政府授权脱欧势力对特蕾莎梅内阁进行破坏,干扰英国政府正常运作,并最终在19年5月24日成功逼迫特蕾莎梅辞职。

特蕾莎梅辞职后,美国人一手扶植的代理人鲍里斯成功组阁,成为新一任的英国首相。

既然如愿成为了美国人的狗,那就要当得彻底一些!

谁能想到一个英国首相,居然在自己的国家打出了“美国优先”的旗号,先是阻挠华为在英进行5g通讯的基础建设,在网络上炮制阴谋论煽动愚民去攻击处于建设中的5g信号塔,并最终全面禁止华为在英国的所有业务。

然后以所谓的《中英联合声明》为借口,肆意干涉香港事务,屡屡对中国内政指手画脚,过去十年的中英黄金时代一去不返。

天下熙攘 皆为利往

2020年,特朗普于大选中失利,谋求连任之路戛然而止。美建制派代表人物拜登入主白宫,其上任伊始,就着手恢复先前因特朗普政府相关政策而被破坏的盟友关系及国际秩序

对于美国建制派而言,欧盟和英国都是美国反华战略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英当局并没有在特朗普的卸任之后尝试与中方和解,反而利用舆论工具大肆抨击中方相关政策,使用间谍手段对社会各层进行渗透。这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说明他们已经在联美对抗中俄的道路一去不回头了。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英国当局认为现阶段的中国虽有一定实力,但所提供的利益远不及美方,再加上英国本土内患不断,不赞成脱欧的苏格兰与英格兰的矛盾日益加深,苏格兰境内要求进行独立公投的声音甚嚣尘上。英国需要一个海外目标来转移国内注意力及内部矛盾,而意识形态与之冲突,且身为新兴经济体的中国则是其最佳目标。

在全球化的大势下,各国间的经贸合作愈加密切,正所谓天下熙攘,皆为利往,愈发一体化的国际社会也使得各国在外交纠纷等问题上进行让步。

但可以确定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不会停止对华的围追堵截。

结语

在新两极化趋势愈加明显的今天,中国未来面对的是西方反华势力更加猛烈的攻击。

而对于中英关系而言,两国关系能否回暖还要取决于中美两国

对中国而言,英国更像是一个不肯接受现实而上蹿下跳的小丑,昔日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早成了精通阿q精神的断脊之犬,是中国对外政策中的疥藓之疾。如果能在中美博弈中取得先机,那么英国自然会放弃对华敌对策略。所谓英伦三岛的傲慢,在真正强大的国家实力面前不堪一击。

对于英国而言,他们的未来要么就是在美国的庇佑下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享受所谓的地区霸主待遇,要么就是在中美两国之间反复横跳,成为一个失去尊严的骑墙派,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大国博弈棋子。

而无论选择哪一条道路,英国人都会自食恶果,将会为其昔日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未来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将何去何从,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需要向这群沉浸在过去荣光的白人殖民者后代讲出一声:“大人,时代变了”,让他们明白世界的未来是属于谁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