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饶鄱阳县一夫妻店被白条“吃垮” 县纪委已介入调查

subtitle
中国江西网 2021-08-05 12:00

大江网/大江新闻客户端讯 万思、记者沈冠楠报道:江西鄱阳县凰岗镇素贞酒楼关门近10年,而当地土管所、粮管所、八一小学及4个村委会在酒楼吃喝、招待,欠下的3万余元餐饮费至今都没能要回来。一大摞白条的背后更是暴露出当地政府官员公款吃喝的作风问题。

目前,当地县、镇纪委已介入调查。

“白条”压垮了夫妻店

凰岗镇原素贞酒楼老板娘汪素贞今年62岁,在当地开了20来年餐馆,2012年开不下去,欠账太多,倒闭了。“都是镇政府欠的,到今天还有3万多元没还。”

“金方村委会欠款5166元,金鸡村委会欠款1490元...”汪素贞把欠账具体金额熟记在脑海里。“每天醒来都想着这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观前村委会中餐费680元

20世纪90年代,汪素贞夫妻二人开酒楼养家糊口,主营炒菜、早餐等生意。刚开始,酒楼生意还算不错,虽每天起早贪黑很辛苦,日子倒也过得舒心。可好景不长,汪素贞说,酒楼开业没多久,镇、村领导干部就开始在酒楼吃饭打白条。“都是镇里领导,他们说公务招待,我们也没办法。”

“菜金吃不到多少,主要是好烟好酒”

据其介绍,从1997年至2012年,镇土管所、粮管所、八一小学、金方村委会、金鸡村委会、观前村委会、溪口村委会在酒楼打了大量的白条。几乎每张收据上的内容都如出一辙,收款事由为“午餐、晚餐”。记者翻看这些收据,最少的消费有几十元,最多的消费高达六七百元。汪素贞告诉记者,“我们酒楼小本经营,菜金吃不到多少,主要是烟酒钱。”据其介绍,好的烟有中华,好的酒有三星四特。

金方村委会欠条

就这样,一百两百三百四百,15年累计起来3万多元,硬生生将汪素贞的酒楼吃垮。酒楼垮了,留给她的是冷冰冰的一大摞无法兑现的白条。

观前村委会中餐费420元

汪素贞向记者提供了这15年间欠账单位及金额明细如下:

1997年至1998年,河东八一小学校累计消费4035元;2002年,凰岗粮管所累计消费6848元;2007年至2008年,原凰岗土管所累计消费7990元;2009年,凰岗镇金方村委会累计消费5166元;2010年,凰岗镇金鸡村委会累计消费1490元;2011年,凰岗镇观前村委会累计消费5195元;2012年,凰岗镇溪口村委会累计消费1070元。以上消费累计达31794元。

汪素贞说,“时间这么久且先不说贬值的问题,我连本都拿不回。”

土管所消费560元

“送烟送礼才能讨回来一点点钱”

每一张白条的背后,不难想象都是汪素贞和其家庭为之背上的不易。酒楼倒闭后,2012年,她夫妻二人只能背井离乡外出打工谋生。“之前在苏州做一些杂活,2016年来到景德镇,我做洗碗工,丈夫扫马路。”

汪素贞坦言,“如果没有经常挂账消费,酒楼或许能正常经营下去,维持生活刚刚好。我们就是担心这大吃大喝的日子到不了头,白条越积越厚。”

从1997年至今24年过去了,汪素贞不是在要账,就是在要账的路上。每每谈及此事,汪素贞满腹心酸,“这些年我们想尽各种办法,有时候,到领导家里送烟送礼才能讨回来一点点钱。”

但至今为止,仍有4个村委会、3家单位的费用无法拿回。“他们都承认欠钱,就是拖着不还。”

汪素贞说,有些白条因时间太久,字迹已经看不清了,还有些票据因搬家丢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账目,历经了好几任领导。以前欠账的,要么退休要么调离岗位。“现在找他们,都以票据丢失为由不还。”

调查:承认打白条 都“甩锅”时间久远

就此事,记者联系上原河东八一小学校长曹新明,他告诉记者,2006年他在任期间,财务拿了白条给他审批签字,已经结算了。“我记得是4000多元餐饮费。”

当记者向其反复确认是否已经结算时,他解释称,按照当时学校规定,签了字就意味着入了账,财务就会结算。不过他最后表示,“钱给没给,给了多少,还有多少没给,是财务的事。我也不清楚。”据其称,每个学期末,财务都会对记账凭证进行汇总,并将相关票据打包封存。但当年的财务早就离职了。

采访中,原凰岗土管所所长刘武荣也承认打白条的事,都是单位接待的费用。这么多年,领导换了几届,白条丢失了,这事就一直搁置。

当地纪委已介入调查如违纪将严肃追责

就此事,记者多次与当地镇政府了解情况。7月28日,凰岗镇政府就白条一事作出回复:如果老板娘拿出充分证据(签字票据等),拖欠餐饮费的人员将全额支付所欠餐费。

8月3日,记者联系上该镇纪委书记汪勤俭,他告诉记者,从目前了解情况看,由于汪素贞部分票据丢失,暂时无法核实欠款金额。“我找了几个欠款人谈话,他们也记不清欠了多少钱。”汪勤俭坦言,自己刚上任,会积极处理此事,尽量追回欠款。

事实上,当地镇政府多年“拖欠餐费”并非孤例。记者了解到,2019年4月7日,凰岗镇一家餐馆老板曾向《问政江西》平台反映:2012年,凰岗中学拖欠12765元餐费;2015年至2016年,镇政府综合站拖欠14774元餐费。记者从餐馆老板处得知,平台介入后,欠款才于2019年结清。

对治理公款吃喝,中央早已三令五申,各地也有严格的制度和要求。凰岗镇以上欠账行为,有多少是超标吃喝?还有哪些村委会、职能部门有公款吃喝行为,是否都应该查一查?截至发稿前,记者已将情况反馈至鄱阳县纪委。工作人员表示,会第一时间介入调查,针对凰岗镇存在的问题进行集中处理。一经查实有违法违纪行为,将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追责问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0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