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花袭人结局最惨:急功近利,背主求荣,得罪七个重要人物注定悲剧

subtitle
南山橘暖读书时 2021-08-03 20:41

提起《红楼梦》中的花袭人,有很多读者认为她的结局很好,能改嫁给俊俏温柔的蒋玉菡为妻,家里有房有地,生活富足,从丫鬟变成了主子夫人。

可惜,这一切都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袭人的结局不仅不会这么好,反而会是所有丫鬟中最惨的一个。

《红楼梦》讲述的是女性的悲惨命运,连元春、黛玉、探春这样德行美好的贵族女性都难免悲惨死去,连鸳鸯、紫鹃这样忠心耿耿的丫鬟都没有好结果。她花袭人,一个背主求荣,三姓家奴,谗言诬陷,背后中伤无辜的反派小人,凭什么能独享好结果,嫁给如意郎君,过上幸福生活?

《红楼梦》是有宿命论的,结局是“好事终”,有恩怨的都各有报应,“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花袭人在野心勃勃往上爬的过程中,不但做过许多令人不齿的事,还狠狠得罪了七个能决定她命运的重要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的悲剧结局是早就注定的,就是王夫人和宝钗这些曾经利用她的人也会抛弃她,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她只是一个毫无根基,全靠小聪明和阴暗手段上位丫鬟,根本没有资格和主子合作共赢,就算出卖自己的灵魂,也不过是和魔鬼在做交易,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袭人这样一个反面角色却能排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第二位,排名仅次于晴雯,只能说明她的结局肯定比所有人都惨。作者出于对女性的同情和悲悯之心才把她放在第二位,否则鸳鸯、紫鹃、平儿哪个不比她可爱可敬,没有反而不如她的道理。

袭人是《红楼梦》的反面角色,不择手段,损人利己,三观不正

袭人是《红楼梦》中反面角色,尽管作者给她披上了“贤”的外衣,不过就像掩盖秦可卿和公公扒灰淫乱一样,属于是明褒暗贬的,反话正说的笔法,是出于对女性的一丝悲悯和同情而已。

但是,作者在描写袭人的阴险奸邪的时候却一点儿也没留情面,她做的那些损人利己,三观不正的事儿跟“贤”字没有半点关系。

袭人的出身并没有那么差,从她懂的规矩道理和她哥哥的言谈举止来看,她的家庭至少曾经富裕过,只不过后来落魄了,穷得没饭吃,就把大概五六岁的小袭人卖给贾府当丫鬟。

袭人心思缜密,头脑清醒,非常勤快能干而且不爱多说话。她凭借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和察言观色的本事,成为荣国府里老太君贾母的八大丫鬟之一。

这时候袭人才不过十岁左右,贾母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珍珠。荣国府有几百个丫鬟,很多都是家里有关系,老子娘有体面的家生女儿,袭人一个外面买来的,毫无根基,能凭本事干到这个位置,足以说明她是丫鬟堆里百里挑一的人物。

这么厉害的袭人,肯定不是傻白甜,她有头脑有算计。她知道自己容貌一般,人品能力口才都比不上鸳鸯,所以她就以忠诚勤谨获得贾母的赏识。

贾母对袭人着实不错,“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袭人不但会干活,还很会装老实人,连贾母这样的精明的经年贵妇都看走了眼,把一个心机满满的丫鬟送到了自己的宝贝孙子身边。

袭人来到宝玉身边,看似是下调,实际上是高升。宝玉是贾母宠爱的命根子,是荣国府的未来希望。袭人作为祖母派来的大丫鬟,宝玉甚至还要敬着她,伺候得好了,将来宝玉结婚收她做妾,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可是袭人太着急了,她见贾母接着又给宝玉送来了娇俏美丽的晴雯,明显就是做预备小妾的人选,而贾府少爷婚前的通房只有两个名额,贾母塞了晴雯,王夫人肯定也要塞一个,多半就是金钏、彩云之流,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袭人想要先套牢宝玉,她采取行动的时间非常早,而且手段十分不堪。在宝玉十一二岁头回做美梦湿了裤子,她就下手了。她作为宝玉贴身服侍的首席大丫鬟,接了李嬷嬷的班儿,当时是宝玉十分信任的人。

