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大学生被男友骗至边境杀害,手段残忍,细思极恐太让人愤怒了

subtitle
提线木偶1 2021-09-04 20:12

相识

李心月,1998年出生,遇害时21岁,来自江苏扬州宝应县,父亲是职工,母亲是幼儿园教师。她毕业于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文化旅游学院,就读的是空乘专业。家人朋友称她身高160cm左右,长相甜美,性格外向、热情,平日里喜欢看电影,能歌善舞。据《春城晚报 开屏调查》报道,李心月在大学期间谈过几次恋爱,因为不合适而分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心月)

2019年11月,还是学生的李心月在地铁上与高职肄业的洪乔(化名)相识。

洪乔,现年24岁,其父亲是南京司法局的副处长。他曾就读于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的涉外旅游专业,因为没有参加某些科目考试而没拿到毕业证书。他身高一米九,体格强壮,平时不是在健身房,就是在玩军事装备。他对身边人称自己会说多国语言,在俄罗斯当过兵,在叙利亚打过仗,目前从事保密工作。

(洪乔朋友圈背景图,右为洪乔)

对于两人如何相识,网上有不同说法。一种说法是,洪乔当时陪着一个老外坐地铁,替那个老外当翻译,他看见李心月后主动上前搭讪,加了微信。另一种说法是,李心月在地铁上被一个外国人搭讪,洪乔上前用英语替她解围,两人由此相识。还有媒体写,是李心月主动上前搭话。

两人第二次见面时牵了手,不久确立了恋爱关系。从2019年9月起,李心月在校外的一家服装店当兼职营业员,但到了12月就结束了工作。至于辞职原因,我在后面会提到,因为洪乔声称这和他的作案动机有关。

李心月和洪乔从2019年11月开始交往,到2020年7月案发前,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其实,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2020年春节至5月,因为疫情原因,李心月留在了扬州老家。

5月回到南京后,李心月的爷爷去世了,洪乔又送李心月回老家奔丧,并见到了李心月的母亲。下一次回家时,李心月才告诉母亲,自己正和上次送自己回家的男同学交往。她说,洪乔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境很好,而洪乔本人在保密单位工作,这一点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当时李心月母亲还担心女儿来自农村,高攀了洪乔。

2020年6月,李心月毕业,她和洪乔在南京栖霞区马群的一个小区内同居。网传这套房子是洪家的回迁房之一,而洪乔本人也曾对人称,他装修花了20万。

李心月在大学期间自学了日语,考过雅思,原本准备毕业之后去新加坡考空乘,但疫情和恋情改变了她的计划。她毕业后在马群的房子里复习,准备参加自学考试。

2020年端午节,6月21日,李心月带洪乔回了扬州老家,全家人一起吃了饭。期间洪乔话很少,只顾低头玩手机。李心月显然打心底十分喜欢洪乔。她曾对他人说,两人计划在秋天结婚。

然而,她没有活过这个夏天。

失踪

2020年7月8日晚,李心月母亲和女儿通了电话。7月9日中午,母女俩在微信上聊天,李心月说自己在忙。她妈妈不会知道,她当时正急匆匆赶往南京禄口机场,准备奔赴云南勐海和男友会合。

(李心月与母亲)

从7月9日晚上开始,李心月家人发现她手机保持关机,QQ、微信都不回复消息。又过了两天联系不上。7月12日,李心月父母赶到南京。他们先打电话给洪乔。洪乔是这么解释的:他和李心月在7月8日发生争吵后离家。等到7月10日回家后,却发现李心月离开了,也联系不上。

洪乔自称北京的领导来了,他工作忙无法脱身。于是李心月父母又到女儿已经毕业的学校,请班主任和同学帮忙寻找。

第二天,7月13日上午10点,李心月父母终于见到洪乔。根据李父的回忆:洪乔安慰他们不要着急,并声称,李心月离家时还带走了他的五万块钱,意思是她就算去旅游也不愁钱。

