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曹雪芹为何安排袭人嫁给蒋玉菡?七个证据表明她的娘家也是唱戏的

subtitle
南山橘暖读书时 2021-08-04 08:59

众所周知《红楼梦》里的花袭人结局嫁给了唱戏的优伶小旦蒋玉菡,但是花袭人和优伶的缘分可能不止于此。

越是熟读《红楼梦》越会发现有许多证据表明:花袭人的娘家很可能也是乐户,她的父母哥哥都是唱戏的。

这也就能合理地解释为什么古代良贱不通婚,花袭人却能顺利的嫁给了蒋玉菡;袭人家有父亲哥哥俩壮丁还穷得没饭吃,只因古代乐户根本没有土地;袭人小小年纪就很会察言观色,十分懂得曲意逢迎,明明不识字却会念乐府诗,还懂得不少大道理,这都是从戏文上学的。

袭人的争荣夸耀的愿望越迫切,那就说明她对于名利地位的渴望越高。她本人作为贾母的八大丫鬟,宝玉的首席大丫鬟,在贾府已经算是十分体面,可她还是拼命地想争取宝玉姨娘的位置,是因为她如果回娘家只会面临比当奴婢更糟糕的境地。

因为在古代她留在贾府为奴或者做妾,社会地位和生活条件都比乐户更高。而她如果被赎回家,也不能嫁给良人为妻,只能被卖给富户做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袭人的原生家庭决定了她没有退路,只能靠自己努力,去争取一份争荣夸耀的前程,摆脱原生家庭带给她的悲惨命运。只可惜,就算她付出了那么多努力,还是回到了原点,又嫁给了唱戏的丈夫,这才是袭人最大的悲剧。

关于袭人出身乐户之家的观点,目前我主要找到这么几个证据,罗列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

一、袭人幼年有父亲兄弟却全家穷的没饭吃,因为古代乐户没有土地

《红楼梦》第十九回中,袭人被家里人接回家吃年茶,母亲和哥哥商量要把她从荣国府赎出来。但是袭人不愿意出去,她是这么对母亲哥哥说的。

“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

袭人这一段话看似是拒绝母亲和哥哥,字字诛心,但是细品就会发现大量信息:

1、袭人当年被卖入贾府做丫鬟,是因为家里穷的吃不上饭了。这就很奇怪,袭人家里人口不少,有父亲有哥哥,亲戚也有很多,人口比刘姥姥家少,壮丁劳动力却多,如果是农户,或者是佃户。在天子脚下的京城里,绝不至于穷的吃不上饭要卖女儿的程度。

但是,如果袭人家里是乐户就很容易理解了。古代的乐户没有土地,不事生产。如果太平年景有人看戏生意就好一点,但是如果年景一般,花钱看戏的人少,或者遭遇了一些国丧之类的长年累月的严禁唱戏娱乐,如果不改行,可真要全家穷的吃不上饭了。

2、袭人说自己的父亲虽然没了,但是母亲和哥哥“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也就是家里的日子又好过起来了。

有读者认为袭人家里重新富起来,是因为袭人在荣国府赚钱贴补娘家,我认为袭人贴补娘家肯定是有,但是就像贾元春一样,逢年过节的给一点而已。主要还是靠袭人的母亲哥哥等自己也能赚钱,而且收入还很稳定。

否则他们不会想要把袭人从荣国府里接出来的,让她继续在里面做自己的摇钱树岂不是更好?就像邢岫烟一样,就算一个月省出一两银子,也够家里吃喝嚼用了,何况袭人自己根本没有花钱的地方,就算二两银子都给了娘家,贾府也亏待不了她。

袭人的母亲和哥哥想要赎她出来,一来是准备好了赎身的银子,二来是就算袭人出来后一时半会找不到好婆家,也可以养得起她。这说明袭人家里是有其他经济来源的。

3、袭人被家人卖过一次,她认定母亲哥哥会再卖她一次,“再多掏澄几个钱”

既然袭人家里有经济来源,袭人自己也有积蓄,如果她是良家女子,这样被赎身回家,凭借荣国府的工作经历,应该可以嫁个不错的,因为王熙凤说过贾府里的丫鬟也要比小门小户的小姐要尊贵些。

