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妻子去世丈夫守在坟前,一道士从天而降:带你去个地方

subtitle
素锦流光 2021-08-21 09: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故事:妻子去世丈夫守在坟前,一道士从天而降:带你去个地方

作者:梁永逸

很久以前,离落日最近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村,村中有一对夫妇,二人相亲相爱,相敬如宾。

这年的冬天,夫妇二人进山劳作。临近中午时分,妻子青莲坐在一棵老树下休息,丈夫铁憨仍在地里耕耘。这时,树上传来响动,树杆上站着一只小松鼠,正用一对圆溜溜的眼珠子盯着青莲。见这只小松鼠活似孩子一样无邪,青莲心中欢喜,就揭开身旁放中午饭的竹篮,拿出几粒煮熟的花生米,轻轻地往树上抛:“小家伙,给你吃吧。”

小松鼠很善解人意,“吱吱”叫一声,伸颈张嘴,十分灵敏地将花生米咬进嘴里,吃得嘎嘣脆响,一连吃了五六粒。青莲正要再抛花生米,不料,小松鼠突然怪叫起来,声音像是在喊:“快跑开!”

“小家伙,你说什么?”青莲觉得十分有趣,笑着询问。

小松鼠更加着急,在树上跳个不停,伸出爪子不断挥动着,嘴里发出似人声般地尖叫:“跑开啊!”

青莲疑惑间,一道闪电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击在她头上。不远处的铁憨转头一看,正好看到青莲被雷电击倒,他惊得大叫一声,奔过去扶起青莲,大声呼喊。可此时,青莲已成一片焦黑,再也没有了生命气息。

横祸突降,失去了至亲,铁憨心中大痛,抱住青莲的尸首痛哭不止。哭到天黑,他将青莲的尸首抱回家中,安放在床上。此时正是寒冷严冬,青莲的尸首数天未见腐烂,铁憨就这么日夜守着青莲的尸首,每一个夜晚,他拥着青莲的尸首流泪,而窗外月色里,那只小松鼠总是站在树上,静静地注视着。

过了十天,青莲的尸首开始慢慢腐烂,铁憨悲痛难消,但也只得将青莲的尸首搬到后山上埋进坟中。又在坟旁搭个小屋,他就住进小屋中。从此,铁憨丧失了所有生活信念,他不肯再劳作,也不愿再与旁人接触,终日守着青莲的坟。白天,他饿了就在山中挖点野菜充饥,夜里,就坐在青莲的坟前,一坐就到天亮,再也无法从悲痛中自拔。

匆匆间,过了十年。这十年来,铁憨日夜坐在坟前,那坟前的地面已被凿成一个深半米的土坑。这一夜,铁憨又坐在青莲的坟前,悲伤仍是不能消减半分:“娘子,十年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铁憨正喃喃而语,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叹:“你这痴人,她已不在这世上,又怎会听得到你说话?”

铁憨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来了一个道士打扮的男子:“道长,我妻子因一场横祸离我而去,我对她的思念一日未减,因而天天在她坟前相守,你何必来笑我?”

道士道:“我说你是一个痴人,未必就是笑你。你妻子虽已离去,但未必就是不快乐,而你却日日悲伤,倘若让她得知你如此度日,她必定也跟着十分悲伤。”

铁憨听得一时沉默:“道长,你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

道士突然笑道:“你不必多问,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道士说着,抽出背后的宝剑,往空中一抛。那宝剑金光闪闪,悬在空中,见风就长,眨眼间长成三四米宽大。铁憨正看得惊讶,那道士已跃身而起,站在宝剑上,一抬手道:“上来吧。”

铁憨迟疑了一下,随即爬到宝剑上,拉着道士的衣襟。道士叫一声“走!”,宝剑破风升上高空。铁憨心中害怕,只得闭上眼睛,任由狂风从耳旁刮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宝剑停了下来,耳边听到道士说:“到了。”

