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郑州危局:新冠定点收治医院失守,两日新增61例感染者

subtitle
八点健闻 2021-08-02 09:19

就在南京疫情外溢至全国多个省市,张家界因一场2000多人的演出成为新的疫情中心时,郑州又传来了两则消息:

郑州市卫健委主任被免职;

新冠患者定点收治医院的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被免职;

这是个极不寻常的迹象。彼时,郑州只报告了一例无症状感染者——一位周姓女士,因颈椎病就诊并办理住院手续,在例行核酸检测时,出现异常结果,7月30日复核,确认为无症状感染者,送至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郑州的动作说明实际情况比通报的可能更严峻。”回顾周六下午郑州的反应,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对八点健闻分析,六院很可能发生了院内感染。

随后公布的感染数据证实了上述推测。

郑州此轮疫情形势严峻:发现第一例病例一天后,也就是7月31日一天,郑州新增了32例感染者——12例确诊,20例无症状。而且疫情主要发生在医院内部,涉及人群包括保洁人员、医务人员和病房患者,呈现局部散播状态。

8月1日,河南又新增了29名感染者——1例确诊,28例无症状感染者。

也就是说,郑州院感在两天内引发激增61名本土感染者。

骤变的数字背后的细节,却更让人生寒。

在30日下午转到六院定点救治前,根据目前已经公布的初步流调结果,周某和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并无任何交集。唯一的联系是,周某居住的小区,离六院只有800米左右。

7月30日,周才送到医院治疗,第二天就查出了大量工作人员感染,这是两起独立的事件,还是彼此之前有一定关联?是周的病毒传染给了这些医务人员,还是他们之间通过某种方式共同感染?

究竟这场感染的源头在哪里?是南京外溢的疫情?还是郑州六院作为新冠定点医院收治了境外输入病例导致的?

而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六院的院感何时发生?

目前的公开信息中,几乎找不到任何迹象。

甚至,除第一例感染者的信息提到了她是如何被检出阳性,另外的30几例核酸阳性,尤其其中的医院工作人员,是如何检出的阳性,在常规核酸检测中,还是,身体不适就诊前,或者,因第一例确诊而触发的相关人员的大规模检测中发现?我们也不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州开展24小时核酸检测。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我们唯一比较清楚的只是,和南京机场一样,在新冠防治的重点场所、重点人群中,出现规模性聚集性感染,说明这道防线出现了较大漏洞,在新冠病毒面前已经失守了。

一天32例,多数和传染病医院相关,意味着什么?

疫情中,发生院内感染是非常危险的。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告诉八点健闻,院感会使医院成为“超级放大器”,每次大规模的爆发都是从医院开始的。

中华预防医学会医院感染分会青年委员、感染控制主管护士马嘉睿向八点健闻介绍说,武汉早期有些医疗机构内部就曾经发生过院内感染,在医院不同病区、不同病房之间传播的案例。

从当时的报道看,武汉疫情之初,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后来较为严重的案例就是武汉精神卫生中心就曾出现过院内感染,造成约80名医患确诊新冠肺炎。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李侗曾告诉八点健闻,2020年12月,青岛疫情,就是因为住院患者和确诊病例共用一台CT机,导致的院内感染。当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就曾明确表态,要求“医疗机构零感染”,也就是对院感的“零容忍”。

在那之后,一旦出现院感,卫健委主任撤职已经成了常规动作了。

这也解释了,河南为什么会在流调结果发布之前,第一时间就先免了郑州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和郑州六院党委书记的职。

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不仅是郑州市的新冠患者的定点收治医院,也是一家三级甲等的传染病医院。

有传染病专家指出,虽然现有的防护措施完全可以避免院感发生,但现实是,因为一些偶然因素,总会有院感事件发生。如果属于偶然的职业暴露,没有造成感染扩散,是一种性质,如果是因为系统管理上的漏洞所致,该做的没有做到位,那是另一种性质。而且,如果对发生的院感事件不能及时处置和报告,导致医院感染爆发,后果更加严重。

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就会出现一堆密接,哪怕没有发病,也会使医院的多个科室瘫痪,甚至导致整个医院瘫痪。

但像郑州六院这样,一下子就曝出二三十例院感病例,几乎是几何式增长的情况,可以说已经是十分危急和少见,简直堪称是武汉疫情以来,情况最严峻的一次反弹。

一位病毒学专家告诉八点健闻,如果未来2-3天内,该院内部继续有两位数的感染者出现,那就证明“六院应该是被污染了”。

事实上,院感很有可能已经外溢了。

据7月31日晚,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的5名感染者中,11岁的赵某是首个无症状感染者周某的密切接触者,他和周某一样,行动轨迹中没有涉及郑州六院。

据八点健闻查询地图发现,二人所在的广兴洁云花园小区,距离该院只有800多米。

虽然传播的起始时间还没有确定,但是多位专家还是倾向认为,疫情已经焖烧了一段时间,疫情传播范围,可能比预想中更大。

根据商丘市8月1日通报,该市已有一例相关确诊病例,7月27日前曾在郑州六院陪护住院家属,27日返回商丘。这也是郑州传播链条上首个非本市的案例。

目前郑州六院已经实行闭环管理、停止接诊,按照要求,7月16日以来,到市六院就诊、陪护、滞留等人员,都要到指定机构做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前要居家自我隔离。

接下来,几天确诊病例增长情况,也将决定郑州疫情的最终走向。

传染病医院多次失守的背后

这不是传染病医院第一次失守。

2020年10月,青岛市的新冠阳性患者定点收治医院,青岛胸科医院发生新冠病毒感染者在住院期间与普通病区患者共用CT室的聚集性疫情,所幸未发生社区传播,而且,而这已经是青岛第四次出现院感事件。