她如果是个正经姑娘,悄悄给宝玉换了裤子就完了,人家宝玉自己还挺害羞的,不可能当场拉着她就要如何。

可是袭人她却要追着问宝玉那些脏东西是哪里流出来的,故意去引导宝玉回想梦里的云雨之事,结果宝玉回想起来,跟她复述一遍,袭人直接“掩面伏身而笑”,也就是趴到了床上。宝玉这时候和她发生关系简直是水到渠成的。

作者特意写出“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所以她属于明知故问,刻意引诱。“(宝玉)遂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中的强迫也是不存在的,袭人明明是主动上赶着献上自己的身体,甚至不顾自己的编制还在贾母屋里,还违心的安慰自己“不为越礼”。

十二三岁的小公子和祖母之婢“共拭云雨情”,肯定是不合礼法的,不能因为贾代善死了,他的儿孙们就可以随便占有贾母的丫鬟。贾赦想要鸳鸯还要跟贾母求了娶做姨娘,贾琏和头痛眉来眼去也不敢来真的,贾政听说宝玉逼淫母婢金钏气的面如金纸……这都说明做儿孙的人,父母屋里和祖父母屋里的丫鬟姐姐是不能随便动的。

但是袭人为了套牢宝玉,给自己将来挣一个能争荣夸耀的前程,真是豁出去了。她不但和宝玉偷偷的云雨狎昵,成了宝玉的头一个女人,还总是用各种柔情娇嗔的手段规劝宝玉听她的话,李嬷嬷骂她是“狐媚子”,一点儿也不冤枉。

袭人搞定了宝玉之后,算是彻底背叛了贾母,因为贾母不是让她来和宝玉睡觉的。金钏跳井之后,加上晴雯大吵大嚷揭发她和宝玉的丑事,让袭人十分害怕。她想要给自己找一个新的靠山,也想要让宝玉将来找一个能容得下她的妻子。

贾母这条路肯定走不通了,林黛玉清高孤傲,嘴巴刻薄,爱生气发小脾气,又是宝玉的真爱,这个也不合适。

所以,她经常出现在宝黛亲密的时刻,以各种理由就把宝玉从黛玉身边拉走,对黛玉也没礼貌。还背地里下套骗宝玉史湘云做的扇套是外面女孩做的,惹得宝黛又吵架;她还在宝玉面前架桥拨火嚼舌根,说黛玉小心眼,爱生气爱哭,又身体不好,懒惰不爱做针线,抱怨宝玉和黛玉亲厚,和宝钗疏远生分。

正好薛宝钗看她和自己是一路人,三观一致,目标相同,又在宝玉身边得力,正好可以利用,就伸来了橄榄枝。

袭人一看十分欢喜,宝姑娘好啊心地宽大有涵养,既能规劝宝二爷读书科举走正道,哪怕被甩脸子也不生气,还能经常给自己送一些绛纹宝石戒指、红石榴裙子等小礼物,甚至还帮她做针线活,又请她去聊天喝茶,多么有面子的事情啊!

还有薛姨妈也没闲着,一张碎嘴宣传金玉良缘的同时开始炒作袭人,人前背后的跟说她如何好,和王夫人聊天也没少提。

等到王夫人把袭人收入麾下的时候,薛姨妈还不忘说一句:“早就该如此。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听听这一段赞美的词儿,说的多顺溜,张口就来,评价精准,很可能是擅于评价别人的好女儿薛宝钗给她写的稿子。

袭人最牛的战略还要属投靠王夫人,在宝玉挨揍之后,经过薛宝钗的点拨。袭人那一顿长篇大论,直接切中王夫人内心要害,说中了王夫人恐惧的男女之事,并且矛头直指王夫人厌恶的林黛玉。

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

三春亲姐妹不用担心,宝姑娘王夫人也是顶顶放心的,否则怎么会让她一个成年女子住进大观园呢?袭人借着向王夫人投诚表忠心的机会,字字句句都是为王夫人宝玉母子考虑,把林黛玉当做了自己纳给王夫人的投名状。