铁憨睁开眼,发现到了一个十分奇异的世界,在这奇异的世界里,山十分秀丽,水十分清澈,天空中蓝汪汪如宝玉,未曾有半分污浊。

“道长,这是什么地方?”铁憨瞧着这秀丽世界,一时呆了。

道士微微一笑:“莫要多问,请随我来。”

道士领着铁憨向前走去,不一时,来到一处十分幽静的田园,远远望见山边一座小庄园,庄边的小溪里,一个女子正在溪水中洗衣。走近了一看,没想到那女子竟是铁憨的妻子青莲,铁憨喜得惊叫出来:“娘子,是你么?”

青莲见到铁憨,也是喜从中来:“相公,没想到你我会在这儿相遇!”夫妻二人相拥而泣。

夫妻二人相拥一阵,铁憨心疼地问:“娘子,你过得好吗?”

青莲脸上一抹泪痕,道:“相公,我离开后到了这里,在这儿,吃住无忧,每日在山水间游玩,自由自在,快乐无边,只等再过数年,便可再次轮回入世,那时,又是茫茫人海中平凡一人。倒是你,自我离开后,你过得可好?切莫为我而悲伤,只要你过得快乐,我也不会再有牵挂了。”

“是啊!”道士接过话来,苦笑着对铁憨道:“你妻子说得不错,她如今在这异世中过得快乐自由,你又悲伤什么呢?望你能够从悲痛中清醒,积极面对后半生啊!”

铁憨听得怔怔的,忽然,耳边风响,道士已祭起宝剑,载着铁憨一齐冲上天空。铁憨低头望时,青莲也仰头看他,随风听到青莲的话:“相公,我们他世再相逢……”

铁憨听得心头一疼,默默地落下两滴泪珠,心中又觉得一丝安慰,因为他亲眼见到去世的妻子在这一世中过得无忧无虑,过得快乐自在。

眨眼间,道士带着铁憨,又回到了现实。铁憨睁开眼,眼前仍是青莲的坟。他望着坟,呆呆出神,道士一拍他的肩头:“老友,今后你当好自为之啊!”言罢,哈哈一笑,大步朝山中去了。

经过这一次奇遇,铁憨终于从失妻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了新的生活。几年后,他家业渐大,重新娶了妻,终于事业有成,家庭圆满,儿女绕膝。

光阴匆匆,又过了三十年。此时,铁憨已是迟暮老人,这日,他八十大寿,寿宴过后,亲朋离去。小孙子忽然跑来:“爷爷,外头有个道长找你。”

铁憨微微一怔,拄着拐棍来到门外,抬头一看,不想来的是当年那个道士。

“道长,怎么是你?数十年未见,我已是一个将死的老头,你竟依然如故。”铁憨看得一时呆了。

道士淡淡一笑:“我并非俗世中人,今日前来,便是要了却当年的事。”

“哦?当年什么事?你是说我那离世的旧妻吗?”

“不错。”道士看着铁憨,缓缓道:“其实,我就是那只小松鼠,当年,你妻子坐在树下休息,曾抛给我一些花生米,我十分喜欢她的好心肠。雷电击下之前,我已感应到了,但那时我道术未成,无法出言提醒,我拼命地大叫,最后仍未能让她躲过,这可能就是她命中的劫数吧。你妻子去世后,你一蹶不振,自暴自弃,我替你妻子感到失望。为了感激你妻子生前对我的善意,我道术初成后,就化为道士来与你相见,变化出那一个奇异世界,在那奇异世界里,你所见到的都是我变化出来的幻影,这都是为了让你能够走出悲痛,从新开始生活呀!”

道士说到这,又是一笑:“老友,请回吧,缘份到此而尽。”

铁憨听得呆了,等他回过神来,那道士早已离去,不知所踪了。(本故事完)

注:这是作者想象创作的聊斋神话故事,仅供阅读,请勿对号入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