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熙凤对袭人格外照顾,为何袭人却阳奉阴违,在背后散布流言?

subtitle
小武谈军事 2021-08-23 05: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中王熙凤、花袭人两人,貌似很少有交集,她们一个是荣国府的实际管家人,位高权重,一个是怡红院的大丫环,阶级地位有着天壤之别。

但在《红楼梦》的女儿国中,丫环主子之间的情感倾向并不像阶级地位那么严格,所以我们经常可以在书中看到小姐丫环们其乐融融的相处场景,而在这样的背景下,细细寻来,《红楼梦》中凤、袭两人其实是有一些交集的。

单看书中情节,王熙凤似乎是很欣赏袭人的,甚至她一直宣称:袭人将来一定就是贾宝玉未来的小妾之一。这一点从第36回的相关情节中可以看出来:

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道:“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袭人。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凤姐一一答应了,笑薛姨妈道:“姑妈听见了?我素日说的话如何?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薛姨妈道:“早就该如此。”——第36回

由于袭人前番提建议(第34回),王夫人甚喜袭人之懂事,故而“内定”其为姨娘人选,甚至王夫人从自己每月二十两银子的分例中,专门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

而王熙凤听完王夫人的吩咐后,便推着姑妈(薛姨妈)嬉笑调侃,一句“我素日说的话如何”透露出无限情节——应是王熙凤素日在跟薛姨妈等人的谈天中,便提及袭人有可能成为宝玉之妾,如今王夫人当面拍板定下,王熙凤深喜自己预测精准,故而才有这番言语。

王熙凤既然日常经常谈及“袭人必为妾”的未来前景,可见她必然看到的是袭人的好处,所以时时夸赞,亦可见阿凤照顾袭人多矣。

反观袭人,她是如何评价王熙凤的呢?单看《红楼梦》前80回,只有一处情节将袭人对王熙凤的态度有所展露,那就是第39回,彼时荣国府月钱迟迟不发,袭人便追问平儿,平儿道出王熙凤私自挪用月钱拿出去放贷的事,且看原文记:

袭人和平儿同往前去,让平儿到房里坐坐,便问道:“这个月的月钱为什么还不放?”平儿,忙悄悄说道:“迟两天就放了。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了,等利钱收齐了才放呢。你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她的月例公费放出去,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袭人笑道:“拿着我们的钱,你们主子、奴才赚利钱,哄我们等着。”——第39回

这个情节其实写得很隐晦,比如袭人此处的话,我们很难判断她是出于怎样的心态。

一方面,袭人很像是在开玩笑,因为她一个丫环,不可能当着平儿的面,嘲讽王熙凤、平儿“拿着我们的钱,你们主子主子奴才赚利钱”,这话更像是在调侃打趣;

另一方面,袭人追问平儿发放月钱之事,应是有心想寻个明确答复,否则干脆别问。可平儿却告知“放贷”之事。从袭人的角度来看,她多多少少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因为王熙凤拿着奴仆们的月钱,私自放贷,自己受益,受损的却是袭人等丫环。

只是由于袭人本身并不是急着用钱,所以情感反应不是很大,嬉笑调侃了平儿几句,两人便散了,但若细究到底,袭人应该是不赞同王熙凤的做法的。

而到了高鹗续写的后40回,袭人对王熙凤的态度变得更加明朗起来,因为高鹗不通曹雪芹之隐晦笔法,所以文笔极其简单粗暴,且看第82回“老学究讲义警顽心,病潇湘痴魂惊噩梦”,曾有一段袭人、林黛玉关于王熙凤的对谈:

袭人道:“你还提香菱呢,这才苦呢,撞着这位太岁奶奶,难为她怎么过!”把手伸着两个指头道:“说起来,比她还,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了。”黛玉接着道:“她也够受了。尤二姑娘怎么死了。”袭人道:“可不是,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第82回

实话实说,这段描写读者看着很难受,俨然将林黛玉、花袭人变成了农村老大妈,茶余饭后在背后议论村中之八卦闲事。

其实从心理层面来看,王熙凤将尤二姐骗进大观园,对其进行精神、身体上的折磨,黛玉、袭人等人看在眼中,必然是不赞同王熙凤的做法的。譬如第69回,尤二姐进了大观园后,宝玉、黛玉等人便都替尤二姐担心:

园中姊妹和李纨、迎春、惜春等人,皆为凤姐是好意;然宝、黛一干人,暗为二姐担心,虽都不便多事,惟见二姐可怜,时常来了,倒还都怜恤她。每日常无人处说起话来,尤二姐便淌眼抹泪,又不敢抱怨。凤姐儿又并无露出一点坏形来。——第69回

因此,上述林黛玉、袭人在聊天中,表示对王熙凤暗虐尤二姐做法的反对,其实是符合人物心理设置的,但高鹗续写太过简单,径直将人物心理直言陈出,则显得格外低端。

单论花袭人、王熙凤的关系,其实还算可以,所以袭人虽然不满王熙凤放贷、虐害尤二姐,但王熙凤的这些举动均没有牵扯到袭人的根本利益,袭人最多只是心里埋怨王熙凤做人太过狠毒,不影响两人的正常交际。

可高鹗续写太过简单粗暴,恨不得让袭人对王熙凤进行一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品评价,以展现人物之间的内心矛盾冲突,可如此一来,《红楼梦》一直以来的朦胧美感荡然无存,因为高鹗将一切都写得太过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因此,笔者窃以为,袭人当着林黛玉的面儿,散播王熙凤的流言,着实不切实际。以袭人敦厚稳重的性情,她不可能将这些心里话说出来,另外,她一个小小的丫环,居然敢在背后议论管家琏二奶奶的私事,她怕是活够了,尤其是还是当着林黛玉的面儿来说——林黛玉和王熙凤、平儿等人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

或言,高鹗续写中丑化袭人的描写甚多,譬如张爱玲在《红楼梦魇》之红楼梦插曲之一——高鹗、袭人与畹君中就提到了这一点:

高鹗对袭人特别注目,从甲本到乙本,一改再改,锲而不舍,初则春秋笔法一字之贬,进而形容得不堪,是高本违反原书意旨最突出的例子。恨袭人的固然不止他一个,晚清评家统统大骂,唯一例外的王雪香需要取个护花主人的别号,保护花袭人。——《红楼梦魇》

由此观之,袭人之黑粉众多,与高鹗续写质量的低下颇为密切,以致很多评点家亦陷入其中,我等论者当引以为戒。

本文乃“”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