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想我的好内弟,

subtitle
凉城旧梦plus 2021-09-02 18:36

人到老年来,总会想这想那,考虑自己的生存,忆想从前的往事,总觉得世道不公平,好人命不长。我又想起娘家事了。

我和老婆七四年定亲后,到娘家去,总想遇上一个知情的,知心的好搭档。去娘家与岳父岳叔长辈交谈是显得很有礼貌正规的。

那时,自己的内弟才七岁,是个小孩娃娃,没有什么和他可交谈的,只是逗着他玩耍。正在这陌生无趣的时刻,遇上一个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就是岳满叔的大儿子华永,他只比我少两岁,初相见比较陌生,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地认识了,有了他,我就不尴尬了,有一个聊天讲白话的人。

现在,各方面都改革开放了,封建社会的旧传统,旧风俗习惯都废除了,新形势新风尚,男女交谈畅所欲言,不受约束。

老年人都知道,我们那时代,男女交谈不方便,受约束,你作为一个新女婿,婚前到娘家出,向长辈打了招呼后,坐在那里,像一个方样客一样,不是滋味,忐忑不安。闷闷地坐在那里。

自从认识我的内弟华永后,我就有把握了,到了那里有一个接头的人。他由于岳叔家庭负担繁重,华永是最大的,读了小学没有继续让他升学,成了家里主要劳力。他热爱劳动,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经常是微笑的脸,笑容的面。多么亲热。

当时,生产队为发展经济,大部分生产队开办瓦厂,他在瓦窑场地,跟邓师傅学徒弟,做瓦坯子,只要见我去了,放下手上工回来了,喜皮笑脸地叫一声,姐夫来了,叫得那么亲热。

我做新女婿的,婚前去娘家,都要买一两包好一点的香烟,我给一支烟给他,他笑咪咪地接到我的香烟,开玩笑地抽起来。

这样接触,他很欣赏我这姐夫,我也特别喜欢这个内弟,他天真活泼,油腔滑调,嘴又甜,姐夫,姐夫叫得亲切。我将他当亲內弟,他将我当亲姐夫。

这样的事对我来讲,只有天欢喜,哪有地不平,心里高兴,欢乐喜悦,一个泥巴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特别是去娘家更需要与熟人交谈。有了他我唯愿不从。心中欣赏。

七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和爱人结婚那天,农村风俗习惯,要自己的内弟陪轿,我和媒人先打好招呼,自己的内弟年龄太小,走不了这么远。要华永老弟来。

媒人堂姑说:这事怕不行?我说:为什么?堂姑说:农村妇女小气,舍不得陪轿的红包和肉包。是要自己的儿子来的。

我也知道我岳母的性格,喜事不能歪曲原则。我回答说:那就算了。那时,不像现在这样方便,出门车子化。都是步行,

婚后,爱人变老婆了,夫妻间有谈不完的蜜语,她谈到华永了,她问我说:你看华永身体好不好?我说:人年青吃也吃得,做又做得,身强力壮,当然很好。

老婆说:你只看外表,你冇看到他脸色惨白,他有白血球病。我惊奇一下,那为什么不去看,老婆说:满满家那样的条件,医治得起吗?不讲不像,讲来真像。

第二次去娘家,我仔细观察华永,确实如此。我同岳满叔商谈过,岳满叔说:侄婿,我知道他的病,那样的病不是一般的病,与癌症没有多大区别,我无能为力,就是倾家荡产也奈不何。

我亲爱的内弟,因经济困难,没有治病的条件,于一九八二年十日恶病夺去了生命。我问声自愧,无力支持,感到内疚痛心。

想起他,我就想起娘家内弟十个,唯独他那么亲切和蔼,重情重义,总有一种舍不得的感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