洪乔提议去苹果专卖店看看能否定位李心月的苹果手机。因为没有密码无法登陆李心月的icloud账户,他们没能实现这个想法。

下午洪乔又陪着他们去马群派出所报案。

后来李心月父母自己找到了小区监控。视频显示,2020年7月9日上午10时42分,李心月独自一人从小区离开。她背了一个单肩包,戴了黑框眼镜、口罩,拿着太阳伞,一切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警方调取出行信息发现,李心月于7月9日从南京乘飞机到达云南昆明,又于傍晚7点坐飞机从昆明到了西双版纳,下了飞机后于晚上9时16分到了勐海县兴海检查站,出现在检查站的视频画面中,之后便没有线索了。

李心月家人浏览她的小红书账号,发现她曾收藏了八篇关于西双版纳勐海县的景点、酒店、茶叶等文章,但看不到具体收藏的日期,所以无法判断是早有规划,还是临时决定。

洪乔的证词结合李心月的出行记录,看上去就是李心月和男友吵架后,独自去云南旅游,并在当地失踪。李心月父母对这个“准女婿”深信不疑,还让媒体不要采访洪乔,打扰他的工作。

2020年8月1日,李心月失联22天后,多家主流媒体报道了李心月的失踪,引起了全网关注。而那一天,本是李心月计划参加自学考试的日子。

对于李心月为何马不停蹄地赶往勐海县,网友们也表示难以理解。

如果是独自散心,为何在热门目的地不停留,急匆匆赶往边陲小县,想和人约好了?她7月9日就去旅游,为什么大半个月不回,甚至错过了准备已久的考试?一个人去外地旅行,为何只带一只小包?……甚至有人猜测她是否在走私毒品。

8月4日,一则通报揭开了谜底:李心月找到了,但已经被洪乔的两个同伙杀害,并被掩埋在勐海城郊的山林里

骗子

随着8月4日的通报,越来越多关于洪乔的爆料在网上出现。虽然他身边的人都听说过他在做一些秘密工作,却没人能说得清楚具体是什么。我当时看到的版本有:首长警卫、战地记者、特种兵、公安内部的保密部门……

根据《新‬京报‬》采访得知,洪乔向师弟们自称:精通俄语、普什图语,曾参加影子部队,上过叙利亚战场,进行反恐作战

我当时有些困惑,他案发时不过23岁,又已经在南京混了几年,还念了高职,到底是什么时候去参加叙利亚战争?读中学时?又是何时学的那么多种语言?这些经历与他的年龄是不匹配的。

为什么身边许多人会相信他有这些经历?

除了他脸皮厚、敢吹牛、出示假证件(张光说见过)以外,还因为他欺骗的大部分对象是年龄更小的在校学生。他们相信他,仅仅因为他的战术动作姿势看起来很标准,好像对军事很了解,玩真人CS很厉害……再说,恐怕也没人想到竟然有人无聊到虚构这种身份吧,他图什么呢?

事实上,洪乔对身边人谎称自己是“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如果朋友或者女友想知道他具体做什么,他会说这工作性质特殊,不该知道的不要问;如果有人问他当年在海外的作战经历,他又会推说太惨烈了,不愿意回忆。

而真相是,洪乔从高职肄业后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或者说是一个走火入魔的军事迷、水弹枪爱好者。洪乔如果整天穿着迷彩服、扛着水弹枪去社会上忽悠,难保不会被人质疑、拆穿,或者当傻子。所以,他只能在学生中找存在感,虽然肄业了,还是频频回到母校去蛊惑那些在校学弟们。

当学校的军事社团不欢迎他靠近后,他产生了报复心理。据《新京报》报道,他在2017、2018、2019年中多次盗窃军事社团的物资。学校对他也十分头大,不得不让保安看见他就驱逐。

久而久之,洪乔身边出现了一些崇拜他,心甘情愿成为“小弟”的人。其中就有张光(化名)和曹青(化名),即涉嫌直接动手杀害李心月的那两个。

张光,现年21岁,江苏宿迁人,是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在学校的军事社团结识了当时在当教官的洪乔。2020年上半年,他听信洪乔煽动,为了和洪乔干“更有前途”的保密工作,放弃了考虑已久的参军和家人介绍的工作机会。

据《春城晚报 开屏调查》报道,张光彻底被洪乔洗脑。他甚至告诉他妈妈,哪怕他做了某些表面违法的事被执行死刑,也是假死,组织会给他新身份重新开始。2020年5月时,他独自跑到勐海县一个钢材店打工,伺机偷渡去缅甸。他这么做的目的,是加入当地的民族武装组织,向洪乔提供当地的情报。这个情节太黑色幽默了。

