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焦点分析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融了14亿,资本盯上你的大脑

subtitle
36氪 2021-08-03 12:48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当资本疯狂涌入拉面店时,一个极其小众的前沿领域也悄无声息拿下大额融资。

7月29日,马斯克5年前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完成了2.05亿美元C轮融资,领投的为迪拜风险投资公司Vy Capital,而谷歌风投、Founders Fund、DFJ Growth等赫然有名的基金也出现在投资名单中。

这将会是脑机接口领域最大的一次融资。或许是因为马斯克的光环,这家公司一直不太缺钱,2017年A轮融资时本来只打算筹集2700万美元,但拿到了1.07亿美元,2年后的B轮融资也募到了5100万美元。

比起Space X和特斯拉,Neuralink要实现的梦想显得更野心勃勃,甚至有些天马行空:短期内,他们要治疗严重的脑损伤疾病,长期则要增强人脑,当人类某一天和AI对垒时,不至于落败。

这幅听起来遥不可及的画面正在逐渐成为现实。成立5年,Neuralink缓慢而稳健地推进自己的宏大计划。他们已经做出了芯片,连接大脑的电极线,植入设备的手术机,而且将这套系统嵌入了猴子头盖骨。

马斯克解释过所谓的脑机连接,“从线上收集到的脑电波信息会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人身体之外的接收器上,就像手机的蓝牙一样。”这意味着,人可以远程用脑电波操纵设备,甚至交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Neuralink应用概念图,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即便马斯克勾勒的图景还只是模糊的影子,资本也在小心地投注,一部分原因自然来自马斯克的号召力,但其实在医疗领域,这项技术如果商用,价值显而易见,抑郁症患者、药物成瘾者、肢体残障人士的生活会彻底改变。

当然,脑机接口短期内不会是风口,它太过前沿,太过未知,但能真正长久地改变人类的未来。

马斯克走到了哪一步?

比起特斯拉和SpaceX层出不穷的新闻,Neuralink显得有些平静。他们发布了一些论文,但并没有出现在大众视线中。

直到2019年,Neuralink才真正对外发声,公布了一些普通人能理解的成果。它们做出可以植入人脑的电极线,比头发丝还细,每组96根,含有3072个电极,将它们植入大脑,可以跟踪神经元的活动。

至于如何植入,Neuralink发布了一台手术机,大小和硬币相仿,它可以用激光束刺穿头骨,像缝纫机那样植入接受元件,整个过程无痛,甚至不需要麻醉。

更重要的是,Neuralink 做出了芯片N1,它薄如纸,比小指甲盖还袖珍,上面能容纳1万个电极,芯片读取和放大大脑信号后,可以无线传输到手机上。

那次小型沟通会后,Neuralink似乎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仅仅1年后,它们又推出脑机接口设备Link V0.9,外观就像一个挂坠,直接安装在头骨上就可以无线传输,甚至不需要外接线。在当时更让人震撼的,是Neuralink真的用手术机器人V2,在三只小猪大脑内安装了LINK V0.9。这些小猪的大脑活动信号,清晰无误地闪烁在显示器上。

LINK 设备,图片来自Neuralink官网

到今年,neuralink又走出了一步。2月,马斯克参加了Clubhouse的播客访谈Good Time Show,他告诉大家一段惊人的进展:“我们在一只猴子头骨里植入了无线设备,让这只猴子可以直接通过大脑玩电子游戏。”大家习惯了马斯克的口无遮拦,加上他立刻改口说这只是“长期目标”,当时所有人心怀疑虑。

两个月后,他们放出了一段3分多钟的视频,一只经过训练的猴子熟练地用脑电波玩起了乒乓球游戏。这只猴子大脑里植入了2000多个记录和解码大脑信号的电极,但这只叫做“传呼机”的猴子表现如常,“看上去非常开心”。视频看着有些枯燥,除了干巴巴的介绍没有任何背景音,只能看到那只猴子盯着屏幕上下移动目光。但它意义重大,这是Neuralink首次公开灵长类动物上的实验,并真正开始和外部设备交互,而非只是读取信号。

马斯克习惯于布置夸张的时间线,在他的展望中,在未来几年,植入LINK芯片就会和做个近视手术一样容易,但目前他们还不能在人类身上做实验。

Neuralink可能是马斯克最疯狂的梦想。2019年,马斯克已经在这家公司投入了1亿美元。这或许只是杯水车薪。即使现代科技让人类可以上天入地,大脑仍然存在太多未解之谜,Neuralink要应付的挑战比space X和特斯拉还要艰难。

巨头看上脑机接口

马斯克是个悲观主义者,在他的想象中,科技带来的未来充满威胁。SpaceX终极目标是逃离地球,移民火星,而Neuralink是为了抵御AI伤害人类。

马斯克对AI有着长久的不信任,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当听到马云说出对AI“不应该害怕”时,他半调侃半认真地回应:“兄弟,我不确定,但是这听起来像那种著名的最后遗言。

其实,他并非第一个抱有这种想法的人,甚至也不是第一个涉足脑机接口领域的创业者,只是其他人没有他这样的影响力。

除了Neuralink,还有一家低调的公司Kernel。它的创始人Bryan Johnson是个功成名就的创业者,公司卖了8亿美元后,它投了1亿美元到Kernel。他们选择了和Neuralink不同的赛道,主要研究如何植入假体,帮助有退行性疾病的患者恢复记忆。

脑机接口是一个很广阔的市场,医疗领域仍然是多数厂商主攻方向, 1997年就成立的可植入式治疗设备商NeuroPace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他们生产的大脑反应型神经刺激器可以防止癫痫,已经获得了FDA批准。 各个公司都在寻找自己的方向,Cerêve解决睡眠障碍,Neurable、InteraXon则看上了VR设备。

大公司和大资本正试探性地进入这个领域,2019年,Facebook耗资5-10亿美元收购了非侵入式脑机接口公司CRTL-Lab,他们主攻智能腕带,可以捕捉手腕上的神经元脉冲信号。而在国内,以医疗领域脑机接口见长的博睿康科技,今年拿到了红杉资本独家领投的过亿B轮融资,他们最主力的产品,针对的也是癫痫。

从融资规模和速度也可以看出,资本相当谨慎。现在脑机接口还没有商业化变现的渠道,NeuroPace直到2019年还有近3000万美元的净亏损,而所谓改善睡眠的消费级设备,也不过小打小闹,难成气候。

这离马斯克的梦想还差得很远,在他的描绘中,Neuralink要做一个APP,让用户可以直接用脑电波操纵iPhone。他在去年宣布,他要在2023年将Neuralink的侵入式脑机接口产品推向市场。然而,生物医疗行业都需要漫长的研究,商用更是面临严苛的临床试验,这个目标或许会延迟很多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