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睡了上司三年,却还是败给了她

subtitle
洒了白色 2021-08-02 12:13

1

我承认,自我半年前和阿程结婚以来,我没有开心过,尽管阿程对我也算是一心一意,什么都依着我,可没有孩子不是我的错,他的家人数次对我冷言冷语,让我倍感心凉。

春节刚过,我和阿程家人因为琐事再次发生了一点争执,心里堵得慌。可阿程照旧是以往沉闷的性子,该吃吃该睡睡。

在他眼里,争吵就像个喷嚏,打完就过了。

指望这个闷葫芦哄人是不可能了,我心里又憋得难受,于是刚过完年,我就说要一个人出去散散心。

阿程问我去哪儿,我回答说不知道。

我没撒谎,那时的确是没有目的,只想出去走走,就我一个人。

阿程帮我收拾行李,还特意去买了个充电宝给我带上,又絮絮叨叨嘱咐我手机保持畅通,一个人在外注意安全。

他做的这些莫名让我更加恼火。夫妻之间表达爱意有时候拥抱比絮叨更好使,而这点阿程永远不会明白。

送我去车站时他犹豫着说,要不我陪你去吧?我正在气头上,一口就回绝了他。

他竟然也就这样默默看着我一个人上了车后就走了。哎,这个没有一点情趣的男人。

我真想不通,当初为什么就同意嫁给他了,为什么没有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而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我一个人坐着车从县城到了市区,在长途汽车站汹涌的人潮里迷失了方向。

反正也没有目的地,我茫然地跟着前面的人走着,稀里糊涂竟坐上了开往乌镇的班车。

在车启动的那一刻,心里突然有些隐隐作痛,难道是冥冥之中有什么指引吗?

一晃五年了,我没有再来过这个伤心之地。

再踏上这里的青石板路,听着桥下流水欸乃,看着岸边小桥人家,一切熟悉又陌生,我恍如跌入梦境。

那天傍晚,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古镇里游荡,沿着河道慢悠悠走过悠长的街巷,空气湿漉漉的,我的心情也一样。

这里的每一座小桥、每一条小巷,都曾刻入过我的骨头里,就是在这里,我也曾和一个人定下过终身。

转眼五年了,我总是提醒自己忘记,却又总不能忘记。

我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青砖黛瓦间流连,耳边似乎有熟悉的歌声从某个巷子里传过来。

我循声向另一条巷子走去,忽然感觉身后似乎有人跟着,回头时,还恍恍惚惚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的心瞬间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紧,是他吗?他还记得我们在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吗?也会像我这样念念不忘吗?

不过我很快就回过神来,五年了,他孩子估计都能打酱油了,怎么可能还记得我呢?我也真是可笑,干嘛还要想起那个人呢?

他给过我最美最好的初恋,却又在幸福巅峰将我狠狠摔在地上,我整个人都被摔得破碎得缝不起来了。像这样不辞而别欺骗感情的人,哪里值得我为他念念不忘呢?

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他早就不属于我了。我自嘲地笑笑,摇摇头转身继续向前走。

3

灯火阑珊处,身后忽然有个声音颤抖着轻声问:“是你吗?我的小马?”

我像提线木偶般呆立在原地。

这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我浑身每个毛孔都在战栗,甚至是每个毛孔都在尖叫: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我的幻觉!

“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小马!”这声音听上去带着哭腔,又有点不像他了。

我不敢回头确认,潜意识拔腿就跑,是疯了似地拼命向前跑。

他猛地从身后追上来,死死抱住我,说什么也不撒手:“小马,小马,你抬头看看我,是我啊,我是你的兔子先生啊,我好想你好想你,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真的是他,我的兔子先生,可是他现在来找我做什么呢?嘲笑吗?羞辱吗?

我颤抖着,用力挣脱他的怀抱,倔强地说:“怎么,郑先生这是吃腻了山珍海味,又想要回头尝尝路边摊吗?”

