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帮狂人,邱振中也在鼓吹超越古人,给创新书法打鸡血

subtitle
赵俊峰评谈

2021-08-07 16:52

关注

从沈鹏主持中书协开始,书坛开启了疯狂的创新模式,完全背离了传统自然出新的理念。不仅书写风格越来越狂放、躁动,言辞上也开始呈现一种病态的狂妄。尤其是一些写草书的人更离谱,个个声称超越古人。狂躁之风大涨与书法理论家的推波助澜也密不可分,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邱振中就在助长这种歪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在一则书法视频中就说:“书法史上有很多迷信和陈见,这不是哪一个人制造出来的,是由于书法在发展演变过程中的一些情况它带来的。比如说,我们第一点,大家都认为,也许你们听得已经很多,今天的书写不可能超过前人,对不对,那是一个不可逾越的标准。错了,如果每一个时代,都不可逾越它的前边的时代,那么这部历史早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也就是说它只是一部不断衰败的、没有生机的一个过程。”

邱振中作品

邱教授接着说:“我们知道,书法史绝对不是这样,一种文化它的演变的历史,一种艺术它的生成和演变的历史,如果变成了这个样子,那我们只要到博物馆去看就行了。只要看前面那段实践就行了。但是这种不可能超越前人的观点,在很长时间以来,影响着整个的社会,整个的文化史。比如说北宋的欧阳修,他对他那个时代的书法,就批评地非常厉害,他说书法的衰败,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简直太惨了,此后每一个时代这种骂声不绝,一直到今天,这就让我们做书法专业的人很惶惑。”

邱振中作品

显然,邱振中教授认为今人超越古人。但是他忘了一个基本前提:你跟古人在从事同一种工作,方向一致,功夫下得比古人大,完全可以超越古人。实际上,当代的创新书法和古人的书法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由沈鹏开启的书法创新之路,完全跟西洋美术接轨,只在形式变化上做文章,用人为摆布的形式取代古人的自然出新。

邱振中作品

这种抛弃书法内涵的创新书法,其实只是在古人所说的“形质”上打转,至于书法更高级的神采,则茫然无所知。王羲之的族孙南朝大书法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一书中就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说得很明白,只有形质和神彩都有的书法作品,才能和古人相比。

当代只讲形质的创新书法是无法同古人相比的,也就是说方向不对,努力白费。下再大的功夫也超越不了古人。同样道理,邱教授也不理解欧阳修等文人强调“无法超越前代”的内在原因。古人之所以这么认为,也是建立在对书法本体的认识上,其实还是形质和神采,“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邱振中作品

真正能够看懂书法史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书法形式越来越丰富、华丽,神采却越来越黯淡。比如汉以前的隶书和篆书,点画和用笔都很简单,却有一种正大、壮美的气象。这种气象今天也应该有,因为国家正走在复兴的路上,当代书法无法反映这个壮丽的时代。没有别的原因,书法创新助长了欲望,利欲熏心割裂了小我与大我的联系。尽管技术上五花八门,各种西洋美术理论充斥,却写不出泱泱大国的气象。

邱振中作品

复古才能找回失去的书法精神,古人也是这么干的,在古代书法人自我批判的精神感召下,宋、元、明、清甚至民国的代表性书家,都是从唐入手,上溯至魏晋、秦汉。这种回望不是为了学形式。形式当随时代,精神千古不变。吸取了魏晋、秦汉正大、朴厚气象,时代是气象,具体到个人,由于修为不同就是不同的神采,也就完成书法传统的复兴。批判能够让我们回望优秀传统,自夸只能在邪路上越走越远。

邱振中作品

现代的创新书法,尽管有华丽的形式,却毫无神采,硬说超越古人就是个笑话。当代书法狂人为了一己私利,不断地自我吹嘘,斩断了当代书法的根脉,永远无法提升到对形而上“道”的追求,更谈不上超越古人。邱振中这类理论家,认为当代书法能超越古人,等于给一些书法名利客打了鸡血,推动他们一路膨胀。

·原创作品呢,私自转载、拼接必究·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观点 / 弘扬传统文化,为往圣继绝学 / 如果说得在理,就请关注、赞赏、转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