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与丈夫贪污100多亿美元,被发现时已逃到美国,如今现状如何?

subtitle
云雨倒影 2021-08-03 16:04

菲律宾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一直是亚洲最富裕的几个国家之一,人均GDP一度达到日本的五分之二。也就是在富裕时期,菲律宾诞生一对贪腐夫妇,即总统马科斯与夫人伊梅尔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17年9月11日,马科斯出生在菲律宾吕宋岛上。出身政治世家,他从小就生长在一个享有特权的环境中。

1965年12月30日,48岁的马科斯赢得选举并宣布就职。入主总统府后,马科斯一手遮天,任人唯亲,其家族也跟着“鸡犬升天”,甚至依靠裙带关系实现了家族统治。大女儿伊米仕途顺遂,位至青年社联合会主席;儿子小马科斯当上了老家北依罗戈省的副省长;母亲是福利协会的领导人;弟弟则担任全国医疗委员会主席,同时还是20多个企业的负责人;两个妹妹分别是北依罗戈省省长和菲律宾国际船运公司理事;就连小舅子都被委以驻美大使的重任。

通过敲诈商人、贪污公款、盗窃国库和非法转移资金,马科斯聚敛了大量财富。任总统期间,他的财产急剧膨胀。到1985年,上任前自称拥有3万美元家产的他,已经身家成迷。但根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其家产据调查有100亿美元,这个数字能偿付菲律宾外债的40%,而这个国家当时早已陷入全面经济危机和空前混乱中。

根据菲律宾宪法,总统只能任两个4年任期,即最长8年。到1972年,民怨冲天的马科斯统治已不再稳如磐石,尤其是受到反对党领袖贝尼尼奥·阿基诺的挑战。

为了“变通”,马科斯在当年9月21日签署“军事戒严令”,宣布实施宵禁,在全国实行军事管制,集各种非常权力于一身。9月22日晚,他又出兵逮捕了近千名“企图以暴力和颠覆活动推翻政权”的反对派政治家和记者,阿基诺也身在其中。集会、游行、罢工,被一律禁止,一夜之间,3万名菲律宾公民沦为阶下囚。

这段戒严,持续了近10年,直到1981年1月。但之后,马科斯仍以铁腕进行统治。

1981年4月,菲律宾公民投票批准了宪法改革,建立新政府体制,继续实行总统制。马科斯于6月击败了仅有的象征性竞选人,开始了6年新的任期,直至1986年2月。

铁腕统治手段残忍,典型的“逆我者亡”

在马科斯长达20年的铁腕统治下,数以千计的人在被逮捕、拘禁,遭受酷刑、甚至“被失踪”。

菲律宾工会领袖罗米·卡斯蒂略永远不会忘记1984年的7月23日。当时,他21岁。那天凌晨两点,马科斯政权的情报安全组(MISG)突然闯入他的办公室,他和另外4名工会成员被殴打到失去知觉,然后被逮捕。当时,他们正在策划一个反马科斯的工人集会。

他被脱光衣服,蒙上眼睛,戴着手铐脚镣,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随后,审讯者开始逼问他,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

回答不上问题,便是形形色色的折磨。“wetsubmarine”(湿潜水艇)是指“将他的头推进装满粪便的便桶里”;“drysubmarine”(干潜水艇)是指“用塑胶口袋套在他头上,直至他缺氧昏厥”。

有时,地板上铺条麻袋,他坐上去,全身被浇上水,然后用手摇发动机去电他。“太痛苦了。我全身发抖,尤其是电到脖子和头部时,感觉就像脑子和眼睛要冲出头骨一样。”

5个人被分别关在单独的牢房里,不断能听到隔壁传来的惨叫声。“我知道这是心理战,但好在,我知道他们还活着。”卡斯蒂略告诉《菲律宾星报》。

整整9天的酷刑,成了他至今都无法忘记的梦魇,直至他意志崩溃,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

很快,他就因感染而致病,并被送去治疗,15天后又被送回来。他没再受刑,穿上了一条短裤,可以带着脚镣走一走,但一直被关押。

直到1986年2月26日“人民力量革命”爆发,他才重见天日。

“我丈夫喜欢金子,而我更喜欢房子”

1954年,马科斯迎娶了著名的选美皇后伊梅尔达。《纽约时报》称,这个“花蝴蝶”般美丽的女人靠她的魅力让丈夫的声望更上层楼,却也留给她洗不掉的污点——挥金如土,奢华无度。

