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1年青铜兽命案纪实㈢:命案牵出个军统特务,小巷命案又陷疑云

subtitle
史海涟漪 2021-08-03 17:41

前文说到,湖南省长沙市在1951年的时候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倒卖古董的掮客许春辉被人发现死在了家中,专案组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之后查到了许春辉的一个女朋友颜锦菁的家里,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听到许春辉惨死之后的第1句话竟然是:“难道他真的下手了?”

军统特务

刑警黄胜一看这事有门儿于是立刻追问道:“你说谁?谁下手了?”

颜锦菁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还能是谁?我那个男朋友周俊丹呗。他之前在我们厂门口摆摊儿卖布料,我们俩就是这么认识的,但是直到我们两个在一起之后他才告诉我他竟然是有老婆的……本来我还不怎么在乎这件事,想着只要他喜欢我就够了,但后来我发现他竟然除了我之外在外面还有其他女人,警察同志,你说这事放在你身上你能不生气吗?后来我就想着,你不是找吗?那好,我也找。之后我就认识了许春辉,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着一个多月以后周俊丹就知道了我俩的事儿,后来他还去把许春辉打了一顿,威胁他说要是再敢纠缠我就要他的命。不过许春辉胆子也是真大,出了这种事他都没害怕,上个月的时候我俩就对外宣称分手了,不过私下里他还是经常来找我,至于那段时间有没有被周俊丹发现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周俊丹当时跟我说过许春辉这个人不简单,听说他骗人的功夫有一手,还说想要跟许春辉聊聊,至于聊什么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颜锦菁的这番话立刻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因为从案发现场来看许春辉在临死前确实正在和什么人交谈着,甚至还备好了酒菜款待对方。很有可能就是周俊丹发现两人自那次被自己捉奸之后还藕断丝连,因此怀恨在心,找上许春辉说想要谈谈。谈谈这件事对许春辉来说是十分有利的,毕竟他骗人的本事了得,凭着一副三寸不烂之舌怎么都能把这件事摆平,但没想到几杯白酒下肚,自己的性命却被人夺走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三名刑警准备开始调查周俊丹。可没想到他们找到周俊丹所在的城西区公安分局户籍警一打听,对方翻着档案查了半天也没查出这么个周俊丹来,黄胜心想这怎么跟闹着玩儿似的,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竟然谁都没听说过?“走,直接去杀羊巷59号看看。”黄胜挥了挥手叫上小李和小田来到了周俊丹的住所打探情况,然而令人意外的情况再次发生了,杀羊巷59号住的根本就不是周俊丹,而是一个火车站售票员老余。老余根据专案组刑警们描述的外貌特征在自己的脑海中细细思索才终于想起一个长得差不多的人“不过……这个人他不叫周俊丹,那是我表外甥叫周梦祥,你们要是找他可能有点难,之前我听我表姐说过他好像在重庆军统工作,要是没死的话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到台湾啦。

黄胜和小田、小李折腾了大半天,回到专案组办公室对目前的情况进行整理。“这样子看着怎么越来越复杂了,查着查着竟然还查出一个军统来。”民警小李忍不住感叹道。“查出军统也好,这样的话政保处那边的同志手里应该能有他的资料。等吃完了饭,咱们到政保处去找找看。”黄胜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小警察。

当天下午三人就来到了市公安局政保处查询周梦祥的相关情况,接待员掏出一本反动党政军特宪警登记名册却并没在里面找到周梦祥的名字,黄胜倒也不灰心告诉接待员再查查周俊丹。一说这个名字接待员反而不翻那本名册了,而是直接找出了一份报纸递给三人:“你说这不是巧了,你们说的那个人我刚在报纸上见过,报纸上说他是个特务,我听我们领导说他现在应该就关在北分局看守所呢。”

接待员这一句话6把专案组三人折腾到了城北分局的看守所,办了一系列手续才被安排提审周俊丹。在审讯过程中周俊丹交代自己确实和在颜锦菁交往,之前也确实打了许春辉一顿,不过那就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4月下旬,许春辉被害前后周俊丹所有的行动记录都已经被政保处的警察们调查得一清二楚,周俊丹确实没有行凶的机会,周俊丹的家里也没有许春辉丢失的那些收藏品,周俊丹的嫌疑就这么被排除了。

衡山道人

当天夜里专案组组长黄胜久久无法入睡,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许春辉现阶段所有的朋友都没有关于他遇害的线索,那凶手会不会是许春辉以前倒卖古董时认识的人呢?据他所知,当初许春辉向军官行骗的时候可不光是他一个人参与了那件事。第2天一大早黄胜就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看看小田和小李都有什么看法,田初元和小李思考了一下,觉得黄胜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三人合计了一下我决定从许春辉的历史开始入手调查。一查之下还真让他们查出些东西来,原来许春辉在以前曾经加入过一个知名的反动组织“一贯道”,不过他不是什么骨干成员,就是一个被忽悠进去的普通群众,并且在解放前就已经退出了一贯道,因此相关部门还没有追究他的这段历史。不过这些对专案组来说都不重要,他们想要掌握的是那些许春辉在一贯道里认识的人。

1月16日的时候,分局的吴队长又把黄胜叫过去了解情况,并对专案组进行了表扬。黄胜却摆了摆手对吴队长说:“老吴你也不用搞那些没有用的,上次你给的烟我们抽完了,能不能再给一条。”这句话把吴队长给气笑了:“你小子把我这当烟草公司是吧?上次给你的烟是刑警队的公共财产,给你一条就不错了,现在还想再要一条?”虽然吴队长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自己新买的一包烟分给了黄胜一半,然后就把黄胜赶回了专案组继续查案。

黄胜回来之后就带着小田和小李在长沙接连走访了上百个曾经参加过一贯道的居民,最后在一个正在监狱里服刑犯人单博上口中得知许春辉曾经和一个外号叫衡山道人的人一起做古董生意,这个衡山道人不是个道士,不过口音倒确实是湘南那边的,是不是衡山人他也不敢确定。他最后一次看到两人在一起是抗战胜利后第二年的时候,因为后来他和许春辉的联系也少了,双方几乎就没再见过面,许春辉和衡山道人之间有没有保持着联系他也不知道。

专案组得到这条消息后认为既然这个衡山道人是和许春辉做古董生意的,那么他应该不会只和许春辉一个人接触,因此专案组专门跑到长沙市内的各大古董商店打探情况,可令人吃惊的是案组一连折腾了4天,走访了上百名古董商人和古董掮客然而这些人中竟然连一个听过衡山道人名字的人都没有。黄胜在讨论案情的时候还忍不住抱怨:“你说这不是见了鬼了吗?这个衡山道人来长沙做古董生意谁都不找单找许春辉一个人,这合理吗?这两个人之间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特殊关系。”

就在专案组几个成员为了一个衡山道人急得直掉头发的时候,一个商店老板急匆匆地跑到了长沙市公安局报案,这个店老板的出现倒是给专案组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追踪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的许春辉丢失的那些收藏品旧表出现了。

(由于篇幅原因本文分为6篇发布,此为第3篇,欢迎点进主页查看后续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