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惹事了!美团、腾讯投资的易久批被抓了个现行

subtitle
金叫唤来了 2021-08-04 21:16

“易久批是那种让我们眼睛一亮的企业,公司创始人思维清晰,业务脚踏实地,发展步步为营”——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张磊曾如是评价“易久批”这家快消品产业互联网平台。

据公开报道,2018年9月,易久批获得美团、腾讯2亿美元D轮融资;

2019年2月,华平投资易久批1亿美金;

2019年8月,易久批再获腾讯近8000万美金追加投资;

2020年2月,易久批完成D++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龙珠资本(美团点评产业基金)、源码资本、普洛斯GLP投资……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星光熠熠”的公司,如今却成了山西省民生领域执法办案的典型案例!

7月22日,山西省市场监管局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今年第二批十起典型案例。

金哥发现,易久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利用“易酒批”电子商务平台销售侵犯“杏花村”注册商标专用权白酒案,赫然在列。

天眼查显示,易久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曾用名“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在安徽,法人王朝成,注册资本10亿元,实缴资本5.65亿元。

据新闻发布会的内容:2020年9月11日,临汾市洪洞县市场监管局接到举报线索,执法人员对易久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洪洞仓储库房进行检查,发现该库房的145箱杏花村老酒涉嫌侵权——经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认定为侵犯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目前,该案已由洪洞县市场监管局移送公安部门进行处理。

一、十二字为啥就差“产品真”

据金哥调查,易久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北京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控股。

北京易酒批公司成立于2014年,法人王朝成,注册资本约278万元。北京易酒批公司的股东有30多个,包括上海景林景惠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汉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长沙湘江龙珠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等。大股东为王朝成,占股33.8%。

公开资料显示,王朝成,1977年生,历任安徽金鹊国际广告公司副总经理、盛初(北京)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王朝成的第一桶金来自酒圈,做营销咨询业务。

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市值仅22亿元。此后十年,茅台市值上涨了100倍。在此背景之下,2003年,年仅26岁的王朝成创办了自己的酒业咨询公司。

如今的行业自媒体“微酒”,背后的注册主体就是上海盛初营销咨询有限公司。王朝成的言论时不时在“微酒”发声,他也被“微酒”称为“酒业最强大脑”。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2014年,王朝成正式成立易酒批,定位为酒水B2B电子商务平台,致力于打造一个为酒水终端店老板提供产品查询、进货、利润大新品介绍的综合资讯交易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王朝成还将刘强东和京东视为了自己追赶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想打不死,烧不完,一定要将供应链变重”——这是王朝成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是不是很有东哥的味道?

他野心勃勃,颇有挟资本“一统江湖”之势。

早在2017年,他就对外公开表示,“易酒批”正在积极准备IPO,规范公司的法务财务,争取在一年两年的时间里实现上市。

如今看来,“上市”的豪言已成了“笑谈”。

金哥注意到,正是在2017年,“易酒批”低调更名为“易久批”,开始向全品类、综合性快消B2B平台转型,并不断增加非酒类产品的比重,包括方便速食、米面粮油、厨房调味、饼干糕点、糖巧果冻、纸品湿巾、洗发沐浴等。

“产品全、价格低、送货快、服务好”——这是来自易久批官网的十二字客户服务标准。

对此,金哥很好奇,十二字为啥偏偏就差个“产品真”呢?

你“产品全”,有淘宝全?还是比京东强?

二、内部管理叫人大开眼界

四年过去了,上市还没有下文,钱已然烧了不少。

易久批官网显示,它获得贝塔斯曼(BAI)、源码资本、景林资产、光源资本、美团、腾讯、美国华平投资等约33亿元融资。

眼下又曝出了仓储库房存有“假冒酒”的事实,易久批的玩法实在叫人大开眼界。

对易久批的印象,网友们的评价也许能说明一二。

今日头条用户@淄博花无缺:这个平台是割韭菜的,目的就是通过低价补贴把经销商和终端搞死,最后控制白酒厂家,完成全产业链布局,厂家成为他的打工仔……

今日头条用户@赵齐仲:我都没在易酒批上进过货,隔几天就收到信息说我下单。后来知道是业务员自己弄的,激活会员,可想而知这个公司有多少是假的。

今日头条用户@刘烽807:易酒批就是一个倒货商,整天忙着换仓库……

天眼查用户@蘭尼:公司企业文化就是罚款,内部太混乱了。

说到易久批的内部管理问题,金哥在裁判文书网上简单搜索下,发现八卦还真不少。

一审刑事判决书【(2020)皖0202刑初58号】:

2017年1月,被告人王某某入职易酒批公司,任华北区域城际物流调度员,实际负责易酒批各个子公司之间的酒水调拨、采购、物流配送等工作。

2018年11月17日、19日,王某某通过电话联系、微信群发布消息等方式向易酒批各子公司发布低价茅台酒出售信息,后易酒批苏州子公司、济南子公司、扬州子公司、泉州子公司、福州子公司、长沙子公司分别通过线上审批程序向北京子公司预付款采购飞天茅台酒。

2018年11月19日,被告人王某某向易酒批北京子公司仓库信息员谎称上述酒水已经全部通过物流发出,让信息员在仓储系统补录出入库记录,信息员按惯例进行补录操作。

随后王某某通过钉钉软件上传其伪造的酒水出入库单据,向易酒批总公司申请北京子公司支付酒水货款,之后使用北京子公司经理崔某账号通过了其支付审批申请并正常流转至易酒批总公司财务部门,且经线上审批通过。

随后易酒批总公司财务人员从北京子公司账户分四次打入“福满家酒水批发”供应商账户约281万元。而该“福满家酒水批发”供应商收款账户实由王某某掌控并使用。

王某某使用预付款向易酒批泉州子公司、株洲子公司发货,两家子公司收到的茅台酒价值约37万元。

剩余约244万元被王某某私吞并用于归还个人赌债及挥霍。

——金哥看完,反正一个感觉,这员工玩得太溜了。

可谓“一马平川”!易酒批的内控,简直形同虚设。

如果说这是2018年发生的事情,易酒批后面应该“亡羊补牢”了——这应该是绝大部分人的猜测,可是,一审刑事判决书【(2020)浙1002刑初404号】披露的内容,再次让金哥瞠目结舌。

2020年5月20日3时40分许,被告人陈某驾驶一辆黑色帝豪轿车从宁波市至台州市椒江区。

利用自己曾在台州市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易久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作,熟悉公司环境的便利条件,翻墙进入公司,通过硬推大门的方式进入仓库内。

陈某将货架上19箱(共114瓶)53度飞天茅台酒(价值人民币27.645万元)搬上公司的浙AO××××厢式车内,将车开出仓库至自己的帝豪轿车停放处,将茅台酒从厢式车搬到内,再将厢式车停回仓库原位并翻墙出公司,后驾驶自己的帝豪轿车返回宁波。

当日14时许,陈某将该19箱茅台酒以公司的名义销售给宁波某食品商行,获利约26万元。

——不瞒大家,金哥看到陈某“再将厢式车停回仓库原位并翻墙出公司”时,差点要笑喷了。这陈某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完全游刃有余!

问题来了:易酒批类似漏洞还有多少?

金哥发现,近年来,易久批涉讼案件不少,以上只是冰上一角。还有与员工的劳动争议、起诉员工不当得利、员工挪用资金、职务侵占,可谓五花八门。

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易久批”,还是投资者所称的叫人“眼睛一亮”的公司吗?

在王朝成眼中,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易久批”,距离“目标”刘强东到底是越来越远,还是越来越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