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计谋被中国一招破解?哈里斯越南之行尴尬收尾,美国还有什么阴谋

subtitle
时代解读 2021-09-03 17:06

美国向东南亚兜售印太战略,企图对中国形成战略合围,然而我国一招破解美国阴谋。恼羞成怒的美国,还会使出哪些阴谋诡计呢?

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拉拢东南亚的计谋被中国的一次“主动出击”彻底打乱了节奏。

当地时间8月24日下午,在结束了对新加坡的访问,并启程前往越南的时候,美国驻越南大使管忽然给哈里斯的办公室打了一通电话,说河内爆发了“疑似异常健康事件”。哈里斯的河内之行因此被推迟了3个小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媒体众口一词地称这场健康问题可能是病因不明的“哈瓦那综合症”。2016年,美国的一家研究机构宣称,他们发现派驻古巴外交官有很多都会感染这种神秘病症,感染者会者头痛、眩晕、恶心,听力下降,等等,并指责该疾病的病因是“微波辐射”。今年7月,美国中情局局长公开表示,尽管没有证据,但他认为俄罗斯应该为这个神秘的疾病负责。

不过,国际社会上有不少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在报道中毫不客气地指出,让哈里斯方寸大乱,乃至于不得不更改自己日程的原因恐怕并非这个莫名其妙的“哈瓦那综合症”,而是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与越南总理范明钦在单独过天晚上的一场“出乎意料的会晤”。

在这场会晤中,中国承诺再次向越南捐赠200万剂新冠疫苗,妥善管控分歧,而越南方面,则在哈里斯到来之前先一步发表公开声明,表示越南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并且不会考虑与任何国家结盟。

有越南的这份声明在前,哈里斯在后来不断单方面地强调新加坡和越南是美国“东南亚盟友”的做法,怎么看怎么引人发笑。她承诺将捐赠给越南的100万剂疫苗,也在中国大手笔捐赠的对比下相形见绌。

《华盛顿邮报》评价说,哈里斯的延误是中国的“机会之窗”。

事实上,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哈里斯整场尴尬的东南亚之行,都是中国的机会之窗。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这位副总统的表现来看,她努力的重点依然是为自己在美国国内的政治游戏中“攒小分”,而不是帮助美国重拾自己在国家事物上的话语权。

在这轮访问中,哈里斯回避了一切可能引起争议的问题,按照既定的剧本应对媒体和访问,向复读机一样重复着之前奥斯汀和布林肯在东南亚国家已经说过很多遍的话,并没有展现出多少美国的诚意,也没能打消东南亚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对美国实力滑坡、不再愿意承担大国责任的忧虑。

哈里斯这次的出访目标是什么?

这个问题,可以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她个人的政治前途两个层面来进行分析。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哈里斯的这次访问,可以被视为美国今年下半年以来对东南亚发起的密集攻势的一个收尾,也被不少美国媒体视为“化解”美国在阿富汗面临的尴尬处境的一个契机。

在白宫已经不可逆转地失去了对阿富汗局势的控制之后,如果哈里斯能够在这场东南亚之行中做得足够好,那么“美国回来了”这句口号,也许就能显得不那么空洞。

从她个人的角度来看,这轮访问也是她扭转自己外教新手形象的一个机会。

在担任副总统之前,哈里斯是在美国的司法体系内部上升的,没有太多处理外事工作的经验。作为2024年民主党参加美国大选的“希望之星”,在外交方面积累足够的资历至关重要。

但从目前来看,哈里斯很明显并不擅长外交这类缺少既定剧本的工作。

今年6月,因为被拜登丢出去处理移民问题,她把自己上任后的第一轮外事访问放在了墨西哥和危地马拉。在危地马拉,她对着聚集在面前的非法移民高喊了两次“不要来、不要来”,这一幕被媒体如实地记录了下来。

共和党嘲讽这位政客出尔反尔:在2019年内的美国大选中,她抨击特朗普驱逐移民的做法背弃了“我们和美国的价值观”,并厉声表示这种行为必须停止,但在接过移民事务之后,她却对这些人高呼“不要来”。

民主党则讽刺她背叛了自己所在的群体: 哈里斯本人就是移民的女儿,她的母亲出生于印度,父亲则出生于牙买加。这种身份让她在民主党“身份政治”大行其道的当下吃到了大量政治红利,甚至成为了副总统,但现在,这个先上车的人,正疾言厉色地对其他渴望庇护的人们表示要把车门焊死。

