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岳父赖我家要我养老,退休金却全给小舅子,老婆一句话我冷笑出门

subtitle
欣欣故事荟 2021-08-03 16:14

老话说的好,一个女婿半个儿,很多时候女婿的作用其实比儿子更大,但我可以保证没有真的愿意去承担那个责任,特别是他本身就有儿子的情况下。

我叫刘恒久,今年四十七岁,有一个在外地上大学的女儿,她常年不在家,只有我们夫妻俩在。

可是自从前年岳父腿摔断了之后,本来平静的家被搞得鸡犬不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父亲在建国后当工厂的工人,那个年代这个职业可是非常吃香的,不仅有城市户口享受着各种福利,而且实际上的身份地地位是很高的。

在我之前,还有两个哥哥,他们小时候出生到上幼儿园,基本上都是厂里一手包办。就是所谓的企业办社会,我们家在厂里几乎很少有用到出去花钱的机会。

当时厂里有一项政策,如果父亲提前退下来可以让一个儿子来接替自己。当时大哥刚刚定下对象,人家对大哥的工作不太满意,非常犹豫。

父亲非常果断,把自己的岗位让给了大哥。

这件事也顺利完成,可是不可避免的,剩下的两个儿子就要倒霉了。当时二哥也刚刚初中毕业,高中没有考上,也想进厂,但是名额有限,只能去别的车间干临时工,为此家里还爆发过矛盾。

作为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每个人都在随波逐流,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不知道工作意味着什么,可惜当我明白的时候,我连临时工都做不了了。

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从中专毕业,但是分配却出了问题。一开始说好让我去郊区一所小学任教,可是后来又改口说去偏远山区一所村小。

我当然不满意,于是只能自谋出路。

那个年代,想要自己干点什么非常困难。我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卖过棒冰,也进当时刚刚冒头的私人工厂干过活。

但无一例外都没有赚到钱,甚至连解决温饱都出了问题。

时间终于来到了九十年代,大哥二哥接连下岗。他们在厂里呆了几十年,几乎已经失去了外出谋生的手段,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没了,他们一时间绝望不已。

而这个时候我结婚了,老婆是厂里一家工人的女儿。

大哥二哥都说,要是搁十年前,就算打断腿,他们也不会把女儿嫁给我这个连临时工都不是的小子的。

可是时代变了,以往代表身份的工人身份,如今变得一文不值,他们失去了引以为傲的身份,甚至为了生存愿意把女儿嫁给我这个在私人工厂干活的“局外人”,真是一种可悲的冷笑话。

我付出的代价是一千块钱和每年给他们家两百斤米。

时光流转,老天总喜欢跟人开玩笑。当年父亲为了一点钱,把工龄买断了。而岳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就是不肯买断,最后零工资混到退休。可是仅仅十年之后,国家有钱了,开始给岳父发让数字让人羡慕的退休金。

每个月七千块,而我的工资是每个月六千,他的退休金比我的工资还高,要知道当年他只不过是车间的一位没啥技术的搬运工,在厂里效益不好的时候,甚至一年都没干活。

当然了我也不是很羡慕,毕竟人家当年冒着挨饿的风险保留工龄,这是他的造化,我去世的父亲没有这个魄力也不敢有这个魄力,所以只能作罢。

但是麻烦事还没有结束,前年,已经七十多高龄的老岳父摔断了腿,他的儿子在本地做生意,非常忙。

他不想打扰儿子,却来麻烦我,小舅子直接把他送到我家来,让我伺候他。

作为女婿,伺候几天也没啥大问题,可是他不仅要求多,还经常在我面前发脾气。我家里本来经济紧张,他的各种营养品和保健品可都是我出钱,可当我得知他的退休金全部给小舅子的时候,彻底愤怒了。

这个时候老婆在我面前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当年嫁给我,岳父觉得亏大了,所以决定现在把当年的东西再拿回来。

我被气笑了,当场就让他滚蛋,为老不尊的东西我连看都不想看到。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