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竟然,真的要跟影响因子说再见了……

subtitle
青塔网 2021-08-03 07: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欧洲学术圈的一纸声明——禁止基金申请人在列举学术发表记录时提及期刊影响因子(Journal Impact Factors,JIF),再次激起“千层浪”。

影响因子,这个科研人逃不开的魔咒、咕噜心心念念的珍宝,真的要跟大家说再见了吗?

影响因子,很重要

月初,有同学还在为自己投稿的期刊IF上涨而欢欣鼓舞。

的确,期刊影响因子,作为一种国际通用的衡量学术期刊影响力的重要指标,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学术业绩的评定,测度学术成果和影响。说白了,就是直接参与到毕业、评奖、职称评定之中

往回拨5年,影响因子达到某一水平可以说是博士毕业的硬性条件。

▲某“一流大学”学部博士毕业生答辩要求

副教授、教授评选过程当中,累计影响因子可能也会占到不小的比重。自身利益相关,许多科研er在期刊选择时,不得不考虑影响因子。

影响因子,可靠吗?

但是影响因子真就那么可靠吗?

熟悉其算法的人都应该知道,影响因子的高低是有很大操纵空间的,跟期刊出版社的运作水平、推广能力、论文的被引用量都有关系。

此外,不同学科的影响因子也没有可比性,正如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党委书记刘书明所说,“在一片森林里,有杨树、松树、灌木丛等植物,各物种同生共长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森林生态。学术生态也是类似,不能拿着评价杨树的标准评价松树和灌木丛生长情况。”

影响因子不能代表个别论文的水平。法国科研人员曾在知名食品期刊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上发表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的研究(最后被撤稿)这一论文一经发表就引用者众,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批判、否定态度,这难道能说明这项研究质量之高?

此外,学术水平与影响因子也并不能直接相关。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主Donna Strickland的获奖原因就来自于其博士期间发表的一篇“低分论文”。这篇论文发表在《光学通信》上,该期刊水平不高,当年的影响因子也只有2分左右。但是这篇论文极具创新性,至今已被引用超6000余次。

▲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主Donna Strickland

▲ Donna Strickland获奖论文

可以说一项创新发现的早期工作,并非都来自于高影响因子期刊,甚至往往发表在投稿周期短、相关度高的业内刊物上面。

因此,一味提影响因子,而不提学术论文影响力,是不合理的。天下苦影响因子久矣为什么还要看论文被引或期刊影响因子呢?

答案很简单,对于某人做的某项研究,同行评议即可知其重要性。但是那些做评判或做决定的人,往往不是“小同行”,这种情况的存在,催生了JIF、Nature Index、Citescore等多种文献计量工具。

影响因子,怎么改?

诚然,“唯影响因子”论毒害了科研人员生存环境,尤其是青年科技工作者。但是现在有没有更好的成熟的标准化的评估手段呢?在我国,即使学术评价方式已经或正在发生改变,改革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从2018年开始,国家在不断提出改革举措,目的就是将“影响因子”与学位申请、学生毕业、奖励奖金脱钩。

与此同时,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Top高校纷纷响应,进一步规范研究生学位申请或教师聘任管理制度。清华大学物理系表示“不是简单地按照SCI论文的篇数、引用数量的多少和刊物的影响因子来作为博士生的毕业标准”;

浙江大学某学部的博士论文答辩要求也多了一条“以学科领域JCR影响因子前15%的重要SCI刊物上发表”与3分及以上文章效力相同。

不看影响因子,该看什么呢?

今年,发布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评估时提到“不得填报SCI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要突出创新质量、实际贡献

发布了《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明确高校、科研院所等不允许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同时不把影响因子高低作为量化考核指标实行代表作同行评议,强调创新水平、学术价值……

回到开头,国际上对影响因子滥用问题也出台了新政——已禁止在基金申请书中列举学术发表记录时提及影响因子,并表示可以使用与自身研究领域相关的文献计量学指标,并适当列出经同行评议的出版物和预印本

看来,学位答辩、奖励评选、基金申请在逐渐关闭“影响因子”的“绿色通道”,打开了“同行认可、分领域判定”的大门

这一次,真的要跟影响因子说再见了吗?

你怎么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