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明王朝:嘉靖审讯杨金水,看着都是废话,其实什么都问明白了

subtitle
一点故事汇 2021-08-24 23:50

杨金水是不是真的疯了?

“暂时掌印”的陈洪不相信,或者压根就不愿意相信,毕竟,杨金水是扳倒吕芳的关键人物,也就是自己能够正式升任“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关键人物。于是,在陈洪的授意下,宫里的太医、太监都在拼命试探杨金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玉熙宫中,两位押送杨金水进京的锦衣卫正在接受嘉靖皇帝的问话。

“杨金水呢?”

锦衣卫回答:

“回万岁爷的话,杨金水疯得厉害。陈公公正叫两个太医在试探他,说先要看看他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如果杨金水是真疯了,陈洪的试探毫无所用;如果杨金水是装疯,又怎么可能会让陈红轻易试探出来!所以,嘉靖皇帝对于陈洪的做法毫无兴趣!

“杨金水是你们押送来的,你们看他是真疯还是假疯?”

上句话,锦衣卫已经给出了回答,那就是“杨金水疯得厉害”;现在,嘉靖皇帝再次问及,似乎有点不相信的味道了。锦衣卫只能寻找一个值得相信的人证:

“不只是奴才们,赵中丞他们都知道,杨金水确实是疯了。”

这句话一出,嘉靖皇帝的眼神茫然了,无法判断杨金水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了!

锦衣卫接着说道:

“启奏万岁爷,来的时候我们也商量过,最好先让宫里的太医给他看看,免得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带了进来惊了圣驾。”

好了,这句话一出,嘉靖皇帝的眼神亮了,他心中已经有了基本判断。

疯,有疯的模样,但不管怎么着恐怕也不会牵扯鬼神,杨金水疯到让人相信身上有了不干净的东西,就有着明显的目的性了。嘉靖皇帝一直都在修仙悟道,道士最信鬼神,杨金水就让自己疯出了鬼神模样,这种专门针对嘉靖皇帝而来的疯模样,太过巧合。

于是,嘉靖皇帝立马下达了命令:

“立刻把杨金水带来!朕倒要看看他带来的是何方的神怪!”

真疯还是装疯,已经明确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杨金水为什么会装疯?

嘉靖皇帝的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把杨金水带来,朕要问问他带来了什么消息?

接着,嘉靖皇帝追加了一个命令:

“叫黄锦一个人带他来。”

黄锦,杨金水的拜把子兄弟,一直都在保护刚被送进宫里的杨金水,嘉靖皇帝把这个任务交给黄锦,就是要保护杨金水;最起码要在自己弄清楚杨金水装疯的原因之前,保护杨金水。

杨金水被送进玉熙宫以后,道士审讯疯子的戏码,正式开始。

嘉靖皇帝开始问话:

“看到牌位了吗?”

杨金水回答:

“天!”

(看见朕了吗?看见了!)

嘉靖皇帝:

“你看到谁了?”

接着,就是嘉靖皇帝“引导”着杨金水说出了“飞元真君”、“忠孝帝君”、“万寿帝君”。

注意,“飞元真君”、“忠孝帝君”、“万寿帝君”都是嘉靖皇帝给自己加封的道号。嘉靖皇帝这是在问杨金水:你还认识朕吗?杨金水则回应:我不光认识你,连你给自己加封的道号我都一清二楚!

好了,基本问题明确了——杨金水没疯,只是在装疯而已。嘉靖皇帝接着展开了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装疯?

嘉靖皇帝:

“你是谁?”

杨金水:

“《广陵散》,我是《广陵散》。”

嘉靖皇帝自然不清楚《广陵散》和沈一石、杨金水之间的关系,自然没能听懂《广陵散》代表的就是沈一石。只是,杨金水这样说并不多余,就算是装疯,就算是被嘉靖皇帝看了出来也还是得继续疯,继续给出些不着四六的表现。

嘉靖皇帝:

“什么《广陵散》?”

杨金水:

“我的琴。我是沈一石,我有冤。”

好了,开始引出自己装疯的目的,引出了浙江贪墨案中最为关键的人物——沈一石。

嘉靖皇帝:

“你怎么敢到这里来?”

杨金水:

“杨公公带我来的,我被杨金水给害了。”

表面来看,杨金水的回答应为:我就是沈一石,我来汇报浙江贪墨案的内幕来了!

其实,杨金水的这句回答透露了很多信息:

1、我要不装疯,就只能像沈一石那样引火自焚,我装疯是为了保命;

2、我只有装疯保命,才能把沈一石的具体情况带到京城,才能把浙江贪墨的事情汇报给您。

是不是疯,为什么疯的问题解决了,嘉靖皇帝开始进入正题,问及浙江的情况:

“杨金水是怎么害你的?”

(你和你领导的江南织造局,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杨金水:

“他要我织丝绸,要织好多好多丝绸。”

(啥也没干,光为宫里织丝绸挣钱了!)

