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炎热夏日,去博物馆中与“树”相遇

subtitle
madameFigaro 2021-08-03 19: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人类社会自古以来最重要的科学研究与美学灵感来源之一,“树”寄托了人类对自然的浪漫想象,也为人与自然关系的研究提供了无数佐证。

树是地球上最庞大、最古老的有机体之一。如今,不同种类的森林加起来仍然是地球上现存占地面积最大的生命物质。然而在过去的许多年时间里,习惯以自身为宇宙中心的人类,却不断地蔑视树木,认为它们只是多余的无名之辈。

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长期被生物学边缘化的物种——树木(及所有植物),却成为基础科学的研究对象,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它们被贬为低等生物的缘由。树木感性而富有记忆,善于沟通与共处,对全球气候的影响更是不容小觑。树木是守护地球生命的伟大长者和领衔主角。也正因如此,有史以来,树木一直为人类社会艺术创作和哲学思辨灵感提供了不竭之源泉。

今年夏天,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共同推出的“树,树”展览,便将目光对准了“树”这一生物世界的伟大主角。人类日常可见却又并不深入了解的“树”,在艺术家、植物学家、科学家的创作和笔触中,呈现出了多样的魅力。

前不久,Madame Figaro联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邀请了费加罗的好朋友们,一同走进这场展览,感受树木、自然与艺术带来的启发与感动。

在这场名为“树,树”展览之中,我们得以沿着三条相互交织的叙事线索,在充满树木意象的森林中漫步:探索从林奈植物学到植物神经生物学等与树有关的科学知识;通过自然深思、梦幻移位与手工技艺,体验冥想美学;深入了解荒漠化和森林大火这些全球性浩劫。

围绕这些线索,近30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科学家与植物学家,将200余件涵盖绘画、摄影、影像、装置、手稿等不同形式的作品一一呈现,他们在各自的艺术创作或科学研究生涯中与“树”结成了强烈而紧密的纽带,一座自然壮阔的森林图景徐徐展开。

植物学家弗朗西斯 · 阿雷是热带雨林和树木结构专家。六十多年以来,他潜心钻研这些生命世界的主角,并将自己的研究和发现融入到他的写生画和旅行日志当中,细致、详尽而有趣。作为一名真正的树木爱好者和原始森林的坚定捍卫者,阿雷现在正致力在欧洲建立一片巨大的森林保护区。这片面积达7万公顷的森林将在没有任何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自然地更新、发展,促进其动植物生态体系的进化,直到7个世纪之后再次成为一片真正的原始森林。

弗朗西斯·阿雷,《日本槐》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花园,巴黎,2019,

纸上墨水和水彩画,42 x 29.7 cm

为“树,树“(2019年巴黎)展览创作,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巴黎。© Francis Hallé

另一位致力于建造森林的艺术家是同样来自法国的法布里斯 · 伊贝尔,他与父亲一起在家庭农场旁的山谷中播撒了约 50万颗树种,逐渐将田野变成了森林,将风景变成了作品。伊贝尔最初攻读理科,从80年代开始学习美术。因此,他在画作中得以对生命世界的永恒变化,以及大自然与技术之间的连续性进行直观而诗意的观察。作为积极生态学的倡导者,他以充满好奇的目光,看待自然界再生的无限可能性。

法布里斯·伊贝尔,《传记景观》,2013

布面口红、木炭和油彩画,300 x 700 cm,艺术家收藏。

© Fabrice Hyber / ADAGP, Paris 2019,图片 © Marc Domage

在伊贝尔的其中一幅作品《露珠》中,伊贝尔描绘了树木“认亲与互相帮助”的概念,而这与另一位植物学家——斯特凡诺 · 曼库索所提出的“植物智慧”理论遥相呼应。多年来,曼库索对植物的敏感性、植物根系惊人的功能、植物的交流能力和记忆能力等课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人类赋予树木的浪漫想象,在科学的记录与研究中得以找逐渐寻到证据与依托。

斯特凡诺·曼库索,《老橄榄树》,2019

纸上墨水和粉彩画,35.5 x 27 cm,艺术家收藏。

© Stefano Mancuso

展览入口处,我们看到的是来自艺术家约翰 · 杰拉德的作品《烟树》。这棵展示在LED屏幕上、不断释放二氧化碳的烟雾组成的大树,灵感来自于艺术家家乡爱尔兰南部的一种典型树种——霍尔姆橡树。

约翰 · 杰拉德,《烟树》

儿时对故乡植物与树木的记忆,成为了许多艺术家对树木艺术想象与创作的根基,在不同的作品中也反复地得到印证:自学成才的艺术家穆罕穆德 · 汗,他记忆中来自伊朗北部吉兰省家乡的大自然为其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灵感;巴西艺术家桑蒂迪欧 · 佩雷拉的“想象之树”系列作品,基于艺术家对巴西海岸线上延绵不绝的大西洋森林植被的发现,以及饱含巴西东北部阳光的童年记忆。

