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对华包围失败?拜登犯下三大致命错误,美国还有什么阴谋?

subtitle
时代解读 2021-08-15 20:08

在对华政策上,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直指拜登犯下三大致命错误。不过,死性不改的拜登政府又有了新阴谋,那就是企图把中国经济排斥在印太之外,美国能得逞吗?

在密集地与自己的北约盟友、欧洲盟友和“四方会谈”框架下的亚太地区盟友展开接触之后,美国把自己“包围”中国的最后一站设置在了东南亚。

从7月底开始,除了拜登本人以外,在拜登政府中扮演核心角色的几名官员,包括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以及美国副总统哈里斯,都先后访问了东南亚,或者制定了8月内访问东南亚的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先采取行动的是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这是他就任国防部长以来首次对东南亚的访问。值得一提的是,奥斯汀的访问伴随着英国“伊丽莎白号”航母打击群穿行马六甲海峡,经航南海。与在面对中国时坚持把“战争”两个字挂在嘴边时不同,在方位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的行程中,为了拉拢东盟国家,奥斯汀罕见地摆出了一副近乎“谦逊”的态度:

首先,奥斯汀对东盟国家宣称,美国之所以和自己的盟友开着航母来到中国和东南亚国家门口,是因为华盛顿致力于和北京建立“稳定且具有建设性的关系”。

奥斯汀宣称,华盛顿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中美两国竞争的前提首先是“经济大国”,然后才是“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军事力量”。

其次,奥斯汀罕见地表示,美国并不总是做正确的事情,但同时,他还强调,美国的体质具有“鲜活的色彩”,因此美国将有能力纠正这种错误。同时,就像之前在北约峰会和7国集团峰会上做的那样,奥斯汀又一次对东南亚国家宣称,美国不会要求他们“选边站”,而是想要扮演“一个可靠的伙伴”“一个关键时候会出现的朋友”。

可惜的是,美国口中不要求自己访问的国家“选边站”,更类似于某种话语陷阱。在东南亚国家的访问中,奥斯汀不断试图把与中国有关的议程列入自己访问的所有国家的待办清单上,包括南海问题、台海问题、钓鱼岛问题以及香港和新疆。

在新加坡的访问中,奥斯汀用极大篇幅来谈论白宫对中国的看法,包括但不限于指责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主张“侵犯”了东南亚地区国家的主权,宣称中印边界争端是对印度的“侵略”,等等。

不过,奥斯汀的努力并没能取得预期的成果。在奥斯汀结束行程的几天之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出席阿斯彭安全论坛时,狡猾地选择了“各打五十大板”的策略来回应美方的诉求。

他回应了奥斯汀的说法,指出美国确实有一定的能力纠正自己的错误,中国方面逐渐流行起的一种“东升西降”的论述值得商榷;但另一方面,他又指出,美国不应该把中国视为敌人。

“我不知道美国人是否提人道,如果美国决定将中国视为敌人,那么他们面对的会是多么难对付的敌手。”

李显龙强调,目前所有的亚洲国家和大部分欧洲国家在扮演美国的重要“友邦”或者“”盟友的同时,都与中国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中国是他们中绝大多数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无论是哪一方想要“分割”这种关系,都十分困难。

他表示,自己支持美国继续扮演“回到过去”扮演“本区域国际秩序稳定器的角色”,这句话反过来就是说,新加坡确实认为现在的美国正在成为在南海地区制造不稳定因素的存在,相当于给奥斯汀碰了一颗“软钉子”。

在越南的访问中,越南国防部外交关系处负责人武战胜称将会和美国在新冠疫情和“加强海上执法能力”上保持接触。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合作”也依然建立在十分脆弱的基础上。

越南指责特朗普在2017年单方面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因为越南对美国存在贸易顺差而指控越南是汇率操纵国。拜登政府上台后,还不止一次就人权记录向越南施压。奥斯汀坚称美国并不会放弃自己在所谓“人权”问题上的主张,并宣称自己会继续和“朋友与盟友讨论这些价值观”。