另一个罪犯曹青,现年20岁,江苏南京人,中专毕业,和洪乔在同一水弹枪俱乐部(也有说真人CS俱乐部)相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曹青本身是南京一公安局的辅警,却同样答应替洪乔杀人。

张光和曹青长期以来对洪乔的身份深信不疑。他们认为洪乔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人员”,执行他布置的任务,“就是为国家干活”,并可以借机成为“特工”。曹青杀完人回来,还曾对朋友吹嘘,自己前段时间去过外地,执行“跨国抓捕任务”。

洪乔真的十分擅长玩弄权术和操控人心。曹青和张光要一同去杀人了,竟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张光以为曹青是正式民警,尊称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曹青为“黄SIR”。他必然想,连警察都愿意为洪乔卖命,那洪乔肯定是有本事了。而曹青以为张光也是国安,是洪乔的副手。洪乔利用两人之间的误解,来抬高自己的身价。

所以不要怪李心月傻,她本就年纪小,也没社会经验,且洪乔在认识她以前,已经把这个神秘人设扮演得炉火纯青,再加上周围那群“小弟”们的烘托,她是很难独醒的。

作案经过

目前拼凑的作案过程是这样的:2020年7月8日凌晨,洪乔、张光、曹青、李心月四人在马群那住宅里组队打游戏。洪乔组织大家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第二天李心月独自到了勐海后,可以在游戏的最近组队记录中找到对方,和他们联系,而不用在微信或者短信、电话中留下记录。当然,他肯定是以工作保密的理由,而非毁灭谋杀证据的理由,要求大家这么做的。李心月配合了大家,浑然不知另外三个人要杀她。

根据《春城晚报 开屏调查》报道,后来三个男子借口出门买水,撇下李心月,来到附近的巷子里反复演练第二天如何杀害李心月。《新京报》2020年7月8日报道,洪乔故意和李心月吵架,并借机离家,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让李心月干着急。李心月联系不上洪乔后,只能通过他的小弟张光联系他。张光告知李心月,洪乔已经去勐海出差了,在那等她一起去旅游。(早前还有媒体报道,是洪乔自己发了勐海县的定位给李心月,让她过去陪他。)

我对这段存疑。我认为吵架这事其实不是必须的,洪乔其实在7月8日可以和李心月商量好一前一后去勐海。

为了增加可信度,去勐海出差这事,洪乔从至少半个月前就开始铺垫了。案发半个月前,李心月就告诉家人,洪乔要去云南和张光完成个生意,可以拿到11万。

据一个网友爆料,她在去云南的飞机上和李心月刚好是邻座。李心月聊起,男朋友在云南等她一起去旅行。李心月大概做梦也想不到,男友竟然设计了这么复杂的计谋想杀她。而另一边,洪乔告诉张光和曹青,李心月掌握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明确要求二人执行将她灭口的任务。

当晚,当李心月来到了勐海县约定的地点后,与张光碰面。张光骗她,洪乔在山上的别墅里等她。在漆黑的夜色中,他们带着她爬山,将她引至事先挖好的坑旁,然后合力将她杀害,埋进土里。

张光和曹青还按照洪乔的指示,拍下杀害的全过程。洪乔这么要求,可能是为了监督两人是否完成任务,并留下他们杀人的证据,以便以后控制他们。而张、曹两人回到南京后,把李心月的首饰、手机、包,以及杀人视频都交给了洪乔。

2020年9月1日,勐海县人民检察院发布的通报显示,洪乔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被批准逮捕,张光和曹青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还有一个祁某涉嫌盗窃罪被批捕。

祁某是谁?据李心月家人说,祁某开始也在洪、张、曹的作案讨论群里,知道他们杀人却没举报,涉嫌包庇。由于他的罪名是盗窃罪,我推测他可能协助处理了李心月的手机、首饰等遗物。

洪乔一定认为自己有勇有谋,策划了一次完美行动。他确实思维缜密。

一,他事先铺垫自己会去勐海执行任务,以确保那天诱骗成功。

二,他在案发当日由张光代替自己和李心月联系,以避免当天留下自己和李心月的通信记录。他让李心月和张光、曹青在游戏中联系,以免警方调查李心月失踪时会发现张光、曹青的存在。

