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兄弟遇到蟒蛇,哥为了保护弟被大蟒吞下大半,弟弟不敌却救下哥哥

subtitle
甜蜜婶子 2021-09-03 10:00

只要兄弟团结,就能产生巨大的力量,它一般是指团结与合作。

在胡田村,有两个姓胡的兄弟,他们的父母英年早逝,他们相互依赖,他们以砍柴为生。

这一天,他们去山里砍柴,突然,他们遇到了一条巨蟒,那时,哥哥在弟弟前面,为了保护他的兄弟,他被巨蟒吞进了胃里,一开始,弟弟看到这种情况非常害怕,他想逃跑,但当他看到哥哥被吞下去时,他非常愤怒,他拿起柴刀朝巨蟒的头砍去,蟒蛇受伤后,他继续打,虽然他哥哥的头被咽了下去,但他的肩膀太宽了,咽不下去。

弟弟急得连想都不敢想,于是双手抓住哥哥的脚,想拔出来跟巨蟒较量一番,最后,弟弟终于把哥哥从蟒蛇的嘴里救了出来,巨蟒头部也受了伤,在疼痛中逃跑了。

弟弟再去看哥哥的时候,发现他的鼻子和耳朵都已经被大蟒蛇的胃液腐蚀了,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幸运的是,他还有一口气,弟弟背起哥哥回去了,他一边走一边用溪水给他哥哥洗脸,一路上他休息了十多次,最后终于把哥哥带回家了,经过半年多的治疗,哥哥终于康复了,但我哥哥的脸上满是伤疤,鼻子和耳朵上只剩下几个洞。

在这个故事中,弟弟和哥哥都是普通的农民,为了不让哥哥被蟒蛇吃掉,弟弟使出浑身解数救哥哥的命,可能是他兄弟的正直感动了巨蟒,还是巨蟒被他兄弟的英雄主义所震惊!真是一对友谊深厚的兄弟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公子》是蒲松龄老先生创作的短篇小说,讲述了张生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岛屿的奇遇,文章篇幅适中,情节惊险,引人入胜,本书类似的情节不少,是我国文学宝库的一朵奇葩,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在东海古迹岛上,有一种五色耐冬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但是岛上历来却无人居住,也很少有人到岛上去,登州府有个张生,生性好奇,喜欢游览打猎,他听说有这么个风光美丽的圣地,就特意准备了酒食,独自驾着一叶扁舟前往,到了岛上,耐冬花开的正繁盛,香飘几里以外,岛上树木有十几米粗的,他反复游览,对这个地方感到很惬意,欣喜之余,他便找了块地方坐下来,开酒坛自饮,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人来陪伴自己。

正在这时,有个美人从花丛里走出来,穿着艳丽的红装,使人眼花缭乱,美貌无人能相比,她见了张生,笑吟吟地说:“我自以为兴致与凡人不同,不料原来还是有情调相同的人呢?”张生吃惊地问:“你是什么人?”女子说:“我是胶州的妓女,刚刚陪海公子一起到这儿来,他寻找更美的风景去了,我因步行艰难,所以留在这里。”

张生正苦于寂寞,却遇上这么一个美人,而且还是个妓女,喜不自禁,招呼她坐下一起饮酒,女子说话温柔婉转,并且不时用话语挑逗张生,张生禁不住神魂颠倒,他害怕海公子回来,不能与女子尽情欢乐,于是拉着女子,女子也欣然顺从,正当他们玩得尽兴的时候,忽然听到狂风的呼呼声,草木全被摧倒,女子急忙推开张生起来说:“海公子来了!”

张生刚刚于忙乱中系结衣带时,女子消失不见了,随即他看见一条大蛇,从树丛中窜出,蛇身比大桶还要粗,张生惊恐万状,将身子躲藏在大树后,希望蛇看不见他,谁知,蛇爬过来,把他连人带树紧紧地缠在一起,一只绕了好几圈,张生的两只手臂紧贴大腿,一点儿都不能弯曲,蛇昂起头,用蛇信子直刺张生的鼻子,弄得张生鼻血喷出,于是蛇低下头去吸食。

张生自料必死无疑,忽然想起自己腰中带着荷包,里面有防毒蛇用的雄黄,趁机用两个手指悄悄夹出荷包,又弄破荷包,把雄黄倒在掌心,然后弯着脖子看着手掌,让鼻血滴在雄黄上,片刻间血流满掌,蛇果然把头伸到手掌上去吸食,但是还没吸完,蛇身猛地一伸,尾巴猛力摇摆着,有如霹雳声一般,碰到树,树干拦腰折断,蛇躺在地上像一根木梁似的僵直死去,张生也眩晕倒地不起,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张生用船载着那条大蛇返回,大病一个多月,他怀疑那个女子不是人,也是一条蛇精。

我觉得这篇故事告诉我们要经得住美景美色的诱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糖衣炮弹防不胜防,若逢厄难,狡诈杀敌也好,智取强贼也罢,保命要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