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婆婆说:儿媳妇,我女儿还小,你的孩子先别生,先帮我带孩子吧

subtitle
吹灭故事灯

2021-09-02 17:04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和宋浩是同级不同班的高中同学,我们班同学聚会,我大包大揽牵头,安排大家在我父母开的餐馆吃晚餐。

宋浩那天刚好去高中数学老师家探望,老师邀约他一起参加我们班的聚会,就把他带了过来。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却成就了我们的一段姻缘。

我和宋浩两家人各方面都旗鼓相当,恋爱一年多,我们就顺顺当当结了婚。

结婚后,公婆还在上班,我父母的餐饮店忙得不亦乐乎,我们俩的工作也刚走上正轨。权衡了一番,我们约定再晚几年要孩子,两边的父母也没有异议。

我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事情只要过得去就好,并不是那种深耕细就的脾气,自从跟宋浩在一起后,我和婆婆相处得也不错,并没有过多的婆媳矛盾。

婆婆这辈子最大的能耐就是嫁了公公这个老好人,话不多,家务事全做,还毫无怨言。

“老宋,今晚做点水煮肉片,我想吃。”婆婆只管开口,根本不管好几样配菜家里没有。

“好的。”公公说完,就骑上电动车出门,奔向菜市场,完全没有一句推辞,无条件服从。

我悄悄和宋浩说:“你妈也是,明天吃不可以吗,干嘛折腾你爸。”

宋浩习以为常,瞥了我一眼:“我妈说,明天吃,就没有了那份想吃的心情。”

呵呵,婆婆就是这种王母娘娘式的女主人。

我当时还暗自庆幸,我们不住在一起,她折腾不了我们。却没想到,这样被娇养着的婆婆会高龄怀孕。

2

得知婆婆怀孕的时候,我和宋浩都惊得差点掉了下巴。婆婆很直接地告诉我们,这个孩子来得虽然意外,但是他们决定要生下来,隔着电波我都能感觉得到他的兴奋心情。

我看着宋浩像是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想象着他抱着一个小型号的小叔子或者小姑子,我突然觉得那场景真好笑。

我这个嫁进门2年的儿媳妇,还没要孩子,倒让45岁的婆婆抢先了,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我把婆婆怀孕的事跟我妈说了说,我妈惊得把喝进嘴里的水喷我一身,还把自己呛得直咳嗽。见我一脸无所谓,她倒是忧心忡忡,一巴掌打在我手臂上。

