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华社点名“增高针”,生长激素遭滥用,相关概念股暴跌

subtitle
钛媒体APP 2021-08-05 21: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华视点发布的一篇《身高焦虑就打“增高针”?危险!》文章,再次触发了大众对生长激素滥用的关注。

因此,该报道立即引发了市场方面的恐慌。

8月4日晚,A股市场的两只生长激素概念龙头,市值超1100亿、堪称“东北医药茅台”的长春高新跌停,安科生物暴跌超10%。

“增高针”的危害与高额的费用

在昨日新华视点发布的文中提到,近年来,医学上主要用于矮小症的“增高针”兴起,儿童生长激素超范围使用已成潜规则,临床上存在疾病诊断不规范、随意扩大生长激素应用范围、过度治疗等问题,带来严重健康隐患。

“增高针”实际上注射的是生长激素,可能会造成使用者的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

还有医生介绍,一些孩子在注射生长激素后,甲状腺功能会出现暂时性减低的情况,会有疲劳、乏力、虚胖等症状。有些孩子在注射生长激素后会出现血糖高的问题,需要定期监测,避免发生糖尿病的风险。

新华记者查询资料后发现,目前与生长激素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还有良性颅高压、色素痣、手脚变大、局部红肿及皮疹、中耳炎等。

增高针对家庭带来的影响,自然还有经济层面的。

据新华视点,业内专家介绍,给孩子注射生长激素治疗,因制剂不同、体重和敏感性不同,每月费用在3000元至15000元之间,往往需要注射2至5年。

更有甚者,不久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黄轲接诊了一位病急乱投医的妈妈王女士。王女士担心儿子身高偏矮,陆陆续续在各种“身高促进门诊”就诊,一年花费了48万元,结果儿子只长高了1厘米。

由于推广“增高针”能获取暴利,一些医药代表用高额回扣来引诱儿科医生滥开处方。一些生长激素药厂邀请儿科医生参加培训,而所谓的培训就是让医生给孩子多开生长激素,按销售额的一定比例提成。

在此乱象之下,规范生长激素显然迫在眉睫。

业内专家表示,对于身材矮小的儿童,必须进行儿童骨龄、生长激素分泌水平等检查,还需要排除各种疾病,方可决定是否适合使用生长激素治疗。对确实患有矮小症的儿童,生长激素是目前认为的最有效的治疗方式,但一定要选择正规医疗机构。

长春高新股价跌停,回应称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生产经营

除了谈到生长激素给孩子带来的身体影响和家庭带来的经济损失,新华视点一文中还提到了背后因此获得了高额利润的企业。

该文章指出,近年来随着社会需求的增加,生长激素的使用量越来越大。2016年至2020年的5年间,国内一家生长激素龙头企业的年收入增长了4倍多,收入90%以上都来自生长激素相关产品。

而此轮股价受影响的国内生长激素行业的巨头——长春高新,其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在2020年也实现了高达58.03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20.34%;净利润为27.6亿元,同比增长39.66%。

受此消息影响,市值超1100亿、堪称“东北医药茅台”的长春高新跌停。

不过,今日,长春高新在电话会议中回应称,公司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要求生产经营,生长激素属于处方药,国家对于生长激素的销售有《药品管理法》 《反兴奋剂条例》等严格的法律法规要求,相关产品均销售至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医疗机构。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历时5年申报的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拿到生产批文,长春金塞因此确实成为了国内首家获得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生产批文的企业。据IQVIA数据显示,2020年长春金赛在国内生长激素市场的占有率达到78.39%。

长春高新今日还表示,在儿童领域,公司将积极拓展生长激素在身高管理之外的其他领域的应用,如大龄晚婚晚育导致的早产、以及早产带来的儿童多动症、自闭症等方面;而在生长激素成人适应症方面,公司后续也将积极推进生长激素产品未来在大龄女性备孕、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抗衰老、医美等方面的合规应用。

(钛媒体APP编辑陶淘综合自新华视点、AI财经社、金融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