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天空之城:旁观韩国高考及其导致的课外教育问题

subtitle
现代出版社 2021-08-02 20:29

2018年度韩剧最大黑马非《天空之城》莫属。该剧中的“天空之城”为一座韩国顶尖名流所居住的城堡,齐聚此地的出身名校的先生、太太们不惜一切手段要将子女送进最高学府,故事充斥着欲望和明争暗斗。开播后收视高涨,一举成为该年度的大热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在这部剧所有可探讨的主题中,最戳人的,一定是教育与高考。因为这几乎是所有家庭都要面对的,也是东亚各国的家庭都普遍重视的;而考试,也是几乎每个人一生之中都要面对的。

事实上,日本和韩国的高考其激烈程度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微博上还有一个热门话题叫“韩国高考有多残酷”——韩国EBS电视台曾推出一组纪录片,揭秘了韩国高考现状:学生中流行“四当五落”说法,即一天睡四个小时的考生会考入理想的学校,睡五个小时的则可能落榜。更残酷的是,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平均比低收入家庭高43分,首都的孩子比地方的孩子容易考进大学。

下面就是现任微软MVP项目亚洲区区域经理——李小瑛在《社群领导力》一书中关于韩国私立培训产业的讨论和看法:

在未来30年里,有半数原本属于人类的工作岗位将被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所取代。 虽说,该如何应对今后的30年,是中年人面临的一大难题,但对于现在的孩子们来说,这同样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因为在现在的孩子当中,或许会有一半左右的人,未来想要工作却没有机会工作,最终只能靠着政府发放的救济金来生活。我们和我们的孩子是否具备了能够承受这种情况的强大心态?

成为牟利手段的教育

即便大部分孩子需要面对的未来如此不容乐观,大部分的父母也依然固执地表示:没有学历的保障,孩子如何能够在残酷的社会中立足?但我很想问问他们:为了一份当下甚至未来都不见得能提供保障的保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变成“行尸走肉”,这样做真的有必要吗?

下面是最近刊登在《韩民族日报》上的一篇报道内容:

饱受私立教育折磨的江南区孩子们……他们的心病正在日益加重……

43%的初中生和高中生承受着各种压力……

自残、自杀等极端的想法开始滋生……

图片来自网络

“我认为韩国被称作‘地狱’的最大原因在于高考。正是因为高考的关系,所以教师们不会在教育过程中传授‘相生的力量’,而是不断鼓动他们展开竞争。调查结果表明,韩国的幸福指数较低也与平时人们脱离共同体生活有很大的关系。由于将教育的过程当作提高身份地位的工具,所以人们遗忘了共生的方法。”

这是“所有人的研究所”(Modulabs)金胜日所长的原话。金胜日所长创立研究所的初衷也是为了改变作为“地狱”元凶的教育环境和研究环境。金胜日所长是一位拥有60多项海外IT专利的LG研究所前研究员。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在发现很多大学生完全没有理想和抱负之后,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原本稳定的工作单位,创建了“所有人的研究所”。他无比热切地渴望改变原有的教育环境和研究环境,以至于连研究所的Wi-Fi密码都设定为“Save the hell Chosun”。他表示,目前韩国的高考及其导致的课外教育问题非常严峻。

“在我看来,自从教育成为某些人牟利的手段,即发展为所谓的教育产业开始,私立教育市场就变得异常庞大,以至于彻底颠覆了韩国原有的教育结构。”

这也是我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切身体会到的问题。学校老师始终离我们很“远”。虽然心里很想跟老师谈一谈孩子的教育问题,但每次约见老师之前,我都要考虑好几天才能下定决心。相比之下,课外辅导老师则离我们很“近”,我能随时联系对方,询问有关孩子的各种问题。

但即便私立培训机构的老师教育观再伟大,他们也首先是企业家,其次才是教育家。双方的关系是顾客花钱,对方则提供约定服务、拿出约定结果的合同关系。

然而,教育是很难在短期内见到成效的领域。这就说明,想要让父母心甘情愿地掏钱,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此一来,老师们也只能将教学侧重于显而易见的成果,即考试分数。这就决定了很多培训机构所教的内容都是如何快速寻找正确答案,而并非传授孩子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那些著名的培训机构不惜开出上亿韩元的年薪也要请到善于分析考试题目的类型和能够精准地给学生“喂”答案的“名师”。人们称这些名师为“第一棒老师”。可以说,全韩国的高三学生基本都认识至少一两名“第一棒老师”。

