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双减”落地,俞敏洪落泪,“新东方们”让寒门难出贵子

subtitle
诚言呈语 2021-08-08 15:11

文|诚言呈语

“双减”落地,俞敏洪落泪。

虽然你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反正教培机构的融资渠道是少了,补习时间被限了,多年上涨的股票暴跌了。

一个曾经的蓝海,瞬间变成了“血海”。

哦不,现在似乎连海都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场课外教培的整顿中,教培机构风雨飘摇。

能够严格按照劳动法的标准去裁员,成了他们最后的体面。

而在给教培机构“刷”了多年业绩的家长中,却是欢呼雀跃,喜迎教育减负的到来。

我无意于对教培机构落井下石,更不想幸灾乐祸。

毕竟作为创业者来说,事业干着干着就没了,显然是件相当堵心的事。

但是客观地说,“俞敏洪们”和他们的“新东方们”,这些年确实在资本的面前割裂了教育的公平,让寒门出贵子变得越来越难。

01

资本下的教育,家长比教培更无奈

如果说双减过后,教培机构的痛苦是短暂而又剧烈,那么在资本钳制下的教培教育,则是让家长和学生经历了漫长的无奈。

在资本没有进入教育行业之前,我们的教育至少环境单纯、目的单一、导向正确。

但是在“新东方们”的裹挟下,所谓的教育新理念来了,所谓的科学教育观来了。

一时间,对传统教育的抨击喧嚣尘上,对诗酒田园的概念趋之若鹜。

尤其是利润丰厚的留学业务,还直接在美国迅速催生出了全球最大规模的野鸡大学。

但你还没法证伪,因为教育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等你得到了答案后,也许早就没心情去跟教培辩论了。

但这还只是教培机构的负面影响之一,更重要的是,家长们对于教育的焦虑,被他们点燃了。

看看那些无处不在的教培广告吧,哪一个不是焦虑营销,哪一个不是连哄带吓唬。

这在本就重视的教育的国内家长里,简直就是干柴遇到了烈火,营销难度低得堪比2010年的房地产。

而当家长的涌入后,教培费用也水涨船高,一直高到了家庭经济负担的边界。

02

比补课更焦虑的,是补不到课

上面说的这些,只是教培行业的兴起后,给学生和家长带来的困扰。

不过大伙可别忘了,想有这份负担的前提,是你负担得起,消费得着。

对于那些偏远地区或者农村地区的孩子来说,要么是买不起,要么是买不到。

因为“新东方们”的本质不是公益而是逐利,但凡逐利的项目,就不会在区域基数小、消费能力弱的村里设点。

这情景,就像是十几年前,我和我的同学们在暑假里想报个新东方补英语,还得跑到北京一样。

那么当学科类补习班科目更多,课时更长了之后,那些身处偏远地区的寒门学子,还能再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吗?

能,但更难了。

这不是臆测,因为教培的存在,让不同地区孩子能接受到的教育资源差距被进一步拉大了。

如果说过去的大学里,还是吃苦耐劳勤学苦练的农村学子居多,那么在如今的校园里,则更像是储殷教授所说的那样:来自农村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当然了,也有人会说,要有人去做科研,也要有人去当技工,教育的过程,本身就是个筛选的过程。

作者设置剩余内容仅粉丝可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