奥斯汀的菲律宾之行也并不算顺利。当然,他并非没有取得任何成果。事实上,杜特尔特政府选择恢复了之前叫停的《访问部队协议》。在该协议框架下,美军将有能力在菲律宾进行千人部队的轮换,并利用美国设置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

这些军事基地中的一部分靠近南海水域的主权争议地带。不过,奥斯汀并没能等来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进一步表态,事实上,尽管表示将会扩大与美国的合作,但杜特尔特依然拒绝在西方媒体炒作的“南海仲裁案”上配合美国的说法。在任内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杜特尔特再一次强调,这个所谓的“仲裁案”应该被丢进垃圾堆。

菲律宾学者指出,杜特尔特在位期间,菲律宾不太可能改变自己坚持的亲中政策,彻底倒向美国。尽管在2022年菲律宾的总统大选中,杜特尔特将不会再继续担任总统一职,但考虑到他的女儿很可能是他的继任者,并且有着相当强的政治影响力,除非国内政治发生一轮“大洗牌”,否则菲律宾不太可能动摇自己的立场。

总结奥斯汀的东南亚之行,可以理解为,新加坡、越南、菲律宾这三个国家正尽可能多地在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中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和更多的话语权,但他们拒绝站在某一方,或者明确一点来说,就是拒绝像美国希望的那样,“切割”自己和中国之间的关系。

不过,美国很明显不打算就此放弃让东盟,或者让东盟中的几个与美国有着较为密切的军事合作的国家加入四方框架的构想。毕竟,作为“第一岛链”上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新加坡和菲律宾这几个国家扼守着马六甲海峡,是中国在海上通往印度洋的“要塞”。

同时,保证美国印太司令部第七舰队在第一岛链海域的所谓“自由航行”,也早在2012年就被奥巴马政府写入了美国的“国防战略纲领”,如果美国在东盟没能打开一个突破口,那么拜登政府希望能够通过“四方会谈”框架对中国进行合围、极限压缩中国战略空间的图谋就彻底破产了。

在奥斯汀结束东盟之行后。下一个访问东盟的将会是拜登的副手,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根据路透社的消息,哈里斯本次计划访问新加坡和越南。

这是哈里斯自上任以来第一次到访新加坡,同时她也将成为越战以后第一任访问越南河内的副总统。白宫称,华盛顿将新加坡和越南视为自己的“重要伙伴”,本次行程的重点依然将会放在南海问题上。

不过,新加坡和越南在宣传哈里斯的东南亚之行时却把重点放在了其他地方。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李显龙强调本次新加坡更“期待”美新之间在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上取得进展。此外,他还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做了上面提到的,美国不应该把中国视为敌人的演讲。

越南方面则强调,越南重视加强与美国和中国黄子健的关系,并将这两个国家视为自己在多个领域最重要的伙伴。越南将会坚持“独立、自主、全方位、多样化的对外路线”,并且“绝不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第三国”。

在奥斯汀和哈里斯之间,从8月2日开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加入了美国对东南亚发起的密集攻势当中。在五天之内连续出席东盟外长会议。东盟外长会议是以东盟为核心、多方共同参与的多边例行会议。

布林肯这场“戏码”的高潮出现在8月6日。因为在这一天,布林肯与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部长王毅同时出席了这一轮会议。

不出意料,和奥斯汀一样,布林肯再一次用南海议题、西藏议题、新疆议题轮番向中国泼脏水,并试图把“民主”议题强行列入东亚地区国家的事务清单上,宣称民主、透明度和问责制在印太地区“十分重要”,并单方面提出,东盟地区论坛成员国应该站在美国一边,共同向缅甸军政府施压。

在布林肯发言之后,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部长王毅表达了更为务实的观点。他指出,各国之间相互平等,可以本着相互尊重精神加强交流,增进了解,但不应将自己的好恶强加于人,不能打着民主人权幌子,肆意干涉他国内政,甚至谋求地缘私利。

东亚国家历史上大多有遭受列强欺凌的共同经历,而今天的时代,不应再有什么“教师爷”,也不需要什么“救世主”,各国的命运应掌握在自己手中,地区的前途应由各国共同开创。