波斯地毯,法国镜子,中国花瓶,英式古典家具和奥布森挂毯,将马科斯夫妇居住的马拉卡南宫装饰得富丽堂皇。3000多双欧美名牌鞋子,静静躺在专门的置物架上,式样、颜色各有千秋。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每天,伊梅尔达都要换7到10次装束,且绝不重样。即便如此,当她离开时,马拉卡南宫还留着2000多件从未穿过的华丽礼服,500多件制作精美的胸衣,上百公斤珠宝,无数瓶昂贵香水和几加仑的美容霜。

为了给自己添置行头,伊梅尔达马不停蹄地往来于世界各国,住着一流宾馆,乘着豪华汽车,随行人员一架飞机都装不下。一次普通的纽约购物之行,就会花掉500万美元。

当被问到为何要如此奢华时,伊梅尔达回答:“菲律宾人爱美。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让贫民区的菲律宾穷人有明星可看。”

在美国的纽约、新泽西乃至长岛,她都拥有大批豪宅。她曾向朋友吐露心声:“我丈夫喜欢金子,而我更喜欢房子。”

每处“行宫”里,银餐具、金项链、150克拉的红宝石、及钻石皇冠都装点着伊梅尔达的奢华生活。当然,还有一切能搜集到的世界名画——塞尚、梵高、伦勃朗、米开朗基罗。

与马科斯一家的奢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菲律宾经济的严重恶化。

到马科斯统治后期,菲律宾已欠下300多亿美元外债,通货膨胀率高达63.8%,工厂开工率仅40%,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全国有超过一半人挣扎在贫困线之下。而这一切,和马科斯的搜刮掠夺关系紧密。

首都马尼拉1200万人口中,有1/3生活在贫民窟,甚至有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不得不在墓地安营扎寨。在住处上方钉一块铁皮聊可遮风挡雨,孩子们则睡在大理石的墓碑石上。

有人从垃圾堆收集餐厅丢出的厨余垃圾,挑出客人吃剩的肉和骨头,清洗后装进塑料袋,拿到贫民窟贩卖。穷人买下后,用油炸一下,便是一顿难得的美餐。年轻的菲律宾姑娘为了吃上一顿饱饭,不惜卖良为娼,不少人当了国际“邮购新娘”。

马科斯王朝四面楚歌,一朝倾颓

就在马科斯夫妇沉溺于呼风唤雨、挥霍无度之时,菲律宾积压已久的民怨,正悄悄沸腾。

1983年8月,马科斯的劲敌阿基诺,在流亡国外3年后返菲,加入“通过非暴力手段重获权利和自由斗争”行列,受到了菲民众的热烈欢迎。不料,他却在马尼拉机场意外饮弹身亡。对阿基诺的暗杀点燃了民众心中的怒火,11个小时的葬礼变成了反马科斯的浪潮。

为给反对派以打击,马科斯宣布1986年2月7日提前大选,企图趁反对派无充分准备之机击败对方。阿基诺的遗孀科拉松虽自称“围着锅台打转的家庭主妇”,却成了他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经过全国选举委员会缓慢的查票,直到2月15日,结果才公布:马科斯以150万张选票的优势,再度“当选”总统。

“结果”未公布,人们就意识到,这次一如既往被马科斯控制的计票,必有“猫腻”。BBC评论说,“当时几乎无人不知马科斯操纵了选举结果。”

2月22日,国防部长恩里莱和武装部队代参谋长拉莫斯揭竿而起,宣布支持阿基诺夫人。马科斯大势已去。

1986年2月25日晚,马科斯携妻带子,从马拉卡南宫的后门溜出,登上了开往美国夏威夷的飞机。据悉,他们带了整整300箱行李,包括22箱比索新钞(约值120万美元),两张折合180万美元的菲律宾银行存款证,还有大批黄金、珠宝、艺术品,“足以让任何一个博物馆或欧洲王室妒羡不已”。

统治菲律宾20年之久的马科斯,在失去极端权力的庇佑后,于1989年客死他乡,他都未能实现再踏足故土的愿望,甚至连遗骸都无法叶落归根。

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在1995年曾重返菲律宾还当选众议员,还曾两次竞选总统之位,不过都以失败告终。

2018年,已经89岁高龄的伊梅尔达,因违反反腐败法再次遭到起诉,经判决罪名成立,被判处42年监禁。

这一次,她或将永远无法挣脱牢笼重获自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