哈里斯迫切地希望能够在外交工作上取得突破,来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形象。而东南亚之行,正是她的第二次外事访问。

从这轮访问的实际效果来看,这两点,哈里斯那样都没有做成。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哈里斯的东南亚之行,那就是“尴尬”。无论是出访的时机、访问的地点,又或者是哈里斯的发言和表现来看,这位副总统都和整个东南亚格格不入。

在她离开之后,新加坡《联合早报》在8月27日就飞快地发表了一篇社评,题为《美国应该聆听东南亚国家的心声》。社评中“含蓄“地给哈里斯的访问做了注脚。原话是“ 美国若要获得区域国家的信任,就不能不正视它们的利益诉求和战略担忧。”哈里斯“信誓旦旦地不会要求区域国家选边站的说法,不应只是口惠”。

换句话说,哈里斯吹的牛皮,东南亚国家没有一个相信的,同时,他们还认为,即使到了现在,美国也依然没有摆正东南亚的位置,口惠而实不至。

美国的东南亚政策遭遇了严重的水土不服。和分享“共同价值”的五眼联盟又或者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不同,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都与美国有着迥然不同的宗教信仰、价值观以及国家建构理念。

本次哈里斯访问的越南和新加坡,过去都不止一次被美国政客批评为“不民主”。,美国本身在东南亚还背负着复杂的历史包袱。拜登政府上台之后,东南亚在美国的战略决策中被长期边缘化,这一点也与东盟坚持的“中心地位”背道而驰。

首先,从出访的时机来看,哈里斯的东南亚之行紧跟在阿富汗的“喀布尔时刻”之后,美军直升机仓皇逃离阿富汗的景象在全球范围内被拿来和1975年美军撤离越南时,美军士兵在直升机上朝着越南平民恢复拳头的“西贡时刻”进行对比。

其次,哈里斯访问的地点也颇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在她动身之前,BBC就讽刺说,她应该清醒自己飞抵的是河内,而不是越南更大的商业城市胡志明市,因为胡志明市正是“西贡时刻”的那个“西贡”。

在越南,哈里斯还前往河内的一处纪念碑前献花。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处纪念碑虽然与美国已故飞行员、参议员麦凯恩有关,但其实并不是为了纪念麦凯恩这个人的,而是纪念当年的越南军队再次俘虏了一名美军飞行员的光荣战绩的。

哈里斯在碑前宣称麦凯恩是“英雄”的说法更在当地引发了大量争议,有越南网友愤怒地批评说,这位美国副总统在越南抗法、抗美战争领导人武元甲的诞辰日去“纪念”一个轰炸越南的“战犯和骗子”,还指望越南和美国站在一边,是纯粹的白日做梦。

哈里斯还在胡志明像前挥手合影,而胡志明正是北越政权的的领导者,也是当年把美国人赶出越南的主力。

很明显,在前往越南之前,哈里斯给自己写了一份行程表,包括要找个与美国有关的纪念碑献花、与越南领导人合影等等,但在美国长期以来淡化越战历史的氛围下,哈里斯明显并没有正视越南和美国之间那段灰色历史的勇气和想法。

她更多地在考虑如何拍出好看的照片,如何让美国选择正面的角度媒体报道自己,而非真正让美国的印太战略在东南亚更进一步。

最后,就是哈里斯这一次在东南亚推销的东西,依然没能跳出奥斯汀和布林肯自说自话的怪圈。更讽刺的是,她还暴露了美国在处理东南亚事务上最头疼的一点,那就是明显的双重标准。

拜登政府上台后,将“人权外交”“民主自由”作为在全世界围追堵截中国的主要工具。但与西欧和五眼联盟的那些国家不同,东南亚并不吃这一套。

因为历史原因,这些国家某种意义上尤其憎恶美国将手伸到自己国家的内政当中来。印尼之前不止一次拒绝过美国军机在境内起落的要求。当地官员公开表示,美方的要求“令人吃惊”,因为印尼在历史上从未允许外国军队在自己境内活动。

菲律宾也曾经公开声明,表示“希望美国不要再以殖民统治者自居,对菲律宾事务指手画脚。我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新加坡则长期以来都强调“西方式的民主”并不适合亚洲。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平衡“人权”这个外交工具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就成了美国外交中的难题。在越南访问时,有媒体公开质疑哈里斯,她此前不断以“人权”为借口,将中国塑造为“区域的威胁”,但在面对与中国有着相似体制的越南时,为什么又口口声声把越南称为盟友呢?