那些说袭人没有针对林黛玉的读者,属于看书不仔细。因为袭人在宝玉挨打不久前赶巧听到了宝玉对黛玉的表白。她当时的心理活动很丰富,正是她当时内心的想法促成了她对王夫人说的这一篇话,向王夫人进言,让宝玉搬出大观园,远离林黛玉。

这里袭人见他去了,自思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想到此间,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

袭人自己管不了宝玉,就跟宝玉的母亲告状,可惜袭人低估了宝玉,看错了黛玉,宝黛之间虽然自幼亲厚,却是发乎情止乎礼的爱情,没有袭人想的那么肮脏下流。

倒是袭人自己不但靠身体上位,头一个爬了宝玉的床,后面还专门给薛宝钗制造单独跟宝玉孤男寡女独处的机会,让宝钗坐在宝玉午睡的床前绣肚兜,实在细思极恐。

袭人是深知宝玉是懂得男女之事的,宝玉头一回湿了裤子也是在午睡之后,一旦宝玉又做了那种梦,醒来一看没别人,只有一个妩媚风流的薛宝钗,也像对待袭人一样要行云雨。那薛宝钗只要喊一嗓子,宝玉除了娶她根本没有别的办法能跟薛姨妈交代了。

可惜袭人和宝钗都看低了贾宝玉,人家做梦都在反抗金玉良缘,大骂和尚道士,坚持和黛玉的木石姻缘。宝玉醒来之后还觉得自己唐突了薛宝钗,要去道歉。

这样一来,人品德行就高下立判了,宝玉睡着了什么都没做过还在反省道歉,人家袭人和宝钗之流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样两位不守闺门之礼的姑娘,作者给她们冠上“贤德”二字正是绝佳的讽刺。

袭人在投靠王夫人之后,就成了王夫人在宝玉身边的“心耳神意”监督员。她排挤起同行丫鬟来也不遗余力,骂大家“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把喝醉的芳官扶到宝玉身边睡,第二天又嘲笑芳官;讥讽晴雯不听她的使唤,却趁她不在给宝玉卖命……后面撵走晴雯、芳官、四儿,王夫人对宝玉身边的悄悄话一清二楚,少不了袭人的告密。

袭人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除了自己,她谁都不爱。所以,说她善良的请清醒一点。袭人对自己的母亲哥哥也是非常无情的。

母亲哥哥对她心怀愧疚,想赎她出去嫁人做正头娘子,可她宁做贵族妾,不做平民妻,对母亲哥哥字字诛心:

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

袭人急功近利,不顾一切往上爬,得罪过七个重要人物,也堵死了自己未来的路

袭人实在过于急功近利了,她为了往上爬几乎已经不择手段,能用的招儿全用了。

虽然她得到了王夫人的认可,给她“预备姨娘”的口头承诺,并且让她提前享受姨娘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但是,她也着实得罪了几位重要人物,这几个人个个都能决定她的命运,袭人的结局注定是不好的。

袭人得罪的头一个人是李嬷嬷。李嬷嬷是贾宝玉四大奶妈的头儿,也是在袭人之前,宝玉屋里的大主管。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宝玉才七岁,就是李嬷嬷和袭人一起陪他在碧纱橱外面睡的。

袭人当时作为十岁的丫鬟,肯定要靠李嬷嬷教导,只有李嬷嬷认可了她的工作成绩,在贾母和王夫人面前说了袭人的好话,袭人才能晋升为宝玉的首席大丫鬟。

可是袭人就是个白眼狼,当上了大丫鬟,李嬷嬷“告老解事”内退了。她就不再把李嬷嬷看在眼里,她自己不尊敬李嬷嬷,也不教导下面的小丫鬟尊重李嬷嬷。

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当李嬷嬷来宝玉屋里查看的时候,丫鬟们只顾恣意玩笑,把宝玉屋里弄得乱七八糟也不收拾,李嬷嬷教训他们,根本没人搭理她。

那李嬷嬷还只管问"宝玉如今一顿吃多少饭","什么时辰睡觉"等语。丫头们总胡乱答应。有的说:“好一个讨厌的老货!”

