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害死尤二姐母子的不是王熙凤,作者曾九次暗示嫌疑人是他

subtitle
南山橘暖读书时 2021-08-19 13:48

《红楼梦》中尤二姐进贾府后,凤姐借秋桐羞辱她,贾琏也喜新忘旧不再宠爱她。

苦闷的尤二姐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贾琏,小厮偏请了个胡太医乱用虎狼药,把胎儿打下来,导致尤二姐身体受损严重,绝望吞金。

历来很多读者认为胡庸医是心狠手辣的王熙凤安排的,她作为正妻没有儿子,尤二姐如果生了儿子会威胁她的地位。

这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却忽略了一个重要事件和一个重要人物。

重要事件就是贾琏在孝期国孝家孝两重孝服,作者在文中一共九次明示暗示这件事的重要性。重要人物就是贾琏的父亲贾赦,他才是尤二姐母子俱亡的最大受益人。

因为贾琏国孝家孝娶亲,怀孕生子这是要犯忌讳的大罪名,搞不好就好丢官罢爵,而荣国府里袭爵的人是贾赦,他除了爵位已经一无所有。

贾赦也是尤二姐嫁给贾琏前后几回中特别活跃的一个主角。

他不仅两次派遣贾琏去平安洲办事,分开他和尤二姐;还从尤二姐进贾府就开始搞事情,把秋桐及时塞给了贾琏分宠,顺便做内应,也算是及时给凤姐递了一把好用的刀。

所以,当知道尤二姐怀孕的消息,贾赦买通胡庸医,害死尤二姐母子的嫌疑非常大。

后来凤姐借尤二姐流产,想要撵走秋桐,也是邢夫人出面压制凤姐,邢夫人的背后就是贾赦在操作,他护着秋桐,是因为怕秋桐把他供出来。

至于王熙凤,她也不过是被贾赦利用了而已,当然她也从中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作者九次划重点:国孝家孝两重罪,贾琏偷娶尤二姐还怀孕,这是丢官罢爵的大忌讳

《红楼梦》第六十八回,王熙凤得知了贾琏在小花枝巷偷娶尤二姐的事情,当机立断带人去把尤二姐带回了贾府。

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想把尤二姐接进去给贾琏做二房,而是想要把尤二姐先骗进来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好摆布。所以她在没筹谋好怎么收拾尤二姐之前,就先把她藏在大观园里。

王熙凤说服尤二姐的理由很简单:“我们家的规矩大。这事老太太一概不知,倘或知二爷孝中娶你,管把他打死了。

尤二姐虽然不管不顾地在国孝家孝中偷偷和贾琏成了好事,可是她作为一个官宦人家的姑娘,这点道理肯定是懂得,这也就更加显得尤二姐可悲可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熙凤把尤二姐带进了大观园,托付给李纨照管。

凤姐一一地吩咐了众人:“都不许在外走了风声,若老太太、太太知道,我先叫你们死。”园中婆子丫鬟都素惧凤姐的,又系贾琏国孝家孝中所行之事,知道关系非常,都不管这事。李纨见凤姐那边已收拾房屋,况在服中,不好倡扬,自是正理,只得收下权住。

李纨自然是知道其中利害,贾府的丫鬟婆子们也都懂得规矩,作者从王熙凤去找尤二姐到把她安置在大观园,作者在反复强调一件事那就是:国孝家孝两重孝,至此已经三遍了。

就连王熙凤去接尤二姐的打扮都是一身素衣孝服,连头饰都是全副的银饰:“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也是侧面的一次提示。

后来,王熙凤把尤二姐安顿好之后,就让旺儿去打听尤二姐的底细,唆使张华告状,然后自己又跑到宁国府大闹一场,敲诈了尤氏贾蓉母子一笔银子,自己也出了一口恶气。

注意,这期间是有一个时间差的。知道张华那边去官府打起官司,凤姐才去宁国府大闹,中间起码要有两三天。这两三天里,难保没人把这件事汇报给贾赦和邢夫人

因为贾琏和王熙凤手底下的奴才们,大部分都是大房的奴才,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基本是瞒不过贾赦和邢夫人。这从后面贾琏找鸳鸯借当被邢夫人敲诈就可以看得出来。