三,交通行程将证明,是李心月去了云南,没有回程,她在那里失踪了,而他自己没有离开南京的记录。就算男友总是第一怀疑对象,他也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四,他谎称李心月偷了他的大笔现金,是为了日后解释为何李心月身上没钱还可以躲藏那么久。7月26日他就对李心月父母提出自己的猜测:李心月是偷渡去缅甸了,可能参与贩毒或者赌博。

对他来说,只要不让警方发现张光和曹青的存在,就找不到他杀人的证据。就算真的发现了后两者,他也可以狡辩这是张光和曹青自己的行为,和他无关。

现在洪乔果然是这么做的。他声称,是李心月和他们几人策划了境外抢劫黄金的犯罪。期间李心月和张光发生矛盾,张光瞒着自己,伙同曹青杀害了李心月。他不仅完全推卸了自己的责任,还嫁祸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小弟,顺便污蔑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友。

谋杀动机

李心月去世前,认为男友是去勐海出差赚钱,顺带着和自己一同旅游。张光、曹青认为,自己要杀死掌握国家|机|密的这名女子,是在执行国家安排的任务。

在洪乔心里,他是用“完成任务”的理由,诓骗张光、曹青不收一分钱,就替自己除掉女友,以保证自己不会被查到。

大家最好奇的问题是,洪乔为什么要杀死这个看似很爱他,一心想嫁给他的漂亮女友?

我以前总结过两种亲密关系中的犯罪,一种是一方拒绝交往或者想要离开,另一方因为得不到就想毁掉。(可点击“我得不到你,就把你毁掉,谁也别想好过!”阅读)这种在尚未结婚的情侣中最常见。但在这个案子里,李心月是十分想留在这段关系里、修成正果的,完全不符合。

另一种常见于夫妻之间,一方想摆脱这段关系,但又不想经历离婚的过程,还想独占两人的财产和子女,便想走杀人这种“捷径”(可点击“如果你的钱还在,人没了,该有多好啊!”阅读)。显然,他们的关系也不符合这一种。

这也让洪乔的动机更令人纳闷。我现在就聊聊我对洪乔心理的看法。

1、谋杀害命?

批捕通报里有“盗窃罪”,因此有人认为洪乔是为了占有李心月的财产而杀害她,这绝对是无稽之谈。盗窃罪应当是指:洪乔指使张、曹两人顺走了受害人的手机、包和首饰。但这些能值多少钱?李心月家人也在采访中表示,他们来自农村,家境不好,李心月读书时还在小服装店里当营业员。而高职毕业后她和洪乔同居,都无收入来源,又能有多少存款可以被洪乔偷呢?洪乔好歹是个“官二代”,有房产,平时也不差钱,玩水弹枪、军事装备的花销都不小,不可能因为觊觎李心月的钱而起杀心。

2、感情纠纷?

《春城晚报 开屏调查》的报道写道:“警方称是情感纠纷杀人。”这是洪乔自己的说辞。当其他理由都不合理时,似乎只有这个略为靠谱。(但我认为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两人的感情有个插曲。前面提到,李心月本来在南京江宁区的一家服装店打工,但3个月后突然不做了。老板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李心月勤快,会关心人,那为什么不做呢?她说有次她在监控中发现,丈夫(店主)在店里抱着李心月说话,便把李心月辞退了。据李心月父亲说,当时女儿心情不好,店主只是在安慰她。

据《春城晚报 开屏调查》报道,洪乔被捕后向警方表示,正因为李心月和店主“有染”,他才在2019年12月,两人刚交往一个月时,便动了杀害李心月的念头。

那么会不会真的是店主拥抱李心月的事导致他起了杀心呢?当时李心月和洪乔也只是刚开始交往,感情并不深。这事应当是李心月自己告诉他的,否则他怎么会知道呢?李心月恐怕也是觉得委屈,并出于信任才说的。如果她真和店主有染,不至于会傻到对新男友自曝丑闻吧。

或许是为了加强感情纠纷的可信度,洪乔还曾声称,李心月在两人交往期间,与多名男子交往,伤害了他的感情。

如果洪乔真的介意,为什么不分手或者至少冻结这段关系?而是一边策划谋杀,一边从相恋到同居到计划结婚,步步发展?

