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神秘的东方种子,让亚马逊上的中国卖家被团灭

subtitle
乌鸦校尉 2021-08-03 10: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全球电商平台亚马逊上做生意的中国跨境电商们,去年有多风光,今年就有多惨,从山巅跌到了谷底。

疫情以来,全球制造业遭遇致命打击,唯有中国一枝独秀,迅速复工复产,向全球证明“世界工厂”不是白叫的。

但从今年五月以来,亚马逊陆续封了五万多中国卖家的账号,造成行业损失金额预估超千亿元,其影响堪称行业大地震。

很多亚马逊头部卖家,昨天还日进斗金,供不应求,今天就关门封店,投诉无门。

帕拓逊,亚马逊“三杰”之一,主营头挂式耳机、车载充电器、手机支架等,拥有专利117项,曾荣登北美音频产品销量榜首,给自己的母公司带来了上亿的净利润。

除了其主品牌Mpow表现亮眼之外,还在家居用品及户外用品方面大有作为。比如,鼠标品类在亚马逊全站点的销售量占18.8%;大耳挂式运动耳机,在2019年全年亚马逊销量排名第三,占全球市场份额约26%,在美国市场占比约20%,非美国家市场占比约50%。

但这样一个亚马逊顶级大卖家却惨遭一夜封号,旗下品牌 Mpow 的备案也被注销,资金被冻结,产品页面统统显示“unavailiable”,只剩下亚马逊的封号狗子吉祥物。

另一耳机产品电商,一夜之间被关停70个店铺,海外百万库存失去了销路,几百人失业,公司紧急讨论解散。

Fairywill卫牙电动牙刷,珠海纵横优品跨境电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在亚马逊销量排名前五,超过竞争对手飞利浦,被评为“亚马逊2020年度最具价值品牌”,代理商遍布全球,获得了美国ADA牙协认证,堪称“国货之光”。

但还是被亚马逊一夜封店,连个通知都没给。

深圳天泽公司的子公司“有棵树”,原来在亚马逊有284个店铺,境外收入是天泽的主要盈利来源。

在这次亚马逊封店潮中,有棵树也因涉嫌违规,被亚马逊查封,冻结资产1.3亿人民币,营收从4500万骤然下滑到100万,1400名员工离职。

至于为什么被封,亚马逊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商家滥用评论,存在不合规运营行为,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刷单

这是亚马逊和美国政府联手针对中国商家的又一次贸易战?这个目前不得而知,但是咱们国家的官方态度也许能说明点东西——这是中美合伙欺负中国商家?

亚马逊欺负中国商家,市场监管总局怎么还胳膊肘往外拐,掉炮往里揍呢?

仔细一分析,无论是亚马逊还是市场监管总局,矛头都指向了同一种行为:刷单炒信。

1

亚马逊的封杀,说突然也突然,如暴风骤雨一般横扫整个平台,说必然也必然,去年发生在美国的一起疑似大规模刷单事件,早已为今日的封杀埋下了伏笔。

去年夏天,美国发生了件怪事:遍及50个州的美国人收到了来自神秘东方的贴有“中国邮政”面单的神秘快递。

(美国拉华州农业部门发布的 " 中国包裹 " 照片)

快递单上用中文标注着耳钉、戒指、耳塞等小商品,可打开快递一看,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植物种子:冬瓜、西瓜、南瓜、向日葵、洋葱、西红柿,简直是一场覆盖全美的植物盲盒免费大放送。

本以为是孤立事件,结果半个月不到的功夫,英国、日本、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甚至是以色列,也接连发现同样情况。

(日本神奈川县三浦市一名男子收到的包裹)

有国外网友还发现了规律:英国肯特郡查塔姆收到的是番茄,阿伯丁郡是黄瓜,伦敦北部则是旱金莲。日本是洋葱,加拿大、澳大利亚则是一些香草和蔬果。

对于神秘种子,有人说种子有毒,有人说种子携带新冠病毒,甚至还有人说这是中国面向全世界发起的生物攻击。

但也有心大的外国民众丝毫不担心,不仅把收到的种子种在自家花园里,还把收获的不明果实蘸着番茄酱夹在面包片里吃掉了,味道还不错。

由于事件过于离谱,影响范围不断扩大,亚马逊紧急宣布将完全禁止海外植物种子的销售。

(法国农业与食品部官推警告不明种子恐造成生态入侵)

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与美国农业部“密切合作”,拦截“非法进口的种子邮包”。

除了美国邮政服务、快递公司和在线市场之外,其他美国联邦政府部门也参与了阻止这类包裹寄送的行动。

由于神秘邮件大多来自中国,我国外交部也不得不在发布会上专门澄清:植物种子属于万国邮联禁限寄规定的范围,中国邮政严格执行万国邮联的禁限规定,严禁收寄种子类的物品。邮件上的中国邮政面单系伪造,中国邮政已商请美国邮政将这批假邮件退回中国,以便中方开展调查。