美国在东盟这里频繁碰上“软钉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美国从一开始就找错了和中国、和东亚,乃至和整个世界打交道的方法。

就像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创始所长、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指出的那样,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战略时,犯下了三个致命的错误,美国对华包围或将失败。

首先,美国错误地选择了和中国开展“战略竞争”,并且把战略竞争的重点放在了军事上。在东亚地区,美国并不是要进行“战略竞争”,而是需要适应新的战略均衡。美国试图“主导”东亚地区的局势,但在现在的情况下,这无疑是不现实的。

就像上面布林肯和奥斯汀所做的那样,美国的部分政客正盲目地试图将自己熟悉的那套,应对北约和欧盟,在冷战时期建立起来的话语体系强加在东亚地区之上,并希望能因此获得主导该地区议程的能力,这种判断无疑是不切实际的。

其次,美国坚持的“从实力的地位和中国对话”是完全错误的。在这方面,拜登政府套用了苏联时期的外交话语,觉得自己能够居高临下地充当其他国家的“教师爷”,这种态度,不仅是中国,全球大部分国家,都是不可能接受的。

最后,就是拜登政府正在从内政而非国际视野来制定对华政策。不客气一点说,拜登现在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本质绝对不是为了让中美关系走入正轨,而是要为明年的中期选举以及2024年的总统连任做准备。

这也是为什么拜登政府在继续通过与中国在贸易领域的接触来缓解自身经济压力的同时,依然不断试图用强硬的外交话语塑造议程,并且希望能够通过不断重复来“迫使”中国接受这套话语。

因为一旦他们稍微在对华接触中表现出真诚谈判的姿态,那么共和党将会裹挟民众的情绪,从而让民主党在美国国内本就微弱的优势彻底丧失殆尽。

在美国《连线中国》的专访当中,芮效俭清晰地对白宫发问:美国究竟想从对华关系中得到什么?

他指出,现在的美国决策者似乎完全没有弄清楚外交的目的。囿于意识形态偏见,他们认为中国模式的崛起对美国构成了生存威胁,并且开始尝试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按照美国的想法“重塑”其他国家,强迫这些国家接受自己的治理模式。

芮效俭犀利地评价说,美国在自家后院的海地和中美洲小国都没能成功推行“美国模式”,为什么在和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居然会觉得自己有能力在中国取得成功呢?

芮效俭还指出,除了中国之外,美国也正在自己的合作伙伴身上犯下同样的错误。他们有选择地忽略自己的合作伙伴的利益,并想当然地希望把自身的诉求强加到它们身上。这一点在东南亚体现得尤其明显。

从奥斯汀到布林肯都不断试图把“人权”和“民主”塞入该地区的议程之内,但他们忘了,自己的盟友比如新加坡、菲律宾、越南事实上本身都是这套话语的“受害者”。

美国不止一次攻击过越南的“人权”问题,新加坡早在2013年就指责过美国的人权报告是“伪善”,菲律宾更不用说,杜特尔特正是因为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对菲律宾的无端指责才一度叫停了美菲之间的《访问部队协议》的。

当然,尽管东南亚国家并不打算配合美国的表演,但美国围堵中国的策略短期来看也并不会发生转变。如果“民主和人权”这条道路走不通,那么接下来,美国可能会尝试在经济上做文章。

就像此前和欧洲盟友推出基建计划来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一样,7月,根据彭博社的报道,拜登政府正计划酝酿一套数字贸易协议,尝试为该地区的数字经济“制定标准”。

根据白宫的计划,该协议将会涵盖印太地区的几个经济体,但不包括中国。美国想要把中国经济排斥在印太之外,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拜登政府认为,这套协议将有助于遏制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不过,这套数字贸易协议会不会重蹈此前美国牵头的“供应链联盟”的覆辙,又或者向奥巴马的TPP一样因为美国自己的反复无常而流产,恐怕很难说。毕竟,想要绕过中国在亚太地区“制定标准”,在当前的国际格局下,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部分消息参考:新华网、参考消息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