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是黄埔一期生,抗日时期战功赫赫,却在1951年与夫人一同被枪决

subtitle
话题的焦点 2021-09-05 03:15

在黄埔一期中,有三名姓李的山东籍学生,后来都成了国民党军界的要人,因此后来并称为“三李”。虽然是并称,但后来的命运是完全相反。

李仙洲在1947年的莱芜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经过十多年的改造,于1960年得到特赦,此后一直生活在大陆。

李延年1949年被蒋介石委任为福州、泉州两绥区司令,结果解放军攻占福州后,李延年连忙把军队撇下自己跑到了台湾,让蒋介石大为震怒将其判刑,李延年余生就在台湾郁郁而过。

而李玉堂的经历最是奇怪,他是李延年的堂兄,曾在解放战争中被俘,拼了命地跑回徐州,如此忠心的行为却得到了蒋介石“永不叙用”的命令。后来他千辛万苦逃到台湾,却与夫人一同在1951年被枪决。

最耐人寻味的是,多年后大陆这边山东省人民政府认定他为革命烈士,而台湾那边也觉得杀他杀错了。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看看他的人生经历或许就能明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玉堂1899年出生于山东广饶,家境较为富裕,因此受过很好的教育,他很年轻时就有一颗浓烈的爱国心。1915年袁世凯称帝后,他参加了学生营讨袁,次年袁世凯病死他继续去完成学业。

五四运动爆发时,李玉堂是山东后援会的代表,他当众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良心救国”四个大字,这一腔赤诚也是很让人震撼的。

经历过种种事件后,李玉堂认为只有从军才能改变国家,因此1921年进入山西军士教育团受训,结业后就在晋军任职。

但是几年下来,他看到的依然是军阀争权夺利那一套,与他所想的救中国完全不符。所以听说广州黄埔军校招生后,李玉堂当即与堂弟李延年一起南下报考,路上还结识了李仙洲,这三李都成功进入了黄埔一期。此后因作战勇猛,一直升任至师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玉堂屡立奇功,于1938年6月升任为第8军军长,这个速度虽然不能与胡宗南比,但在黄埔嫡系中也算快的了,要知道与他同期的陈明仁这时才是第8军预备第2师师长。

1939年在江西武宁棺材山一线,李玉堂率部死守阵地立下大功,因此第8军被授予“泰山军”的光荣称号,后来第8军合并为第10军,李玉堂继续担任军长。

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李玉堂奉命驻守高桥、金井、福临铺一线,结果遭到了日军三个师团的围攻。这样的情况下,李玉堂自然无法抵挡,他将部队撤到了长沙外围的东山、浏阳河、捞刀河一线,再度阻击日寇,血战四个日夜后等到了援军,将敌人打退。

战后,薛岳追究李玉堂丢失金井的责任,将其撤职。这个消息一传开,第10军全体官兵都闹了意见,纷纷为李玉堂鸣不平。本来准备接任第10军军长的钟彬,在听说这些情况后也被感动了,便找借口推迟了到任的时间。

两个月后,第三次长沙会战爆发,第10军军长依然无人担任,薛岳无奈就希望李玉堂能重新到职,结果李玉堂不为所动,这事就捅到了蒋介石那里。

根据当年在第10军任职的蒋鸿熙回忆,蒋介石跟李玉堂在电话里只说了三句话:“你是第10军军长李玉堂吗?”

李玉堂回答:“报告委座,是的!”

蒋介石又问:“你是黄埔一期学生吗?”

李玉堂回答:“报告校长,是的!”

蒋介石说:“那好了,长沙就交给你了。”

第一句就表明当初的处分解除,李玉堂仍是10军军长,第二句以师生情谊拉拢,最后一句表示着信任。蒋介石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驭人之术还是很高明的,让李玉堂在战争中十分卖力。

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毙伤日军5994人、俘虏13900人,而自身的伤亡仅有28116人,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在此战中居功至伟的第10军荣获3面“飞虎旗”,这是中央军里首支荣获“飞虎旗”的军队,李玉堂也因此升任为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

在战争的过程中,李玉堂还有个很骁勇的故事,当时他就在前线指挥战斗,一次吃饭时他一个手拿着馒头,另一个手拿着筷子夹菜,突然一颗子弹袭来,将菜碗打碎。李玉堂神色未变,继续用筷子去夹散落一桌的菜。

很快又是一颗子弹袭来,这次打断了李玉堂的筷子,周围人都劝他赶紧离开,李玉堂淡然地说:都是流弹,不必害怕。接着继续用手抓菜吃,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大将风度展现得淋漓尽致!