“你长点心吧,你婆婆都这么大年纪了,她也好意思怀这个孕。这个孩子生出来,她有精力带孩子吗?她带不了,就是你和宋浩的事……”我妈是真急了。

“我有什么办法,这是公婆的决定,人家要生就让人家生呗。”我不以为然地说。

“你和宋浩还没生,你婆婆倒要先生,你还笑得出来。你等着,你们的麻烦事肯定少不了。”我妈一直喋喋不休地埋怨我公婆不靠谱。

当时,我对我妈的话确实也听进去一些,只是并没放在心里。哪知她的话,最后一语成谶。

晚上回去,我也悄悄跟宋浩说,婆婆年纪大了,高龄产妇危险系数太大,让他提醒一下公婆,趁着孩子小,可以早做打算。

宋浩无可奈何地跟我说,他劝过了,婆婆非要生下来,还对他发了脾气,说宋浩就是怕小弟弟生出来跟他抢财产。为了避嫌,宋浩说他不会再劝,要生就生,随他们的便。

周末,我和宋浩被指使买了一堆孕妇的东西送过去,婆婆挑挑拣拣,挑剔说防辐射的裙子买错了,嘀咕半天,最后递给我,让我带回去,等怀孕了自己穿。

我心里真是哭笑不得,难得婆婆还记得我这个儿媳妇还没怀孕。

中间,我闻见糊味,公公急忙跑进厨房看锅,婆婆也撒腿去卫生间孕吐。我和宋浩面面相觑,看着满屋的兵荒马乱。

3

婆婆早孕反应非常大,吐得厉害,想到啥就要吃上。公公毕竟快五十岁的人了,累得精疲力竭。最后,连我们也不得安生。

夜里两点,公公打电话过来问,冰箱里有杨梅冰棒吗?婆婆想吃。

第二天,宋浩赶紧买了二十支送过去,婆婆竟然鄙夷地说,买这么多冷冰冰的东西送过去,是怕她不会拉肚子吗,宋浩愤愤然回了家。

好容易熬过了头三个月,婆婆没那么难受了,她摸着自己凸起的孕肚照镜子,又猛然发现自己精心保养的脸出来几块淡淡的斑。

公公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宋浩和我去买燕窝送过去,说婆婆听人说了,孕妇吃这个会淡斑。

这东西我没吃过,也不知道怎么买,宋浩让我去跟我的好朋友打听打听。

电话打过去,好友笑得前仰后合,“这算啥事哟,儿媳妇自己都没怀孕,竟然要照顾孕妇婆婆……”我和宋浩一脸黑线。

燕窝送过去,婆婆看了看,状似无意地说:“2千就买到这么点?”听她这么说,难道是怀疑我偷吃吗?

她的话让我很不舒服,我垮下脸,想要解释,宋浩拉了拉我的衣摆。

回家的路上,宋浩搂着生气的我,说他妈怀孕后脾气大,让我看在她是孕妇的面上,别计较。

我哼了一声,你妈的脾气什么时候不大。

怀孕后期,婆婆脚肿得跟馒头似的,血压又高,医生说妊高症的孕妇很危险。离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婆婆就住进了医院,有惊无险地剖腹产下一个女孩。

4

随着小姑子的到来,一家人的重心都扑在了婆婆和小姑子身上,我也和宋浩搬了过去,给公公帮把手。

小姑子生出来体重轻,体质不好,婆婆又没有母乳,一个晚上要冲好几次奶粉。公公毕竟不年轻了,休息不好,几天时间就憔悴很多。宋浩不忍心,就提出来,晚上他睡客厅,负责泡奶粉喂小姑子。

我听见他在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又不忍心他一个人夜半三更独自照顾小姑子,只能起来帮忙。

几天后婆婆说,宋浩长时间睡沙发也不成,要不就把小床搬进我们的房间,宋浩可以睡床,我也不用半夜出出进进,两全其美。

我本想拒绝的,最后却在宋浩乞求的目光里,小姑子和小床搬进了我们的房间。

看着房间里多出的孩子,不由自主想起我妈的话:“你婆婆的孩子,不单是婆婆的,也是你和宋浩的,不信走着瞧。”这不,才走不远就瞧见了事实果然如此。

婆婆高龄顺利产子的事迹,让单位的同事们得到了鼓励,来看她顺便取经的同事络绎不绝。

晚上我悄悄和宋浩嘟哝,照这取经的架势,也许隔不久,婆婆这样的大龄孕妇就要多出来好几个。

宋浩掐着我的腰,问我是不是嫉妒了,我们笑闹一团,可惜所有的柔情蜜意都被睡在旁边的小姑子扯得稀碎。

哪怕她还是一个小婴儿,但是小姑子的身份,让我和宋浩无法继续下去,他无奈躺了回去,我也背过了身。

宋浩第一次意识到,小姑子的到来,对他的生活有了真实的影响。他在我的肩上捏了捏,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小姑子满了三个月,我们搬回了家。几个月睡在一起却得不到的委屈,让我们激烈地相互补偿,激情时刻,我们也忘记了做保护措施。

5

大姨妈迟来了三天,我偷偷买了试纸测试,什么也没有。我朋友说,我是给婆婆带孩子压抑了那个啥,现在又放肆过头了,张弛无度影响了激素水平,我想想也有道理,只是心里挺遗憾的。

