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抗疫背后的偏见与远见

subtitle
南京都市观察 2021-08-04 15:13

南京,博爱之城,也是让人心疼的城市,

南京,担当之地,更是促人拼搏的源头!

NO.1 |

2021年7月29日,江宁区禄口街道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在这之后,网络上针对南京的铺天盖地的偏(man)见(ma)开始不断涌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自网络截图

甚至,依然有人无底线地用民族的伤疤来恶意攻击南京。

▲来自某隐蔽带节奏公众号截图

没有判断力的网友倒也罢了,有些所谓的大V也在用极其隐蔽的方式硬是把本次疫情与南京曾经的伤疤相联系,这种行为的破坏力不比无知的偏(man)见(ma)小。

▲来自朋友圈的一张图

而此时的南京,却用“不离开南京就是为全国人民做贡献”来表达自己。

南京本轮疫情的源头出现在7月10日,最早发病时间为7月13日,发现时间为7月20日。禄口街道在发现病例当晚就进行了全员核酸检测,7月21日一天发布了三条通告:

1号通告建议非必要不离宁,2号通告全市全员核酸检测,3号线通告实行交通管控。比如,地铁S1线路(南京南站—禄口机场)暂停运行。地铁S7、S9线路,在途经位于江宁、溧水中风险和封控地区的翔宇路南站、禄口机场站、空港江宁站、铜山站实行封闭、跳站运行。

▲辛苦的核酸检测工作人员

7月25日进行第二轮全市全员核酸检测,7月28日进行第三轮全市全员核酸检测,8月2日启动部分区域核酸检测,其中一些重点区域的核酸检测轮次更多。还有很多及时有效的防控举措这里就不一一列举,就是这样的不搞一刀切,反应迅速的常态化防控机制,还会被网友恶意中伤。背后,是流量裹挟下的无知跟风,还是有组织有目的有预谋的攻击,后期可能需要系统地梳理甚至调查。

▲图源:南京发布

作为研究城市发展规划的爱好者,越是遇到情绪化的场景,就越要保持宏观定力。后来,我们会慢慢发现,把偏见抛开,背后透着南京发展布局的远见。

NO.2 |

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

▲来源:南京发布

近日,一条消息充分体现了南京作为省会城市的担当:目前扬州、淮安和宿迁所有确诊病例已转至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接受救治。

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再次站了出来,为什么说是又站了出来呢?一年多以前的疫情期间,这里有着100%治愈和医务人员0感染的优秀表现。

在距离“非典”结束已经十多年,很多人可能已经忘记这段伤痛的时候,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于2012年前后开始规划设计,2013年8月动工,2016年交付使用,这充分体现了南京在规划上的未雨绸缪。

2020年前后突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具有远见的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南京公共卫生医疗中心的选址也非常精妙。

既要远离人口密集区,也不能距离人口密集区过远。

江宁区汤山街道康复路1号,位于青龙山北端东侧山脚下。近看三面环山,远看四面环山。交通上有122省道、城市三环和沪宁高速等快速通道加持。

综合各方面因素,这里成为了最有远见的选择。

面对传染病,防治是分不开的,甚至可以说“防在前,治在后”。

NO.3 | 叁

南京启动应急隔离“首站公寓”项目建设

据悉,此项目为南京临空经济示范区溧水片区规划建设内容,旨在立足“平战结合”,既可满足当前疫情防控需要,又可用于入境航班的国内外乘客和工作人员短期健康管理服务。

项目选址溧水区柘塘街道新能源大道,总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房间2000个。建成后的“首站公寓”具备住宿、隔离观察和后勤服务等多种功能,为相关人员提供人性化、规范化、智能化的健康监测服务。

未来我们不仅要与新型冠状病毒长期共存,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也是长久的存在。有些病毒我们无法了解,尤其是突发新型病毒,有时候可能还会一无所知,但我们可以提前做好预防准备。