从周围人的描述以及李心月自己社交媒体的表现看,李心月对洪乔可以说十分崇拜和迷恋,全情投入,很难想象短短半年中她还交往其他男性。由于洪乔已经被证实多次污蔑李心月(说她偷了五万,说她参与抢劫,还可能涉及贩毒、赌博),这很可能是他又一次泼脏水罢了。

(李心月在洪乔姓氏的路牌前合影)

不管如何,根据李父说法,洪乔后来又改变了说辞,连情感纠纷杀人都不承认了。他称张光和李心月在抢劫黄金时发生矛盾,张光主谋杀人,与他无关。

3、杀人灭口?

洪乔骗两个跟班,他们杀李心月是在执行一个保护国家机密的任务。而在执行任务前,曹青据说连李心月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洪乔压根就是个混混,哪有什么重要机密?

(照片上的枪看起来唬人,但曹青认出是水弹枪)

如果说李心月可能知道什么秘密,我想无非是:洪乔的真实身份。对于洪乔而言,没有比这个秘密被揭穿更可怕的了。但从李心月马不停蹄地赶往云南去和男友旅游看,她到遇害那一刻都并不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也不存在杀人灭口。

4,真正犯罪动机:保护上瘾的白日梦

我想写的动机可能比较复杂,也没法证实。从法律以及破案的角度,也不需要讨论这么深。但我认为人的心理是极其复杂的,如果我能尝试揭开一角,或许对一些人有用。

我相信情感纠纷只是洪乔用来在感情上说服自己下决心的借口。一些罪犯明明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人,但又过不了良心那一关,这时潜意识会下指令,让自己的意识拼命搜集受害人的过错,以此在内心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这种情况太多见了!那么,他杀害李心月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保护越吹越大的谎言泡沫。

现实中虚构身份的骗子挺多的,但是,绝大部分有明确的目的:骗钱、骗炮、骗人脉。举个例子,之前阿里巴巴多位女员工被一个谎称自己是老板的无业游民骗财骗色。

但洪乔的目的是什么?真没看出来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他编造谎言的目的似乎纯粹是为了满足虚荣心,而这才是最可怕的。杀猪盘骗子把钱骗到手后,还是想做回真实的自己,这样最自在,但后者却希望一辈子扮演虚构的身份。

现实中的洪乔是什么人?24岁,连高职都没读下去,无业,更没什么可吹嘘的经历。在世俗的定义中,他“混得挺惨的”,跑回母校估计也要被学弟们嘲笑。再这么游手好闲下去,可以说整个人都要玩废了。

像洪乔那样自命不凡的人,怎么能接受自己这么窝囊的形象呢?我认为他就是在肄业后,受到现实的打击,出于内心深处的自卑,开始编造自己的经历。他很快尝到了甜头——被人关注和羡慕,随后一发不可收。

谎言中的洪乔与现实截然相反,威风、博学、神秘、高端。他去过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拼杀过,参加过反恐作战,会说普什图语,从事着和国家安全相关的秘密工作。

他吸引了心甘情愿卖命的小弟们、死心塌地的女朋友,享受着被人追捧、崇拜的快感。周围人对他仰慕又敬畏,就连李心月的父母,都怕记者打扰他的重要“工作”。

一旦有了这种体验,他哪还愿意做回真实的自己呀?一方面他内心是极度心虚和自卑的,因为他知道李心月爱的、别人追捧的那个洪乔,是假的,或迟或早要被戳破;另一方面他又饮鸩止渴,沉迷于这种高强度的刺激中不可自拔,希望白日梦永远不被叫醒。

最可怕的是这种谎言——它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而给自己服用迷幻药,希望暂且或者永久忘记现实中的人生失败。

本质上,对虚构身份上瘾,和毒品成瘾,赌博成瘾很相似。谁要给他断了药,让他回到现实,谁就是他的敌人。

许多人评价洪乔少言寡语。这是自然的。一切都是他编的,说得越多越容易露出马脚。但洪乔也有对男女之情的需求。这种需求导致他在放松警惕时,就让李心月越来越进入他的生活,与他同居。李心月可能多次站在了快要识破谎言的边缘,譬如问到某些经历发现他也不懂,这让他很紧张。而有一件事,必然会把梦境打碎,那就是结婚。他的敌人自然是盼着能和他结婚的李心月。