再往下看,等凤姐从宁国府折腾够了回来,带着尤二姐去拜见贾母,这里贾母再次着重提醒了国孝家孝的事情,叮嘱道:“只是一年后方可圆得房。

这已经是作者第五次提醒国孝家孝这码事的严重性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我国古代自汉朝以来,君王讲究以“孝”治天下:“百善孝为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要求天下臣民一对待父母的孝顺之心去侍奉君王。

《红楼梦》中更是多次强调当今是至孝之人,格外重视孝道,自己恭敬侍奉太上皇和皇太后,还体恤后宫嫔妃们不能回家和父母共享天伦而批准每月探视。

当时所谓国孝是为一位薨逝的老太妃守的,这位老太妃可不是一般人。我之前在其它文章中分析过,她应该是太上皇之前那位先帝的嫔妃,和贾母是一辈人,身份地位很高,应该是抚养过太上皇或者皇帝的重要嫔妃。

老太妃她的大丧仪注规定更是不得了,居然要求:“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

如果参考清朝的国丧礼制来看,她的国丧要求已经超越了所有的皇帝,太后,更别提什么太妃。作者故意把老太妃写得这么厉害的样子,其中一个含义自然是要突出皇帝对老太妃的重视,以及臣民们为老太妃守丧的重要性。

贾琏居然敢在这么重大的国丧期间偷娶尤二姐,还怀孕生子。这可是要命的大忌讳啊。

自古道“欲令智昏”,贾琏只顾贪图二姐美色,听了贾蓉一篇话,遂为计出万全,将现今身上有服,并停妻再娶,严父妒妻种种不妥之处,皆置之度外了。

作者在贾琏被贾蓉撺掇娶尤二姐的时候,还曾写过一次“现今身上有服”的话,算上这一次,再加上王熙凤去宁国府大闹的那一回说:“国孝家孝两重在身”,以及后来她和贾母又提到两次“没曾圆房”。

作者竟然足足写了有九处,来特意提点这件事:贾琏偷娶尤二姐是严重违背了国法家规的。

上至贾母,下至贾府的丫鬟婆子,无人不知这件事的严重性。王熙凤对尤二姐说的:“倘或(老太太)知二爷孝中娶你,管把他打死了。”并不是吓唬人的假话。

《红楼梦》成书于清朝乾隆中期,清朝的“国丧止孕”的禁令十分严苛,尤其是那些在京城天子脚下的宗室王公,达官显贵更是要严格遵守禁令,否则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通过贾母的话我们可以得知,当时针对贵族阶层的国丧禁令是: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而王公贵族则是一年不许婚嫁,也不能生娃。

一旦有嫁娶或者妻妾怀孕的事情被人揭发出来,参奏到朝堂上,轻则夺爵罢官,重则还可能下大狱直接丢了性命。

清朝不少王公大臣的福晋夫人,为了保住家族的富贵和丈夫的官爵,在国丧期间有孕不得不忍痛落胎,比如晚清内阁总理大臣奕劻的侧福晋,就差点因为在慈安太后的孝期落胎丢了性命。

还有些更倒霉的命妇们快要生产了赶上国孝,生下来也不敢养在家里,只能秘密送走,找一户可靠的人家代为抚养。

乾隆的十女婿丰绅殷德,在乾隆孝期纳妾生了个女儿,结果被判幽禁府中三年,闭门思过,这还是受宠的十公主苦苦哀求的结果。

清朝国丧的禁令十分奇葩,除了不能嫁娶怀孕,还不能剃头洗头,否则也属于违反国制,山东沂州营都司江兴汉和锦州府知府金文淳都差点因为孝贤皇后孝期内理发被杀头。

《红楼梦》虽然是无朝代可考,但是《红楼梦》中的很多时代元素直指明清,尤其有很多清朝旗人的生活习惯和语言习惯。

书中老太妃的国丧仪制规格被作者抬得越高,就证明贾琏的罪行越重。他在国孝家孝期间,勾搭尤二姐偷娶在小花枝巷,还让尤二姐怀孕简直十分可怕。是于家不孝,于君不敬,违反人伦礼法,还违反宫礼国制。