嘉靖皇帝:

“织丝绸怎么是害你?”

(啥也没干,沈一石为何引火自焚,你又为何装疯保命?)

杨金水:

“太多了,我也穿不了,皇上也穿不了,好多人都穿不了。”

(江南织造局挣的钱,并非全部进入了您的口袋,还有一部分被贪墨了!)

从沈一石留下的账册,到海瑞三审浙江贪墨案的案卷,嘉靖皇帝已经清楚自己的钱被别人贪墨了,但真等到从杨金水这个当事人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嘉靖皇帝还是忍不住暴怒。

“都被谁穿了?说出来,飞元真君忠孝帝君万寿帝君便恕你无罪。”

只要你清楚交代,朕就恕你无罪!

来看杨金水的回答:

“尚衣监、巾帽局、针工局……”

这些职能衙门,嘉靖皇帝已经做出了处理,他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于此。所以,嘉靖皇帝又给出了一句:

“说人的名字!”

杨金水开始一个个列举:

“郑泌昌、何茂才,还有严阁老、小阁老,太多了。都穿我的衣服,用我的钱……”

答案给了,嘉靖皇帝关注的几个重点人物却没有提及,嘉靖皇帝继续追问:

“胡宗宪呢?”

意思很明确,胡宗宪有没有参与到浙江贪墨案中?

杨金水如此回答:

“胡宗宪不是织造局的人……”

和胡宗宪无关,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和江南制造局牵扯!

接着,嘉靖皇帝又问到了另一个关键人物——“江南织造局”的顶头上司、“司礼监掌印太监”、杨金水的干爹,此时正在督修皇陵的吕芳:

“吕芳呢?”

吕芳,有没有贪墨朕的钱?

对于杨金水而言,吕芳是个敏感人物,既要将其撇清,又不能表现出包庇的意思。于是,他索性给出了一句疯话:

“吕芳是谁?”

杨金水的意思可能是我不认识他,也就是吕芳没有牵扯其中。但这句话说给嘉靖皇帝听,就有着另外的意思:吕芳是谁?一个跟了您四十年,雷霆雨露皆与天子息息相关的忠心奴婢,您怎么还怀疑他呢!

只是,嘉靖皇帝也知道杨金水很可能在包庇吕芳,所以,杨金水的回答并不能让他满意。于是,他接着追问道:

“杨金水他们说的老祖宗,给你请六品顶戴的人。”

嘉靖皇帝的这句话又有着两层意思:

1、吕芳曾经给沈一石请过六品顶戴,沈一石会不认识吕芳?

2、吕芳虽然跟了朕四十年,对朕忠心耿耿,但他为沈一石请过六品顶戴,两人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利益往来?

杨金水则如此回答:

“有他……有他……他在一百年前死的……”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和这次浙江贪墨案没有关系,吕芳并没有参与其中。

好了,所有人都被确认了,只剩下杨金水自己了。嘉靖皇帝靠近杨金水,直接问道:

“你说了这么多人,为什么不说杨金水!”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嘉靖皇帝虽然明知杨金水是装疯,但却依然顺着他的疯魔问话,这就说明嘉靖皇帝对其“装疯保命,装疯以全皇上圣名”的做法还是满意的,认可的。

就整个浙江贪墨案来看,杨金水如果真的一死了之,吕芳就成了顶在最前面的嫌疑人,接着就是嘉靖皇帝。按照海瑞同志的一贯做法,他真敢直接搬到玉熙宫去审案,去记录,去宣读《大明律例》。所以,杨金水不能死,只能装疯。杨金水疯了,愿意审你可以随便审,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吕芳,才能保住嘉靖皇帝的清名。

嘉靖皇帝的这句话就是在问杨金水:事情已然如此,你打算怎么办?

这是一道送命题,杨金水必须慎重对待;而且,这个决定一旦做出就很可能是一辈子的事儿。

“杨金水也死了。他害死了我,我已经把他也带走了……”

曾经的杨金水已经死了,现在只有疯了的杨金水,我会一辈子疯下去的!

听完这句话,嘉靖皇帝心中释然了,给杨金水戴上了一个草环,意思是朕同意了,你可以继续疯,继续活了。

命,保住了!杨金水开始拼命磕头谢恩:

“忠孝帝君饶命!万寿帝君饶命!我不敢来了,我立刻就走,我再也不敢来了……”

我会一辈子这样疯下去,谢皇上饶命之恩!

杨金水并不坏,他只是另一个沈一石而已,如此结局,又能好过引火自焚多少呢?他又何尝不想一死了之,只是身不由己,命不由己罢了!

杨金水的疯狂,再加上嘉靖皇帝的一声磬响,黄锦赶紧冲了进去,大声喊道:

“快!进去救驾!”

嘉靖皇帝开始进行“结案陈词”:

“杨金水被厉鬼夺去魂魄了……”

谁也不用再试,不能再试了,杨金水确实疯了!

(本文仅基于《大明王朝1566》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