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4岁中年夫妻准备回家过年,却双双离世,儿女:亏欠父母太多

大棒老崔

2021-08-31 09:26

关注

过年,对有的人来说是团圆,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生的离别伤。假如期盼已久的过年团圆变决别,父母子女间突然缘尽,对于过往种种,你是否会后悔?

突如其来的消息

午饭后,刘玉林的电话响了,是父亲的号码,他接了,却不是父亲的声音。对方说,他的父母在出租屋里双双过世,让他赶快过去处理一下。

刘玉林一下子懵了,怎么可能?前天母亲还打电话跟他商量,今年要备点什么年货,要不要带点特产回来。

对方挂了电话,他还手足无措地懵圈中。这不是玩笑,不会随便开的。定神,他打电话给姐姐姐夫,又通知了本家的亲人。

姐姐刘玉华突然接到电话也是一下子懵了,随后嚎啕大哭起来,其他亲人的反应也差不多,懵的懵,吃惊的吃惊,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刘玉林今年28岁,未婚,和父母住在一起,不大爱说话,内向倔强,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修车铺,但因为位置不好,生意也是冷冷清清。

他没什么大主意,又因为个头太矮才165,黑黑瘦瘦,因此在一众长辈眼里,仍然是个无法掌家的孩子。

家里长辈商量后,大伯和姑姑姑父,刘玉林姐弟和姐夫一起,当天下午就开车去了父母打工的所在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玉林父母今年都54岁,在省内城市一个木器厂打工,夫妻俩同一个厂上班,所以在离厂不远的村子里租房住。

两口一辈子没什么大病大灾,勤俭能吃苦,好不容易给女儿攒足了嫁妆,把家里重新盖了房子,还想趁着年轻,给儿子攒点家底。

他们担心,条件太差的儿子至今难找对象,如果没点家底,以后更难结婚。谁会看上一个又倔又不活泛,个头低长得也不好,还没家底的人?

儿子的婚姻大事,成了老两口的心病。

夫妻俩一同离世原因

发现刘玉林父母过世,是第二天他们没去上班,夫妻俩的电话一直通却没人接。等了一上午觉得不对劲,厂里派人去夫妻俩的住处看,电话在屋里响但一直没人应声。

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好,厂里人找到房东,但开不了门,里面反锁了。房东找来一段很粗的木桩,几个人抬着木桩费了些功夫才把门砸开。

门砸开的一刹那,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呛得几个人纷纷后退,有人吃惊地喊:“吸入很难受!有毒!”

待房间里气味淡了,几个人把窗户统统打开后,才敢进去。

屋内的情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夫妻俩双双躺在床上,口鼻处都有早已干了的血沫,表情痛苦,胳膊怪异地伸展着,被子虽然盖在身上,但并不整齐,可见去世前有过轻微的挣扎。

床边是一个一人粗的铁皮油漆桶,高度及膝,里面是一截截烧剩下的粗黑炭。油漆桶内壁厚厚的油漆已经被烧得黢黑,看不出颜色。

地上还有几根漆过的废木材。

不用说,是木头燃烧的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还有油漆被烧产生了有毒气体,而房间门窗紧闭,使老两口在睡眠中中毒,失去自救能力。

可是房间里有空调,他们为了省钱,没舍得用,这两天突然冷下来,就从厂里拿了废料回来,烧火取暖。

在场的人无不唏嘘。唏嘘之后,房东和厂里都觉得很倒霉,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事?但厂里还庆幸,他们是在外面出的事。

悲惨混乱的场面

到地方后,已经是晚上七八点,房东和厂里的负责人都在。最先往房间里冲的是姐姐刘玉华,姐夫一手没拉住,她就冲到了床前。

父母的样子让她瞬间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手脚不听使唤,在地上胡乱地划拉却撑不起身体。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不忍直视,纷纷落泪。

而刘玉林只是站在门口,在大伯姑姑的身后,不往前走,他的脸和身体都是僵硬的,神色不定,木然和隐痛交替。

然后,刘玉华昏厥过去,老公和姑父赶紧把她抬了出去,放到通风处,又是掐人中又是顺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姑姑哭着喊她的小名:“小华,小华!你可不能出事啊,你快醒醒!”过了会刘玉华才醒过来,一睁眼,一声凄厉的哀嚎划破了夜空。

房东,厂里的人,刘玉林和家人,还有好多看热闹的人,场面一度乱成一团。

姑姑照顾着刘玉华,其他人和厂里人商量怎么赔偿。商讨的结果是,赔偿10万,毕竟不是工伤,也不是在厂里出事,10万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这边商量好,房东却拦着不让走了,他说这件事闹得十里八乡都知道了,以后房子租不出去,不赔不让走,必须给重新盖房子。

房东还说,大年下的,出了这档子晦气事,真是不吉利,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可你们一走了之,我以后怎么办?

房东说的也有理,可这种情况下刘家人觉得房东的要求过分了,是趁火打劫,哪有和死人为难的道理?