李嬷嬷会生这些丫鬟的气吗?肯定会,但是她更生袭人的气。袭人作为主管,没能以身作则教育好这些小丫鬟,就是失职,因为李嬷嬷知道袭人很善于笼络人心,宝玉屋里“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

虽然后来李嬷嬷对袭人生病躺着不理她有误会,但是她骂袭人的话真是不错的:

“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地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得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

李嬷嬷曾说过:“我只和你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了”这样的话,等袭人有了错处把柄,比如和宝玉的“云雨情”暴露出来,贾母、贾政、王夫人肯定要找李嬷嬷求证,袭人就真的完了。

袭人得罪的第二个人是贾母,她辜负了贾母的赏识和知遇之恩。为了自己的私心,过早地勾引了宝玉和她发生关系,这样对宝玉的人生和身体健康都不好。

后来袭人投靠王夫人,印证了她“跟一个主子就心里眼里只有一个主子”的“痴处”,也就是忘恩负义,背主求荣。

王夫人挖墙脚,给袭人调换编制的事情虽然在晴雯死后才告诉贾母,但是贾母早就知道了。因为王夫人是安排王熙凤去办“给贾母增添一个大丫鬟”这件事的,书中明确写到“(凤姐)自去挑人回贾母话去,不在话下。”

贾母不是傻子,王夫人擅自给她换大丫鬟的事情她不会听之任之,不闻不问。王熙凤是靠奉承贾母掌权夺权的,她知道如何回话,既能讨好贾母,也能不得罪王夫人。

所以,贾母早就知道袭人背叛了自己,才在元宵夜宴上公开责怪袭人:“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贾母很少公开的责备下人,何况袭人是她赏识的丫鬟,这说明贾母很生气。

袭人的新主子王夫人亲自帮忙说话,解释袭人的母亲死了,还在守孝。一向慈爱的贾母根本都不给面子,冷冰冰的继续骂袭人:“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她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

贾母这些话看似平淡,其实很重,是在骂袭人自私,眼里没有主子。因为守孝是袭人自己的事情,居然看得比伺候主子还重要。

另外,贾母特意提到了“若是她还跟我”如何如何,就是代表贾母已经知道了袭人背叛了自己,投靠了王夫人。所以,她王夫人也一起给了没脸,直到凤姐拿宝玉帮忙打圆场才算了。

所以贾母对王夫人和袭人都是非常不满的,等到以后宝玉成婚,如果贾母还活着的话,袭人作为一个小妾,没有了大丫鬟的体面,贾母想要整她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一句话就够了。

当初尤二姐不就是因为贾母骂了一句“贱骨头”被贾府下人们排挤逼死的么。到时候王夫人有了宝钗这样贤惠能干的儿媳妇,低配的袭人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根本也不会再护着她。

袭人得罪的第三个人是贾政,宝玉的父亲,荣国府的大家长,直接管着宝玉娶妻纳妾的人。作者曾专门写过贾政对赵姨娘这样表示:“且忙什么,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书,所以再等一二年。”

赵姨娘对贾政说:“宝玉已有了二年了,老爷还不知道?”说的就是花袭人,贾政追问谁给的,虽然作者没往下写,但是赵姨娘肯定把王夫人和袭人说出来了。

贾政对袭人本来就有意见,嫌弃她的名字不好听:“丫头不管叫个什么罢了,是谁这样刁钻,起这样的名字?”

试想后面如果贾政知道了袭人早就爬床勾搭了宝玉,那么袭人的结局真的会很惨的,因为贾政都觉得宝玉太小了,怕耽误了读书,而且袭人当时是贾母的丫鬟,违背了礼法,贾政这种端方严肃的封建家长,容不下袭人这种不择手段钻营的奴婢。

贾政一发怒,王夫人也不敢说话。之前甚至贾政还没说话,王夫人就主动让宝玉去把袭人的名字给改了呢!

