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教培行业的黄埔军校,没了!

subtitle
地产情报站 2021-09-02 21:03

又一个教培机构,倒了!

8月31日,K12教培机构巨人教育宣布倒闭。同时,巨人教育还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了一条声明,榜姐总结了一下,主要就两点——

1、巨人教育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

2、巨人教育可能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要求。

一不上课、二不退费的巨人教育,给广大家长们指了一条“明路”,带着孩子转去别的教培机构上课,用这些第三方机构的课程和资源消耗巨人的剩余学费。

你还别说,为了不退钱,人家想得还挺全面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家庭式作坊

创立于1994年的巨人教育,曾有个外号——“教培黄埔军校”。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少教培机构的人都是从巨人教育出来的,比如学而思的创始人张邦鑫、高思教育的创始人须佶成,还有作业帮的高管、优才教育的骨干等等,绝对称得上人才辈出。

但这事说好听了是“输送”人才,实际上却也显露出巨人教育留不住人的短板。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巨人教育都采取“夫妻店”的运营模式,尹雄负责前台管战略,妻子刘瀚亿负责后台管运营。本以为夫妻双管齐下便能事半功倍,然而伴随着巨人教育的规模逐渐扩大,尹雄和刘瀚亿在经营理念上的分歧也越来越大。

因为内部分歧,巨人教育最终错失了高端市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尹雄曾遗憾地表示:“我认为必须要建立高端品牌巨人龙,当时商标都注册了,但太太反对,我们意见不一致。”

其实,这对夫妻之间的分歧不只是品牌定位,更有资本层面的相互掣肘——尹雄希望引进的融资,大多都被刘瀚亿拒绝了。

这样的分歧,最终导致了巨人教育内部的大变动。尹雄的妻子刘瀚亿在2013年年底离开了巨人教育,不久后,尹雄的两个哥哥也在人事变动中出局。

自此,巨人教育彻底告别“夫妻店”模式。但是,尹雄却并未迎来单打独斗的时代。

因为巨人教育在2013年发行了“爱学卡”,这是一种面值3万元至50万元不等的学习卡,根据购卡额度,可以给学员赠送5000元至18万元不等的“VIP畅学卡”。学员可以凭借爱学卡在巨人学校报班上课,2年后,余额返还。

这本是巨人教育筹集资金之举,然而在执行过程中,很多销售人员和老师为了从中牟利,亲自买卡,再将赠送的金额兜售给学生,在享受利息的同时向家长收取学费,从而导致巨人的成本增加和公司资产的损失。

2014年7月,身陷财务危机的巨人教育接受了来自清华启迪的融资。而清华启迪的强势介入,也让尹雄失去了对巨人教育的控制权,巨人教育自此更名为“启迪巨人”。

全新的管理层,自然要采用全新的管理方法。

巨人教育的员工迎来了超大规模的裁员,裁员人数占总员工人数的一半以上。启迪为了控制成本,对教师的薪资也进行了大幅缩减,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与此同时,启迪还对巨人教育进行了品牌整合,重新调整了业务线。

这样的铁血手腕,效果一度很显著,2015年启迪巨人营收6亿元,净利润4500万元。

然而在整合过程中,教师们扛不住低待遇的压力,纷纷选择离职,巨人开始对外疯狂“输送”人才。2017年7月,包括理科副总裁王书宁在内的37位启迪巨人学校老师离职加入了朴新教育。

而王书宁所带走的团队,是启迪巨人旗下清华北大毕业生最多的团队。

名师的大量出走,让启迪巨人一下成了个“空壳子”。

02 四年两转手

在危机面前,尹雄也在积极寻求着解决思路。2018年6月,尹雄开始与精锐教育的创始人张熙进行接触。

由于启迪巨人的问题实在太多,张熙一度想打退堂鼓。最终还是尹雄搬出了李书福收购沃尔沃的案例,他把张熙比作李书福,将启迪巨人比作沃尔沃,“你看李书福收购沃尔沃转亏为盈,这是多好的收购案啊”。

这个例子举得并不为过,因为启迪巨人比沃尔沃看上去还强点,至少他们当时还在盈利。

商场上的谈判,向来是台面上和台面下两路齐发,没人知道尹雄为了这起收购案到底付出了多少精力。大家只看到,2018年10月26日,精锐教育全资收购了启迪巨人100%的股权。

经过两度转手,尹雄最终失去了自己的巨人。

在接受采访时,全面退出启迪巨人之后的尹雄曾委婉地表示:“我希望巨人能给张熙带来增值,而不是成为砸在他手上的烂摊子。”

和尹雄相比,张熙更为激进。接手启迪巨人后,张熙开始兼任巨人董事长,并提出了“巨人三五战略”,即在未来五年内,巨人学校将在全国建立500家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校区,服务50万在读学生,达到50亿元的收入。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张熙计划给巨人教育投入20亿。

收购巨人教育之后,张熙原计划在一二线城市巩固精锐原来的高端个性化业务,在三四线城市输出巨人教育的班课业务,采用城市合伙人的方式,线上线下齐头并进。只可惜,计划还未开展,2020年的疫情便突然来袭,以巨人教育为代表的地面教育首当其冲。

眼看无力回天,张熙便率领自己的精锐教育,悄然退出了巨人的管理团队。

2021年8月初,巨人教育董事、CEO罗沫鸣在公司内部表态:“精锐教育作为有教育情怀的核心股东,不应也不会在巨人教育最难的时候置之不理。”

但他的希望显然是落了空,巨人教育并未等到来自精锐教育的援助。

8月31日,巨人教育轰然倒闭。

03 结语

有人将巨人教育的倒闭,归于7月下旬发布的教育“双减”措施。

榜姐只想说,你想得太简单了!从外界公开的信息来看,巨人教育从6月起就发不出高管工资了,7月开始连员工工资也停发了,8月底直接就宣布倒闭了——就这个情况,有没有“双减”措施都白搭!

事实上,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不少立足于线下的教培机构都面临着资金困局,经营深陷泥潭,而这其实跟他们此前的大幅扩张有很大关系。

教培赛道不缺融资,几乎所有的教培机构都采取增殖式扩张,疯狂开店。这样庞大的体量,一旦遇见资金困局,想不崩塌都困难。

高度紧绷的资金链,再赶上突然来袭的政策,那些被资本裹挟的教培机构自然就崩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