(汪文斌在记者会上回应中国种子事件)

最终,FBI装模作样地调查了一下,给出了“亚马逊中国卖家刷单”的推测。

但近日又有记者声称这些种子包裹都是真实订单,只不过运输时间过长,买家忘了,所以出现几千人同时癔症的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中国的神秘种子事件基本上已经无人关注,真相到底是什么或许永远不会有官方定论,但我们至少可以确定:原来刷单不是中国特色,随着跨境电商的蓬勃发展,刷单侠们早已刷出国门,就连美国佬们收到不明包裹第一反应都是来自中国的刷单订单。

事实上,早在种子事件发生几年前,亚马逊就已注意到刷单行为的存在。当时有很多用户反映收到了从未购买过的商品,这些商品往往是一些较为低价值、轻便、运输成本低的产品。

随着用户声量越来越大,亚马逊时常会查封一批刷单的店铺。

亚马逊官方用户安全和隐私页面中明确写着:禁止第三方卖家向客户发送未订购的包裹。

亚马逊还建议用户,如果收到未订购的包裹,先与亲朋好友核对或联系客户服务,以确认这是不是送给自己的礼物。

(美国大爷用中国神秘种子种出的不明植物)

如果不是,可以向给客户服务提供运输标签,亚马逊会调查该项物流,并对违反亚马逊政策的不良行为者采取行动,包括中止或取消销售特权、扣缴款项等处罚。

但是,个别卖家被封店并不能打消广大卖家们的刷单热情,在此次大规模封店前,很多亚马逊中国卖家的商品评论页面已经被某宝、某东、某品会化了,清一色的雷同好评毫无参考价值。

庞大的刷单需求甚至催生出了一个刷单产业链,有的水军公司对单独一条虚假评论收取20美元,批量则优惠,比如860美元提供50条虚假评论,11141美元则提供1000条虚假评论。

美国消费者权益组织“Which?”调查了五家水军公司,在册的商品评论员就有70万人。

这些水军评论员获得各种形式的报酬,比如小额现金,或是免费商品、打折商品等。水军还可以参加忠诚度计划,获得各种超值商品,比如儿童玩具、健身设备等。

而国内著名跨境电商网站雨果跨境网甚至公开分享刷单技巧,把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商业欺诈行为当成正大光明的商业技巧。

也许没人能真切知道亚马逊到底怎么想的,但被封的卖家们,恐怕并没那么冤枉。

2

说起刷单,国内的刷单行业绝对堪称全球刷单侠的大本营,亚马逊上的那种刷单只是初级操作,在国内,刷单侠们已经渗透进各个领域,只要有单,无所不刷。

比如我国近年来兴起的民宿业,从网上看每家店都清新脱俗,好评如潮,但实际上无论订单数量还是评价内容,都有可能是“刷”出来的,有的网红客栈甚至每天花千元左右“刷单”。

浙江某景区民宿老板王女士,去年新开了一家民宿,开始完全接不到订单,更不要说清一色的五星好评了。但她惊讶地发现,同一景区新开业的一家客栈,刚刚两个月评论就有100条,在平台上的排名一路领先。

吊诡的是,王女士的店和他家的店挨着,两家新店旅游旺季都没几个人住,淡季更是无人问津,经营状况差不多的两家店,为什么在网上看起来差距这么大呢?

一问才知道,这家客栈也没有接到订单,但店老板花了不少钱请人刷单,获得流量支持,迅速提升了曝光度。

王女士大受启发,也把房源投放到10个OTA(在线旅行社)平台上,并找人“刷单”、写评论。

果然,虽然刷单没有立即转化为客流量,但随着好评的增加,排名的升高,越来越多客人通过打电话或者线上咨询,王女士觉得这钱没白花。

河北的民宿老板李先生则通过百度贴吧找到“刷手”,以一单3至10元的价格,平均一个月“刷”30单,自家的民宿很快在平台推荐榜单的热门关键词中排名第一。

还有不少网红民宿并不在OTA平台上销售,而是通过微信公号和小程序对外接单,想要“刷好评”非常方便。

一些基建装修甚至选址环境都不好的民宿,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渲染火起来,实际入住体验很差。

有知名网红博主曾去实地体验号称“厦门圣托里尼”的网红民宿,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哪有什么圣托里尼,这不就是个农家乐吗?

第一家民宿门口搞了个棉花堡。某博主的推荐图片,看着是不是很动心?