不遵守宫礼国制就等于是不把皇帝当回事儿,那么就会乱了君臣上下的纲纪名分。如果被贾府的政敌忠顺王之流知道,加以利用,发动御史弹劾贾府,贾琏自身难保,贾赦也会受到牵连。

在书中当贾琏听说尤二姐怀孕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害怕,是因为贾琏是个容易头脑发热的人,当初色迷心窍不顾国礼家法偷娶尤二姐,如今因为迫切想要一个儿子,就想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哪怕先送出去养也比没有强。

以清朝为例,虽然国丧期间禁令严明,但总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在钻空子,而且也不是每个违规的都会被抓住处置。所以贾琏这种也是明显的恃宠而骄,侥幸心理。

尤二姐在告诉贾琏自己有孕的时候说的话就很奇怪,她说:“倘天见怜,生了下来还可若不然,我这命就不保,何况于他。”

尤二姐作为贾琏的“预备二房”,需要一年之后才能圆房,可是她进贾府才两个多月,腹中胎儿已经三四个月了。显然是贾琏和她在小花枝巷有的这个孩子。

尤二姐既然知道贾琏国孝家孝娶她有罪,但是她怕错过贾琏以后没有更好的男人,于是自己冒险嫁给他,就是奔着贾琏为了子嗣这一条。

其实她就是在用自己的命在赌,她赌的是贾琏会保住这个孩子,那么只要她有儿子,地位就稳了。将来王熙凤一死,她有尤氏和贾珍支持,就算不能扶正,贾琏的续弦也不敢为难她,她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很稳。

所以她才说:“生了下来还可若不然,我这命就不保。”如果贾琏不能保住这个孩子,尤二姐必死无疑,她已经失去了贾琏的宠爱,身体病弱,容颜憔悴,想再翻身很难了。

贾琏是迫切想要儿子的,但是很显然有人并不愿意和他一起承担风险,比如贾母、王熙凤以及贾琏他爹贾赦。

尤二姐母子是威胁家族的罪证,凤姐、贾母都想除掉她,贾赦担心她威胁自己的爵位

王熙凤也很想要个儿子,但是她也不怎么稀罕尤二姐的儿子。因为尤二姐的儿子是贾琏的罪证,王熙凤贾琏夫妻一体,要倒霉肯定也要在一起。

所以,王熙凤害死尤二姐母子的嫌疑很大,但是,真的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王熙凤这个女人。她胆大妄为的程度绝不在贾琏之下。什么放高利贷,谋财害命之类的事儿她干得太多了,手上人命一条条,嚣张的让奴才去撺掇张华告状说:“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后来让旺儿去杀张华斩草除根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其实对于王熙凤来说去母留子才是划算的,她和贾琏一起把孩子藏起来,然后自己再借秋桐摆布死尤二姐,尤二姐的孩子就成了她的儿子,等以后想办法再认回来,或者以后她自己或平儿生了儿子,也可以当个备胎用。

对于贾琏这长房长孙来说,多一个儿子他的爵位和一生的荣华富贵就会多重保障。但是有人显然不这么想,那就是贾母和贾赦。

除了王熙凤,内宅还有一个人容不下尤二姐,那就是贾母。

贾母从一开始就鄙视尤二姐,完全不把她什么体面,一见面就又看皮肉又看脚,就和外面买卖小妾丫鬟一样的态度。后来更是要把她送还张华,在秋桐的调唆下更是直接骂尤二姐是个“贱骨头”,导致贾府下人见风使舵,更加磋磨虐待尤二姐,也加速了尤二姐的死亡进程。

但是贾母她是不至于亲自动手去处理尤二姐母子的,因为她知道有个人比她更坐不住,那就是贾赦。

长久以来,贾赦的戏份太少,又因为他不得宠偏居一隅,所以很多读者总觉得他不太聪明的样子。这就是严重低估了贾赦的能力,看看他把贾琏管束得那么严格,二十多岁成家立业的儿子动不动还揍得爬不起来,就知道贾赦是个狠角色了。

