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5年东北扫黑纪实II:地头蛇金哥现身,打群架时摸出两把手枪

subtitle
史海涟漪 2021-08-02 17:54

前文说到1955年吉林省长春市发生了一起袭警劫枪案件,两名刑警在一家友好旅店住宿的时候,有人自称是旅店副经理骗取了两名刑警的信任,随后这个人配合4名歹徒将两名刑警五花大绑并抢走了他们的配枪。专案组在对此案进行侦查的时候,友好旅馆上级部门领导赵书记提出了一个假设:会不会是松江那边的犯罪分子得知两名刑警来到长春出差之后专门策划了这起劫枪事件,让两名刑警受到处罚好退出案件的调查呢?

一个月前的盗窃案

专案组的刑警们对赵书记提出的这个可能性进行了一番讨论,最后认为赵书记所说的这种可能其实不太现实。长春已经解放了7年多了,人民政府入驻长春之后就开始狠抓当地的治安,长春市内的大规模犯罪团伙接连遭到打击,目前基本都已经绝迹,就算有些新生的黑恶势力还没有被警方掌握,那么这种本地人都不清楚的黑恶势力是如何被松江那边的犯罪分子得知的呢?赵书记的这个想法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就目前来说最好还是不要把案件想得过于复杂,先从能入手的地方查起比较好。

第2天一大早专案组刑警就又来到友好旅馆对旅馆的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当刑警们询问到前台的服务生小郝的时候小郝突然“哎呀”了一声想起了一个情况:“警察同志,我跟你说,可能还真有人知道那两名警察同志手里有枪的事。昨天下午我不是在前台值班嘛,那两名警察同志就过来登记入住,他们给我的证件就是江苏那边的警官证。当时我还问他们有没有什么贵重物品要保管,我们旅店这边可以提供保管服务,他们说没有。本来我就是想和他们开个玩笑问问他们带没带枪,我们也可以帮忙保管,当时他们说手枪确实是贵重物品,但是哪有把手枪给人保管的?那还不如干脆就放在公安局别带出来。这个事儿本身倒也没啥,但是我记得我们说话的时候前台那边正好还有个人过来买饭票,我们说什么他应该全都听见了。”紧接着小郝又应刑警的要求从旅客登记簿上找出了那个人的相关信息出示给刑警:“ 喏,你看,都在上面写着呢。那个人叫柳明贵,是吉林省永吉县供销社的干部,来长春出差的,住址这一栏写的是口前镇供销社宿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刑警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立刻一个电话打到永吉县供销社确认情况,可是永吉县供销社听到刑警的询问之后却表示供销社里从来没有柳明贵这么个人。不过刑警发现出现有人冒充供销社干部的情况他们好像并不意外,细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永吉县供销社一个多月之前被人给偷了,小偷连供销社的介绍信都没放过,失窃的半本介绍信都是供销社盖过公章的,编号全在70以后,而这个柳明贵使用的恰好就是编号为72的介绍信。供销社那边看来是没什么线索了,专案组只能从旅馆工作人员的回忆中寻找蛛丝马迹,当天为柳明贵办理入住的工作人员说他是下午3点多来到友好旅馆的,之后就没见他出过旅馆的门。等到下午5点以后前台就是小郝当班了,小郝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平时又爱开点小玩笑,就经常坐在前台和柳明贵聊天。她看见柳明贵说是来出差,但是到了旅馆之后也不去办事儿就在前台和食堂来回转悠也十分好奇,问他怎么不去处理工作。柳明贵当时的回答是他还有两个同事没来,等同事来了自己才能去干活。食堂的厨师也说柳明贵经常来食堂打探旅馆内部的各种消息,自己当时因为手头刚好没有活干就陪着柳明贵喝了不少酒,也正是因为自己酒喝太多了,所以已经记不清当时刘明贵问了什么,自己又是怎么说的了。

等到10月16号那天柳明贵找到小郝说要退房,小郝当时还好奇:“您等的同事都没来,您怎么就要走了呢?工作不做了吗?”柳明贵回答说他的同事已经到了,不过是在别的旅馆住宿,刚才给自己捎了口信让自己过去集合。结果柳明贵办退房的当天傍晚就发生了袭警劫枪案,而且还有旅店旅客说,当天看到5匆匆忙忙从旅店离开的人中就有一个人的体貌特征和柳明贵非常相似。