袭人得罪的第四个人是赵姨娘。赵姨娘不但会跟贾政告发袭人投靠王夫人,早已经做了宝玉的屋里人,她还会落井下石,跟贾政多说一些袭人的坏话。

赵姨娘是个包打听,每天没事儿都要挑事儿,天天在荣功夫到处闲逛收集情报,专门给贾政讲府里的八卦听。

本来呢,袭人跟她也没什么仇恨,只不过袭人太得王夫人和王熙凤的关照了,还没开脸就拿二两银子月钱,回家探母王夫人和王熙凤赏了一大堆奢华的皮草衣服和金银首饰,出门的排场比赵姨娘还要大,王夫人的陪房亲自陪同。袭人的母亲死了得到四十两丧葬费,赵姨娘简直嫉妒得要命。

她跟探春闹了一场没什么结果,也不敢抱怨王夫人和王熙凤。但是柿子可以拣软的捏,赵姨娘内心的怨恨可以发泄在袭人身上。她知道袭人是王夫人的人,可是她也是贾政的宠妾,随便吹点枕头风,袭人就够倒霉的了。

袭人得罪的第五个人是薛宝钗。这两位本来就是一丘之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因为要相互利用才结盟。

可是“金玉良缘”成功之后,心机颇深,精明算计的薛宝钗根本就不会容得下同样心机深沉的花袭人。宝钗早就看透了袭人野心勃勃的一面,她曾劝告袭人不要支使史湘云做针线活,顺便她表示自己可以帮袭人给宝玉做鞋,袭人想都没想就顺杆爬了,又支使起薛宝钗来。

当时袭人真的是飘了,她忘记了自己就算拿下了宝玉也不过是个丫鬟,居然敢支使侯门嫡女史湘云,薛宝钗那么明显提点她“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一时半刻的就不会体谅人情”,结果她就忘了薛宝钗也是一位主子小姐,哪里是能帮她做鞋的人呢?

所以,宝钗看透了袭人小人得志后会猖狂的本性,就算袭人装出臣服的老实模样,宝钗也不可能信任她。另外,“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袭人可是宝玉的头一个女人,又和宝玉有多年的信任与情分,在宝玉屋里拉帮结派,李嬷嬷骂袭人的时候,宝钗也在场,她不可能允许丈夫屋里有一个比她还得人心的小妾存在。

在《红楼梦》里面主母打发屋里人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比如王熙凤和李纨打发自己丈夫屋里的通房和小妾,自己就可以做主了。何况袭人还没有过明路,名义上仍然是个大丫鬟而已,打发起来就更加简单。

不信就看看晴雯、司棋、入画等,在的时候好像风风火火混得很好,走的时候连个水花也没有,就连死了也没人过问。因为封建社会,丫鬟真的太卑微了,贾府的大丫鬟们看似有地位有体面都是主子给的,一旦主子翻脸,丫鬟就什么都不是了。

袭人得罪的第六个人是邢夫人,这事儿出现在鸳鸯拒婚那一回。袭人难得正义感爆棚了一回,帮鸳鸯说了几句公道话,不禁骂贾赦“这个大老爷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还和平儿一起骂了鸳鸯的嫂子一顿。

袭人平儿忙道:“你倒别这么说,他也并不是说我们,你倒别牵三挂四的。你听见哪位太太、太爷们封我们做小老婆?况且我们两个也没有爹娘哥哥兄弟在这门子里仗着我们横行霸道的。他骂的人自有他骂的,我们犯不着多心。”

结果那媳妇转头就就跟邢夫人告状了,因为碍着王熙凤的面子,不敢告平儿,单独把袭人给告了。

便对邢夫人说:“不中用,他骂了我一场。”因凤姐儿在旁,不敢提平儿,说:“袭人也帮着抢白我,说了我许多不知好歹的话,回不得主子的……邢夫人听了,说道:“又与袭人什么相干?他们如何知道呢?”又问:“还有谁在跟前?”

