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再三逼问,老公和嫂子终于说出那段过去。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8-14 08: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江慧一直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吗?

婚前,父母和祝海康家里要了19万的彩礼。

说好的,结婚装6万块的压箱底钱。可出嫁这天,妈妈却说,只有5万,3万现金和2万放在银行卡。

婆家负责收礼金的人,当场查了一下,结果那张银行卡是空的。

祝海康黑了脸。他说,你们家是不是当我是傻子啊?然后就转身出去给客人敬酒去了。

江慧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心里却一片灰暗。她跟在祝海康身后,委屈得想哭。

怎么说也是她的大喜之日,父母就算再不喜欢自己,也不该在这一天让她难堪。

这是她新生活的第一天。她以为就此可以摆脱过去,可是现在想想,有点可笑。

命运就是条连绵不断的线,从不会转个身就隔断。

江慧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忍住了想哭的冲动。她不想在自己的婚礼上掉眼泪。

02

在江慧的记忆里,家人就不太喜欢她。

6岁那年,父母到外地打工,把她和两个哥哥寄养在姑姑家。那简直是江慧的噩梦。

姑姑不让她洗澡,洗头也不行,理由是费水。

姑姑有个女儿,已经上初中了。平时仗着姑姑不管江慧,想出各种手段欺负她。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拧江慧的脸,让她扎马步。

江慧总记得那个夏天,因为她动了表姐的书包,表姐大发脾气。大太阳天,她脱光了江慧的衣服,让她趴在阳台上。然后让同村的小伙伴,轮流拿衣架打她。

表姐还从家里找出剪子,剪光了江慧的头发。她说,你给我听好了,别人问,你就说自己剪的,要不然我下次打废你。

6岁的江慧,除了哭,别无他法。

那天晚上,大哥回来看见江慧没有了头发,怒气冲冲地问:你怎么剃个光头?

江慧怯生生地看了眼一旁的表姐,说,是我……是我自己剪的。

哥哥抬腿踹了她肚子一脚说,你是不是有病!江慧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痛得半天喘不过气来。

那是她的亲哥哥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要欺负她,虐待她。

无数个夜晚,幼小的江慧躲在被子里默默地哭。

03

江慧的父母是在邻居嘴里听说她被虐待的,那已经是一年后了。

妈妈最终决定把她带在身边。江慧高兴极了。她收拾好自己的小箱子,逃离了那个讨厌她的家。

回去的路上,江慧坐在大巴车上委屈地和妈妈说,表姐和哥哥可坏了,每天都欺负我。

妈妈摸了摸她的头说,不要记恨你哥哥,他也是小孩子,还不懂事。到我这边就没人欺负你了。

江慧抱着妈妈的胳膊说,还是妈妈好。妈妈说,那你以后长大了,要记得报答妈妈啊。

行。江慧一口答应。

那时候,江慧想过无数种长大了如何报答妈妈的方式。比如买许多好吃的给她吃,买许多漂亮的衣服给她穿,带她去旅游……

然而她从没想过,等她长大了,妈妈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等着她报答。

04

江慧的爸爸一直在省城打工。妈妈在工厂附近开了一家小卖店。

他们每天忙得没时间管江慧,江慧也就这样散养着长大了。她到9岁才上小学,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爸妈也从来不关心。

不过对于江慧来说,能生活在父母身边已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了,没有关心也一样能感到温暖。

毕竟她不用再受姑姑的白眼和哥哥姐姐的欺负。

江慧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一方面,家里不看重女孩子读书,另一方面,她的大哥要结婚了。

妈妈说,反正你也不爱读书。你哥还要盖房子娶媳妇。都是一家人,你也该帮家里忙了。

那时江慧也才十几岁,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她还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在这个社会上,没有文凭,没有技能,未来能选择的路真的太少了。

不久,江慧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饭店做服务员,一个月2500,包吃。江慧自己只留500,其余的全部交给了妈妈。

其实江慧对亲人有格外的执念吧。

尽管小时候哥哥总是欺负自己,但作为家里的一分子,哥哥要盖新房,她就要出一份力。

江慧总觉得,她多努力一点,家人就会爱自己多一点。

05

那几年,江慧过得倒也简单快乐。时间就这么匆匆地推着江慧跑过了20岁。

一次,江慧放假在家,一个人躺沙发上和朋友聊微信。朋友是个有趣的东北男生,把江慧逗得哈哈大笑。

妈妈在一旁问,谁啊?

朋友。

妈妈瞥了眼头像说,男的?