嫁给中等人家做正妻,一辈子也能富裕安康,或者嫁给大户人家、官宦之家做妾也完全没问题。比如梁中书的小妾李瓶儿改嫁就跟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为妻,富豪家的少夫人,第四次改嫁西门庆虽然是做妾,但西门庆可是清河县的首富,

袭人如果是个良家女子,婚嫁方面的条件怎么都比李瓶儿好多了。虽然她伺候过宝玉,但是名分上还是个头婚。就算是比不上荣国府那么显赫的门楣,也绝不应该一心认定哥哥会再卖她一次。

但是,如果袭人家里是倡优之家,那就很容易理解。因为在当时乐户属于贱籍,就算袭人从荣国府出来,也没有中等人家愿意娶她为妻,如果要卖给那些土豪地主做小妾,显然比给宝玉做妾差远了。

所以,袭人表示“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她不惜在大过年的时候揭开了全家人的旧伤疤,也要彻底断了母亲和哥哥的想法,她要自己去争取一条争荣夸耀的前程。

袭人的母亲和哥哥都认为她能给宝玉做妾是最好的出路,比出来给富裕人家做正妻还好,说明袭人没有做正妻的条件。

所以,她的家人看见宝玉来了,又和袭人亲密。他们十分愿意让袭人给宝玉做小老婆,“意外之想”写出了他们的惊喜,毕竟把袭人赎出来再卖给普通财主做妾,哪里比得上贾宝玉呢?

此后忽然宝玉去了,他二人又是那般景况,他母子二人心下更明白了,越发石头落了地,而且是意外之想,彼此放心,再无赎念了

二、袭人不识字却知道乐府诗,他哥哥的人情礼法都不错

《红楼梦》中的花袭人被称为“钗副”,也就是低配版的薛宝钗,她们俩共同的地方就是喜欢讲大道理,用封建伦理道德来约束贾宝玉,督促他读书上进,男女大防。

可是呢很有意思的是偏偏是这两个姑娘最不讲礼法,花袭人头一个和宝玉偷试云雨情,亲密狎昵不止一日;宝钗则大中午冲进宝玉午睡卧室,孤男寡女绣肚兜。

缺什么就爱炫耀什么。宝钗是商家之女,她父亲为了她能嫁高门让她读书写字,她自己为了立淑女人设,大讲伦理道德,读书科举正道,都是给自己身份增值用的,实际上她自己并不遵守。

袭人也是一样,她是出身乐户的女子,她也想要通过学习和宣讲这些大道理来提升自己的身份,而她的确也足够努力。

袭人看不懂宝玉的偈子和《寄生草》说明她不识字,可是她偏偏能讲出很多大道理来,她劝宝玉“读书是极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终久怎么样呢”;抱怨宝玉和黛玉湘云不知道避讳“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得”;她对王夫人那一套投诚的长篇大论入情入理,还说出一句名言“君子防不然”,出自汉乐府诗《君子行》……

袭人情商极高,十分的会察言观色,机变处事。她幼年入贾府,孤身一人毫无根基,愣是从几百个丫鬟里脱颖而出,选上了贾母的八大丫鬟,贾母都很喜欢她勤谨忠心,李嬷嬷那么难产的人都被她哄的团团转。

袭人更是非常会和宝玉相处,宝玉要什么,她就给什么,宝玉没想到要什么,她先想到了。柔情规劝的娇媚态度和手段更是一绝,难怪李嬷嬷气的大叫:装狐媚子哄宝玉,哄得他只听你的话。

《红楼梦》里除了晴雯,还有一个被称为狐狸精的姑娘,那就是小戏子芳官。

袭人跟宝玉聊天也很会聊:“连忙笑着用话截开,只拣那宝玉素喜谈者问之。先问他春风秋月,再谈及粉淡脂萤”,她还能和宝钗、湘云这两种截然不同类型的姑娘相谈甚欢,相处愉快,甚至能赢得黛玉的认可和喜爱。

能和宝玉谈论“春风秋月”的袭人怎么可能是个锯了嘴的葫芦,她实在太有眼色,太会说话,太懂的人情世故了。她演出来的本分忠心,连贾母都骗过了,可见演技多么高超,贾母可是看了一辈子戏的精明人啊!

