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剖析华晨宇的神性

subtitle
吃瓜老字号

2021-08-16 14:08

关注

Why Nobody Fights
​​​如果有任何艺术奖项评选近年最佳/最具突破的艺术现象or作品,我想提名华晨宇鸟巢演唱会的两场……
Why Nobody Fights大合唱。
然后,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华晨宇究竟是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对他的认识,在短短的三个月里,一下子飞猛进地变化进展的。
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令人惊艳的歌手,他天生会用声音去艺术化抽象的感情。
后来,发现他是个有着强烈自我的特立独行的音乐人。
再后来,在鸟巢演唱会之前,我觉得他是个天生属于舞台的live王者。
98/99鸟巢演唱会,就是他所创作一出的艺术秀。一个绚烂无比、天籁缭绕、全情投入的大派对。
在普通歌手可能坚持一个小时就要累趴下的魔鬼难度曲目演出中,他任性张狂地唱着、忘乎所以地跳跃着飞翔着、温柔地诉说,灿烂地欢笑,他顽皮、他撒娇,他深情,他酷炫,千万般的潇洒,挥动着手指,感受着数万观众的音量包围着他。
在我后来知道他当时的身体情况,再看连续两场的演出时,我的心情不能用惊讶、心疼或感动这些词来形容。
我反而感受一种特别的,超越我认知的,美。
让台下的人丝毫感受不到他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他似乎在用他的痛苦去燃烧出他最大的能量。
看了一些评论,对木一老师写的特别有共鸣:
“他无所谓完美与否,而是选择去打破关于完美的定义,那背后的生命力与勇气是他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在演唱会上,他的演唱引领着几万人的情绪,在他不计代价的放肆嘶吼中,以之为基的不是演唱技巧,而是某种近乎豁出生命的激情指引。”
是的,不计代价,豁出生命。
我的脑海中是烟花在夏夜星空中的迸发,辉映、散落,再迸发……或是春水消融,冰层裂开发出的巨大的轰鸣……
想到一切有限的存在物,在他们存在的那个时间点,所能呈现的最美最震撼人心时的样子。
在拼命燃烧近三个小时后,他达到了他……一直所神往的顶点。
他说:“今天晚上最后一首歌,这是我出道写的第一首歌。”
他说,他在写的时候,我就希望有一天能站在一个全中国最大的舞台上唱这首歌,所以我在写这首歌的时候,就不是按照几千的氛围,我按照几万人甚至更多的人来写的。”
所以这首歌也是他最期待的一首歌,他想听到,这首专门为演唱会,为体育场而写的歌,在中国最大的体育场里,是什么效果。

我在另一篇评论里感叹过,华晨宇真正的强,是强在他的格局意识。当他仅仅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他已经在为未来,为约定而铺设了一首乐章。
既然做梦,就要做得大,因为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梦,是包含千千万万颗心的梦。
接着,他开始弹奏,Why Nobody Fights……一首只有三个词,通过唱腔,和声、编曲不断堆叠,变化,提升,最后无限循环入大合唱的摇滚作品。
这一套操作,是独属于他和火星人的仪式感。
这首歌从诞生之时就有他坚持要粉丝参与,纯净不造作的年轻音色在背景里应和他轻柔的、坚定的、狂躁的、放肆的呐喊,在他之前的每次演唱会里,都如此台上台下万众一体地演绎。而这一次,这首被火星村“村歌”在鸟巢响起了。即使他有绝对的乐感和想象力,他也很难在事先设想到会有何等效果。
当喧嚣在整个体育场里的欢呼和哭泣随着钢琴声,迅速汇聚成那条至简的旋律,随着他的声音情绪变得越来越有力和洪亮,在鸟巢不同位置的声音,飘下来,因到达时间而呈现不同的延迟回响,仿佛有无数条旋律交织着,形成稀世迷人的效果。
他站起来,但停止弹奏的乐曲却在继续不断循环,宛如在一座巨大的圣堂中响起的天问咏叹。
他坐到了红色的钢琴上,目光如寒星般冷冽又炽热,慢慢望着每个声音传来的角落。所有情绪色彩似乎从他身上褪去了,苍白消瘦的面容,异乎寻常地深沉,冷静又温柔……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他就久久地坐在那里。
这个画面胜过千言万语,直刺着我的心。
他是华晨宇,是我眼里最最真实的华晨宇,但又不是华晨宇。
可能是一个,疏离于这个时空,在看着华晨宇的灵魂。
在我的眼里,此时的他,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位行为艺术家。他坐在这里,欣赏着他的一件非凡的艺术作品。
作品并不是此时此刻上演的音乐本身。而从五年前开始的,每一次火星相聚时,无论是哪种场地,如此时此刻一般的集体合唱,每一个曾经存在、现在存在的观众,每个生涩或熟练、轻柔或粗粝的歌唱,每一个在现场汇入的声音,包括他自身、都成为乐章中的一个音符。涓流成海,逐渐蔓延浩大,但始终循环着那句……发自他内心的呐喊和思考:
Why Nobody Fight?
很多人说他对Fight这个词有特殊的偏好,我听过他在各种各样的旋律中加入fight……自我发泄的、热血叛逆的,在不断地对自我的挖掘、审视和磨砺。回顾这五年,这个曾经害羞、不敢接触外界的男孩,一直在无休止地和这个世界做着斗争,fight。所以我们能听到他在专辑中,从孤独的敏感剖析,到对社会的反叛逃离,至人性的看透和谅解,能听到那些幽闭在房间无休止疯狂弹奏,尝试用另类嗓音吟唱出痛苦的宣泄,以及透射在音乐中更高境界和精神自由的向往……他的内心有晦暗的时刻,也追求光明浩大的时刻,他说曾经不敢接受别人的爱,但最终走了出去,向山,向海,一往无前,明烈决绝地,去寻找强大的自我。直至今年他演绎的《假行僧》里,他终于可以举重若轻地将昔日的苦难重新谱写,重新踏足地狱而全身而退,他可以给所有人看,他终于完成了自我矛盾与挣扎的救赎过程。
这个过程,是ET给予他无限的爱,和他站在一起战斗的五年。
他们一起纵情唱着,Why Nobody Fight,Fight,Fight,Fight,Fight……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
直到他克服这俗世所施加给他种种纷乱,抵抗着生理极限,再次沉浸在这首歌中。
此时此刻,这个耗时他五年的作品,终于完成了。
其实没人能想到这一切开始启动的时候,结果会怎样,能不能完成,它最后会听起来像什么样子?
它是他的一项实验,也是一个有关信任的约定。
每个人都在每一个音节中摸索着唱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段,少了哪一段,都不是他的作品。
有些艺术家的艺术,落在他的创造物,而有些艺术家的艺术,落在他们本身、他们的生活实践。
就是像这样,有一首歌,流淌在他的生命里,和千千万万人的喜怒哀乐相拥,在独属于他和他们的派对现场,隆重在他的面前呈现,发光。而他自身,成为了这首歌最好的注脚。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