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哭着闹着要访华,却来给中国立规矩,中国如何突破美国围剿

subtitle
时代解读 2021-08-04 20:04

有求于中国的美国却想着“软饭硬吃”,想给中国立规矩。面对越来越疯狂的美国,中国有哪些应对之法?

7月底,围绕着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的天津之行,美国人的政治表演又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借用这次会谈中中国副外长谢锋的说法,就是“美方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美国,想要软饭硬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什么说舍曼来中国是想“吃软饭”呢?

因为,客观上来说,现阶段,中美双方的角力中,率先撑不住的是美国,或者说,是迫切需要为2022年中期选举争取分数的民主党和拜登政府。

美国的中期选举将决定民主党和共和党各自能够在参议院和众议院拥有多少席位。目前,在参众两院中,民主党都占据了十分微弱的优势:在众议院,民主党占据222个席位,共和党则占据了了211个席位;在参议院,两党席位则呈现出50比50的微妙局面,但考虑到现任副总统、参议院议长哈里斯是民主党人,因此她的关键一票,能够让民主党事实上在参议院享有更高的话语权。

美国的参众两院共同制定和起草法律,同时,参议院还有权驳回白宫对高级政府官员和法官的任免。

拜登上任以来,依赖民主党在两院的微弱优势,白宫顶着共和党的反对声浪,推行了一系列颇有争议的法案,包括1万亿的基建法案、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法案,以及“旨在提高对中国的竞争力”的确保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与接触法案,等等。

而一旦民主党中期选举中失去本就不多的优势,拜登在接下来的任期中将很难继续像现在这样顺利地得到国会的支持,那些本就颇富争议的投资计划也将有可能因为共和党的阻挠而拖延甚至搁浅,这对于拜登实现连任目标将会是一个致命打击。

现在民主党面对的情况并不乐观。

首先,从美国政治生态的惯例来看,在中期选举当中,总统所在的党派都会居于一定的劣势。这种情况也不难理解,毕竟,民众对执政党和在野党有着不同的要求和评判标准。

其次,特朗普这位劲敌正跃跃欲试,时刻准备卷土重来。当地时间6月26日,卸任之后的特朗普第一次在俄亥俄州出行了大型集会,发表演讲,并且和自己的支持者展开了亲密互动,高调呼吁选民支持共和党重新掌握参众两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拜登政府在执政半年之后,给出的成绩单并不亮眼。

对新冠疫情的防治被拜登宣传成了自己的政绩之一,到目前为止,全美确实也已经有49%的人接种了新冠疫苗。但让拜登政府不安的是,新冠疫苗的相关工作,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就已经展开了。

特朗普在2020年启动了一项被命名为“曲速行动”的计划,旨在让美国能够尽快研发新冠疫苗,并优先让美国人接种疫苗。也就是说,在共和党的支持者看来,拜登政府的疫苗接种成果,是一种“摘果子”的行为。

同时,随着以德尔塔为代表的变异新冠病毒株的扩散和传播,近些日子,美国的新冠疫情呈现出急速反弹的趋势。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消息,在6月19日到7月23日这一个多月间,美国的新冠确诊病例增幅直接超过了300%,住院与死亡病例也出现失控的危险倾向。

在经济复苏领域,拜登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与2020年年中一度攀升到14%左右的失业率相比,依靠数万亿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拜登上任以后,美国的失业率确实呈现出走低的趋势,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6月,美国的失业率降低到了5.9%。

可惜的是,这个数字距离美联储的目标——4%以下,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却已经因为大水漫灌的经济刺激计划呈现出过热的趋势。美联储预估的通胀率为2%,但从五月份开始,美国的通胀率就已经突破了5%。

美联储宣称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性的,但事实是,越来越多的学者对这种说法持悲观态度。美国银行的首席策略师在6月底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白宫,美国的高通胀率可能将会持续2到4年的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其实是急需中国的帮助的。

用经济方面举例。美国现在的通胀,本质是美联储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超发的美元没能按他们预想的那样,被全世界消化。按照美联储之前的套路,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在全球市场流通,即使超发了几万亿,平摊到整个世界上,美国自己承受的压力就能被大大削减。

但美联储忘了一点,那就是在他们疯狂印钞之前,美国刚刚干了一件事,就是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脱钩”。美国人为地筑起了和中国市场之间的壁垒,导致超发的这笔美元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被拦在了世界市场之外,只能倒灌回美国国内。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美国通胀率居高不下。

而中国的情况就比美国好得多了。作为新冠疫情之后最早实现经济复苏的国家之一,中国的商品现在在全球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而且中国也没有美国的“党争”问题。

恰恰相反,因为过去几十年中丰硕的国家建设成果,以及2020年以来在抗击新冠疫情上的杰出表现,中国的道路自信和国家凝聚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果拜登在2022年之前没能得到中国的援手,那么美国如何不好说,至少他自己的屁股在白宫里是坐不了多久了。

就在舍曼访华的不到两周之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大力批判了特朗普时期美国和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很明确地说,她认为关税对美国经济没有帮助。

耶伦批评说,为特朗普关税政策买单的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的消费者。从耶伦的口风就能看出来,拜登现在正打算从贸易协定入手,或者说,更具体一点,可能是从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额关税这个角度入手,来缓解美国现在的经济压力。

美国取消关税,这一点我们当然是很欢迎的。但坏就坏在,拜登政府打算“软饭硬吃”。他们自己需要中国帮忙,不想着坐下来好好和中国谈,反而满脑子想的都是极限施压,在自己什么代价都不付出的情况下,让中国无条件地让步,自己“赢两次”。

