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对1服务、包夜3000:“陪床保姆”内幕曝光,揭开了最后的体面

subtitle
华哥视界 2021-09-04 22:40

你知道什么叫“陪床保姆”吗?

用他们的话来说:

“一对一服务。”

“怎么开心怎么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的,你没有听错。

“陪床保姆”不仅提供家政服务,还提供性服务。

但这种保姆的照料对象,一般都是老人。

这些做陪床保姆的人,多数是四五十岁的单身离异中年妇女,来自周围的农村,家里的孩子也不管她们。

她们没有更多生存的办法,只能出来自谋生路。

选择成为这种保姆,也是想多赚点钱。

所以价格一般也不会相差太多。

普通的保姆服务,一个月可能2000左右。

而陪床保姆只需要再加1000元。

有人会问了:“这种病态的关系,老人的子女们能答应吗?”

其实一般需要被保姆照料的老人,基本身体状态也不是很好。

多数子女们要忙着工作,忙着家庭,没有太多精力时刻照顾老人。

有这么一个跟“老伴”一样的人陪着,也能让老人不再孤独,子女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也是当下许多家庭的“无奈之选”。

01

根据2015年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对四川省3000名中老年人的抽样调查:

60~80岁中老年人对于性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只有17%的男性和30%的女性表示完全不需要性生活

一个人的性能力理论上是终身性的,老人也有性需求。丨微博@性学研究僧

潘绥铭教授也在《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中写道:

在中国55-61岁的中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中老年人可以达到每月3次。

可偏偏在普通人的观念里,年长的人,就应该无欲无求。

曾经有媒体发起一项调查:你的父母还有性生活吗?

1000份有效问卷里,85%的年轻人认为,他们的父母已经没有性生活。

甚至有人觉得父母的“性生活”让人“恶心”。

多数人心里,中老年人和“性”是扯不上关系的。

所以中老年人的需求被一再忽略。

从年龄上来讲,45到59岁被定为中老年人,60岁以上则被定为老年人。

他们经历了时代的巨变,从非常保守的年代,来到了互联网时代。

换句话说,以前拉个手都可能要被周围人唾沫星子淹死,现在年轻人发生过性行为都不一定能结婚。

时代变了太多。

他们也被压抑了太久。

互联网时代,海量信息日新月异,带给他们的,是重新开始审视自己真正的需求。

02

弗洛伊德指出,人类和动物客观存在性需要,生物学称之为性本能。

这就像饿了会觅食,这种原始欲望并不会因为年龄而衰退。

可一旦有关于“性”的需求,难免被人认为是“为老不尊”、“淫荡放纵”。

这就导致了很多中老年人,在面对自己并未随着年龄消退的欲望时非常拧巴。

他们不敢谈黄昏恋,害怕子女不理解,更怕毁掉自己一生的“清誉”,因此羞于启齿,只能在黑暗中悄悄释放自己。

尤其是那些独居太久的老人。

有一些老伴去世很久的中老年人,时间长了,会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通过嫖娼、或者找其他老人等方式,偷偷解决自己的性需求。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就催生出了不少“安全隐患”。

83岁的张大爷说,自己儿女双全,却都在为生活奔波,很久才团聚一次。

妻子23年前去世后,他就一直自己生活。

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世界抛弃了。

妻子去世十年后,他没有忍住,尝试了一次有偿的性服务。

可没过多久他就因为没有做安全措施而患了性病。

北京市一位52岁的李先生通过跳广场舞的方式结识性伴侣。

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艾滋病携带者。

在发现自己患有艾滋病之前,他已经与50多名女性发生过关系。

义乌市的一名91岁老太太也因为和多名老头发生过性行为,被感染了艾滋。
正因为年纪大,很多人误以为自己的身体衰老,生殖功能衰退,选择不做安全措施。

这也就导致艾滋病在中老年人群众当中的比例居高不下。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的老年男性艾滋病患者1.3万例,是2010年的3.6倍。