“首站公寓”就是很好的选项,平时提供公寓和后勤服务,突发情况时可以用来做隔离用。

如果说公共卫生医疗中心重点是应急治疗,“首站公寓”关注的是应急隔离,那么城市发展布局同样可以对可能发生的疫情起到常规预防的作用。

NO.4 | 肆

南京九大新城

说起九大新城,很多人并不陌生。2018年开始公开征求意见的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8—2035)中提到了南京拟将形成两个中心城区“一主一新”,即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形成“一江两岸”联动发展的新格局;同时,建设“三个副城、九个新城”。三大副城是指六合、溧水、高淳。九大新城分别为:桥林、板桥、龙潭、龙袍、柘塘、滨江、汤山、禄口和淳化。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8—2035)大概率要修改。因为就在南京公开征求意见后不久,国家出台了“多规合一”的新政。

所谓“多规合一”,指的是将主体功能区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城乡规划等空间规划融合为统一的国土空间规划,强化国土空间规划对各专项规划的指导约束作用。所以,目前各地的国土空间规划现状都是旧的已失效,新的正在征求意见中。

这个时候可能会有朋友问,南京总规修改的幅度会很大吗?不会,因为已经生效的“十四五”规划与此前的总规公示内容大差不差。

在南京“十四五”规划中,南京的框架格局是这样的:

“一核三极”:一核指的是江南主城区为“主核”,三极分别是江北新区为“主城拓展极”、紫东地区为“创新引领极”、南部片区为“新兴增长极”。

九大新城:相比之前的总规意见稿,“十四五”规划对九大新城的定位更明确了。禄口和柘塘新城是临空经济型新城(利用禄口机场),龙潭和龙袍新城是海港经济型新城(利用临江和港口条件),桥林、滨江、板桥和淳化新城是智造经济型新城(依靠产业基础),汤山新城是生态文旅型新城(发挥环境和旅游资源优势)。

九大新城重要意义在于:城市功能疏解。南京特殊的地形和历史因素导致人口分布不均,主城区人口密度堪比一线城市,狭长的南北两端发展潜力巨大。提高九大新城的吸引力,对老城疏解起着很大作用。

其实,如何进行城市合理布局,九大新城只是第一步。

NO.5 | 伍

2019年3月29日,南京市专门为六合和高淳区召开了一次高规格的大会,会上明确由市区两级层面共同推进落实支持六合和高淳的发展。

2020年2月29日下午,南京2020年全市城建城管工作视频会议召开。“优化特大城市治理”被着重强调,为了让大家能够充分理解,甚至提到了“尽量减少城市内部不必要的人口移动”这种通俗的描述。

此外,要通过规划留白预留稀缺资源和战略空间,弹性应对城市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疫情结束后,除了前面提到的既有规划“首站公寓”外,或许南京还会有针对性的其他规划。

2021年4月27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溧水发布建设“南京南部中心、健康活力新城”的发展定位:加快打造南京南部片区“新兴增长极”和重要的人口承载地,使溧水成为长三角地区具有活力的现代化新城。

也是在这场发布会上,提到了按地级市标准建设溧水区,也就要将溧水打造成“综合性节点城市”。一旦溧水打造成综合性节点城市,那么就可以一定程度上自成体系。明面上,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内部移动,降低城市运行成本;背后隐藏的意义还在于对可能出现的传染性疾病的预防(防止过度过快扩散)。

本次疫情主要集中在江宁禄口和周边的溧水,并没有扩散到人口密集的主城,也从侧面说明了城市节点的重要性。

NO.6 | 陆

决定城市发展方向的是科学合理和有远见的规划设计,偏(man)见(ma)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是全国防疫大局的大忌。

前两年的大疫情,南京在支援各地的防疫工作上付出了很多。今年,南京在自己的疫情防控中也承受了太多:一边抗疫,一边挨黑。

▲来源:南京发布

防疫还在继续,抗黑也势在必行。

浴火重生之日,必将看到一个更博爱、更强大的南京!

此时,我们一起期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