江慧随口说了声,嗯。

那天晚上,妈妈就和爸爸说,女儿大了,抓紧找婆家了,要不然她自己先跟男人跑了。

那一年,江慧22岁。

很快妈妈通过大嫂给江慧介绍了个男孩,也就是祝海康。

两个人在微信上聊天。祝海康有天问,我想做你男朋友可以吗?江慧随口敷衍了几句。

她在心里没看上祝海康,觉得他说话愣头愣脑,傻乎乎的。不过,她看不看上不重要,妈妈已经看上了。

06

十一长假,祝海康约江慧回去。妈妈连车票都买好了,可江慧却没去。

她觉得对祝海康没感情,就不必招惹。可长假一过,祝海康竟然找来了。

江慧依旧不想见他。妈妈有些生气,把她教育了一顿。

她说,人家都来了,你行还是不行都要把人送走了再说。你这样不搭理人家多没有礼貌。以后回老家,大家还怎么见面。

江慧觉得妈妈说的也对,于是第二天,带着祝海康出去玩了。

祝海康见到江慧特别开心,第一面就说,哇,你比照片漂亮多了。

江慧怼他,我照片不漂亮吗?

祝海康慌忙解释,不是不是,也漂亮,都漂亮。然后咧着嘴,呵呵地笑了。

江慧被他的傻样子逗笑了。她发现,祝海康虽然二十几岁,可仍像孩子似的,心里藏不住事,不论喜怒,都挂在脸上。

他看见什么有趣的东西都喜欢说个“哇”。来玩的这几天,每天在江慧耳边哇来哇去,仿佛整个世界到处藏着巨大的惊喜。

祝海康回去的那天,江慧去火车站送他。

临走前,祝海康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银手链送给她。他说,不是什么贵东西,你就收下吧。

这条手链,只是江慧逛街的时候多看了一眼,没想到祝海康就悄悄买了回来。

江慧被他小小的心意感动了。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抱了一下祝海康说,谢谢你。

祝海康乐得从地上蹦了起来。

江慧觉得,祝海康不是傻。他只是单纯,像一张白纸,或是一杯水。

07

祝海康回去之后,和江慧在网上谈起了恋爱。

江慧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被关爱,那种被放在手心里的关爱。

每天祝海康都会问她吃没吃饭,累不累。天气冷了,问她有没有加衣服。他会和她说自己从小到大的趣事,讲自己的快乐和难过。

而江慧却很少说自己。

因为有了比较,她才发现自己一路走来,是有多么的艰辛。她受虐待的时候,没一个人过问。她学习不好,也没有人督促。

父母几乎把所有精力和金钱都给了两个哥哥,放在她身上的,只有这次。帮她找一个男人,准备嫁掉。

几个月后,祝海康的父母带着他上门来提亲。双方父母吃了饭,饭桌上,江慧的妈妈开口提了彩礼。

19万,少一分都不行。

这个数字把江慧吓了一跳。

她想不到父母会要这么多。祝家有点为难。

妈妈说,我们养大个闺女不容易,里里外外得花多少钱,结个婚就是你们的了。19万真不多,现在大家不都这个价吗?再说了,压箱底的钱,我们还要贴一部分给孩子呢。

江慧和祝海康坐在一旁,插不上一句话。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点慌。

08

那天,祝家父母决定回去再研究研究。

晚上,江慧和妈妈说,我挺喜欢海康的,你就不能少要点吗?

妈妈说,想什么呢?现在娶媳妇儿哪有这么便宜的。我这是为你好,他们家这点钱都不愿意出,你嫁过去也不会对你好。再说了,你二哥马上要结婚了,盖新房都得要钱呢。

江慧说,你这是为我二哥吧?哪是为了我啊?

妈妈生气地说,我白养你这么大啊。你小时候还说要报答我呢,现在就是报答的时候了。

江慧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整整一夜,江慧都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直闹。

她真怕祝家不同意,带着祝海康就回去了。她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像祝海康这样真心真意对自己好的人。

不过,第二天一早,祝海康的爸爸打来了电话,同意彩礼19万。但压箱底钱各家出6万,作为小两口新生活的启动资金。

妈妈放下电话的时候,对江慧说,看,我说什么来着,不用急。

可江慧却高兴不起来,她觉得自己不是嫁出去了,而是以一个不错的价钱,卖掉了。

09

婚礼定在了正月十六。江慧一个人先回了老家,准备结婚。

临走前,她和爸妈说,你们过年也要回来啊。要不然家里就我一个人。

妈妈说,肯定回去啊。我闺女在家最后一个春节,我们怎么也要回去陪你过的。

然而,江慧一个人在老家等到年三十,父母也没有回来。妈妈在电话里说,春节三倍工资,你爸想多赚点。

江慧说,那你呢?

妈妈说,我不能把你爸一个人扔在这边过年吧。

江慧问,那你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过年吗?