双方坚持不下,争来吵去,险些打起来,其间刘玉林抄起屋子里的椅子要砸房东,被家人拦下了,而刘玉华嚎啕大哭又昏厥了一回。

场面混乱,又惨不忍睹,附近围观的人无不唏嘘泪目。

后来,是村干部匆匆赶来,承诺再给房东划一处宅基地,又好说歹说,才放刘家人走。

就这样,老两口被裹了布抬上殡仪车,在家人的陪同下,踏上了过年回家的路。

而前两天,他们还在商量过年备什么年货,哪天回家。

黑夜路上的追忆

凌晨以后,夜色茫茫,遥远的地方偶有星星点点的车灯路灯闪烁。路上寂静,四野空旷,车灯照亮了前方的路,然而,没有人希望这路有尽头。

这样,就不用面对亲人在过年前双双离世的事实。

车里很静,没有人说话,连呼吸都清晰可闻,气氛沉重压抑。

刘玉华打破了宁静,她讲起一件件往事。

7岁那年,她病了,上吐下泻,剧烈的呕吐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软绵绵四肢无力。

母亲找了辆三轮车,把她抱到车上,踩着三轮车疯了一样地跑了4公里送到了医院。

母亲从来没有骑过那么快的车,她躺在三轮车里,没有风的夏季,风都刮起了她的头发。

15岁那年,被一个社会痞子男孩骚扰,父亲为了保护她,每个周末都去学校接她放学。有一次父亲打了他,警告他以后不许纠缠她。

可后来父亲被那个男孩纠集了几个小混混围起来打,父亲豁了出去,受了好几处伤,可也把那帮小混混吓得再也不敢来惹事。

这事父亲从来没说过,她是后来看到父亲手上的伤,父亲还撒谎骗她说不小心碰的。

18岁那年,父亲送她上大学,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父亲把她送到走的时候,沿着学校的栅栏墙一边走一边偷偷地抹泪。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

她还想起很多往事,外出求学以后,每次回来,母亲都给她做一大桌爱吃的,临走还要带一些,可她总觉得沉,怪母亲叫自己带得多。

她曾经因为感情被父母反对,赌气离家出走,和父母失联两个月,害得父母到处打听她找她,直到父母松口向她道歉,她才回来。

她还觉得父母偏心弟弟,有时候总是故意欺负弟弟,故意和父母顶嘴。可弟弟的生存能力没有自己强,父母偏心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她想孝顺父母却从来没有好好做,她一直以为来日方长,她觉得以后总有机会,她以为父母等得到。

子欲孝而亲不待。刘玉华怪自己,她开始恨自己曾经对父母的忽略和缺少关爱。

她的声音低低的,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流着泪的回忆,又对她的惩罚深了一分。

团圆变决别,此后年年是离殇

到家时,近凌晨四点,家里已经备好了水晶棺。

安置好老两口后,家人都散去,只剩刘玉华姐弟和姐夫。姐夫扶着步子虚浮的刘玉华回了屋。

刘玉林待姐姐姐夫睡下后,出来跪在父母的棺前伏地,久久不起,身子一耸一耸地抖着,有低低的抽泣声。

寒冬的凌晨,霜花结了一层又一层,水泥地面冰冷刺骨,就连院子里盆里的水都结了冰。

空气凌冽,脸冻得生疼,却犹不及刘玉林人前木然表面下的悲伤心痛。

“爸妈,你们不是说要回来过年?为啥要省那点电费,为啥不早点回来?”刘玉林压抑着声音,但哭得更痛了。

他知道为啥,父母为他的婚姻大事发愁,为了省钱,为了攒家底,为了给他创造条件。

别人介绍了不少,大多是女方看不上他,也有他看不上人家的时候。总也不成,他深受打击,不善言谈的他越来越自卑,越来越固执,这样才能让他的自尊心有所安放。

可这固执也一次次地伤了父母,他不喜欢父母谈论他的婚姻大事,尤其讨厌被催婚,父母每次说到这个话题,他几乎都要发一顿脾气。

日子久了,父母说得越来越少,但脸上的忧愁却越来越深。他亲耳听见父母说,趁着年轻,再出去干几年,以后娶了媳妇就好了。

父母的心愿就是看着他顺利成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玉林的头低着地,一遍遍地重复:“爸妈,你们回来吧,我对不起你们,我不孝。”

可他再怎么忏悔,也于事无补了——他本来是想在父母回来过年时,给他们一个惊喜——他谈了女朋友了。

可这个消息,竟然成了父母和自己一生的遗憾:他们再也听不到看不到,他们是带着遗憾走的,还是为了自己的将来。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是,子欲孝而亲不待,你走了,我才发现亏欠得太多。

刘玉林觉得自己亏欠父母太多,他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刘玉华也一样。

以后年年团圆时,他们都会想起父母与自己将要团圆时决别,连告别都没有,就突然离开。

以后年年,是别人的团圆宴,却是自家的离别殇。

令人叹息

第二天一早,本家的亲人都来了,商量后事。家里愁云惨雾,谁看了都忍不住落泪。

天很冷,阴沉沉灰蒙蒙的天空,加深了每个人的悲伤。

刘玉华和弟弟刘玉林脸色憔悴,眼睛红红的肿成了核桃,只剩下一条线,刘玉华时不时地抽泣。

姐弟俩听着亲人们的商讨安排,没有异议,准备下午下葬。

当天周边的村子来了很多人看,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因为很多年里,都没有发生过夫妻俩同时离世的事情。

人们既好奇又新鲜,还充满疑惑:为什么好好的两人一起没了?

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以后好好对待家人,有的人说要好好孝顺父母,有的说都是钱惹的祸,有的说都是为了孩子,还有的人说年关了发生这样的事真可怜。

下葬时,刘玉华又扑在了棺木上,死死抱住不撒手,哭得撕心裂肺,喊着:“爸妈,你们别走啊!年都没有过,这都走了啊!你们别走啊!”

就连一直隐忍的刘玉林也绷不住,跪在父母的棺木前,嚎啕大哭起来:“爸!妈!”

场面催人泪下,有人不忍心,扭头走了。

有细微的雪花飘落,天色灰暗阴沉,灰黑色的树木在风中萧瑟。临近除夕,这天是越来越冷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