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产房生下早产儿,妈妈放弃,爷爷要救,最后归向何处?

subtitle
小聂生活 2021-09-05 16:13

产房生下早产儿,妈妈放弃,爷爷要救,最后归向何处?

这天晚上11点多,我们接诊了一位34周就破水的产妇,一个人独自来到了医院,什么证件都没有,再一检查身体,就连经验丰富的马主任都皱起了眉头。

产妇今年27岁,无业,怀孕以来,产检做的很不系统,更严重的是,产妇还有吸毒的恶习,在怀孕期间,还忍不住吸了几次,现在,35周不到,就已经破水见红,被迫生产了。

凌晨3点钟,产妇生下了一个早产宝宝,早产儿4斤多重,我一看新生儿的颜色,就感觉不对,一般的新生儿,脸蛋都是红扑扑的,这个早产儿,脸色灰暗,连一点哭声都没有。一分钟阿氏评分勉强6分,当天夜里,就送儿科加护病房进行监护,到了第二天,请儿科专家陈医生会诊,发现早产儿患有多种疾病,包括心脏、肾脏,都有器质性疾病,更严重的是,她还患有一种名为大疱性表皮松解症的罕见病,皮肤会自发性的溃烂。

面对着马主任询问的眼光,陈医生摇摇头,“马主任,这孩子,实话说,病比较难治,如果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迹了。”

“好吧,我把孩子的情况和产妇说一说,看她的意见吧。”

当马主任把孩子的病情告诉产妇时,产妇的神情很冷漠,问了一句:“要治疗,大概需要多少钱?”

听到马主任说的数字时,孩子的母亲摇摇头:“我哪有这么多钱。”

“孩子的父亲呢?”

“他?”产妇恨恨的说:“男人,都靠不住,跟一个臭娘们走了!”

“那这孩子?”马主任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产妇说:“我知道找谁负责了,让这孩子的爷爷来,这是他们家的种。”说完,她拨打了手机里的一个号码。

第二天,一个60岁左右的老人,来到了值班室。

“我是早产儿孩子的爷爷。”老人说:“昨天,我儿媳妇说,她生下了我的孙女。”

马主任跟他讲述了孩子的病情,征求他的意见。

“救,一定要救。”孩子的爷爷斩钉截铁的说。

“可是,”马主任委婉的说出了摆在现实面前的问题:“老同志,这种病,能够挽救的概率不大,还有,花费也很大。”

孩子的爷爷点点头,从背着的皱皱巴巴的绿色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纸包,说:“这是5万块钱,尽人事听天命,只要都尽力了,什么结果,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孩子的爷爷来了,小宝宝的命运得到了改变。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孩子的妈妈却不辞而别。

孩子的爷爷呢,叹口气说:“不怨她,谁让我儿子,不争气呢。”

那以后,孩子的爷爷,就在儿科病房,陪同着小宝宝,我们也把小宝宝起名字叫做奇迹,希望通过全力的治疗,能出现奇迹。

开始的时候,小奇迹的病情有好转,我们似乎看到了希望。小奇迹的爷爷呢,在治疗的空闲时间,逗小奇迹笑,教小奇迹说话。爷孙两个在一起,场面很温馨。

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二个月过去了,很快5万元就花费完了,可是,小奇迹的症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只是靠药物来维持。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回去找钱。”小奇迹的爷爷,还是很爽快,像一座山那样可以依赖。

临走的那一天晚上,我值夜班,看到他整夜的没睡,一双粗糙的大手,握着小奇迹的小手,久久的舍不得撒开。

小奇迹的爷爷回家不到一个星期,就汇来了5000元钱,过了一个月,又汇来了3000元钱,然后是1000元钱,然后,就没有了音信。

这天,我们接到了财务科的通知,小奇迹的治疗费用用完了,催家属交款。

马主任说:“让财务先从我们科里的经费结余中划拨吧,奇迹的爷爷不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他肯定是遇到难处了。”

钱没有再汇,小奇迹的爷爷,也没有再出面,尽管我们还是在治疗,可是,小奇迹的身体一天天的恶化。特别是小奇迹的皮肤溃烂,必须全身上下需要用纱布包扎成木乃伊的样子。为了防止伤口感染,每天她必须把沾满血迹的纱布换下再重新裹上新的。

这个护理过程就像蜕皮一样痛苦,无论多么小心翼翼,拆扎纱布总会撕扯到一直在破裂没有愈合的伤口。每一次换药,对小奇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而她也越来越虚弱了。

我们也再次给小奇迹爷爷发了小奇迹病危的消息,但是,依旧没有音信。

过了6天,是小奇迹的一周岁的生日,生日那天,尽管小奇迹根本吃不了蛋糕,我们还是买了蛋糕,插上了一根蜡烛。

小奇迹呢,躺在床上,只是叫了声爷爷,就昏迷过去了。

我们赶快给她吸氧。她虽然不懂得什么,可还是用小手,抓住了氧气管,就这一个轻轻的举动,都知道她在出于本能地想活下去。

病魔是残酷的,生日过后第三天,小奇迹还是离开了人世。

在小奇迹离去的第二天,马主任在医生值班室,接待了一位中年妇女,和小奇迹长的很像。来人是小奇迹爷爷的女儿,她带了5000元钱给医院。

“奇迹的爷爷,他怎么没来?”马主任关切的问。

“哎,他,1个月前就去世了。”

“啊?”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惊呆了。

“本来,他就患有癌症,自从听说,小奇迹的事情后,就不在吃药看病了,他说要把钱省下来,给孙女看病用。”

“原来是这样。”马主任明白了。

“奇迹呢,奇迹在哪里?”

面对着这锥心的追问,马主任低下了头,在一旁的小橘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把小奇迹带走吧,”奇迹爷爷的女儿说:“他爷爷说了,要是万一,小奇迹没有救活,让我一定带着她回家,葬在她爷爷的坟前,让她爷爷能看到她,在天堂呵护着她。”

一个鲜活的生命逝去,是一件悲痛的事情,好在时间可以弥合伤口,渐渐的,产房里回归了平静,直到1年后,我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我想问一下,1年前,有一个早产儿,在你们那里,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电话里,是一位女性的声音。

“您是哪一位?”我问。

电话里,没有声音,

我说:“因为病情严重,一年前,她就走了。”

“哦,”电话那边,没有了声息,随后,“啪嗒”一声,电话被挂断了,像挂掉了一个世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