妈妈嫌烦地说,反正十六我们就回去了,你就将就一下吧。

放下电话,江慧的心里委屈极了。她看了冷清的老房子,觉得自己就像件旧工具,终于完成了使命,被遗弃在角落里。

她买了鱼和肉,可是不想做。春联和福字摊在桌子,没有人贴。电视放着合家欢的春晚,可江慧越看越难过。

祝海康在微信上问,你在干什么呢?

她说,看电视呗,我爸妈没回来。

江慧敲了一串字,你在干什么呢?

可是想了想,又删了。

想也想得到祝家的热闹,何必刺激自己呢?

那天江慧关了电视,准备早早的睡了。可是10点多的时候,忽然有人来敲门。

是祝海康,带着一堆的好吃的。

他走进门,仿佛带来一屋子的阳光。他说,猜你一个人就不会好好过年,我来陪你了。

他打开了电视,帮江慧把福字贴起来。然后展开一挂大地红,先劈里啪啦地放了一串。

他说,来,先崩崩秽气。

江慧看着他喜气洋洋的背影,悄悄抹了眼泪。

她想,嫁给这个男人,一定会幸福一辈子吧。

可是她没想到,就在婚礼的那天,妈妈仍然对她耍了小心机。

10

婚礼上,江慧真不知道要怎么和祝海康解释,说好的6万,怎么就少了一半。

祝海康的脸上藏不住事,一瞬就黑了。

江慧跟着他敬酒,只能强挤出心酸的笑容。

在一旁的公公看见了,把祝海康拉到了另一个屋,说了些私密话。

江慧看在眼里,心里咚咚的在打鼓。她真不知道,这件事要如何收场。

她以为,她就要找到幸福了。可现在……

祝海康从房间出来,脸色缓了许多。江慧委屈吧啦地走到他身边。他瞥了一眼说,结婚呢,干嘛瘪着嘴?

你不气了?

祝海康没接话。

江慧又问,你爸说什么了?

祝海康卖了官子,说,我爸说这事也不能怪你,钱又不在你这,添多添少也不是你说了算。反正你是老婆了,以后咱们是一家人。

江慧的眼圈又红了。

祝海康鼓了鼓嘴,一本正经地说,咱们的婚礼,不许哭。

江慧被他样子逗笑了,可依然有幸福的泪花,闪烁在眼睛里。

11

江慧婚后的生活,过的真的很幸福。

祝海康和公婆对她都很好。

2019年的5月,她生下了可爱的小女儿。祝海康在产房外面,整整守了一天。知道江慧顺利生产的一刻,他激动地哭了。

婆婆进去,给江慧穿好了衣服,推她去了观察室。祝海康蹲在旁边眼睛红红地说,老婆你辛苦了,你真厉害。

那一天,江慧的妈妈没有来。其实,坐月子的时候,妈妈也只回来陪了她两天。

江慧心里多少对她有些失望的,但真的没有从前那么委屈,那么心痛了。

也许就像祝海康说的,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她只是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吗?

江慧自己也生了女儿,她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去爱她,所以她真的理解不了她的父母。

女儿百天的时候,祝海康摆了酒,来了许多邻居和亲戚。

大嫂也来了。她抱着孩子,和祝海康说,你老婆也算苦尽甘来了,从小被人抱养……

江慧刚好就走到她身后,她问,谁被抱养的?

大嫂这才看见她,一愣说,你……还是问海康吧。

江慧更惊讶了,自己的身世,祝海康竟然比她更清楚。

12

祝海康在江慧的逼问下,告诉了她一切。

江慧是早上出生的,因为是个女孩,所以下午就被装进一个黑包,送给一个没有孩子的男人抚养。

那个男人是妈妈的三弟。然而,没过两年,三弟患病离世了,只能转给了妈妈。

相亲的时候,妈妈就告诉了祝海康,所以她才那么理直气壮地要那19万。

他们没有血缘,也就没有义务。

江慧恍然明白为什么家里的亲戚都不喜欢她。姑姑一家敢这么嚣张地欺负她。妈妈为什么给两个哥哥花再多的钱盖房子,却不愿给她多花一分钱。

可是,亲情真的只因血缘才叫亲情吗?

那么长久的陪伴,即便是一只宠物,也会生出感情。

何况,她是他们的女儿啊。

江慧真想打电话问问妈妈,她在她眼里,究竟算是什么?

可她又不敢。因为,她怕一旦戳破,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他们再不喜欢她,也是她的父母,即便吝啬,也给过她温情。

如果不说,她就还是他们的女儿。

如果说了,她就是真正的孤儿了。

祝海康抱着她说,你啊,想开点,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现在有我和孩子爱你啊。

江慧轻轻点了点头。

可是江慧不想说,有些渴望可能会淡减,却不会消亡。她心里有个洞,一直空着,从未填满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