穆罕穆德·汗,《无题》,2020

纸上水墨画,莫尔塔扎·扎赫迪和萨维尔纳兹·法尔西安收藏

德黑兰 ©Mauhamoud Khan

桑蒂迪欧·佩雷拉,《无题》,2017,木刻版画,180 x 160 cm

私人收藏,巴黎。© Santídio Pereira 图片 © João Liberato

生活在巴西亚马逊地区最北部部落中的亚诺玛米艺术家们,将对森林与植物的密切观察加入艺术创作中,让世界了解这一民族丰富的传统和亚诺玛米生活方式独特的美。

约瑟卡,《Hawari hi》,2019,纸上毡尖笔画,32 x 40 cm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巴黎。© Joseca

约瑟卡,《Rio kosi》,2018,纸上毡尖笔画,32 x 40 cm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巴黎。© Joseca

约瑟卡,《Hai hi》,2019,纸上铅笔和毡尖笔画,32 x 40 cm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巴黎。© Joseca

来自印度的吉维亚·索默·默谢则是沃利部落中第一位从事绘画艺术的男性,他在使用传统技法的同时为自己的作品注入了全新的线条和艺术感染力。默谢的作品表现了一种不稳定的平衡,即植物、动物和人类之间的共存关系。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生活脚步的变迁,人类居住地也由原始自然逐渐迁移到了城市乡村之中。自从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城市生活就逐渐成为人类生活的主流形态之一,而城市居民渴望置身田园的愿望也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而变得愈加强烈。城市中人与自然的相依与共处,人类所面临的自然破坏与环境问题,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森林城市》© STEFANO BOERI ARCHITETTI

兼顾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建筑理论家和散文作家多重身份的斯特法诺 · 博埃里是米兰理工大学城市设计系教授,同时担任上海同济大学预测世界大都市转型和变迁的博士后研究项目"未来城市实验室" 的实验室主任。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他所设计的巨大的动态模型,展示了他在中国各地因地制宜的森林城市策略。博埃里是城市生态主义和可持续发展的捍卫者,始终将大自然和树木置于其研究项目的核心。2014 年,他的“垂直森林”项目在米兰落成,两座高大的住宅楼承载了由700多棵树和2万多株植物组成的楼宇生态系统。目前,他正在中国柳州设计一个城市森林项目,建筑将完全被植物和树木覆盖。最终“柳州森林城市”将容纳3万名居民、4万棵树和100多万株植 物。

《逆火 :超级大火时代》

在展览的最后,我们会看到一个视频短片《逆火 :超级大火时代》,短片描绘了每年吞噬数十万平方公里森林的超级大火的蔓延过程。超级大火既是气候变化的诱因,也是其结果。在走过大片的“森林”之后,“超级大火”提醒我们,对环境可能发生的改变依然需要保持警醒。树木在不断地被观察、被想象,也会在某些时刻陷入危机。

这场原名为“我们,树”的展览于2019年首展于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而两年后的今天,以全新面貌亮相于上海。我们得以在这场展览中看到新加入的三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黄永砅的作品以多种形式记录了对卡地亚艺术基金会庄园中一棵树的抢救;胡柳通过用黑色铅笔对树木轮廓的描摹,在作品的变幻中探寻内外与虚实;张恩利的作品,则试图用树木的意象去描写一组老人的肖像,没有叶子、饱经沧桑的树干虽然已经年迈,却仍然展示出各自的幽默和自信的性格,好像在向观众讲述着他们年轻时的各种曲折而奇特的经历。艺术家对于植物与自然的浪漫想象,在作品中得到升华。

张恩利,《老树(五)》,2014

布面油画,300 x 250 cm。私人收藏,北京

©Zhang Enli 照片由香格纳画廊(上海、北京、新加坡)惠允

在7月23日举办的“费加罗博物馆之夜”活动中,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特别助理张德群先生在致辞中说道:“我们有时会认为当代艺术距离生活非常遥远,但其实当代艺术可以随时在我们身边。就像树一样,每天都会出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地方,承载着人类无法想象的巨大作用,却又润物细无声的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特别助理张德群先生致辞

←左滑更多 青春偶像汪佳辰在费加罗博物馆之夜现场

“树,树”展览借助各种形式的对于树木的表达与创作,希望树的声音可以在众生灵的唱诗中再次作为主音响起。了解树木,了解自然,也是了解人类自己。

←左滑更多 费加罗博物馆之夜现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