从新闻看,洪乔见过李心月父母,但李心月从未见过洪乔的父母。洪乔经过多年的伪装,已经把自己的真实情况搞得迷雾重重,所以案发后网友各种扒,都没找到真实的信息。而最知道洪乔底细的,只有他的父母。
结婚意味着要把李心月领到父母面前,那一刻,就像扎破气球。不仅仅是李心月会震惊,就连那些小弟们也会鄙夷、嘲笑他,弃他而去。这是他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一幕。

这种对虚构身份“上瘾”的人,生活的重心就是维持这个白日梦不醒。为了实现这一点,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包括牺牲李心月的性命和忠心耿耿的小弟。他们为了避免让观众失望,不惜杀了那个观众。

浑身都是秘密的人是不可能爱上谁的,他们终日防备被人靠近,被人发现自己的真面目。而李心月的麻烦就是靠得太近了。我相信自从洪乔开始角色扮演以后,还没有让一个女生距离他的真实生活那么近。这让他的潜意识觉察到了危险——秘密快要被戳破了。他必须自保,必须除掉这个危险。

所以作案动机是他三个层面的心理活动:

一,最下层的潜意识:他要阻止这个女人得逞、更进一步走进自己的生活,以避免自己的秘密被戳穿,美梦破灭。但他的意识会极力隐藏和否认这一点。

二,意识层面:这半年来,他对她终归还是有依恋和感情的,于是他要在这个层面上说服自己放下对她的情谊,变得铁石心肠。常见的方式就是挑她的过错(譬如和店主有染),煽动自己对她的愤怒和不满。

三,虚构身份的意识:由于他多年来、全方位虚构了另一个身份,并且入戏极深,因此比别人多了一层属于那个身份的意识。在这个层面,他可能告诉自己这是一次特殊的考验,他如果要干大事,要更加接近虚构人设,就必须放下儿女情长,牺牲掉自己的女人。

当他被公安逮捕后,虚构身份和现实激烈地碰撞,早已分崩离析,那层附着于其上的意识也不复存在。

潜意识是他最为痛苦和害怕的。当一切破灭后更是被压制到了内心底处。

他唯一能拿出来说说的,也就是意识层面自欺欺人的东西——感情纠纷。

肯定有人会问,他如果要避免身份被戳穿,为何不分手?

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单方面分手必然要面对李心月的伤心、愤怒、追问,而他只能编造借口应付。同时他对她多多少少有感情,存在嫉妒等心理。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念头:自己是因为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面目而放弃她,让她有一天成为他人的女友。

这太可怕了,简直是让潜意识里的恐惧赤裸裸进入意识层面,相当于迷幻药突然失效。对他而言,只有以她罪有应得的理由杀掉她,把真实的原因牢牢摁在潜意识里不让浮上来,才能假装现实从没有和白日梦碰撞。

洪乔的内心是极度扭曲的。他从小到大的成长应当顺风顺水,性格狂妄自大,没有自知之明。但自从学业遇到挫败后,他就再没有可夸耀的资本,这与他认知里的自我形象是矛盾的。他骨子里变得自卑,只有靠谎言来继续支撑自己的自大。而在他前几年骚扰母校那会儿,他父亲就对学校领导表示,自己也管不了儿子了。

我在许多年前去过勐海县,走过李心月那条线路,并从打洛口岸去了缅甸,写过的短篇小说《闺房哲学》就是以那为背景的。那里大多是山林,也没什么景点。

为什么他们选择在那里动手?2020年5月,张光想偷渡去缅甸时就在勐海待过两个月,对那里相对熟悉。洪乔当时还曾陪同张光女友去了昆明找张光。过去边境那一带的赌博、毒品问题猖獗,勐海、勐拉也是能给这些军事爱好者想象空间的地方。

我时常想,李心月在遇害时会在想什么?

他们恐怕没有留给她时间思考:男友为何要杀害自己?这是男友的意思还是两个跟班的意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她意识到死亡那一刻,很可能困惑和不甘超过了恐惧。

【本文节选自《亲密关系中的谋杀》,没药花园,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