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启功《山水八砚屏》,袖珍小尺寸,却气象宏大!

subtitle
喜爱书法老白 2021-08-02 16: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启 功 山水八砚屏

设色纸本 屏风

22×7 cm.×8 约0.1平尺(每幅)

砚屏是放在砚端以挡风尘的用具,屏者,屏风也,乃敝障之物,砚之有屏称之“砚屏”,亦属屏风的一种。古人过去研墨写字,并无现成的墨汁。但所研墨汁滞留时间稍长,便易风干而流失水分。此时若置一屏挡在墨前,则可防止风吹,减缓墨汁水分流失速度,这就是砚屏最初的功能。砚屏形体较小,常置书案上,最早是出于功能性,放置于砚台前用来挡风之用,另一种说法是避免烛光投射刺眼伤目之用。

山水八砚屏之 山居图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砚屏的功能性变得模糊,逐渐变换了角色,慢慢发展成为陈设装饰品,被置于案头之上。当砚屏的功能性变得不再重要时,它的陈设性就凸显出来了,成为文人雅士案头上的一道风景。流传至今的砚屏,则更是以观赏用的居多,制作工艺也更加严格,而且雕刻精湛,书画铭文,无不古意盎然,极富诗情画意。样式也由原来单一的独座插屏式(独扇座屏,南方有称台屏),增添了山字式(三扇座屏)、五扇式与折屏式。

至于折屏式砚屏的兴盛大致是在晚清民国时期,乃至延续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所制作的砚屏不过是旅游纪念品居多,用以出口创汇罢了。这种砚屏之所以流行一时,主要是因为装饰的多样性和收纳的便利性。既为折屏自然多扇,少则四扇多则八扇,与书画条屏之数暗合,自然以书画作品装饰最为高雅。而屏心每幅尺寸约为纵七寸、横二寸,与现今书签一般大小,在此寸间作画难度极高,非常人所能。在民国初年的京津地区,汇聚了诸多的画坛耆英、丹青妙手,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主要还是以画山水人物见长的小写意和工笔画家为主。能独立完成八扇的,更是高手,毕竟既要避免构图上的重复,又要多元化的展示笔墨功夫。如果是一众画家合作完成,就像画格景扇面一样,竞相显露才能,谁也不愿示弱。

回观这一套八砚屏,虽然原配屏座已失,但新配屏座用料考究,不啻原装。此八扇用笔严谨、敷色淡雅、于方寸之间卓然成景。画中题识明确摹傚五家笔法,其余三扇也具在古人藩篱。

山水八砚屏之万峰云起

其一题曰:“万峰云起 师方方壶”。方方壶者,元末道士方从义也。其人号方壶,善画,又兼工诗文、书法。山水初师董源、巨然、米芾,又学赵孟頫、高克恭之法。极喜画云山墨戏,笔下的景色多是冷漠,幽闭,尘俗绝少的地方:高山奇峰,深谷幽涧,古树老屋,野水孤舟,给人以深沉、奇特和悲壮之感。黄宾虹评其画:“盖学仙之颖然者,由无形而有形,虽有形终归无形。”启功先生于云山最为拿手,曾作米氏云山而得奖。而除米家山外,高克恭、赵松雪、董香光的云山亦能信手,唯师方从义笔法者甚少,除此只见过一件,应为册页一开。

山水八砚屏之师米虎儿云山一角

其二题曰:“师米虎儿云山一角”。米虎儿者,米芾之子米友仁也,因生于甲寅(1074年),故乳名虎儿。画承家学,多以水墨点染,重意趣不求工细,发展了米芾以落茄皴为代表的山水技法,奠定了“米氏云山”的特殊表现方式。所谓“落茄皴”,事实上就是一种以点代皴的写意画法,“用圆深凝重的横点错落排布,连点成线,以点代皴,积点成片,泼、破、积、渍、干、湿并用,辅以渲染表现山林、树木的形象和云烟的神态”。完全放弃了钩皴点擦的传统方法。启功于此种画法浸润最深,用水用墨能够自如变换,也为日后书法中的水墨调衡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山水八砚屏之拟赵善长法

其三题曰:“拟赵善长法”。赵善长者,元末明初之赵原也。本名元,入明后因避朱元璋讳而改作元,字善长,号丹林。擅山水,师法董源、王蒙,笔墨圆劲秀逸。亦长于画竹,画法多变,有龙角、凤尾、金错刀之称。传世作品并不多见,宫中原有《溪亭秋色图》一轴,为内府旧藏,石渠宝笈重编所载,故宫对外开放后曾展陈,启功先生亦临习过。

山水八砚屏之拟元人笔意

其四题曰:“拟元人笔意”。元代绘画本就以山水画为最盛,其创作思想、艺术追求、风格面貌,均反映了画坛的主要倾向,影响后世也最深远。不论初期钱选、赵孟頫、高克恭,还是中后期的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皆主要继承董源、巨然等的传统,并在各自的创新风格和简练超脱的艺术手法上,把中国山水画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成为了这一时期山水画发展的主流。对于此帧画作,窃以为在吴镇与曹知白之间。启功先生常画吴仲圭是有原因的。因为陈垣校长对吴镇有着深入的研究,不但做过吴镇年谱,还有吴镇的藏品常与启功先生点评。而且吴镇也是天主教徒(辅仁大学是天主教会学校),故而启功先生对吴镇书画和诗文都很熟悉,也常常临习。

山水八砚屏之仿石田笔

其五题曰:“仿石田笔”。石田者,自然就是沈周了。沈周一生家居读书,吟诗作画,优游林泉,追求精神上的自由,未应科举,始终从事书画创作,在师法宋元的基础上有自己的创造,发展了文人水墨写意山水的表现技法,成为吴门画派的领袖。所作山水画,有的是描写高山大川,表现传统山水画的三远之景。而大多数作品则是描写南方山水及园林景物,表现了当时文人生活的悠闲意趣。启功先生此帧效法了其构图简练、用笔凝重、笔墨浑厚苍茫、草草而成的特点,在寸余之间表现了三远之景,可谓小幅而大作。

山水八砚屏之远浦归帆

其六题曰:“远浦归帆”。南宋牧溪曾有此同名手卷,大底意境如此。后内府董邦达有临古册八开,中有远浦归帆一开,更类此图。不知启功先生源于哪家,或为自家笔意亦未可知。

山水八砚屏之春江夕照

其七题曰:“春江夕照”、其八题曰:“山居图”,皆是元人风格,春江夕照略似倪黄,山居图师法鸥波。后学惭陋,不敢断言。总之,启功先生遍学古人,在此八砚屏中尽显其能,实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况且就现有资料看来,启功先生独立完成的八扇砚屏只此三件,另两件均于海外售出,不知下落。倘有生之年能见三套聚首,真幸事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