正版的棉花堡位于土耳其代尼兹利(Denizli)市的北部,是远近闻名的温泉度假胜地,此地不仅有上千年的天然温泉,更有钙化形成的好似棉花一样的山丘。

然而实际情况如何呢?民宿的这个棉花堡仅30平米,面积严重缩水不说,用的还是刷白漆的石膏板。

更过分的是这棉花堡里面竟然没有水,只用蓝色油漆刷了个底,硬生生营造出一种碧海蓝天的假象。

照片林志玲,真人罗玉凤,房客不接受怎么办?别担心,细心的民宿老板也给出了解决办法:棉花堡顶部不是有个水龙头吗?拧一下,水就出来了,不怕脏你就游呗,自己刷池子。

棉花堡是个骗局,民宿房间内部更是让人无法直视,连最便宜的快捷酒店都不如:灯碎了没有换,灰尘也很厚,枕芯上也是黄色印记斑斑,卫生间看着很干净,实际上地砖腻缝的胶水泛黄发黑,台盆龙头后的水渍也已发霉。

但是,不管条件有多烂,一到旅游旺季,人家照样一房难求,这就是刷单的魔力,你再好的酒店,把钱全投在硬件上,照着五星级标准去打造,只要你不去网上刷单,照样干不过一个花大价钱刷单的农家乐。

还有外卖行业,同样是刷单重灾区,但外卖行业刷单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给自己刷好评那都是常规操作,高端玩家都是给同行刷差评,我家外卖不好吃?没关系,只要同行比我更,我就是相对好吃的那一家

乌鸦曾点过某烧烤店的外卖,拿到餐的那一刻差点哭出来:食物基本已经凉了,羊肉串全是肥肉,韭菜嚼不烂,腰子半生不熟,烤馒头片竟然烤糊了,乌鸦边吃边哭边写差评,点了这么多年外卖还没点过这么差的。

一天后,乌鸦收到店家诚恳而真挚地回复:同行请自重,别不要脸!

(喜大普奔,乌鸦去翻评论发现这家店已经下线了)

好嘛,给我吃那种狗都不吃的东西,还骂我不要脸,由于平台限制我还不能追评,只能默默接下这句“不要脸”,这TM上哪说理去?

他是故意甩锅同行还是真的认为是同行干的,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可以从侧面说明外卖江湖的竞争已经到了多么惨烈的程度,不搞死同行不罢休,而这种畸形的竞争也催生出了一个畸形的行业:职业差评师。

“职业差评师”现象存在于各大电商平台和餐饮外卖平台,有的利用平台的评分规则和店主对差评的恐惧心理,实施敲诈勒索。

有的活跃在QQ等社交平台的群里招揽客户,提供“刷评”服务,如收费替人打压竞争店铺,不到1000元即可购买30个左右的“差评”。

乌鸦通过QQ群搜索,找到多个针对某外卖平台的“差评”或“刷评”群,在群里说一句“我要刷单”,马上有人私信联系。

一自称“专业刷单刷评”的账号称,其手下有多个刷单群,付钱后当天即可进行刷单,“(外卖)刷销量和带字好评4元一条,量大优惠”。

该“专业人士”还告诉乌鸦,大多外卖店主找过来都是给店铺刷销量和好评,但如果需要打击竞争对手,刷评团队也可以给竞争对手店铺刷差评,但差评价格为每条6元,且需负担点餐费。

“专业人士”还说,差评会影响刷屏账号的评分,对账号伤害较大,所以价格偏高,但差评对店铺影响较大,“一般刷二三十条就差不多了”,总价不超过1000元。

在问及30个差评会对一个美团外卖店铺造成多大的影响时,“专业人士”称“大店肯定销量下降很多,小店可能开不下去了”,其还表示,评价内容真实,每个账号只评一次,可分开在一周内进行评价,不会被对方店主或平台系统察觉。

有这样的“专业团队”存在,互联网电商们实难踏踏实实做生意,刷完自己刷同行,心思全用在这上面了。

更可恨的是,刷单产业链不仅让商家们刷得你死我活,还带起了刷单骗局,让众多想“赚个零花钱”的学生、宝妈刷单党血本无归。

刷单诈骗常用套路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前几单会让刷单者小尝甜头,为的就是骗取受骗人信任。之后,等受骗人投入金额变大时,会以返款需要时间、系统故障和任务未完成为由,骗钱拉黑走人。

想赚点零花钱的全职宝妈夏女士在某平台完成第一笔刷单任务后,“刷单导师周老师”称她的佣金会充值到一款叫“金沙娱乐”的App账号内,让其下载并注册,之后可以自己提现。而这个“金沙娱乐”App其实是一个赌博软件。

