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一双鞋折射出贾政的家庭丑事,大言不惭的话让他成为笑话

subtitle
君笺雅侃红楼 2021-08-04 09:15

贾宝玉被五鬼魇了之后,很长时间就躲在怡红院不出门,趁机偷懒不读书,也与丫头们一起“乐不思蜀”。虽偶尔与姐妹们见面,却也不那么天天在一处。这不连贾探春都三天没看到他,好容易看到就求他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十七回)探春道:“哥哥往这里来,我和你说话……这几个月,我又攒下有十来吊钱了。你还拿了去,明儿出门逛去的时候,或是好字画,好轻巧玩意儿,替我带些来……你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些东西,你多多地替我带了来。我还像上回的鞋作一双你穿,比那一双还加工夫,如何呢?”

贾探春攒了钱,要贾宝玉出门替她多买一些市面上“朴而不俗、直而不拙”的竹编、根雕一类。她之前求宝玉带了回来,却被其他姐妹喜欢都拿了去。

她想要买这些东西,自己出不得门,又不能派小厮们代替胡乱买。只好求贾宝玉帮忙。

《红楼梦》时期,礼教非常森严,像贾探春这等公门小姐,没有长辈带着绝不可能私自出门。就算想要偷跑都出不得门。别说女儿,贾宝玉等少爷哪次出门不是前呼后拥,不可能耍单。而小姐出不去,丫头同样出不去。不存在电视里那种动辄偷跑出去的事。

有意思的是探春求哥哥给他办事,还要给奖励,说要再做一双比之前还要用功夫的鞋给他。结果宝玉就讲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老爷就不受用,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气地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耷拉袜耷拉得没人看得见,且作这些东西!’”

贾探春的一双鞋,引出来两件事。

一,贾政看到鞋后很“不受用”。说“虚耗人力,作践绫罗”。究其原因就是探春说得“费工夫”。

古人的衣服鞋袜都是手工制作。贾家有专门的裁缝,也叫针线上的人,专门给主人以及家里所有人做衣服。

不过,主子们一般不用到匠人,而是自己或者身边丫头裁剪缝纫。除非是正式的大衣服或者年节定例才由外头人做。但鞋袜、内衣之类,一定是自己人做。

贾宝玉的鞋子,基本都是袭人等丫头做,再就是生日或者年节礼物,家里长辈和姐妹们送。

既然送礼,当然要精致一些。在绸缎的选择和配色上,不免华丽一些。贾政吐槽“作践绫罗”就是指鞋面。

以前做鞋,大多是用做衣服的边角料拼凑。不免花纹不匹配。真正剪裁一整块布料加工,十足是浪费。所以,马道婆在赵姨娘房中要“鞋面子”,赵姨娘就抱怨“好的也到不了我这里”。太零碎的布头无法拼凑出相同的鞋面,做出来不免阴阳脚,不好看。

另外,古人日常穿的鞋,棉麻布的是常见,用绫罗绸缎就是奢侈了。

很显然贾探春给贾宝玉做的鞋,不但是绫罗绸缎的,还是大块缎子剪裁,拼凑好几层,确实太浪费了。

再有就是针线,“千层底”是那时候的鞋底称谓,听名称就知道十分费工夫,若是再用上各种技法,以及刺绣,包边等等工艺,所费人力物力令人惊叹。

贾政虽是老爷们,但从小穿到大的鞋子,自然一眼看得出好坏。贾宝玉的那双鞋,明显“超纲”才会让他看不顺眼。他不满意也是教育子女“由奢入俭”的为父本职。

二,贾政不乐意,赵姨娘也不愿意,吐槽探春对贾宝玉好,不顾及一奶同胞的弟弟贾环。

其实贾探春与贾宝玉处好关系,除了从小亲近确实也是有意为之。她给宝玉花功夫做鞋,也王夫人看到她愿意对哥哥好,对她自己甚至赵姨娘、贾环也会“爱屋及乌”,让她们好过点。

不过,曹雪芹在此故意写了一家几口人关于一双鞋的态度,真正用意不在鞋,而是提醒读书人,这双鞋背后的寓意。

首先,贾探春需要一定的算计维系家庭关系,这就不正常。

其次,赵姨娘总替女儿拖后腿,各种不合抱怨更不正常。

再有,王夫人对赵姨娘、贾环的打压始终存在,才有赵姨娘对贾宝玉的敌意,又不正常。

最后,问题的焦点在贾政身上。他只知道“虚耗人力,作践绫罗”的一双鞋不应该,却“不知道”这双鞋背后折射出家庭“危机”更不应该?可他宁可抱怨一双鞋,也不治理家庭关系,大言炎炎岂非是“笑话”!为夫、为父如此,不仅失职,还愧对妻子儿女。

其实,贾政并非不知道家庭不和的内在问题,但就像贾宝玉骗他说是舅母做的,他故意相信一样,是故作不知吧!

所以,贾探春的这双鞋的意义,你看懂了么?

文|君笺雅侃红楼

关注作者、点赞、收藏很重要,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