专案组认为这绝对是一起精心策划过的恶性事件,这5名犯罪分子和一个多月之前在供销社里行窃的有极大可能是同一批人,看来想要找到线索还要从供销社盗窃案开始查起。

10月18日,永吉县刑警接待了专案组前来调查盗窃案的刑警小关和小飞,并向他们描述了一个多月前供销社被盗的具体情况。事发当天是一个星期六,供销社晚上只有一个值班干部宋浩,除他之外就只剩下住在收发室里的门卫钟大爷。其实永吉县供销社今年以来就有一个习惯,值夜班对他们来说就是换了个地方睡觉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供销社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紧急事件需要连夜执行的,结果没想到当天晚上还真出了事。

宋浩当天晚上8点30分就早早地上床睡觉了,不过等到后半夜的时候,宋浩又被一阵冷风给吹了个透心凉。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把屋里的窗户关好之后又回到床上躺了下来,结果刚躺下一会儿又猛然惊醒直接从床上支了起来,不对呀!自己因为觉轻的原因睡觉之前特意把窗户关好了,现在窗户怎么又开了?他环视四周发现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打开了。宋浩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来摸到屋里的电灯开关用力一按,这下子他才知道供销社遭了贼了,屋里办公桌的抽屉还开着呢。

供销社的领导经过事后确认,供销社丢失了现金、粮票以及布票若干,其他还有一些被员工放在办公室的照相机和手表也全都不翼而飞,甚至连办公室里的半本介绍信都没能逃过一劫。

永吉县警方接警之后前往现场进行调查,发现这个窃贼作案实在是有些简单粗暴,他就是单纯的在食堂伙房的墙上开了个大洞进入供销社实施偷窃的。警方在犯罪现场采集到了几枚犯罪分子留下的指纹,经过鉴定后发现作案的是一位服刑人员陈旺富,打给看守所才知道这个陈旺富两个月前就已经越狱了,看守所那边也一直在找他。永吉县刑警针对这起盗窃案一直调查了半个多月都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线索,供销社丢失的赃物也没有在市面上被发现,最后由于永吉县又出现了几起命案,这次盗窃案就被警方搁置了下来,一直到专案组这次来到永吉才重新提起。

小关和小飞从永吉县刑警那边要来了陈旺富的照片带回长春让李凤元和倪尧祥进行辨认,最终确认此人就是当日闯入房间的4个歹徒之一。专案组确定了一名歹徒的身份之后立刻展开了一次讨论,所有刑警都认为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追查供销社赃物的下落,另一方面寻找警方安插在市内各地的线人,搜索犯罪分子的情报。

金哥

专案组联系上线人让他们留意陈旺富的情况之后第2天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有人前几天看见一个被称为“金哥”的人和陈旺富一起在六合楼吃饭来着。刑警夏初秋接到线人的联系之后立刻找了几个平时混社会的小混混,以及一些还在看守所里关着的服刑人员打探金哥的情况,可是没想到这些人里说什么的都有,一下子就搞出了好几个个版本的金哥,有些说的玄乎的比说书还要精彩。

由于这些人说的版本实在太多专案组也没法通过他们的口述确定金哥的身份,就在专案组为了确定金哥的身份而头疼不已的时候,一个新的情报传了过来:金哥手里有两把手枪。

来汇报情况的线人说这个消息是从一个乞丐的嘴里得知的。就在前几天金哥的女朋友小袁和两个小姐妹在外面吃饭,刚点了一盘水饺就来了个乞丐在旁边要饭,几个女孩儿本来都给了乞丐几张零钱了,但乞丐就是不肯走,还在旁边又是吐痰就是抠鼻子把几个女孩恶心的够呛,把水饺倒了骂骂咧咧的就走了。乞丐眼见着到手的水饺就这么没了也记恨上了小袁,之后就一直尾随小袁到了她家,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住在小袁家门口涂满了各种恶心的秽物作为报复。附近的邻居在发现之后联系了派出所报警,但警察来到现场一看情况也颇感无奈,这些乞丐是标准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且还都是团伙行动,警方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

但是小袁可受不了这窝囊气,他直接找到自己的男朋友金哥给自己撑腰。金哥当然知道这些乞丐都是有团伙有组织的,于是干脆就找到地方的老大让对方给小袁赔礼道歉。本来乞丐也是要面子的,这个乞丐团伙的首领和金哥约好双方打一架,要是自己输了就去给小袁赔礼道歉,没想到打架的当天金哥竟然从身上摸出两把手枪把所有乞丐都给吓住了,他们也就不再提打架的事老老实实道了歉。

专案组听到这个情况之后大吃一惊,两名刑警刚丢了把手枪,金哥这边就掏出两把手枪,难道他当初请陈旺富吃饭商量的就是袭警劫枪这件事?专案组经过讨论后决定,不管怎么说先抓到这个金哥再说。

(由于篇幅原因本文分为6篇发布,此为第2篇,欢迎点进主页查看后续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