被超前教育压制的品格教育

如果错误的私立教育只对迎战高考的高三学生产生影响,我们或许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这种坏影响渐渐波及更小的孩子们,那我们就必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一所大型数学辅导学院通常从小学生课程就开始划分为“医科大和韩医科大”“特殊高中和科技班”等多种类型。有一次,我参加辅导班的家长会时,发现参加的不只有学生妈妈,还有很多学生爸爸。而家长会的主旨便是“想要考上某某学校,就得从现在开始接受超前教学”。每一名在这所辅导学院听课的学生,每天都要上3—5个小时的数学课,还要完成学院额外布置的很多作业。

图片来自网络

需要通过与同龄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和冲突的过程,树立自己是谁、自己喜欢什么、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等人生观的时候,他们却为了成为医生,或是考上某所科技大学,而被强制不断做大量的数学题。更大的问题在于,这种从未有过使命感、只知道闷头做题的孩子最终会考上医科大学,然后成为一名医生。

反观那些忙着了解自己而荒废功课的孩子,情况又如何呢?看到得病的人就会感到心痛,从而立志要成为医生的时候,他们是否会因为其他同学比自己更“出色”而受到挫折,甚至是放弃梦想呢?

如果他们都能成为医生,谁会是更好的医生呢?是从小学就开始不断解答高年级数学题,同时因数学成绩碾压他人而趾高气扬的孩子,还是心中充满对别人的了解和怜悯,同时对掌握更好的医术怀着满腔热情的孩子?

私立教育如果不能根除,

就只能进行改革

“韩国的很多年轻人在考上大学后普遍失去了理想和目标。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决定创立一家正直的企业,帮助那些尚未失去目标和理想的人,让他们有机会与其他研究员一起积极而耐心地进行研究和学习。”

金胜日所长的初衷是建立一家开放的研究所,即任何人只要有想要研究的主题就能建立研究室,或作为研究人员加入现有的研究室。截至2019年7月,原本只有区区3个研究室的研究所已经发展到50个研究室,而会员研究员也从最初的15名渐渐增加到如今的400多名。虽然该研究室中有一半以上的研究与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强化学习、自然语言处理、无人驾驶等技术有关,但它也开设了适合初学者加入的“绿叶学校”,方便初学者们一起学习编程和人工智能的基础知识。

“我们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会主动分享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如果不分享知识、不相互帮助,研究将难以开展。大家都想积累技术,于是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分享和‘相生’的文化。研究方向也是研究员们自己决定。擅长编码的人提供编码能力,擅长数学的人则贡献数学能力。”

目前,“所有人的研究所”中不仅会研究硕士、博士级别的课题,还在尝试和摸索适合大学生及小学生、初中生的未来教育方式。至于为什么不包含高中学生,是因为他们面前挡着一座“高考”大山,所以短时间内很难见到成效。

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上,争论私立教育市场是否有必要存在,其实没有什么意义。想要让课外辅导行业消失,那么公共教育就要兼顾原本属于私立教育的领域。但改革公共教育,使其符合时代趋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公共教育要承担对孩子最基本的人性教育,这一基础也不能轻易动摇。

如此一来,需要改变的只能是私立教育。无论是父母,还是从事私立教育的老师,都不应执着于短期的成果,从而毁掉孩子的未来和我们的社会。从这种角度上来看,金胜日所长的举措确实十分出色。我真诚地希望,我们的社会中能够涌现出更多着眼于相生、共享及教育的真正价值,进而培养出未来人才的教育家和企业家。

本文节选自

《社群领导力:独自成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编辑推荐】

就业生必读!职场新人必读!家长必读!

微软理事李小瑛通过采访2000多名软件工程师,一窥在人工智能时代生存的必备条件。

★内容包含众多社群领袖的真实生动的案例、学习方法、心得,可靠可信!

【内容提要】

本书是微软公司亚洲区 MVP 主管——李小瑛理事,根据过去 8 年间与全亚洲的 2000 多位 IT 社群领袖的采访、交流经验为基础编写而成,讲述了数十名社群领袖真实而生动的事例——他们如何成长为微软、亚马逊、谷歌等企业关注的人才。

本书通过了解引导微软重回市值巅峰的力量,借助具体、鲜活的事例说明了为什么社群领导力是超级连接时代的核心能力。

本书后半部分附成长为符合“后学历时代”需求的人才的实践指南。另外,书中也用真实案例加以强调的是,社群领导力的运用绝不局限于IT行业,也不局限于工作,它可以被应用于任何专业、任何领域。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