袭人懂得这些大道理,学的乐府诗,以及她超越年龄的察言观色能力,很可能都是自幼跟随父母走南闯北卖艺学到的。

袭人的哥哥花自芳在宝玉来到家里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人情礼数也很周全,甚至比官宦之后王狗儿和儿子板儿还强很多。这应该都是台上台下跑江湖锻炼出来的。

三、袭人家里富裕起来了,家人依然还要各省奔走,乐户符合这个特征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袭人和鸳鸯都为各自母亲守孝,没去元宵宴会上伺候。宝玉回屋里听见她们说话,其中有一段对话提到了袭人父母。

忽听鸳鸯叹了一声,说道:“可知天下事难定。论理你单身在这里,父母在外头,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个定准,想来你是不能送终的了,偏生今年就死在这里,你倒出去送了终。”袭人道:“正是。我也想不到能够看父母回首。太太又赏了四十两银子,这倒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敢妄想了。”

鸳鸯和袭人关系不错,从小一起长大,非常了解彼此,袭人也肯定了鸳鸯的话没错。

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知道,袭人的父母哥哥并不一直在京城中那座离贾府后门外一半里路程的宅子里居住,而是要各省奔走“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个定准”。

要知道古代的户籍制度比现代还要严格,普通百姓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而且交通不便,很多地方连方言都不通。

“人离乡贱”的道理大家都懂,古代是宗法制社会,好生活全靠熟人亲戚朋友圈的帮衬。所以,除非有事儿根本不会背井离乡到外地去,就连商贾,也是行商更加辛苦没人愿做。

袭人家里如果是经商的,她的母亲年纪大了不会跟着一起奔波,让她哥哥去就可以了。但是鸳鸯的话里说得很明白,袭人的父母都是要跟着一起东奔西走的。

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袭人的家人要去外地演戏,所谓“冲州撞府”,到处卖艺,只有倡优艺人才会这样全家出动,各地奔走,“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个定准”,所以袭人才没想到能赶巧了能给母亲送终。

四、袭人给宝钗制造孤男寡女绣肚兜的机会,和风月传奇戏文中男女私通的套路一样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袭人给宝钗和宝玉创造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机会,和风月传奇中公子小姐偷情的套路一模一样。

薛宝钗和花袭人这两位一贯以道学著称,满嘴里喜欢讲礼法规矩的姑娘,不约而同地一起忘记了她们平时约束别人的那些大道理,那些男女大防的避嫌大事。

在“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的情况下,宝钗自己一个人,连个丫鬟都不带,看见怡红院的仙鹤都睡了也不走,直接进入了宝玉的卧室。和坐在宝玉床边的袭人聊起天来,聊的是宝玉的内衣。

袭人道:“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得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地拿起针来,替他代刺.

宝钗不管不顾,孤男寡女,继续留在宝玉屋里绣肚兜,她坐在了袭人原来的位置,书中有交代:“宝玉在床上睡着了,袭人坐在身旁”,也就说宝钗坐到了床上。

宝钗想做什么?袭人为什么不仅没觉得宝钗不避嫌,还要找借口出去让宝钗和宝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什么意思?

其实袭人和宝钗一个意思,她们继承并发扬了薛家那脱胎于风月才子佳人戏文中,以小物件定姻缘的“金玉良缘”套路,想要兵行险招,生米煮成熟饭,让宝玉冲动之下坏了宝钗的名节。

这一招真的太俗了,在古代的才子佳人小说戏文中用的滥的不能再滥了。熟悉戏文的薛宝钗和从小接触惯了戏曲的花袭人,她俩都觉得这招很正常,也很好使,说不定就一下子搞定金玉良缘呢!

她俩一拍即合,心领神会,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

可惜她们都不了解宝玉,远远低估了宝玉。宝玉虽然敢随便和袭人云雨,但是绝不会和宝钗苟且,这个倒霉孩子在梦里还在抗拒金玉良缘,维护他和黛玉的灵魂之爱。

宝玉醒来之后知道这件事之后,更是认为亵渎了宝钗,要去赔礼道歉。就这份修养和礼貌,宝钗和袭人难道不会觉得惭愧脸红吗?亏她们俩还好意思整天教育宝玉要守礼教,懂规矩?

