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实拍一户秦岭山民,家中有人,墙上有字,看完心情却变得有些沉重

subtitle
专业行走 2021-08-02 17:47

远村行走,寻访中国最后的山村,这是专业行走关于秦岭柞水高垣村何家沟的第10篇图文。

前情提要:https://www.163.com/dy/article/GGBAUITE0541AF0L.html

温柔的景致·温暖的文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土地,留有翻耕过的痕迹。土墙,全是烟熏过的墨色。阳光晒着这里,视野十分通透,老房子静静地立在山洼间,一副衰老的模样。秦岭何家沟的时光,就像永远停滞在了三十年前。

道路有一米多宽,两旁扎着篱笆,四周堆满干柴。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梢,顶着一个脸盆大的鸟窝。这里很安静,只在偶尔响起几声虫鸣和鸟叫。这样的场景,一度是我们的童年。

许多朋友留言说,我为何家沟写下的这些文字,读起来让人感觉很温暖。实际上,我的记录远远不及真实场景的美好。如果你到了这里,必定妙笔生花,出口成章。

秦岭山洼,不以大和奇吸引人,只因平凡而美好。有些地方,虽然名不见经传,却留存着我们的记忆。譬如这个叫何家沟的小地方,谁看到了不觉得熟悉和亲切?

视力有问题·听力也不佳

再往前走几步,道路连着院坝,院坝成了道路。屋檐下堆着柴禾,柴禾颜色金黄。时间是2021年3月28日上午10时46分,院坝前面的杏树开了一树白花,竹制的晾衣杆横在眼前。

就在这个画面的正中间,也就是大门的门槛旁边,坐着一个老人,老人面无表情,毫无生气。

“老人家您好!天气真好,晒太阳呢?”我们打了个招呼,但坐在门槛旁的老人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视力有问题的老人,大概听力也不佳。

“春日祥和幸福年,彩灯高照平安门”。在老人身边,多年前贴的对联已彻底褪色,对她来说,这无边的春色已经见不到了,悦耳的鸟鸣同样听不到了,唯有阳光的温暖依旧如初。

我抬头看了看大门上的门牌,门牌内容显示这里的行政坐标是“下梁乡-高垣村-110”。

一个屋檐下·住着两家人

老房子旁边有一间厦房,厦房狭小简陋,伸出来的半截对着大路。阳光正好被挡住了,厦房的大门,悄悄地躲在阴影里。

与正房相比,这间厦房有一点特别,那就是新贴了对联。两个金黄色的福字很饱满,胖乎乎的。我把相机的镜头拉近了一点看,没想到门框上还钉着一个门牌:“下梁乡-高垣村-110”。

同一栋老房子,一正一厦两间房,却钉着两块门牌,看来这是分开居住的一家人。去年过年的时候,一家贴了对联,另一家没贴,看来相互已经过不到一起去,至少有了矛盾。

同一个屋檐下,这分明就是一户人家,可为啥会是这样?这个视力和听力都有障碍的老人,她的日子过得如此漫长。不过,看房前屋后的整洁程度,应该不像是独居者。

就在老房子屋檐下,我还看到了几笔涂鸦:“喜事多多”“友爱”“让”……

同一个角度·不同两张照

画面是如此的温暖,但寻访这一户秦岭山民的经历,却让心情有些沉重。对于主人来说,人生走到了这个阶段,剩下的那些时光,恐怕已经没有多少意义。

不过,也许是我们太多愁善感了,人家也许过得并没有那么艰难。就像在同一个角度同一个时间拍摄的这两张照片,仅仅因为后期处理不同,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色调。

当走到距离这栋老房子大约50米远的地方时,我再次回头给它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老房子依旧那么宁静美好,阳光也那么温暖轻柔,山野如此空寂幽静,时间走得好慢好慢。

作者简介

专业行走,行走秦岭十余载,边走、边拍、边写,自创“行走体”散文,网络阅读一个亿,著有散文集《远村行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