李玉堂升职后,10军军长就由方先觉担任。1944年衡阳保卫战中方先觉率部死守,硬抗了近乎十倍的敌人47天,重创了日寇。最后为保全伤兵及城内百姓不被屠杀而向日本人投降。

第10军被围时,李玉堂也很着急,他亲自坐镇带着46军、62军前去支援,部队也很拼命,但奈何日军十余万人的包围圈太厚,实在是打不穿。

衡阳失陷后,李玉堂引咎辞职,不过蒋介石知道他已经尽力了,没有批准,反而将其升任为36集团军总司令。

客观来说,李玉堂在抗战时期成就还是很大的,打过诸多硬仗、恶战,实力和功劳都不在五大主力之下。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李玉堂的情况就很尴尬了,虽然名义上是任徐(州)兖(州)绥靖区司令官兼整24军军长,但管辖范围实际只有兖州地区,手里的部队也陆续被调走,最窘迫的时候他只能指挥两个保安团。

1948年山东的战事紧急后,蒋介石才拨了个整编12军给他,但是这点人是无法阻挡大势的。这年7月兖州解放,李玉堂与整编12军军长霍守义皆被俘。

李玉堂还很机灵,冒充士兵隐瞒了身份,因此解放军对他的看管并不严,他就在押运的途中找了个机会逃了出来,先是躲进了微山湖的一个村庄,后在一个渔民的帮助下到达临城,最终经火车抵达徐州。

这个经过还是很不容易的,没想到李玉堂等来的不是体恤,反而是蒋介石“永不叙用”的撤查令,如此一来李玉堂只能是避居上海。他的心里肯定是委屈的。

淮海战役后,蒋介石的中央军精锐尽失,被桂系挤兑得下野,李玉堂认为自己复出的机会来了,就先到广东省政府主席薛岳的部下当高级参议。虽然当年两人有过龌龊,但眼下国民党没多少人可用了,薛岳也知道李玉堂有能力,因此还是用了他。

广州即将解放时,李玉堂跟着薛岳去了海南岛,这时的他身居多职:海南防卫总司令部副总司令、东路军总指挥、32军军长,负责了海南主要的武装力量。因此他也成了我党争取的对象。

李玉堂妻子陈伯兰的哥哥陈石清充当联络人,他与解放军也搭上了线,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海南战役就开始了。由于他一直没下定决心起义,就只能指挥着32军负隅顽抗。最终基本被解放军歼灭,他只带着少量残部逃往了台湾。

到了台湾后,李玉堂又被蒋介石撤销了军职,没多久便被逮捕。国民党对他严刑逼供,但始终没找到他叛变的证据,负责此案的审判长钱大钧也认为李玉堂对妻子通共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就按“知匪不报”的条例判了李玉堂7年徒刑,后又增加到15年。

坐牢就坐牢吧,总归是性命无忧,但蒋介石批示此案时特意在卷宗上加了个“耻”字,这个字就要了李玉堂夫妻的命。

1951年2月5日,李玉堂及其夫人陈伯兰被押赴台北碧潭刑场执行死刑。

李玉堂的死让此事扑朔迷离,他临刑前曾写下一封遗书,大意就是“这件事与我无关,但总统已经下了命令,我也不会去申诉,我只希望我死后大家心里能有个公道。我没有做对不起国家的事情,国家现在这么对不起我,又能给国家带来什么利益?只会让共产党高兴。我一生战功累累,不甘心这样死去,如果战事结束后,请把我葬在徐州的云龙山下面。”

按道理来说,李玉堂已知必死就不会说些假话骗自己,而且遗书中对中共的称呼不是那么恭敬。

但是1983年山东省人民政府经国务院批准,追认李玉堂为革命烈士,理由是李玉堂当时已经接受条件准备起义,但因为战事一起断了联络,所以他最终只能逃往台湾。

最有意思的来了,2004年台湾省政府又公开发表了一则提名为“李玉堂将军及夫人陈伯兰沉冤昭雪并颁予‘恢复名誉证书’”的启事,也就是说,台湾那边还是认为李玉堂没有过起义的想法,所以为他们恢复名誉。

这就非常耐人寻味。

个人认为,当年我党的确是与李玉堂有过接触的,他可能在口头上也有答应,但思想始终有些飘忽不定,也没有做任何实际的行为,因此最终就落了个比较悲凉的结局。

不过李玉堂抗日时期的英勇事迹,还是称得上英雄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