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尼日利亚医学生在解剖课上解剖“无名尸体”,认出竟是自己好友

subtitle
九派新闻 2021-08-03 17:11

据英国媒体报道,在尼日利亚卡拉巴尔大学就读的医学生恩雅·埃贝(Enya Egbe)在一节解剖课上处理尸体时,发现尸体竟是自己曾经的朋友后,哭着跑出了教室。

据恩雅回忆,那天下午,他和三位同学围坐在桌子旁边,准备解剖桌上的一具尸体。恩雅拉开尸袋,愣了几秒后,他认出了这具“无名尸体”是他的好朋友迪万(Divine)。

“我们曾一起去泡吧,”恩雅说,“迪万的右胸部有两个弹孔,我记得很清楚。”

恩雅哭着跑出了教室,安娜(Ana)追了出去。

“我们在学校解剖的大多数尸体上都有弹孔。”安娜说,“我们意识到,也许这些尸体不是罪犯的,而是受害者的。我们非常难过。”

安娜表示,某天清晨,她在医学院门口看见了一辆警车,里面装满了血淋淋的尸体,画面十分恐怖。

恩雅随后通知了迪万的家人。之前,迪万的家人一直找不到迪万,跑遍了当地的警察局。

现在,迪万终于被找到了,但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迪万的家人忍着悲痛,设法收回这具“无名尸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16世纪到19世纪,英国法律同意将死刑犯的尸体移交给当地医学院,以此作为对死刑犯的惩罚,顺带推动科学事业的发展。

在尼日利亚,国家虽然可以挪用被处决的罪犯尸体,但最后一次挪用在2007年就停止了。另外,尼日利亚的现行法律也默许将停尸房中无人认领的“无名尸体“移交给医学院做研究。

据医学杂志数据统计,尼日利亚医学院使用的尸体有90%为罪犯。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尼日利亚的遗体捐赠几乎为零。有很大一部分也并非罪犯,他们只是误被警察枪杀的无辜嫌疑人。

去年,尼日利亚政府在不同州设立了司法调查小组,来调查有关警察暴力行政的案件。

许多人作证说,自己曾看到亲人被逮捕,却再也没有放出来。

警方辩护称,失踪者多是在火灾中丧生的劫匪和嫌疑人。但发言人弗兰克·姆巴(Frank Mba)表示,警方会联系医院相关人员,要他们帮忙处理遭受酷刑或处决的犯人尸体。

在东南部的奥韦里,私营的阿拉丁玛医院太平间已经停止接收犯罪嫌疑人的尸体,因为警方很少提供身份证明或通知死者亲属前来认领。

太平间管理员说:“有时,警方会强制让我们接收尸体。”

资深律师弗雷德·奥努比亚(Fred Onuobia)表示,亲属有权收回被依法处决的罪犯尸体。但如果是非法处决,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

“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死亡,也找不到尸体。”弗雷德说。

迪万相对来说比较“幸运“,他的家人找到了他,并为他举办了葬礼。

但恩雅因为惊吓过度,休学了一段时间。

“我每次试图踏入解剖室的大门,眼前就会浮现出迪万的样子。“恩雅说。

最后,恩雅比同班同学晚一年毕业,在一家医院的实验室工作。

目前,尼日利亚的解剖学家协会正在游说修改法律,以确保太平间获得捐赠的尸体是有完整记录的,并且要征得死者家属同意。

武汉晨报实习记者 代怡泠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