贾赦作为荣国府贾代善的嫡长子,从小就继承了爵位,按理说继承爵产的嫡长子也应该继承家族的管理权,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家长。但是荣国府就很奇特的,家长权落到了二房贾政手里。

这说明贾赦年轻的时候肯定做了一件在家庭内部影响很恶劣的大事,贾母或者还有贾代善一起剥夺了他的管家权,导致他失去了管理家族事务,支配家族财产的大家长资格,也不排除是贾赦主动交出了管家权自保。

贾赦当年犯的事儿一定是“胳膊折了袖子里藏”的丑事,不能张扬出去,只能内部消化,否则会对家族名望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

贾赦肯定是理亏的,要不然从他要强娶鸳鸯、强抢石呆子扇子等事件中表现出来的跋扈性格来看,他不可能吃这个闷亏,默默忍受这么多年。

所以,我们可以得知,贾赦这个大老爷其实已经只剩下爵位这个资本了。一旦贾琏国孝家孝娶亲纳妾,怀孕生子的丑事被追究,倒大霉的人就是贾赦。“子不教,父之过”这个罪过搞不好就要威胁到他的爵位。

如果失去了爵位,一等将军贾赦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荣国府不能再住下去,一群娇艳的美妾都不能再享受,就算回到故乡原籍,恐怕连王熙凤那位默默无闻的父亲也不如,因为被夺爵获罪是特别丢人的事情。

整个贾家也会被这件事牵连,宫里的元春也会受到波及,贾赦会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永远也不用想翻身了。

所以,就算贾母和王熙凤不动手,贾赦也是忍不住的,因为他太在乎自己的爵位了。一个尤二姐加上一个庶孙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他有两个儿子,贾琏还年轻,贾琮也长大了,以后想要多少孙子没有呢?

贾赦早知尤二姐的黑历史,从小花枝巷开始他一共做了三件事对付她

《红楼梦》中贾府的爷们好色的皮肤淫滥之徒主要有这么几个,贾赦、贾珍、贾琏、贾蓉。

其中贾赦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排行却是稳稳的领先,连宝玉屋里不爱得罪人的花袭人都要感慨一句:“个大老爷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贾母也气的嫌弃他:“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

当年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去拜见贾赦,一进门就看见“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到后来要娶鸳鸯不成,又八百两银子买了个十七岁的嫣红做姨娘。

贾赦其实比他后来那个女婿孙绍祖基本也是半斤八两,只要他屋里的女人,不管丫鬟还是媳妇,基本都被他收用过了。屋里有名分没名分的姨娘、通房一大群,七八个估计都少说了。

这么好色的贾赦肯定对贾家好色的子侄们都很了解,或者说他们都互相了解,毕竟都是同道中人。就像贾蓉说的那样:“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

尤二姐和尤三姐跟贾珍贾蓉的“聚麀之诮”黑历史贾琏在婚前都是一清二楚的,贾赦不可能不知道。因为尤氏姐妹和贾珍父子鬼混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好几年了。

贾赦既然知道尤二姐的黑历史,自然就更瞧不上这样的女人。别看他自己荒淫无度,却不允许女人也犯同样的错误。大概从贾琏偷娶尤二姐之后,就有人偷偷告诉了贾赦,贾赦就开始搞事情了。

他接连派贾琏去平安洲出远差,就是要支开贾琏,让他和尤二姐分开。这样一来搞不好尤二姐就寂寞难耐又和贾珍贾蓉厮混起来,贾琏也就不把她当回事了,全当他们兄弟叔侄一起找了个花魁玩儿一样,就算被人追究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贾赦的预料,尤二姐和贾琏一心一意的过起日子来,她痛改前非了。王熙凤又知道了这件事,雷厉风行直接把尤二姐弄进了贾府里。

等王熙凤领着尤二姐去拜见邢夫人的之后,贾赦就开始琢磨下一招了,那就是想办法让贾琏冷落尤二姐

既然贾母都同意留下,叮嘱一年后圆房,那么等于尤二姐的地位合法化了,只要保证这一年内别整出孩子来就行。知子莫若父,贾赦充分了解贾琏喜新厌旧的性格,以及对女人的喜好,很贴心的选了一个自己冷落许久,但是贾琏觊觎不已的秋桐送给了贾琏。

