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位学术侦探赢了官司却失去了项目,但他并不后悔

subtitle
知社学术圈 2021-08-04 14: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David Sanders是普渡大学的一名生物学家,现在已经是一名很有知名度的学术侦探,找到了许多论文中存在的问题。但是他的打假行动也遭到了作者的反击——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 Carlo Croce 起诉了 Sanders,虽然他所在大学的法律团队介入并帮助 Sanders 赢得了官司,但是事件结束之后对他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最近,Retraction Watch 对他进行了专访。

David Sanders

Retraction Watch (RW):Carlo Croce在 2017 年把你告上了法庭,为什么?

David Sanders (DS):最初的投诉是关于纽约时报记者 James Glanz 给 Croce 博士的一封信的内容,在信中 Glanz 先生表示Croce博士的论文中存在图像处理不当和抄袭的问题。同时 Glanz 先生也引用了我向他表达的一些观点作为补充材料。之后Glanz 和 Agustin Armendariz在纽约时报的头版上发表了一篇关于 Croce 博士的文章,这是他们调查的结果。这篇报道引来了Carlo Croce对纽约时报记者的起诉。[编者注:Croce 也输掉了那个案子。]

RW:当你得知自己被起诉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DS:老实说,最初我觉得这很有趣。然后我开始考虑抗辩诉讼的费用。我仔细研究了我所在大学保护从事专业活动的员工的政策。根据我的经验,了解规则并遵守规则是一种有力的方法。幸运的是,我以大学参议院主席的身份会见了我所在大学的校长。他在《纽约时报》上看到了这篇文章,在我向他解释情况后,他启动了大学法律团队对案件的评估程序。最终,大学同意对我的官司进行财务支持,具体事务由熟练的外部律师运作。

RW:您的大学支付了您的法律费用,但这次经历是否造成了其他损失?

DS : 我非常感谢我的大学支付费用。然而,我所在学院和系的领导并不承认我在学术诚信方面的努力是有价值的。事实上,有人告诉我,我的一些调查工作虽然不是针对本学校作者的文章,但这并不受欢迎——之后我和我实验室所拥有的资源都被撤回了。

RW:你从案件的进展中学到了什么?

DS : 我觉得有很多值得注意的事。

  • 联邦法官及其工作人员在裁决案件时,会特别勤奋地审查相关判例法和证据。
  • Croce 博士为他的影响因子 h 指数感到非常自豪,据他自称这起诉讼使他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 Croce 博士发起多起诉讼,早在我调查他的文章之前,就有人指控他的实验室存在不当行为。
  • 尽管被列为作者,但人们可以否认一篇文章是 "他们的"。在有关科学进步的媒体文章中,经常会引用一些个人提供的独立评论,他们的名字(通常与隶属关系有关)后面会有 "没有参与研究 "的声明。因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文章的作者试图逃避违反科学规范的责任,例如坚持说他们 "没有参与研究 "或 "没有参与撰写 自己被列为作者”的评论文章。
  • 许多机构和个人很提倡保密原则,但是在一些与自己利益有关的情形下他们很容易放弃原则。比如你向某期刊提出了对某篇论文质疑并附上你的姓名,即使你要求不透露姓名,你也完全可以预期你的名字会被论文作者知道[编者注:很多案例都有这样的情况]。与作者是朋友的编辑(友谊可能首先在为什么文章发表在特定期刊上发挥了作用)甚至会诋毁或试图贬损举报人,这并非不可能。
  • 法律程序是获取真相的有力方法。然而,就像对公开记录要求的回应一样,如果它符合义务披露者的利益,它经常会“不完整”。
  • 作者可能会私下承认论文中发生了不当行为,同时坚持认为图像没有问题。

RW:你经常提到科学文献中的问题,这段经历是否改变了你的方法?

DS:我一直关注论文,而不是作者本身,尽管根据我的经验,特定作者的文章中会反复出现问题,而且有图像篡改的论文的作者和有抄袭或重复发表的文章的作者经常会有交集;在需要评估责任的时候,有时必须注意这些事实。我对期刊和学术、研究或医疗机构的反应或缺乏反应更感兴趣。我现在更加努力,在与期刊就可疑文章进行沟通时,不提及名字(除了作者名单)。

我更倾向于庆祝他人在发现有问题的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功,而不是注意到我的努力导致的所有撤回和更正。作为一名学术侦探的整体经验为我提出解决科学文献失真的解决方案提供了基础,而不仅仅是专注于揭露不端行为。

RW:你会给那些想成为学术侦探的人一些什么建议?

DS:

  • 与其他举报人合作,获得荣誉是令人满意的,但如果其他人忘记了研究的目的是确定真相,而不仅仅是获得事业成功和名声,我们就不能这么做。
  • 个人、实验室、机构和期刊经常是惯犯。那些操纵图像的人通常也是剽窃者和其他形式不当行为的违规者。那些允许抄袭和重复发表的人往往会忽视图像处理。寻找可以增加您的发现的重要性的联系。
  • 调查过程中产生的固有利益冲突阻碍了真相的揭露和追究违规分子的责任。要有耐心并意识到坚持往往会得到回报,尽管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
  • 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可以成为引起人们注意违反科学规范的行为并促使期刊和机构采取行动的有效盟友。与记者讨论此事时,坚持事实,提供证据,愿意解释相关技术和科学背景。但是请记住,记者的观点可能与您的不同。她的关注点可能是“公众如何会受到不当行为的影响?”
  • 保持科学文献的完整性与扩展它同样重要。揭露不当行为不应与开展自己的新颖研究相互排斥。如果更多人认为将潜在的不当行为问题提请期刊和机构注意是他们的责任,那么科学事业将受益匪浅。

Carlo Croce

附记:

文中提到的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 Carlo Croce 最近几年发起了多起诉讼,包括认为他论文有问题的报社记者,认为他图片处理不当的大学教授,还有免去他癌症生物学和遗传学系主任职位的俄亥俄州立大学,当所有这些官司都败诉后,他的律师团队把他告上了法庭——要求他支付923445.51 美元的律师费,Carlo Croce 不得不雇佣了第二个律师团队来反驳这份账单:他认为4500个计费工时就收这么多钱太贵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