不久前的广州疫情,德尔塔毒株首次突破城市防线,也让当地传染病专科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一时措手不及,造成2名医务人员感染。

有传染病专家分析,在遭遇大规模疫情时,即便是传染病专科医院显然也是人手不够的,不得已派出新兵上阵,自然增加了感染暴露的风险。

另外,2020年4月,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均因出现新冠病例而停诊。先后在两家医院住院的87岁老人,累计造成89名住院病人、家属、陪护、医护人员和社会人员感染,甚至在辽宁、内蒙古出现了跨省传播案例。

武汉疫情以来的几次院感事件,往往是由定点医院收治的新冠病人传给医务人员,多数止步于医疗机构内。不过这一次,德尔塔毒株巧妙突破了传染病医院的防线,开始在社区蔓延。

郑州六院作为河南省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曾被评为“河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为什么专业传染病医院,却在新冠疫情一轮接一轮的猛烈进击中率先倒下?

根据已公布的流调轨迹,有2名感染者是郑州六院的保洁人员。无独有偶,南京禄口机场也是先在保洁人员中传播。

李侗曾告诉八点健闻,保洁人员接触患者的机会并不比医护人员少,还会接触到医疗垃圾、患者物品,但是防护意识和接受培训又远低于医护人员,感染风险更大。

另一位传染病专家也表示,保洁员属于脆弱人群,在医院也是重点关注的人群,因为防护意识相对较差。

除了基础知识和培训意识的欠缺,保洁人员还具有很大的流动性,就像“新兵打仗,来了发支枪就往前冲,肯定死得快”。

作为新冠疫情狙击战的“前锋”,不管是机场还是医院保洁员,均要求一周一查核酸。但这类劳动服务属于外包,健康监测和培训力度总是相对较弱和难以监管的。

实际上,院感的控制,需要充足人力物力支持。但李侗曾指出,“传染病医院,包括感染科,平时都是最不受重视的科室,是一个赔钱的科室,但是关键时刻又需要它顶上去,这本身是有矛盾的。”

传染病医院防线失守背后,是这一学科的长期不受重视。

无论是感染科专业人员还是院感专业管理人员不够,是传染病医院、综合医院感染科都面临的问题。前述传染病专家指出,即便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传染病专科医院,也存在医院感染管理人员配比不足的问题。尽管国家多次发文鼓励加大对传染病医院的投入,但是从他的观察来看,这依然只是纸上谈兵的空口号,投入严重不足,难以落实。

随着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淡出视野,感染科上一次为人所知,还是在2003年SARS期间。

此后17年间,感染科主要面向艾滋病、肝病、结核病等慢性传染病。尤其在公立医院市场化竞争白热化后,感染性疾病多以药物治疗为主,且多免费提供,病房设置又需要较大的独立空间,病人数量减少也让感染科收益有限,成为医院里的“赔本买卖”。

尤其当疫情不再构成威胁后,传染病医院和感染科往往“飞鸟尽良弓藏”,逐步淡出公众视野。

郑州局势还可控吗?

目前,郑州已经进入了一个疫区城市的常态。

全员核酸检测已在进行途中,而在疫情的核心,郑州六院,32小时内,从患者到陪护家属全员已做了3次核酸,由于保洁人员不见了,很多医护正在代替保洁打扫卫生。

“郑州六院的这次聚集性案例,确实是从2020年疫情以来,感染人数比较多的一次。”马嘉睿指出。

这场疫情的走势会如何?

“可能最终的感染人数会超过南京总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病毒学专家推测。他认为,南京的疫情基本只在机场区域,主城区内发生的阳性病例不算多,而郑州的疫情从一开始就在人口稠密的主城区。

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同样表示,“现在看,基本上应该还是能守住的……但会比我们原来(碰上的几次疫情)规模都要大,因为已经焖烧了一段时间。我们必须争分夺秒与病毒竞赛。”

“现在这样,你防不住第一波,你就得防第二波,防不住第二波你就得防第三波。只能希望我们能够还是把它守住。”金冬雁这样解释自己的结论。

然而,郑州疫情中还有个重要的不确定因素——洪水。

一位病毒学家表示,“洪水可能会把隔离场所周围的废弃物冲出来,那些垃圾堆里的东西,里面可能就有病毒,病毒在下面待几天都可以保持活性。”

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则提醒到:“有水灾,又发生疫情,管控的难度会大一点。”

“因为,(洪水)肯定会导致更大范围的传播,毕竟人员间的距离无法保持。”

六院的相关报道显示,暴雨期间,六院的急诊120共出车25次,门诊接诊急诊患者438人。医院还组建了6支医疗队,分赴六县市开展医疗巡诊和灾后消杀指导等支援工作。

不过,即便有这些不确定性,上述病毒学家仍对形势有相当的乐观。

“问题可能不会特别大”,他认为,大城市通常检测及时,还有发热门诊管控,不易太大规模扩散。“越大的城市越容易防。”

当然,目前看来,还需等待第一轮核酸结果,才能作进一步判断。

郑州的第一轮全城核酸检测结果,最早会在8月3、4号得出。

截止发稿前,新冠疫情在国内的反弹,已经涉及到了14个省份的20多个地区,从南京的禄口机场、到张家界、再到湖南常德……郑州、扬州,这场与德尔塔毒株的正面遭遇战正在进入最焦灼阶段。

陈鑫、朱雪琦、陈广晶、方澍晨|撰稿

李珊珊、徐卓君丨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61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