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么多社交软件都想挑战微信,为什么最后都失败了?

subtitle
郭静的互联网圈 2021-08-02 08:52

究竟谁能挑战微信的地位?当微信已诞生超过10年后,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社交是人的基本需求,不过,每个不同的人在社交方面也会产生具体的差异化,特别是用户的微信通讯录可能很久不再“更新”后,用户需要别的社交软件来满足自己在社交上的需求。

腾讯2021年Q1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微信及WeChat月活12.416亿,同比增长3.3%。微信的月活总数创下新的历史记录,但增速方面,同样创下新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微信面临增长的天花板,这种情况在任何行业都不罕见,毕竟没有谁能永远保持高速增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面是微信月活增速放缓,一面是用户对微信无法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痛点,从用户角度来看,他们内心也希望有更多的社交软件可以挑战微信,市场同样感受到了社交行业的情况。

因此,近几年来,包括腾讯、阿里巴巴、陌陌等在内,多家互联网公司都推出了社交软件来挑战微信的地位,比如搜狐的狐友,陌陌旗下的CUE、MEET、赫兹、doki、是他、哈你,阿里巴巴旗下的来往、图钉,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闪和飞聊,就连腾讯也在尝试推出多款社交产品,比如轻聊、有记、欢遇、朋友、猫呼、回音、轻缘、灯遇交友等。

尽管有如此之多的社交App试图挑战微信,可最终都失败了,为什么他们会失败?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主要跟几个因素有关:

第一,微信的社交关系链。社交软件的核心就是复杂的社交关系链,每个不同的用户都会有不同的社交关系链,而且这套社交关系链跟通讯录并不相同。

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等功能机时代,用户的社交关系链就是通讯录,但是微信某种程度上替代了通讯录功能,比如两个陌生人在线下想要建立联系方式,以前可能是相互留下电话,现在肯定是相互加个微信,至于不想让对方看到朋友圈的痛点,也可以直接在加的时候选择不让对方看朋友圈。

其他的社交软件,可以通过读取通讯录的方式让彼此成为好友,可一些新兴的社交软件,在用户量不够的情况下,即使有通讯录作为根基,也很难带动用户量。

在功能端,可以做到比微信更简洁、更好玩、更方便,但是这套社交关系链没办法替代,因此,用户换来换去,最后还是回到加微信。

第二,无法短期内带来大量用户。社交软件的核心是人,在有人的情况下才会构成社交链路。马桶MT、多闪、聊天宝等产品短期内固然能获得用户的青睐,但这个基数远远不够,只有几百万用户在中国9.89亿网民规模中,仅占很小的一部分,用户最初会对新产品有新鲜感,但一旦他感受不到社交的价值,很快就会流失。

当前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下,要想获取新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无论是短视频还是直播、网络文学、数字音乐等,新用户的成本非常高,要想获取几千万用户乃至个亿用户,没有几家互联网公司敢于冒风险去做如此巨大的投入。

不敢高额投入,获取新用户的难度就会越高,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产品所能获得的新奇感会越来越低,主动流入的用户也会减小。

没有用户奠基,产品再好也是枉然。

第三,大众社交被微信阻挡,小众社交难有出路。如果是做大众社交软件,用户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微信,再加上微信及WeChat的12.416亿月活基础下,想要替代它的难度非常大。如果做小众社交软件,比如陌生人社交、语音社交、视频社交等,确实能从微信之外打开一片市场,可小众社交软件的天花板很低,要想大规模变现难度很大,当然这是与互联网巨头们自身的体量相比,比如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即使在小众社交领域做的再出色,在主营业务面前,还是不够看。

第四,试水为主,并未进入社交行业“深水区”。狐友、赫兹、来往、图钉、飞聊等产品,更像是巨头们的试水产品,他们并未进入社交行业的“深水区”,并未真正花费大量资源去力推这些产品,而是小规模试水,或者只在产品启动阶段投入部分精力,待产品半年或者一年后,巨头们便不再对产品有更多的资源倾斜,没有大量投入,哪里能挑战微信的地位呢?

从社交行业来看,尽管用户对微信的功能不甚满意,或者说他们希望有更多的社交产品出现,然而在更大的用户范围内,要想再做出一款能让大多数人满意且能满足社交需求的产品几无可能。

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社交能演化出的变现模式并不少,难的是如何把产品做大做强,而做大做强需要大量投入人力、物力、财力,除非企业真正打算社交非做不可,否则,他们断然不敢进行这种尝试,毕竟,主营业务才是重点,互联网巨头仍旧需要不断发挥自己的长板,从而挖深自身的“护城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