哈里斯回避了这个问题,转而表示,在所有与人权相关的议题上,美国都会“大声疾呼”。很明显,为了防止之前在危地马拉和墨西哥出现的“意外事件”,这位副总统已经彻底把自己的东南亚之行套进了一个模板当中,她拒绝正面回应一切对美国的质疑,只是重复地围绕自己准备好的几个观点进行输出,即强调中国是地区的威胁,人权问题很重要,美国将会支持盟友,同时拒绝拿出任何支撑之际观点的依据,无视所有的质疑声。

也就让她的东南亚之行成了一次“抄作业”之旅。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她“抄作业”的对象,是同为差生的奥斯汀和布林肯。

当然,在给个人积累政治资历上,哈里斯算是取得了一点不大不小的突破。与之前的美洲之行相比,这一次美国媒体对她的批评声明显小了很多。不过,这一点不是因为她成长了多少,而是因为她选择了“攻击中国”这个角度来争取媒体的支持。

在美洲的那一轮外访中,她尝试触碰的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尖锐对立的“移民”问题,所以没办法拿到一份能同时让双方满意的剧本,两边都想讨好的结果就是被两边同时连篇累牍地痛骂。

而在东南亚的这一轮外访中,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一致认为,强化美国在东南亚的存在感,对中国围追堵截才是重中之重,因此他们短暂地放过了哈里斯,不去讨论她令人尴尬的政治表演以及稚嫩的外交手段,也忽略了越南和新加坡的官方报道在筛选之后都拒绝刊登会议中哈里斯反华发言的事实,清一色地把对内宣传的重点放在了这位副总统是如何抨击中国上。

当然,哈里斯结束了自己在东南亚的这场政治表演,不意味着美国接下来不会继续在中国周边搞小动作了。

从美国的表现来看,近期,他们阴谋的重点,应该会放在重新回归东南亚乃至整个亚洲的贸易体系上。在特朗普退出“TPP”之后,美国现阶段不存在在经济角度切入该地区的抓手。

而哈里斯在这场访问中宣布,华盛顿希望能够主办2023年的亚太经合峰会,这可能被美国视为自己在经济层面“回归东南亚”,从而撬动中国与东南亚之间经济联系的一个起点。

白宫在7月还开始起草一份数字贸易协议,根据白宫的说法,这份协议的参与者可能有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但不会包含中国,协议的重点是为数字经济“制定标准”。

不过,无论是从数字技术层面,还是从经济层面,想在绕开中国的前提下“制定标准”,无疑是天方夜谭。在如今东南亚国家都认定美国反复嚷嚷地“不站队”的话是纯粹“口惠”的情况下,他们在参与这类美国发起的协议时无疑会更加谨慎。

当然,另一方面,就是强化东南亚地区与美国之间的安全合作。东南亚国家虽然与中国之间有着密切的经贸联系,但由于历史原因,他们在安全方面长期依赖于美国。这些国家不想“选边站”,但肯定也不希望美国真的像撤离阿富汗那样撤出东南亚。

所以,继续炒作南海议题,强化与东南亚几个国家,比如这次哈里斯访问的越南、新加坡之间的防务合作,也被美国介入东南亚事务的一个机会。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东盟各国的战略诉求是不一样的。而且美国在选择盟友时候的“亲疏有别”,也会加剧东南亚国家对美国的不信任感。

就像《外交政策》强调的那样,哈里斯这次之所以选择越南和新加坡这两个地方重点突破,除了“求稳”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美国的实力不足以让它同时用好处拉拢所有东盟国家,所以只能选择寥寥几个。

这种做法无疑会导致美国在该地区传统的军事盟友比如印尼和菲律宾的不满,也会引起其他东盟国家的警惕。《曼谷邮报》就曾经发出过警告,美国这种试图在东盟的框架之外重新在东南亚建立起一套新的、以美国或者“四方会谈”为核心的合作框架的尝试,将会威胁东盟的中心地位。

一方面,东南亚多国林立,不同的国家在中美博弈中给自己的定位都完全不同,各自都有着非常灵活的路线,再加上美国与东南亚之间语言、种族、文化、历史和宗教信仰的隔阂,白宫很难深度地介入东南亚的局势。

另一方面,现在的美国,已经完全不能像当年发起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那样,纯粹依靠力量来强迫这些国家和自己站在一起。在这样的前提下,无论美国在东南亚施展多少阴谋诡计,都注定是徒劳无功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