他上前转过身,一把搂住我,像是要把我嵌进他骨头里:“我没有,小马,你误会我了,我不许你这样说你自己!”

我又一次挣脱开,离开他一米开外,含泪冷笑道:“那你要我怎么说?误会?难道你现在是想再吃口回头草,跟我重续前缘吗?”

兔子先生向我伸出手,想要再次拥抱我。

但我已经有了防备,他上前一步我就后退一步:“你别再过来了,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我几乎要哭出声来。

“好,好好,”他慌忙停下脚连连点头,“我不碰你,不碰你。小马你别走,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好吗?”

4

我们隔着两块青石板对峙着,兔子先生苦苦哀求,我好不容易黏在一起的心又碎得七零八落。

解释?解释还有什么意义?再说,我曾经被他骗得那样惨,怎么可能还去相信他呢?

“没什么好解释的了,你娶了跟你般配的人,我也已经嫁人了,我们就各自安好吧!”我别过脸,转身要走,不想让他看见我跌落的眼泪。

就在我转身的这一刻,兔子先生哭着上前,又从背后一把将我拥进怀里。

“我知道,我知道你结婚了,可我还是要解释,我找了你五年了,我每年都要来乌镇找你,你就给我个机会,让我解释清楚好不好?”

他呜咽着,泪滴落进我脖子里,凉凉的,却灼伤了我的心。

“我爱你小马,我说过我这辈子我都只爱你一个女人,你相信我,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我努力几次都不能挣脱他的怀抱,又急又气地哭喊:“放开我!你就是个混蛋!你说你爱我,可你还是不辞而别了,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啊?”

路过的行人见我们这样,都投过来异样的目光。

我顾不得丢脸了,这些年积攒的情绪如山洪暴发,我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幕,与八年前他在这里的人群中,唱着歌向我表白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兔子先生把我扳过来,用力拥着我,力气大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了。他哽咽着说:“是,都是我这个混蛋让你吃苦了!可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相信我!”

我垂下头抽泣着:“不可能的,我就是你调剂口味的路边摊……你吃腻了,一甩手就把我扔到脑后了……可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又是怎么过来的吗?”

兔子先生猛地捧起我的脸,嘴唇带着早春的微薄凉意压住了我的唇。

这一吻那么深那么长,长到几乎可以时光倒流,我的世界天旋地转,再说不出一句话,汹涌的泪水从眼里喷薄而出。

5

这是在做梦吗?我迷茫地张开模糊的泪眼,兔子先生的脸近在眼前,他微皱的眉头,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真的是他啊!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我从来没有抛弃过你……”兔子先生也睁开眼,他轻轻亲吻我的眉心,“你相信我小马,自始至终我只爱你一个人。”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把推开他:“别再骗我了!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的小女孩吗?”

兔子先生颓丧地站在原地,他朝我伸出手,眼里满是泪水,悲戚又绝望:“小马,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我?我在你心里已经不堪成什么样子了?”

我看着他戚惶地站在我面前,像个等待审判的囚徒。

这是我深深爱过的男人啊,他在我眼里曾是那般优秀,无可替代,如今见到他这个样子,我心痛得无以复加。

理智告诉我:绝对不能再相信他了,我们之间原本就身份悬殊,他不会真心喜欢我的。

可感情的潮水在溅到他眼泪的那一瞬间就冲毁了紧固的堤坝,将过往所有猜忌和仇恨连根拔起,悉数收割。

我好想不管不顾,拔腿就走,可身子却根本不听使唤。没有人知道,我其实多么想知道五年前的一个答案,即便是这个答案又会把我的伤疤再次掀开,可我依然想知道啊。

我倒退两步,踉跄着坐在河边的长椅上。

怎么办呀,我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我和兔子先生的相识相恋,一幕幕像过电影一般在我脑子里来回闪现。

兔子先生,我曾恨了你这么久,可再次重逢见到你的眼泪,我这么轻易就要缴械投降了吗?那些对我来说弥足珍贵的过往,你还都记得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