邢夫人给贾赦做媒不成,挨了贾赦的大骂,然后鸳鸯拒婚又被贾母一顿臭骂。邢夫人都要气死了,她会不会记恨袭人,这很难说,邢夫人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

如果以后贾母死了,宝玉没出息,难保有爵位的贾赦不夺回管家权。等到贾府抄家贾政、王夫人都有帮甄家窝藏赃物的罪名,贾赦也有石呆子的案子,这些人都会下狱,邢夫人反而因为清白无辜的很可能当家,到时候袭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袭人得罪的第七个人是贾宝玉。他们本来是极亲密的伙伴,曾经一起叛逆偷食禁果的情人,一起亲密狎昵中商量如何装出爱读书的样子欺骗大人的同盟。

可是袭人她先变了,她的野心不允许她一直跟宝玉胡闹,她背叛了和宝玉的情谊,她越来越不理解宝玉,也不珍惜宝玉对她的情分。

她不听宝玉的安排和黛玉交好,反而和宝钗勾结,整天劝宝玉仕途经济,不要和林姑娘过于亲近。宝玉害怕她,防备她,给黛玉送手帕都专门支开她。

袭人彻底背叛宝玉,做了家长王夫人的内奸,跟宝玉宣告自己以后是太太的人了。后来,王夫人撵走晴雯、芳官、四儿,袭人一党都保全了,连和宝玉洗澡洗的席子上都是水的碧痕都没事儿。所以,宝玉头一个就怀疑是袭人告密,从此对她心冷了,变得客气疏远。

后来去看望晴雯,询问晴雯身后事,祭奠晴雯全都瞒着袭人进行,甚至连袭人的同党麝月、秋纹都不让知道。宝玉知道袭人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为了一己私利,排挤走了所有得罪过她和对她有威胁的人。

等后面贾府败落,黛玉早逝,宝玉和宝钗婚后相敬如冰,贾府养不起那么多下人的情况下,留着袭人就是鸡肋。宝玉已经看破红尘,就算不主动撵袭人走,也不可能还留恋她。

宝玉对袭人的厌弃,早有预示。作为“护花使者”他只打过一个女孩儿,那就是花袭人,而且打得还不轻,一脚都踢得吐血了。作者也写道袭人当时的内心活动是“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袭人在往上爬的过程中,宝玉已经给了她致命的一击,结局将她的“姨娘梦”彻底毁灭的人,很可能也是贾宝玉。

因为袭人早已经不是当初珍珠般、鲜花儿般的女孩儿,她已经利欲熏心蒙上了灰尘,变成了变成了王夫人监督宝玉的“鱼眼睛”,专门在背后袭击别人。

综上所述,花袭人为了一己私利,过于急功近利,以致于背主求荣,损人利己,做了很多不堪的事情,得罪了七个重要的人物。这样一个德行败坏的反面角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根本不可能有好结局的。

她之所以能排到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第二位,除了她和宝玉有男女关系之外,还是因为她的结局够惨。《红楼梦》是讲究宿命论的,结局是好事终,冤冤相报实非轻,聚散离合皆前定。袭人在前面做的恶,害的人终究都会在结局遭到剧烈的反噬。

袭人改嫁的男人是蒋玉菡,优伶小旦,忠顺王府的逃奴,忠顺王的男宠。那些认为袭人嫁给蒋玉菡的过上了幸福生活的读者们,真的是太乐观了。

看看忠顺王府的长史官就知道,忠顺王爷绝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蒋玉菡敢背叛他,私自逃跑,被抓回去不死也要脱层皮。对于高高在上的亲王来说,想整一个优伶小旦,一个眼神就够了,等到他娶袭人的时候,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局面。

关于袭人的结局,有很多意象预示:鲜花、破席,桃花,武陵源、红汗巾、“夫唱妇随真和合”等等,结合起来就是她嫁给蒋玉菡之后,很可能过着落魄的生活,东躲西藏,还要和丈夫一起卖唱为生,面临更加悲惨的遭遇,最后也难免一死,或者生不如死。

篇幅有限,这里就不展开讲了,下一篇单独从全书的各种预示详细分析袭人的结局,她很可能要比所有人都要悲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