直到在一次欢/爱过后,我肚子疼还流血,去医院才被确诊早孕,并且有先兆流产的症状,我爸妈不放心,非得让我在医院保胎几天。

随后那几天,我幸福的想要飞起来,我也有孩子了,我自己的孩子。

带小姑子的那几个月,我抱着她,看着她红彤彤的小嘴含着奶嘴儿一动一动,心也会跟着柔软几分。擦着她流到嘴角的奶液,知道她听不懂我的话,仍然一次次告诫:“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公婆知道我住院保胎,也带着煲好的鸡汤过来,两个人都笑容满面,但是我这个粗枝大叶的人,还是从婆婆的笑里读出了不真诚。

我想的很简单,我有疼爱我入骨的父母,将来我的孩子我爸妈会帮着带,公婆自己带小姑子,跟他们也牵扯不了多少,他们喜不喜欢都无所谓。但我还是低估了一个母亲的自私。

在医院住了五天,医生说我没事了,回家小心点就可以。我安心地回了娘家,我妈说要过了3个月危险期,才让我回去自己住。

我心里有些难堪,夫妻欢好差点害自己流产,这件糗事怕是要被诟病一辈子了。

后来几天,我发现宋浩无精打采的,仿佛有心事,问他也不说。我以为他也为那件事内疚,还劝慰他安心。见他还是闷闷不乐,我让他过去看看小姑子,他闷声答应了,说晚上过去。

那天晚上,去看小姑子的宋浩早早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让我震惊的要求。

6

我从化妆镜里看宋浩坐在床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没忍住,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嗫嚅着嘴唇说:“老婆,孩子的事情,我们能不能再考虑一下,毕竟你保胎又打过药水,就怕孩子有什么问题。”

听完他的话,我呆愣在当场。

不久之前,他还拉着医生的手臂焦急地拜托:“医生,请您一定要保住孩子,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同样是颤抖着声音,那个宋浩的声音里满是焦急,现在他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为什么?我要听真话。”我再心大,却也不是傻子,我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不然几天时间他不会变这么快。

“我妈妈说,孩子还是要优生优育,怀孕早期就用药,就怕孩子以后落下什么毛病。”宋浩耷拉着脑袋说。

“我不会放弃我的孩子,你妈妈不是医生,她凭什么说我的孩子会有问题。即使有问题,我留下他,出任何问题,我都认着。”我斩钉截铁地对宋浩说。

都说护崽是母亲的天性,从知道自己怀孕,母性就不由自主地占了上风。我真想不明白,婆婆也是母亲,她凭什么对我的孩子说三道四,还劝我去打胎?

我好几天不理宋浩,他献殷勤我也是冷冷接受。爸妈看我这样,问我怎么了,不想爸妈对宋浩有什么成见,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他们还责怪我小题大做。

一晃眼,我怀孕2个月了,身体也没什么不适,我提出要休假回去上班。周末我和宋浩一起回了婆婆家。我刚说了我的计划,就从婆婆嘴里听到她对我肚子里孩子的安排。

7

小姑子已经四个月大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笑得满嘴流口水。我一面给她擦口水,一面逗着她,她咿咿呀呀笑得更起劲了,婆婆笑眯眯坐在我旁边,看我和小姑子互动。

婆婆像是不经意地说:“我的产假也快满了,上班以后,马嫂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带得过来。”

说完这几句,她的身子贴近了我一些,小声说:“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我也不放心。”

我的脑海里金光乍现,婆婆不会是想让我来给她带孩子吧。

果然,婆婆就是这个意思,她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你上班也就3、4千块钱,就不用去了,你们搬回来住,帮着带团团(小姑子小名),你肚子里的孩子孕早期就吃药打针,不要也罢。

你和宋浩还年轻,再隔几年,团团大些你们再要孩子,也没什么。现在无非就是两个孩子的时间错开一下……”我盯着她上下开合的嘴,说着理所当然的话,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残酷无比。

“为了你的孩子,就要牺牲掉我的孩子?那也是你孙子,你怎么这么狠心?”我暴怒地吼了起来。

宋浩和公公从厨房跑了出来,公公在围裙上擦了把手,过来护住婆婆,狠厉地说:“你干什么?谁让你这么对长辈大喊大叫的?”

