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承包了我今年夏天的欢乐

subtitle
漫姐的生活笔记 2021-08-03 18:19

文:黎漫漫

首发:漫姐的生活笔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老先生非常出名的作品,电视剧都拍了好几版。说来惭愧,不同版本的电视都看过,但是老先生的原著,我还是第一次仔细看。

金庸老先生在《射雕》里,构建了一个浪漫、侠义、坦荡的武侠世界,这个世界里虽然有小人,有阴谋,有人生的遗憾和无奈,但整体基调是明亮的,积极的,美好的。

金庸老先生笔下的世界,从来都不是垂头丧气的,灰暗的,悲凉的,相反,它是热热闹闹,充满活力和希望的。这一点,跟张爱玲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纵然世事动荡,人生艰难,各种磨难和坎坷,但人生却不是苦大仇深,压抑痛苦的,而是始终践行善良、坚韧、积极的人生态度。

金庸先生是浪漫的务实主义。

是看透人生的残酷真相后,依然能葆有对这个世界的爱。

《射雕》里的人物,不管是正人君子、武侠大师,还是阴险小人,都积极地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中。他们都有着各自流动的,活跃的生命能量。

正面人物如郭靖、江南七怪、洪七公等自不必说,他们是侠之大者,心怀国家、苍生,信守承诺,一身正骨。

就连反面人物譬如欧阳锋之流,也活出了自己蓬勃的生命力——他醉心于练舞,一心想要争夺华山论剑第一名,他失败了很多次,但每一次跌倒后又都重新出发,抗击打能力一流。

所以,很多男人喜欢金庸先生的作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觉得,这样的世界,恣意、洒脱、浪漫,不矫情,不丧,永远兴高采烈,活得尽兴......

一部《射雕》,可聊的地方太多,今天先聊点儿轻松、欢乐的。

02

我们都知道郭靖最开始的师傅,是江南七怪。

他们当年跟丘处机打赌,要找到义士的后代,也就是郭靖和杨康,然后分别教两人武功,约定日后华山论剑一决高下。

这是个浪漫、诗意而又任性的赌约。

为了兑现承诺,江南七怪自南而北,深入大漠,一路寻找郭靖母亲李萍的下落。

这一找,就是六年多时间。

这六年多,风沙肆虐,气候苦寒。他们日日寻访,却一直没有进展。

江南七怪这六年也没白呆,还是有收获的——每个人除了满脸沧桑,风尘仆仆,每个人都学会了一口蒙古话。

这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毕竟多掌握了一门语言。

但是不久之后遇到郭靖和郭靖的好兄弟拖雷时,露馅了。

书里是这么说的:“拖雷心里念着去找三哥窝阔台助拳,又见着七人言行诡异,说的蒙古话又都怪声怪气,音调全然不准,看来不是好人······

一门语言都学了六年多了,而且还是“出国”学习的,可还是有明显的口音,让人家本地人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江南七怪功夫确实了得,但是这学外语的能力,看来不太行呢。

以后我家宝宝学英语,我可得对他多一些耐心。

03

江南七怪里面有个急性子,是排行老三的韩宝驹。

他性子有多急呢?

书里有个片段写道:

韩宝驹道:“我这就追那段天德去,要是给他躲进了乌龟洞,从此无影无踪,那可要大费手脚了。”七怪中只他一人没有受伤,当下抢出山门,跨上追风黄名驹,急去追赶段天德和李氏。朱聪急叫:“三弟,三弟,你不认得他们啊!”但韩宝驹性子极急,追风黄又是马如其名,果真奔驰如风,早去得远了。

这是要路上一边跑,一边打听谁是段天德么?

这样的急性子,后面能跟着七怪其余六人,在茫茫大漠一呆六年多,也真是不容易啊。

人生是一场修行,我相信,在大漠的这段日子,韩宝驹的性子绝对被磨慢了。

04

郭靖是一个特别勤奋、努力、听话的乖孩子。

但就是有时候,不太懂得变通,掌握了一个方法之后,不分场合和对象一直用。

当初在桃花岛山洞偶遇周伯通,老顽童拉着他讲自己过去的事情。

“郭靖嗯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可不觉得练武有什么好玩,生平练武实在是吃尽了苦头,只是从小便咬紧了牙关苦挨,从来不肯偷懒而已。周伯通见他不太起劲,说道:”你怎么不问我后来怎样?郭靖道:“对,后来怎样?”周伯通道:“你如不问后来怎样,我讲故事就不大有精神了。”

郭靖自从学会了这个诀窍,后面每当别人讲故事,他都会聚精会神地问:“然后呢?”“后来怎样?”,是一个忠实的好听众。

后来这就养成了习惯,直到穆念慈和郭靖、黄蓉讲述自己和杨康的事情,讲到“成其好事”时,非常害羞,不想继续讲下去了。

这时候,郭靖还傻乎乎地问“后来怎样?”

还好黄蓉反应快,聪明又机智,把他一把推开......

郭靖真是个单纯、实心眼的孩子啊。

04

江南七怪跟彭连虎打架,彭连虎中了朱聪的暗器,暗器有毒。

朱聪很得意,说道:

“彭寨主,这枚毒菱是我大哥的独门暗器,中了之后,任你彭寨主号称‘连虎’,就算是连狮连豹、连猪连狗,连尽普天下的畜生,也活不了两个时辰。”侯通海道:“彭大哥,他在骂你。”沙通天斥道:“别多说,难道彭大哥不知道?”

只能说,说话是门艺术啊。

侯通海,建议你读一下《蔡康永的说话之道》。

05

成吉思汗命令手下的书记,给大金国写战书。

这个书记一开始,在一大张羊皮纸上写了长长的一大篇,自己觉得很不错,念给大汗听:“上天立朕为各族大汗,拓地万里,灭国无数,自古德业之隆,未有如朕者。朕雷霆一击,汝能当乎?汝国祚存亡,决于近日,务须三思,若不输诚纳款,行见蒙古大军......”

哪想到成吉思汗听完特别生气,踹了他一脚,骂他太啰嗦,还拿马鞭打了他十几鞭。

然后命令文书按照他念的写,“你要打,就来打”。

后来成吉思汗想请道士丘处机来蒙古(他年纪大了,愈发想寻找延年益寿之法,郭靖推荐了丘处机),让文书写诏书。

这次文书学乖了,不敢啰嗦了,写得很简短:“朕有事,就快来”。

满以为会得到大汗的称赞,不想又被骂了一顿,然后又挨了不少鞭子,“我跟狗王这生说,对有道之士也这么说么?要写长的,恭恭敬敬的,有礼貌的。”

这个文书,真是个不爱动脑子的憨憨......

看完原著,对金庸先生更加佩服了,他真的是天才啊。

缅怀老先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