果然,贾琏从平安洲回来,就和秋桐如胶似漆,直接把尤二姐抛到了脑后去,生死不问。秋桐其实没什么名分,她就像个花瓶一样,贾赦稀罕够了就丢给贾琏,她进门连个仪式都没有,名义上是妾,其实并不叫姨娘,依然是个通房丫鬟,妾的底层配置而已

秋桐是带着贾赦安排的任务来的,除了黏住贾琏,她还是贾赦送给王熙凤的一把好用的刀。王熙凤用她借剑杀人,秋桐也不负所望,天天羞辱尤二姐,把尤二姐折磨的生不如死。

等到尤二姐跟贾琏说了自己怀孕的事情,秋桐肯定是头一个知道了。那么贾赦就一定会知道,贾琏手下的小厮,都是大房里三四辈子的家生奴才,贾赦想要控制他们简直太容易了。

贾琏给尤二姐请太医的过程是这样的:“谁知王太医亦谋干了军前效力,回来好讨荫封的。小厮们走去,便请了个姓胡的太医,名叫君荣。

贾琏去捉拿胡庸医的时候是这样的:“贾琏闻知,大骂胡君荣。一面再遣人去请医调治,一面命人去打告胡君荣。胡君荣听了,早已卷包逃走。

简直处处都是漏洞,以贾赦这个一品将军的能力,想做手脚简直太简单了。

只要他预先买通胡庸医,再勒令小厮专门去请胡庸医,等到这边尤二姐肚子疼落胎的空档再去通知胡庸医卷包逃跑,或者直接就像王熙凤对付张华一样,把胡庸医灭口,都是一气呵成的事。

否则以贾琏的脾气和对这个儿子的重视,他根本不可能给胡庸医逃跑的机会,一定是有人提前给胡庸医通风报信了。有能力做到这么多事的人,其实只有贾赦,通过张华的事情,我们可以得知,王熙凤对外面的事情控制能力相对比较弱。

而贾赦要的结果也不是只让尤二姐流产,而是要让她母子俱亡,这个看后面太医的诊断就知道,胡庸医的药不止落胎,还要了尤二姐的命,十有八九是难以活下去了。

这里太医便说:“本来气血生成亏弱,受胎以来,想是着了些气恼,郁结于中。这位先生擅用虎狼之剂,如今大人元气十分伤其八九,一时难保就愈。煎丸二药并行,还要一些闲言闲事不闻,庶可望好。”

贾赦做了这种恶毒事情之后,就立刻收手,紧接着王熙凤要趁机撵秋桐,他只派邢夫人骂了贾琏和王熙凤,就是为了安抚秋桐这颗棋子,别狗急跳墙把他卖了。

尤二姐死后,贾赦隐身不再过问一点儿贾琏屋里的事儿,贾母和王熙凤相继登场,不允许尤二姐丧事大办,甚至不允许她的葬入金陵原籍的贾府祖坟。为啥呢?就是不想张扬尤二姐和贾琏的事情,等于不承认尤二姐和贾琏已经圆房,也等于对外宣告尤二姐并不是贾府的人。

这样一来贾琏就不存在国孝家孝期间停妻再娶,怀孕生子的罪名了,起码已经没了尤二姐母子这个铁证。

至于贾赦为什么不怕秋桐怀孕,实在很好解释:贾赦屋里那么多姬妾,也不过两儿一女,贾珍那么风流,也不过只有贾蓉一个独生子。

贾赦既然敢把秋桐丢给贾琏,他早就有了万无一失的对策,秋桐是根本不可能怀孕的。

所以秋桐骂尤二姐的孩子是不知姓张姓王,还说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倒还是一点掺杂没有的呢!”众人又要笑,又不敢笑,也不仅是因为她言语粗鄙,而是这些家生奴才可能知道内情,贾赦屋里的姬妾都是不能生孩子的。

青松鹤鸣/特约供稿

全网统一ID:南山橘暖读书时

原创不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