五、古代良贱不通婚,袭人嫁给优伶蒋玉菡毫无障碍,可能因为都是乐籍

袭人的判词是“堪叹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她结局一定是嫁给了优伶小旦蒋玉菡。如果袭人是被宝玉或者贾府发嫁的,她不可能被嫁给戏子,古代的乐户属于贱籍,良贱是不能通婚的。

袭人被贾府打发出来改嫁,应该是脱了奴籍,不再是贾府的奴婢。如果她是良家平民女子,根本不能嫁给蒋玉菡为妻,就算宝玉和蒋玉菡关系好,也不能违背律法去操作两人的婚事。

蒋玉菡是忠顺王府的小旦,袭人是宝玉的女人,宝玉曾经和蒋玉菡有过暧昧交情,可是他出卖了蒋玉菡,害的人家被抓了回去受了很大的罪,宝玉怎么能断定蒋玉菡不会恨他?还敢把袭人托付给蒋玉菡呢?这一条思路越想越不靠谱。

我还是认为袭人是在宝玉出家后,被贾府掌权者打发出来的。就像上一篇文中分析的那样,被她哥哥卖给了想要利用她折辱宝玉的忠顺王,然后她和蒋玉菡私奔。或者她和蒋玉菡的婚事先由是忠顺王促成,然后再私奔。

不管让袭人嫁给蒋玉菡的人是谁,只有袭人的娘家本来就是倡优之家,那这门婚事才能是理所当然,门当户对的。

袭人和蒋玉菡从一开始就是一种人,作者形容他们性情的词都一样,袭人是“柔媚”,蒋玉菡是温柔妩媚,这就是一个意思。

六、《红楼梦》中与袭人同姓的芳官是小戏子,与袭人一天生日的林黛玉被比作戏子

《红楼梦》中的女子,除了袭人姓花之外,还有一个人同姓,那就是小戏子芳官。就在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在怡红院开夜宴,袭人抽中了桃花签。

袭人便伸手取了一支出来,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
桃红又是一年春。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众人笑道:“这一回热闹有趣。”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她同庚,黛玉与她同辰,只无同姓者。芳官忙道:“我也姓花,我也陪他一钟。”

《红楼梦》中无闲笔,作者放着百家姓那么多姓氏不用,偏偏安排小戏子芳官和袭人同姓,很可能在暗示袭人出身乐户,如果没有被卖进贾府为奴,她也是要和芳官一样学戏唱戏,饰演花旦,跟着母亲哥哥各地去登台演出。

这一段写到林黛玉和袭人同辰,在第六十二回也写道袭人和黛玉是一天的生日,都是二月十二花朝节。惜墨如金的作者介绍了两次袭人和黛玉同一天生日这件事。

在第二十二回中,林黛玉在也曾被史湘云和王熙凤打趣,说她长得像小戏子龄官。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巧合,很可能是作者在暗示袭人的出身。

七、袭人在宝玉生日上唱过小曲,她不承认反而嘲笑别人

袭人自己也会唱小曲,这是她不为人知的隐藏技能。平时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在人前树立的是端庄贤惠,至贤至善的形象,肯定不会学小曲,唱小曲来破坏自己的人设。

可是在第六十三回宝玉的生日宴会之后,袭人醒来之后就嘲笑晴雯唱小曲,却被四儿指证她也唱了:

袭人笑道:“原要这样才有趣。必至兴尽了,反无后味了,昨儿都好上来了,晴雯连臊也忘了,我记得他还唱了一个。”四儿笑道:“姐姐忘了,连姐姐还唱了一个呢。在席的谁没唱过!"众人听了,俱红了脸,用两手握着笑个不住.

众人都因为自己喝醉了唱小曲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袭人更是笑话晴雯“连臊也忘了”,可是她自己却兴之所至,高兴的也唱了一曲。

这说明袭人是会唱曲的,她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就算自己高兴起来情不自禁地唱了,她也不想承认自己会唱。

如果袭人出身乐户人家,这肯定是她从小学的基本功。可是她不想再从事唱戏的行当,因为社会地位低,收入不稳定,她就是因为家里没收入吃不起饭才被卖掉的。

那时候她才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想想也是够凄惨的。封建社会的穷人家,哪怕还有一口饭吃,也不会卖掉孩子。袭人家里孩子并不多,只有她和哥哥,可见当时真的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袭人进入了荣国府做丫鬟,她发现这里挺好的,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的,尤其是她混上了大丫鬟之后,那个体面,简直比寻常人家的千金小姐还要尊贵些。

袭人当然想要永远地留在这里,她费劲心思地钻营,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就是不想再过穷苦的日子,她不想随便配小厮,更不想被赎回家去再被转卖给别人,她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做宝玉的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