2017年初,国务院在 《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首次将老年人列入重点宣教人群。

世人无法接受,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情欲,从未消失。

但其实他们的需求,除了是自己身体上,更多是情感上的空虚。

03

随着社会的进步,我国人口老龄化现象日益严重。

而中国的养老模式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居家养老、一种是养老院养老。

根据凤凰周刊曾经的数据显示,

公办养老机构性价比高、护理周到,但是都要排队办理,一票难求。

而高端的民营养老机构则收费昂贵,一般人根本养不起。

再加上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人认为赡养老人是尽孝的一种体现。

这就导致,中国80%以上的老年人都是居家养老。

可这又与当下快节奏的生活、和越来越大的工作压力产生了矛盾。

20多年前计划生育的实施,使得很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

现在,这些独生子女成为了家庭最有力的经济来源。

而独生子女家庭的结合,就意味着夫妻二人要承担起赡养至少四名老人的重担。

这种情况下还想精心照顾老人,未免有些力不从心。

因此需要专门花钱请别人来照顾。

越来越多对保姆、护工的需求,也是时代的产物。

有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64亿人,占总人口18.7%。

而《2018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我国鉴定合格的养老护理员只有44102人。

专业人才奇缺,这也就导致“陪护”市场的混乱无序。

不光是衍生出了“陪床保姆”这种特殊灰产,还有许多骗子混在其中。

之前江苏就有一位70岁老教授,被30岁小保姆骗走了50万。

因为两个人“日久生情”,老人把钱都交给了保姆保管,最后导致被骗。
还有老人雇保姆长期照料后被“表白”,选择结婚却被骗钱的事。

尽管这种事件当中,承受经济损失和情感损失最多的是老人,可不乏有人觉得是老人思想有问题,觉得老人异想天开,痴心妄想。

这当然是成功被骗的原因之一,

但更多的,是上亿老人的孤独。

04

在访谈节目《和陌生人说话》的其中一期,一位姓胡的大爷接受采访时,声称自己相亲过多个对象,还骄傲地说自己能“一天四次”。

但被问及相亲的原因时,他满脸落寞地说:

“你不知道一个人有多孤独寂寞。在这屋里一待着,电视一宿一宿的开,成宿,灯全开着。

经常开着电视睡着。倒不是害怕,不是一个人烦吗,天天这样,四五点钟醒了,电视还开着呢没关。”

这也是当下许多中老年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孤独终老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丧失了活下去的意义。

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丧偶老人占老年人口27%左右,约为4748万人。其中80%丧偶老人有再婚愿望,但最终能够迈入婚姻的不足一成。

他们为了孩子操劳半生,到晚年子女们都忙于生活,自己却落得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每天睁开眼就是生命在倒计时。

甚至不知道有一天自己离世,会不会都没有人知道。

2019年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60岁以上的老人里,每3人中就有1人“孤独死”。

而在中国,这样的“孤独死”事件也时有发生。

2014年,一六旬老人独自死在家里,因两名女儿都不在身边,尸体一周后才被邻居发现。

更惨的是,老人生前喂养的狗因为无人喂食,吃掉了他的尸体...

也有老人去世9天后因为尸体发臭,才被邻居发现……
这样的事情很多。

可我们没有一个人希望,一位老人孤独到独自面对死亡。

所以我们不应该只是把陪床保姆乱象当猎奇新闻看。

我们虽然现在还年轻,但终有一天,我们也会老去。

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当下老人们面临的困境,同样是我们每一个人无法逃避的现实。

如果现在这种情况无法改善,届时悲剧将会重现在我们身上。

到那个时候,我们会不会后悔,没有给身边的中老年人多一些关心和陪伴。

至少,别让他们成为社会新闻的主角。

每个人移动0.5毫米,聚集起来就是一项平凡而伟大的、充满爱意的改变。

所以,多给中老年人一些关心和理解,

支持他们按照自己的理想去生活,

哪怕离婚、再婚等等,

这是我们每个人能做到的最简单的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415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