我看着不远处的宋浩,他只是低着头,都不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心凉一片。看来他早知道婆婆的意图,甚至知道婆婆今天就会和我摊牌。

“你的孩子只是你的吗?我们宋家都不同意要这个孩子,宋浩也同意不要,你非得坚持。我们可以让宋浩和你离婚,孩子你自己去生,我们不要……”婆婆左一个不要又一个不要,让我的泪如决堤的水一样滚滚而下。

我狠狠甩开宋浩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擦了把眼泪,郑重扔下我的态度:“我的孩子,轮不到你来管……宋浩,周一我们民政局见。”

8

宋浩跟着我一起回了我们的家,这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和我妈说,怪不得当初她一口一个傻大姐叫我,我不就是傻嘛。

婆婆那么大的年龄敢生二胎,不就是算计好,我这个傻大姐会帮她带孩子。只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怀孕。

宋浩过来搂我,我推开了他,大骂他们一家狼心狗肺,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强硬地搂着我。

后来几个月我一直没去过婆婆家。直到一天晚上,婆婆打电话过来,说小姑子在医院抢救,我们都吓住了,一起去了医院。

原来,下午的时候,马嫂一时没看住,小姑子头朝下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摔了后一直吐。马嫂不敢说,只说是受了凉怕是积食了,到晚上小姑子昏迷了才送到医院,拍了CT片子,发现脑袋里有凝血块,要手术取出来。

手术让小姑子受了大罪,她小小的脑袋缠着纱布,小脸更小了。怕她伤口疼哭闹,医生给打了镇静剂,此时她安静地睡着。

婆婆哭了一晚上,整张脸都是肿的,我过去劝她趁小姑子睡着,自己去休息一会儿。

哪知,我大着肚子,陪他们焦急了一晚上,婆婆非但没领情,还给了我诸多埋怨:“就是你自私,当初把这个孩子打了,回来带团团。怎么会有这一出,我女儿怎么会受这么大的罪?”。

“你的孩子是孩子,我的孩子就不是吗?你说这些不自私吗?宋浩怎么会有你这样自私的母亲,小姑子也不是我们叫你……”我的话没说完,一个巴掌印在了我的脸上。

我吃惊地看着宋浩,都忘了自己开始火辣辣疼起来的脸。

“我妈已经够伤心了,你还火上浇油,你不是自私是什么?当初你打了孩子,后面什么事也没有。你看看团团,那么小就受这样的罪,不管你怪谁?”宋浩赤红着眼睛,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

我没有和这家失去理智的人争辩,拖着沉重的身子和彻底失望的心离开了医院。

9

后来几天,宋浩一直给我道歉,解释说他当时也是气急了。他妹妹可怜兮兮睡在病床上,他怕他妈被我顶撞后再气出个好歹。他承认打我是他的错,让我看在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原谅他。

我只是冷眼看着他,内心里已经无法原谅。除了那一巴掌,更多的是他父母为了自己,对我孩子的厌弃,宋浩为了自己亲妹妹对自己孩子的舍弃。

一周后,我坚持和宋浩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4个多月后,我的儿子出生了,抱着软糯糯的儿子,我潸然泪下。

转眼5个月过去,儿子开始会和人互动了,可爱得紧,成了我爸妈手心里的宝。

看着睡梦里的孩子,我的心还会一阵阵抽疼。婆婆也是个爱孩子的女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大的年纪选择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为了自己的孩子,算计我的孩子,几次三番让我打胎,去带小姑子。

这几个月,宋浩想来看孩子,都被我关在了门外。一个连自己孕妻和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怎么当得起丈夫和父亲这个称呼。

只是听同学跟我说,我们离婚后,宋浩常喝得酩酊大醉,哭着嘟囔:“宝贝,我错了,我错了。”

我本来已经硬如铁的心又有软下来的趋势,我该原谅他吗?原谅了我们还能步伐一致往前走吗?还能走得远吗?

三连问让我心乱如麻。算了,一切交给时间吧,让时间帮我选择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