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因为爱情,在医院生孩子让别人老公打饭,忍痛一人做完月子

subtitle
百晓失东南 2021-08-03 16:51

我在08年认识了他,刚开始在网上聊了快半年,因为他的糖衣炮弹和几乎24小时的文字关心,我瞒着父母,辞去稳定的工作,从北方跑去了上海。就当我认为我会有个全新的开始,才知道这些全是噩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他有着180的身高和帅气的脸庞,见到真人时我就想着我要和他厮守一生。当然也就住到了一起,住在他父母为他提前准备好的新房。就这样我找了一份餐馆收银的工作,而他在一家企业做设计。这期间他父母要去新房,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就这样我们过了一年,我不可避免的怀孕了,他没有让我去打掉孩子,这让我很欣慰,我天真的认为他会娶我。接着我发现他对我不爱说话了,回来吃完饭后就去玩游戏,而他解释为:公司太忙,压力大,我也不好说什么。

我怀孕8个月时,辞去了工作在家待产。因为天气热,我开着空调,看着电视在沙发睡着了,突然听到门被打开了,我眯着眼打开手机看时间下午3点多,想着这个点他不会回来,正当我翻身起来时,看着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画着淡淡的妆40多岁的女人,其实是58岁了,只不过他妈妈很有气质。看到我以及我大着的肚子,她的表情很难琢磨,但是紧接着挖了我一眼便去每个屋里巡视了一番出来后手里拿着一本我也记不太清的书坐在我的对面看书,我将水杯递给她说;阿姨喝水,她也是没理我一直看书。他下班回来后,来不及和我说话就被他妈叫去了书房,我就将饭菜又热了一遍等他们出来,快半小时,他妈妈出来后,指着我就喊:你和我儿子不可能的,山鸡想当凤凰啊,门也没有。说完后就摔门出去了,他却把书房门反锁在里面玩游戏,我就哭了一夜,第二天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只是回来后,手里多了一大包零食和小孩的玩具,安慰我,说他昨天很难受,但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并告诉我说,他妈妈其实很好的,等到小孩出生后,他妈妈会接受我的。我信了,但是他没告诉我他妈妈喜欢男孩。

预产期前一天,羊水破了,他请假陪我去医院,经历了长达16个小时的阵痛,我在凌晨4点生下了我的女儿,至今我都清楚记得我出产房时,

护士抱着孩子将孩子递给他,并告诉他是个女孩,他脸上的表情,紧皱着眉头都没有看我一眼,就抱着孩子回了病房,护士估计看出来了,便赶紧安慰我说,现在好多新爸爸刚开始都还不太适应的。护士安顿好后,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提醒我快睡吧,孩子我看着。就这样我因为生产的劳累睡到早晨,醒来后,他在看手机,孩子在我旁边睡的很香,我摸着宝宝的小脸并催着他让他给宝宝起名字时他手机响了,出去接电话用了20分钟回来后,对我说他妈妈突然病的很重,让他回去,他一边急忙收拾他的包一边提醒我说,好好休息。便匆忙离开了,而我却傻了,这时宝宝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的也大哭了起来,护士跑过来抱起宝宝,还提醒我说,不要哭,你心情不好会影响母乳的,和我邻床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也是刚生完小孩一天的小妹,包括病房其他家属都在劝我,而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只知道我和宝宝被抛弃了。

在医院的这那些天,下面撕裂伤口很疼,护士很关照我,扶我去上厕所,帮忙带宝宝晒太阳退黄疸,喂益生菌,我每天吃饭就让邻床的小妹她老公帮我在医院食堂带饭,他们都是农村的,在上海打工,生的也是女孩,我很羡慕他们一起抱着小孩讨论孩子到底像谁,每次看到他们还有其他有家属陪的产妇,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的疼,不是因为那个负心汉。而是我想到我的父母知道了我在上海还未婚先孕,我爸气到生病,我妈要和我断了关系,就当没有这个女儿,但是常常通过我表姐了解我的情况,我对不起他们。

可是有什么办法,我需要恢复,我在上海没有认识的人,只能自己抱着宝宝出院,护士帮我拦到出租车,把包放到后座后,还提醒师傅帮这个产妇送到家里,师傅也答应了。到家后,看到家里的水果放坏,一切和我们去医院没什么两样,我知道他不敢回来,也是在躲着我。但是看到宝宝我就不甘心,于是抱着宝宝穿着厚衣服去楼下菜店买够一周的菜。每天都是准备很多的热水洗菜洗碗,要带小孩没时间所以只做两顿饭,多做点,饿了就热一下接着吃。在我坐月子期间,他表妹来过几次,主要就是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我就说让我坐完月子。我用之前攒下的工资买好了回宁夏的机票。可谁知道,在我出院刚刚好一个月他妈妈带着一个换锁师傅来到家里,进门就让师傅换锁,然后看了一眼孩子,就说孩子可以留下,收拾好你的东西走人吧,我没有哭,接着找宝宝的衣服,我打包自己的两件衣服放进一个包里,我就这样没和他妈妈说一句话,抱着宝宝背着包走出了门,当然,她也没拦我,我知道她是不会要小孩的,毕竟他儿子还要和别人结婚。

因为和我定的机票还差两天,我在宾馆住了两天,回到宁夏后我没有通知任何人,主要是我没脸,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我红的发肿的眼睛又湿润了,看着宝宝我让司机改了道。还是熟悉的小路,还是熟悉的锈的发红的铁门,推开门看到我爸佝偻着背在锯木头,而我妈在用那口大缸腌酸菜,洗菜的手冻得发紫,家里的大黄狗看到我,摇着尾巴跑过来舔我。看着他们不知所措,颤抖着喊着我的小名,我抱着宝宝跪了下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