我们来看看从拜登上任以来,到舍曼访华之前,美国都干了些啥:

2021年3月,美国印太司令部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太平洋威慑计划”,希望在2022年起的五年内,增加大约270亿美元的军事开支,用来提高对中国的“军事威慑”能力。6月,在出席G7峰会的时候,美国又强调,未来将要在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到非洲,再到“印太”的广泛区域“重建更美好的世界伙伴关系。

随后,在北约峰会上,美国又一次重点强调,自己计划进一步巩固和加强自己与“印太地区”伙伴国家之间的关系,包括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韩国,等等。舍曼访华之前,美国国务院接连联合多个部门发布文件,炒作香港议题和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公然干涉中国内政,并且还宣称中国在“网络空间”存在“不负责任、破坏性和破坏稳定的行为”。

舍曼在访华之前,美国国务院更是发话说,美国要“从实力的地位出发”,接着给中国“立规矩”。

从这些做法不难看出来,拜登政府现在想要“两手抓”:在自己需要的地方和中国合作,同时又要继续打压中国。

归根结底,这一届美国政府根本就没想过改善中美两国的关系。就像外交副部长谢锋指出的那样,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

在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不惜冲突对抗。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放弃中美关系在短期内取得改善的幻想,做好美方继续打压遏制中国的准备。特朗普时期的“贸易战”,我们稳住了;如今拜登这种高喊人权和价值观、拉帮结派,搞集团对抗的手段,我们也依然有足够的战略定力来应对。

从目前拜登在印太地区采取的策略来看,现在的拜登正在做一件事,就是恶化中国周边的安全环境。

以南海地区为例。上任之后,拜登政府持续打着“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旗号,举着“航行自由”的大旗,频频派出军舰流窜到南海水域。根据我国国防部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拜登执政以后,与去年同期相比,美军军舰在中国当面海域活动频次足足增加了五分之一有余,侦察机的活动频次更是增加了五分之二以上。

此外,拜登政府还把南海议题纳入了四边安全对话机制里,宣称要加强和自己的“伙伴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战略协作。就在舍曼访华的几乎同时,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7月23日也同步启程,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三国,试图介入南海问题,宣称要“敦促正视中国在南海的挑衅行为”。

美国在中国近海的这种“搅浑水”的行为,客观上让中国所处的战略环境变得更加敏感和复杂。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让更多的国家看到了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和发展前景。

所以,无论是那些本身就在印太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地区性强国,如日本,还是试图彰显自己在国际社会话语权的域外大国,如英国、法国、德国等等,都表现出了插手“印太地区”事务、提升自己在该区域影响力的倾向。

在这样的背景下,虽然拜登与“盟友”之间的关系看似比特朗普时期更加坚固了,但事实上,会有更多的国家开始对于地区秩序的未来演变产生不确定感,从而拒绝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也就是说,除了在中、美进行选择之外,更多的国家会开始打造更多元化的合作路径,导致中国周边地区出现大量将美国,甚至中国排除在外的小多边合作形式。

面对这样的情况,中国要做的,有两点。

首先,是真正做到有的放矢,不要把精力过多地浪费在大喊大叫的美国身上,而是精细化自己的应对举措,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

无论是哪个国家,还是哪个小多边合作集团,在制定自己的“印太战略”时,都不可能忽视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因此,将会成为他们印太战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不同的国家,在看待中国的时候,视角是不一样的,对华政策,肯定也是不一样的。与歇斯底里的美国相比,绝大部分国家都并不打算用“零和博弈”的心态来处理自己与中国的合作关系。

以欧盟为例。中国现在是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同时,受地理位置因素的影响,中国也不像曾经的苏联或者现在的俄罗斯那样,对欧盟的安全空间造成威胁。因此,欧盟一来承受不住和中国“脱钩”的成本,二来也根本不愿意和中国“脱钩”。

欧盟或许会在中美的战略博弈之中倾向于美国,但也不太可能完全倒向美国的一边。欧盟的态度,可以参考法国总统马克龙前阵子在G7峰会上的说法,即欧盟确实和美国有“共同的价值观”,但不打算和美国联合起来一起对抗中国,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东南亚也是一个道理。首先,东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的经济联系极为密切;其次,和美国相比,东南亚国家在地理和文化上无疑也和中国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最后,在这些国家看来,美国本身并没有明确的东南亚战略,美国在东南亚的行动,完全是围绕着中美关系而动的,缺乏实际行动,口惠而实不至。

所以,尽管奥斯汀在7月底亲自飞往东南亚,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国情咨文中依然直接打脸美国口中的“南海仲裁”,直接表示,南海根本不存在“仲裁”。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要分析出不同国家的立场和诉求,结合中国自身的实际利益,在守住自身底线的情况下,最大程度地扩展合作领域。打破美国试图单方面在中国周边制定“规则”的妄想。

其次,中国要需要创新自己在国际上的话语方式,提高话语能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近200年来,几乎垄断了对国际规则的解释权,主导了整个话语权体系。在这个体系下,中国长期以来都是被审视、被定位的一方。

如今,话语攻势更是已经成为拜登政府采取的“遏制中国”战略中的重要手段。无论是“航行自由”“人权外交”还是“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本质都是西方话语体系下,对中国维护国家主权的正当行为进行舆论干涉。

在这个局面下,中国一方面应该预先准备好应对机制,尽量在第一时间精准、有力地对对方展开回击,另一方面,则需要开始思考,如何构建起一套属于中国自己的话语和传播体系,提升自身的话语权,以适配中国当前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

部分信息参考:新华网、人民日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