夏女士成功提现112元后,那个所谓的“周老师”就开始给她下套,要求她在App内下注买大小,不然无法申请提现返佣。

夏女士在对方的指导下,又将589元转入指定银行账户,完成任务后小赚一笔。尝到甜头的夏女士彻底卸下心防,在“周老师”的指导下,多次下注并不断获胜,累计投入18万余元。

可当夏女士再次操作提现时,发现账户被冻结了,指导自己赚钱的“周老师”也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不回复自己消息了,最后一次下注的钱再也提不出来了。

3

早在2014年,全国服务于刷单的网站就有680余家、年资金流在2000亿元以上,整个虚构交易产业链涉及人员达2000万,虚构交易的产品或服务价值更是高达6000亿元以上。

大张旗鼓,并不意味着法不责众。近年来,在行政执法中,因刷单被制裁、受处罚者并不少见,严重者甚至锒铛入狱。

2017年6月,全国首例刷单炒信入刑案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李某犯非法经营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2万元。

该案是全国首例个人通过创建平台、组织会员刷单炒信并从中牟利而获罪的案件。

被告人李某通过创建“零距网商联盟”(前身为“迅爆军团”)、http://5sbb.com网站和利用YY语音聊天工具建立刷单炒信平台,吸纳淘宝卖家注册账户成为会员。

入会之后,李某会收取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证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台管理维护费及体验费,并通过制定刷单炒信规则与流程,组织会员通过该平台发布或接受刷单炒信任务。

会员在承接任务后,通过与发布任务的会员在淘宝网上进行虚假交易并给予虚假好评的方式赚取任务点,使自己能够采用悬赏任务点的方式吸引其他会员为自己刷单炒信,进而提升自己淘宝店铺的销量和信誉,欺骗淘宝买家。其间,李某还通过向会员销售任务点的方式牟利。

从2013年2月至2014年6月期间,短短一年多时间,李某共收取平台管理维护费、体验费及任务点销售收入至少30万元,另收取保证金共计50余万元。该平台参与炒信的人数达到了上千人。

(刷单平台页面)

余杭区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网络有偿提供发布虚假信息,扰乱市场秩序,且属情节特别严重,遂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0万元,连同原判决予以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2万元。

有了刷单入刑第一案的先例,各大电商平台开始着手治理刷单乱象,一些被差评师干扰生意的商家也开始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2018年,阿里巴巴对从事网络炒信刷单的杭州简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起诉讼。法院认定,简世公司组织炒信的行为违背了公平、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严重侵害消费者利益并扰乱了电商平台的经营秩序,一审判决该公司赔偿阿里巴巴经济损失20.2万元。

(阿里巴巴诉简世公司庭审现场)

同年,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也对一起职业差评师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查明,2018年4月,被告人蒋某龙在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电子商务平台上挑选有“瑕疵”的商品,组织学员恶意下单购买,学员收货后即以产品质量不合格、宣传与商品实际不符等理由,威胁店铺商家,实施敲诈勒索。

(警方在蒋某龙办公地点搜查)

蒋某龙则除自己购买商品实施敲诈勒索外,还先后发动学员恶意购买数十家网店的商品索赔获利,并从学员获利中提成或从雇请其打压竞争商铺的人员处获得报酬。

另一被告人汤某浩则是蒋某龙的学员,三次恶意购买数家网店的商品,以给差评并向工商投诉为由敲诈卖家。

(犯罪嫌疑人在网上发给勒索对象的电子邮件)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蒋某龙、汤某浩利用商家害怕被检举、处罚以及影响营业的心理,在购买前即掌握了商品的“瑕疵”,且有敲诈勒索的预谋。

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被告人蒋某龙、汤某浩有期徒刑2年、1年,分别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5000元。

但严厉的处罚下仍有人铤而走险,互联网经济中的很多行为已经超出了现有法律范畴,刷单手法也是日新月异,隐蔽性很强,给执法带来很大难度。

另外,有些平台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对刷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形中也助长了不良风气。

亚马逊的这次封店行为,对广大电商来说是坏事也是好事,以前大家都刷单,不刷单活不下去,现在亚马逊搞这么一出,顶风作案的怎么着也得掂量掂量,互联网营商环境会有很大提升。

而对我们普通消费者来说,终于不用看清一色的好评了,更加真实的评论可以让我们对商品有更准确的判断,提高购物效率。

无怪乎中美难得达成了一次合作。

让生意回归生意,挺好。

参考资料:

新浪科技《揭秘评测黑产:手把手教学,一路刷单到海外》
微博视频号:滤镜粉碎机
北美留学生日报《还敢刷单?亚马逊对中国商家举起了“屠刀”,百亿资金说封就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