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没想过我的家乡能这么朋克

subtitle
施展教授 2021-08-29 16:16

我的家乡是辽宁阜新,这是个小城市,离大城市铁岭非常近,我曾经跟李雪琴讲过“得铁岭者得天下”(),讲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些酸。

我的家乡在历史上也曾经非常重要,它有号称“中华第一村”的查海遗址,距今八千多年前的古村落,发掘出中国最早的玉猪龙;它在辽代曾是萧氏“后族”的聚居地,至今已发现近百座辽墓,还有若干辽塔;它有曾经的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海洲矿,和曾经的亚洲第一大火力发电厂,第一版人民币五角钱背后的图就是海洲矿的雄姿;它有着号称中国煤炭行业黄埔军校的“阜新矿业学院”(现名“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我的父亲就在这里毕业;它有着世界一流的玛瑙矿,市中心广场放着十几年前挖出的一块六十多吨重的单体玛瑙原石,据说此前世界上发现的最大的单体玛瑙原石只有两吨多;它地处科尔沁沙地边缘,大力植树固沙,最前沿的章古台镇因此曾经被联合国作为样板,这里还有号称“沙海明珠”的大青沟,浩瀚沙海中一片原始森林,掩映着8000多公顷的一泓碧水;它是中国竞走之乡和篮球之乡,培养出过大量的竞走世界冠军和篮球明星……

阜新在清朝曾经有另一个雅号“东藏”,这里的大庙瑞应寺,在巅峰时期曾经上万名喇嘛,寺里的活佛在藏传佛教系统内的地位都相当高;大清能够入关,基础是满蒙联盟,满蒙联盟的基础又是满洲与科尔沁部的联盟,而阜新正是衔接后金首都沈阳与科尔沁的绕不开的枢纽,从这角度看,也是“得阜新者得天下”();阜新市区东南方向的海棠山上有康熙时期留下的几百个摩崖造像,山上也有藏传佛教大寺,我小学时班里组织去海棠山春游,我在山上第一次见到以前只在书上读过的九死还魂草(学名卷柏),采了好多棵,回到家里把干枯的九死还魂草用水泡上,观察它怎样重新焕发生机……

令我难过的是,1949年后的阜新市是依托矿山而成的,矿山枯竭了,城市的活力也就枯竭了。到了21世纪初,阜新被列为第一批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但至今十几年步履维艰,这几年每次回到家乡都对它的活力感到多一丝失望。我无比痛心无可奈何无能为力又极不甘心,不知道它何时还有机会九死还魂……

今天在微博上非常意外地刷到一篇帖子,讲的是阜新草莓音乐节的一些细节。这些文字让我为家乡感受到一丝兴奋,从没想到它还能这么朋克的一面,让我刮目相看。

以下文字转载自微博,感谢博主@伯阳先生-段本司 授权。

文中所谈到的“大坑”是阜新市的新邱露天矿的矿坑,小时候我曾经骑着自行车从它旁边经过。我负责任地说,它的矿坑规模跟海洲露天矿相比,差着几个数量级。海洲矿的露天矿坑东西长4公里,南北宽2公里,垂直深度300多米,站在矿坑边上望下去,在坑底跑的车轮比人还要高的重型卡车,就像个小玩具。从卫星地图上就能看到海洲矿像一个巨大的眼睛,匍匐在阜新的土地上。

海州露天矿已经开发成国家矿山公园,里面还有蒸汽机车博物馆和观光线,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去我的家乡看看。

昨晚和一个音乐圈的朋友吃饭

说起今年阜新音乐节的事儿

他说他这辈子第一次去东北演出

结果他的人生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下了火车之后

发现政府方面安排了大量志愿者

几乎从火车站到演出现场

每个路口都有志愿者打着小旗

每条街道都有横幅

欢迎全国观众前来参加音乐节

本地老百姓都表现的非常热情、亢奋

对于他们这些拖着乐器箱的旅客

就像90年代老百姓看见外国人一样会行注目礼

老百姓说东北从来没有过如此重大的文艺活动

甚至有些出租车知道他们是来演出的乐手

坚决不收他们车钱

他在抵达现场之前

组织方的群里已经在用“下大坑”来调侃演出环境了

他当时没明白啥叫“下大坑”

到了现场之后他也惊呆了

原来这场音乐节的举办场地

是一个废弃的煤矿矿坑

来参加活动的人

都要围着“山路”一圈一圈的盘旋下去

天公不作美,他们演出之前还下着暴雨

矿坑里全是积水和淤泥

他们“下坑”的时候,踩着泥泞的道路去调试设备

他对这个糟糕的环境感到非常愤怒

他说他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音乐节

他憋了一肚子火儿要去找主办方抱怨

结果等他到了舞台附近的时候

有人跑过来和他们握手、致歉

请求他们多包涵本地的条件恶劣

他当时看对方点头哈腰态度诚恳

硬是把憋了一肚子的脏话咽下去了

对方道歉之后

又跑到舞台附近

跟着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撅着屁股搬砖铺路去了

后来有工作人员告诉他

那个来给他道歉的人

是当地的市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